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弃民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2-25 点击数:431次 字数:

2

 

原始森林绵绵不见尽头。食粮越来越紧张。大米早就没了。精心保管的食盐大半也叫雨水给冲没了。所有的人几乎已陷入饿死的边缘。

有的团已经开始将步行困难的病弱者遗留在林子里,让尚有体力者先行。早一天是一天。只要找到有人家的村落,就可以弄来粮食救出大家。这已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就这样,不少的老人、病人和幼儿被遗弃了。将留下的老人集中在大树底下。

众人把剩下的所有粮食、野菜和采集到的的一点儿蘑菇全部交给了他们:

“大家再忍耐一下,一定会回来接你们的!”

众人洒泪而别。

还是小孩子的胜男心里明白:不会来接他们的了。留下的人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当从被留在树荫下的老人、病人面前经过时,患高血压又拉了好几天肚子几乎已陷入脱水状态的祖父一屁股坐了下来,再也不肯走了。

“让我也留在这儿吧。”

母亲猛地甩掉背上的包袱,放开敦子的手。一把背起祖父就走。

“多喜江,你疯了吗?”

祖父拒绝道。

“爸,您老就别吱声了吧。”

走了没两步就摔倒了。爬起来再走,再摔倒。两人全都成了泥猴。眼看着要掉队了。母亲仍不顾一切地背着祖父往前走。

胜男懂事地牵着敦子的手,跟在一步三摇的母亲背后,拼命地走啊,走。

那天夜里仍是野宿。好在老天爷没再下雨。母亲在树下铺了点儿干草,让祖父躺下,粮食已经见了底,找来点儿野菜和蘑菇,可祖父一口也肯吃。

骨瘦如柴仰天躺着的祖父打手势招呼母亲和胜男过去:

“我,不行了……,真对不起多喜江和胜男啊,是我说服你父亲,举家迁移到满洲的呀。参加什么鬼开垦团。全都是我的错。原以为是为了你们的将来和国家的前途着想。可是,现在我们已经被国家抛弃了呀。是我害得你们遭罪的啊。可是……,可是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们一定要活着,要活着回日本!去见你们从战地回来的父亲……”

祖父用尽最后的力气吩咐后事。

母亲多喜江呜咽着:

“您说什么呀。孩子没了,您老再要有事儿,叫我如何有脸活着回日本去见他爹哟……”

祖父捉住胜男的手:

“见到你爸时,告诉他,你妈是好样的,是了不起的女人!无论怎么样,她都没扔掉孩子。美津子是死在妈背上的。最后还把祖父背到了这里,记住,一定要告诉你爸——!”

话没说完,便咽了气。

根本没法子埋葬祖父的遗体。母亲双掌合什。向着遥远的日本,向着东方俯首祷告。

那之后的第二天。

数千人的难民队伍好不容易走到了当地开垦团的驻地。到处都挤满了人。连马厩里和屋檐下也躺得是人。

从这儿到勃利还有五十公里

第二天早上,当人们得知勃利也在遭受苏军的空袭时,刚松了一口气的人们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人们开始茫然了:

“那,叫我们上哪儿去哟?老天,救救我们吧!”

“事已至此,大家分别向着哈尔滨自由行动吧!”

各团首脑虽召开了紧急会议,但不得要领。

有一个从比信浓乡更远的地方逃来的开垦团绝望了。用畜产指导员带来的氧化氢集体自杀了。

信浓乡的山田团长来回劝说大家:

“世上最受尊重的就是人的生命……”去勃利是没指望的了。

团长决定:向依兰前进!

天虽然放晴了,但一行人依然是白天在盛夏的日头下行走。夜晚在寒冷的野外露宿。终于见到了一条大河。

松花江支流上的倭青河。

为了避免苏军的追击,日军自己将大桥给破坏掉了。雨后河水水位陡涨。浊黄色的江水卷起一个一个的旋涡。

“到底关东军还是把我们给抛弃了啊!让老毛子杀死我们这些开垦团的农民就那么心安理得么?!”

怨声载道。

团长决断:将粗大的绳子系在两岸的大树树干上,以河中心的小岛为中继点,全体拉着绳索过河,老人和儿童骑在仅有的几匹马背上,青年男子拽住绳索保护他人过河。剩下的人,不分男女一个个将行李顶在头上,死死拽住绳索拼命朝对岸涉去。

中途,有人被激流冲走了,菩萨保佑,信浓乡总算是全体平安无事地渡过了这五十余米宽的倭青河。

 2

 我们只顾谈经济、谈发展,幻想美好的未来,憧憬着、梦想着成为世家第一经济实体、军事强国和世界政治大国的宏伟蓝图。

 可是,对于这些长眠于异国他乡的忠魂烈骨,对于这些为国家民族争取胜利的逝去的军人的亡灵。又有谁去专门祭奠过?

 我们人民的公仆们,我们的明星大腕儿们,我们的慈善家们,都在为国家“强盛”终日忙碌,或沉湎于梦幻之中。

 难道不能抽出一年时间当中的三、五天或是一、两天的时间,去拜谒一下这些为国捐躯的英灵。

 今天我们地方当局为侵略中国的“满洲开垦团”修建了纪念碑。

 明天这些类似的纪念碑会出现在那里?

 你能想象的得到吗?

 这些为侵略者张扬的做法,为什么在中国就会出现由当地政府为侵略者修建建纪念碑的怪事?

 难道我们忘记了我们先辈的生命和财产是被谁夺走的吗?

 难道中国被日本人杀害的中国同胞还不多吗?

 这些做法是在羞辱谁?

 这些做法是在公开的羞辱,那些在抗日战争当中战死沙场的中国军人,是在羞辱无辜死于日军屠刀之下的中国人。更是在羞辱我们现在的国家。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新华军事曾走访200位亲历抗战者,采访实录结集成《我的见证》一书,其中对日本军国主义在我国东北地区的移民侵略亦有回顾。

 在此,我们将这段采访重新录出,以当事人、亲历者的眼光,重现历史,揭露当年“开拓团”的真相。

 半个多世纪前,日本向中国派来的,不光是血腥的侵略军。为了真正占领并成为中国的主人,它采取了一切可能想到的强暴、残忍、卑劣的手段。移民,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措施。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陆军省、拓务省以及关东军不断制定移民东北的计划,掀起了向中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的高潮。

 1933年2月,492名日本退役军人进入吉林省桦川县永丰镇,他们组建的第一个定居点叫“弥荣村”,“弥荣”一词意思是“繁荣昌盛”。

 99户、400多名中国农民全部被逐出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流离失所,有的人被强行迁入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的“集团部落”,不少人冻饿而死。

 1937年7月,日本制定了“二十年百万户移民计划”,并把移民定为日本的国策。

 当时日本拓务省曾指出:

 “现在满洲国的人口约有三千万人,二十年后将近五千万人,那时将占一成的五百万日本人移入满洲,成为民族协和的核心,则我对满洲的目的,自然就达到了。”

 到1945年初,日本向中国派遣的开拓团总数达到了860多个,33万多人,它们密布东北各地。

 这些无偿强占或以极低廉的价格强迫收购了中国人土地的日本人,由于人均占有的土地太多(20町步,近乎20垧),绝大多数都无力耕作,大部分都租给中国农民耕种,成了地主。

 而一些日本人对邻近的中国人肆意地强奸、殴打、偷抢,其罪行与真正的侵略军一样令人发指。

 见证人:陶青山 男,69岁,日本移民东北时,家里耕地被占,被迁移至此。

 我家是从伊汉通乡迁来的。那年我4岁。我们这儿一共是八个部落,我们家在二部落。

 具体情况记不清了,只记得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全家五口,父母,两个姐姐和我,和老梁家一起,用一老牛车拉来了这里。

 当时这儿和现在不一样,都是山和草甸子,也没有水吃,喝的是水泡子里的水,那地方的水特别,浅红里带点锈色。当景看挺美,喝下去要命——可是这儿没有井,大家只能喝那个。我们用柳条罐打水,用不了几天,罐子就变得通红。那水喝了后,就生大骨节,很多人生病,很快就有人死了。

 原来日本人说是每户都给房子,给牛给马,结果来了之后,也没房子,我们就两家人盖了一个地窨子——就是在地下挖个坑,上面盖上树枝和草。我们家抓阄儿领了一头牛,但那是什么牛啊,又瘦又老。


  
上一章:弃民 1
下一章:弃民 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弃民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