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弃民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2-23 点击数:483次 字数:

第二章  弃民

1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陆一心——当时他的名字是松本胜男。住在中苏边境附近的日本人开垦村。今年他七岁,恰逢国民学校第一个暑假。

松花江支流注入东索伦河,形成了一大片肥沃的土地。驻足在此地的开垦团各村落的村民,象往常一样散落在广阔的田间地头辛勤地耕作着。各家各户凡年满二十至四十五岁的壮年男子都被征去当兵打仗去了。在田间地头劳动着的全都是老人、妇女和屈指可数的几名十七、八岁的青少年。

籍贯长野县信浓乡的一支开垦团,除了四十八岁的山田团长和其他三名成年男子,剩下的是清一色的老人、妇女和孩子。四月刚上国民学校小学一年级的松本胜男,跟随祖父和母亲一起来到地头。至从去年秋天父亲被征走之后,二十五岁的母亲便顶替了父亲负担全部的重体力活儿。祖父雇用了几名中国人正忙着准备收秋。胜男也不得闲,他的任务是帮忙照管五岁的妹妹敦子。他们家的爱犬“小白”从不离他左右。

突然响起了紧急警报声,骑马的联络员在各村各户奔走相告:

“苏联参战了,正越过国境向这边攻击,全体人员都要去宝清避难,带好三天的口粮和随身家什,马上去本部集合!”

回到乌拉草搭盖成的家里,祖父松本耕平正在不满地发牢骚:

“老毛子来了怕什么?不是有天下无敌的关东军?避的什么鬼难哟!”

母亲多喜江给胜男和妹妹穿上最好的新衣服,郑重其事地给他兄妹俩带上从信浓神社请来的金线织花锦缎做的守护神带。

母亲一边劝说祖父换下那身土黄色的开垦团员制服,一边忙着将米、炒豆、盐、调味品和几件贴身衣服装入背包和大麻袋里。

背上背着一岁半的美津子,两手提着行李,祖父和胜男负责背背包。胜男牵着五岁的敦子。

谁家都缺少男手,一时间手忙脚乱怎么也弄不妥贴,只有母亲三、五两下便麻利地将随身家什收拾好了。

“我们还会回来的。甭定当兵的会住进来呢。”

说着又给挂钟上紧发条。

隔壁大泽家,以刚过五十的双亲和十八岁的长男打头。下面还有已年满十二岁的四兄妹。人手绰绰有余。有好几家找上门来请求支援。长男骑上马。帮忙干力气活去了。

在本部前集合时,根据山田团长的指示,老人以外的男子、每户配备一枝警备用的步枪。

老人和幼儿乘坐本部的汽车和大车,其余的全部徒步而行。

下午六时,准时向着西山部队驻防的宝清出发了。

好几家养的狗追了出来,数松本

家的小白叫得最凶。小白来回咬着胜男和敦子的裤腿往后拽,死活不放他们一家子走。然而,这种时候谁还顾得上狗呢。

男子和老人二十人,女人和孩子二百一十人。天公不作美,队伍出发不久便开始下起雨来。

拉家带口的队伍在黑灯瞎火的泥泞的道路上,前一扑后一跤地蠕动着。不停地走了整整一个晚上。

翌日好容易到了宝清时,飞机来了。

不是他们赖以为靠山的关东军的飞机,而是苏联飞机。飞机撅起屁股彬彬有“礼”地往大街上扔炸弹。

等待火灭,来到西山部队驻地时。除了被抹成迷彩色的兵舍和不满二十名留下跟开垦团联络的士兵外,整个的在唱“空城计”。三日后便能回家的希望落空了。

团员们愤愤然:

“把我们这些开垦民弄到中苏边境来开荒种地。一旦有事儿,理所当然军队有责任保护我们这些臣民百姓。没想到这种时候当兵的倒鞋底抹油先撩蹶子了。”

祖父松本耕平也有牢骚:

上个月上头不是有电话来,进行总动员么。也没将事态告诉我们呀!为什么要向开垦民隐瞒事实呢?这样一来,我们不全都成了弃民吗?!马鹿野狼!!

人虽在发牢骚,可说话的音调都变了。

就连还是小孩子的胜男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在兵舍宿了一晚,第二天仍是雨天。

苏联飞机又飞来了。到处下蛋。

团长一个劲地给大家打气:

“走到满铁的勃利车站就好了。那里驻扎有日本的大部队,到了那里我们就可以坐上火车回家了。别泄气。加油啊!”

于是,一行人向着百七十余公里开外的勃利。沿着山道出发了。

队伍里加进了先头留下的联络兵和来到宝清的其他开垦团的村民。卡车轮胎陷入泥泞的山道。空打滑。动弹不得。没法子只好让老人、孩子下车步行。

团里的食粮装在大车上。其余的东西统统扔掉。被雨水淋湿了的包袱越来越沉。道旁到处是被人扔下的包袱。大家全都成了落汤鸡。

人们默默地走着,不停地走着。

“昨天,甭定是最后一晚在榻榻咪上睡觉呢”。

女人相互之间不安地咬着舌头。

以后,全都是在山中慌恐不安地行走。野宿。有人开始掉队了。

一片沼泽拦住了这一行疲惫不堪的难民的前进道路。在这片原始森林里根本就没有迂回的可能。只有前进!要么是死!大车也不要了。全体只带上食粮,向着沼泽前进。

人们用树枝试探着深浅,谨慎地一步一步地摸索着前进。不时有人、马陷入泥潭,眼看着没入泥沼之中。毫无解救之法。胜男背着五岁的妹妹敦子,牵着祖父的手。母亲背着最小的还在吃奶的妹妹,在士兵的帮助下,无奈地扑向沼泽。

谢天谢天!总算是逃脱了这要命的鬼门关。

奇怪?!

在母亲背上一直哭闹不休地美津子不知何时没了动静。

母亲把她从背上放下来,想要喂奶给她吃。可是没奶,从其他团员那儿要了点稀粥喂她,可她仍不张口,只见她小鼻子扑哧、扑哧扇了两下便没气了。

母亲几乎要疯了。一个劲地责怪自己。使劲地呼唤着妹妹的名字:“美津子!美津子——,叫我怎么向她爹交代哟!”

祖父好言劝慰:

“别哭,别哭了。这不怪你,怪不得你呀!你尽了最大的努力。有的母亲在半道上就把孩子给扔到道旁了。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儿。等孩子她爹从战地回来。我跟她说。”

母亲最后总算是止住了哭声。

她想要把孩子埋了。可又怕这样一来会使他们团跟其他团拉开距离而掉队的。没法子,只好把妹妹放到山中的草丛里,在上面草草地盖了点树枝。

“到了冬天,孩子要挨冻了。”

母亲放声痛哭。

“别哭,别哭了……”祖父劝慰母亲,可他自己也是一把和鼻涕一把泪的。

不可思议的是胜男没哭。

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此刻更害怕的是要掉队的。

八月十五日,没有人知道日本已经投降,害怕苏联飞机和土匪的袭击。夜里也不敢生火。天天野宿,有时躲在树底下避露。

渐渐地可以听到东北军的枪声了。

为了避免遭受中国人枪击,丧心病狂的士兵下令:

“五岁以下的孩子统统杀掉!否则全都得送命!”

不懂事的孩子的哭声会给全体带来灭顶之灾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疲于奔命,对前途已经悲观了的青年母亲们实在下不了手杀死自己的亲生孩子。她们呜咽着将自己未满五岁的孩子和还在怀抱里吃奶的婴儿交给士兵。

孩子们集中在草甸子里,集体处死了。

母亲将五岁的敦子谎言成六岁。好歹瞒过了士兵的眼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弃民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