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小日本鬼子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2-19 点击数:554次 字数:

6

 

离北京站相隔二三十公里的一个不知名的小站,列队站立着的劳改犯在十月的萧瑟秋风中等待被列车拉走。到处是污秽的体臭味,刺鼻的喧噪声。身着污垢的衣服。胡子拉茬的劳改犯突然开始移动起来。有人不安地骚动着。但车站周围全是武装警察。拿枪的警察象赶牲口一样将劳改犯赶入车厢。前后门上锁。戒备森严。

陆一心用眼一个劲地在人群中搜寻着,看有没有首钢的熟人。结果他失望了。到底只他一个人——身上流着日本人的血的小日本鬼子被送去劳改了。

娘希匹,让开点儿!别磨磨蹭蹭的!”

有人从后面踹了他一脚。

为了确保自己的一席领地。劳改犯相互争斗着,身强力壮者用武力将先头坐下的人赶走。而后者再去寻找比自己更弱的对手。咒骂声、扭打声不绝于耳。

茫茫夜色中,列车启动了。

喂,知道是去哪儿吗?”

不知道,谁知道要去什么鬼地方。”

臭,谁在放屁呀?也不先挂个号。”

要去哪儿,是我们这些人能知道的么?”

一个比一个蝎虎。

为了防止犯人逃跑,车窗焊上了铁条。窗玻璃漆成了黑色。

列车开始加速。

离北京越来越远了。

由于不明目的地,犯人中有人开始拉科西,眼看一场骚乱即将暴发时,手持武器的警察这才进入车厢。

大声宣告:

我警告你们这些劳改犯!对企图逃跑者,格杀勿论。制造骚乱者加戴手铐。怎么样?明白了吗?”

一时间,车厢里静了下来。

可是,警察背影刚一消失,车厢里又重新奏起了拳头声和咒骂声交织在一起的交响曲。

依靠拳头保住了坐席的人,摊开纸做的象棋,以自制的喇叭筒为赌注开始只争朝夕地昏赌起来。

陆一心夹在强者中间,好歹弄到了坐位。

他没气力跟人争吵,也没兴趣看人下象棋,他调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苦苦琢磨列车的前方目的地。

列车慢腾腾地爬行着,途中不时停站。

走了好几个钟头光景,窗外突然响起了枪声和大炮声。

咯噔”一声,列车急煞车停住了。

出事故了?

没等人们反应过来,车门口传来了怒骂声,接着是车门玻璃被敲碎了的响声。十几名红卫小将雄赳赳气昂昂地闯了进来。小将们人人手持步枪,腰系满载子弹的武装带。

对这些“毛主席的红卫兵”武装警察也只能甘拜下风。

红卫兵的头儿站了出来:

我们是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组织起来的红卫兵。现在正在进行红卫兵联合行动。为了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只有用武力才能真正地彻底打倒走资派!只有依靠武力才能完成革命!对于我们的革命行动是支持?还是反对?站出来!”

十四、五岁光景的红卫兵司令脸涨得通红。两眼充血。劳改犯规规矩矩地听着,一动也不敢动。这种时候只要见到谁稍微有一点儿反对之意,立马被带下车。就地枪决。谁都知道现在正在闹红卫兵武斗。那些一个个还是孩子的红卫兵正英勇地从解放军手中抢夺武器。将自己武装起来。走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他们不仅针对走资派,而且正与造反派针尖麦芒争权夺利,闹得热乎着呢。

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谁也不清楚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不错,我们年纪还小。但是我们年小志气大!我们同样可以用武力捍卫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听着,你们要好好劳动改造思想!争取早日得到人民群众的宽大处理,争取早日重新加入革命队伍!好好努力吧!”

说完,朝天放了一枪,然后大大咧咧地下车走了。

列车继续西行。

途中常常停站。

随着犯人人数的增加,开始坐二、三个人的坐席,有的已经挤上了四、五个人,连过道上也站的有人。

车内的喧噪声愈加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闹翻了的车厢里,陆一心一言不发。独自一个静静地思想着长春乡下范家屯的养父母。一旦得知自己下落不明的消息,不知要给养父母带为多大的打击。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通知他们自己是如何如何被冤枉送来劳改的。

离开北京后的第二个夜晚,列车在一个比较大的车站停下了。

透过被油漆成黑糊糊的窗口极力朝外张望,勉强可以看见在探照灯光的照耀下,持枪的士兵正围着好几辆军用大卡车。

口令声中,犯人开始跳下卡车。

车上的犯人依次象开了锅似地涌向窗口。

虽然车窗上了铁条,窗玻璃漆成了黑色。但有的地方的油漆已经剥落,这儿、那儿到处现出一块块小眼。犯人争着朝外观望。

果然,在警备探照灯的光圈中,现出了女人的身影,虽然她们穿着同样的黑色囚服,但女人的发束,皙白的脖颈仍依稀可辩,在男囚徒们贪婪的目光中,女囚最后被带到了远离男囚的列车后部车厢。

突然,陆一心注意到车窗下有一个手提装有落花生和葵花籽篮子的小孩。可能是刚才那批囚徒中谁家的孩子,男囚们此刻正极尽所能地用猥亵语言挑逗女囚。

利用男囚因见到女囚而昂奋不已的机会,陆一心顺手牵羊地从刚才坐着下象棋的人手里拿过一颗纸制象棋“马”。

他急忙钻出人缝朝厕所奔去。

或许是因为交接男女囚的原故,一直站立在厕所跟前的武警不见了影子。

陆一心飞快地进入厕所内,三五两下将养父母的姓名和地址写在纸制象棋子的背面。

最后他只在空白处写了六个字:

劳改、冤枉、一心”

便急急忙忙隔着厕所铁条招呼外面的小孩:

小孩!”

小孩惊愕不已地来到窗口下。

陆一心将偷偷带出来的身上仅有的五元钱纸币夹在象棋子里,隔着厕所铁条抛了出去:

小孩,我所有的钱全都在这儿了。请你按上面的地址帮我把这封信发出去。我信得过你!”

小孩用淳朴的眼神点点头,手脚麻利地将纸币和象棋子藏入落花生和葵花籽中。

列车启动了。

犯人家属呼兄唤弟地追赶着列车。

陆一心急忙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喂,你干什么去了?是你偷了我的象棋子,干啥?!”

刚从昂奋状态中回过神来发现少了棋子的人,没好气地盘问起他来。

陆一心一言不发。

怎么啦?看你像个知识分子,原来罪名是三只手呀,×你姥姥!”

对方火了。

我不是小偷,也不是刑事犯!”

明知政治犯比刑事犯的罪恶更重,可伤了自尊心的陆一心还是照实说了出来。

这么说,你是政治犯,给哥们儿亮亮底牌!”

坐在对面下象棋的同伙也跟着补充道:

说说你的罪名和刑期,否则轻饶不了你!”

骂声渐高,周围的人开始朝后退去。主动腾出地方等着看好戏。

持枪的武警闻讯赶来:

谁,谁在闹事!?”

是他!这浑蛋偷了我的象棋子,不知给撩到哪儿去了?”

丢了棋子的人向武警报告道。

你把棋子给弄到哪儿去了?”

没有,不是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陆一心平静如常地回答道。

别装蒜了,明明看见你刚才上了厕所,肯定是撩到厕所里了。”

过道里有人出来指证。

武警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什么?去了厕所——?你将暗号写在棋子上,准备逃走。不是么?真是比刑事犯更了不得的政治犯。而你又是他们中间最可恶的日本特务!”

武警恶狠狠地言道。

完事,不解气地用枪托擂他的脑袋。

陆一心头上的中山帽掉了下来。

被剃成了光头,画了大圆饼的脑袋随之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没错,正是他娘的狗日本特务!”

里通外国的小日本鬼子!”

勒死他,烧杀奸淫的小日本鬼子!”

狗杂种!……”

见车内开始拉科西,武警大声宣告:

都别给我乱动。日本帝国主义是我们革命队伍的敌人,你,是企图逃跑的犯人。为了防止你开溜,上铐!”

手榴弹炸伤了的手腕尚未痊愈。冰凉的手铐铐在上面犹如被锯子锯断了一样,直疼到骨髓里面。

茫茫夜色中,列车继续西行。

上了手铐的陆一心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左右摇晃着,印上了膏药旗的脑袋也随之无力地摆动着。

摇啊摇,晃啊晃……

昏沉沉中陆一心扪心自问:

为什么他们要骂我是小日本鬼子、狗杂种呢?仅仅因为自己是日本的战争孤儿?可是,从记事起到现在的二十余年间自己不是和中国人一样生活着的吗?为什么自己身上要被人打上抹不掉的、可怕的烙印——“小日本鬼子”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小日本鬼子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