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小日本鬼子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2-10 点击数:506次 字数:

 2

 “朱子明,站出来!”

 现在轮到陆一心他们的顶头上司制钢分厂的总工程师了。高个头,平时总是衣装革履的总工程师上衣敞开着,脚下穿着一只鞋,袜子也不知什么时候给弄没了,光着脚丫。铁牌子上不是明写着‘反动学术权威’嘛。

 “知识分子就爱嚼舌头。卖弄学识。”

 王司令太辛苦了,需要休息。副司令开始上场。

 “说,为什么要故意破坏我们造反派领导下的工厂的生产?你切断电源,造成全厂停电、停产,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那天晚上的停电原因,说起来真叫人啼笑皆非。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只猫钻进了制钢分厂的

 变电所,变电箱不是很暖和么,这家伙猫在上面睡觉呢。我进去时唬着了这只猫。它跳下地

 面时,不知道怎么搞的挂在了高压线上。于是,引起一时停电,这完全是意外的偶发事件。”

 “这么说,停电的原因是猫。你本事不小啊,还能叫猫停电!”

 广场上响起哄堂大笑声,副司令粗野的脸上怒色暴涨。

 “你是以破坏生产为目的,故意将猫放入变电所的。象你这么大个总工程师根本没必要,也用不着去配电间。说,还有谁跟你一起去的?”

 “天地良心,那天晚上就我一个人去,工人们都去参加分厂的政治学习去了,人手不足,我才去变电所看看的。我坦白,真的没想到会有只猫在里面。”

 “为什么不去参加政治学习?”

 “有令在先,凡是带“长”字号的职员都没有资格参加。”

 “好了,说说后来那只猫怎么样了?”

 “死了,被电死了呀,给撂到外面去了。”

 “这种事情真他妈的是闻所未闻,老实交代,从哪儿弄来的猫?为什么要故意放进配电间?”

 伴随着副司令声嘶力竭的喝问,

 “——喵!”

 台下响起了猫的凄厉的惨叫声。

 有人抓来了一只活猫,将尖细的铁丝从猫的肛门插进去,然后朝台上的朱总工程师扔去。

 被贯通了肠肚的猫发出慎人的惨叫声,痛苦地挣扎着,死了。

 制钢分厂中有人背过脸去,不忍目睹场上的惨景。

 “咯……咯咯……”

 坐在陆一心旁边的唐伟唬得牙根直打颤。

 察觉到群众起了恐怖心,副司令转过脸对朱总道:

 “你也是一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为了让你早日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非得触及你的灵魂深处不可。给我把他的牌子换成钢铁做的!”

 手下早就预备好了的铁牌子上横七竖八地用白色油漆刷着“朱子明”三个大字,效法中国古代之酷刑,意味着已将他五马分尸。

 换上了铁牌子的朱子明,扒在台上动弹不得。

 批判大会继续进行着,越往下,越残忍。被批斗者有的号啕大哭;有的凄声惨叫;还有的已经陷入了精神错乱状态。

 终于,二十五人全部批斗完了。

 “啊,乖乖,可以回家了。”

 有的群众刚想要站起来,喇叭里却响起了王司令那粗野地嚎叫声:

 “同志们,今天的批斗大会还没有解散,请大家再坚持一会儿。好戏在后头呢。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已往的胜利,往往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因为,目前还有比刚才被批斗过的反革命分子、走资派更危险、更恶劣的反革命分子潜伏在我们中间。今天不把他挖掘出来示众,不剥下他的画皮,不能散会!”

 广场上开始骚动起来。

 “肃静!大家把手放在胸前好好想一想,有没有违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有罪者主动站出来,主动交代。争取从宽处理!”

 王司令凶险地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陆一心和唐伟两眼发直,脊梁骨直冒凉气,紧盯着前列人的后背,一动不也不敢动。

 短短数分钟时间,犹如漫漫人生一样长久。

 “好哇!到底还是有人不想接受毛主席的宽大政策。姥姥,告诉你们他是个什么人吧……”

 广场上顿时雅雀无声。恐怖到了极点。

 “此人会讲外国语,是个海外特务!”

 唐伟唬得一激灵。

 “他是一个取了中国人名字的外国人!”

 群众用惊愕地目光互相打量起来。

 “他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后裔,日本鬼子!”

 “完了!”

 陆一心心里咯噔一声,怯生生地望着旁边的唐伟,血顿时象凝住了似地,直往外冒凉气。

 “制钢分厂的陆一心,站出来!”

 周围的同事象身边发现了定时炸弹一样,纷纷地朝后退去。尤恐避之不及,陆一心想申辩什么,但喉咙眼发干,终于还是没出声。

 四、五个造反派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把陆一心绑架到了台上。

 王司令冷冷地将陆一心从头到尾地打量了一遍:

 “嗨,跟我们长的差不多。分不出来,伪装得蛮不错嘛。”

 说得陆一心心里直发毛。陆一心头上的中山帽早就飞了。长长的刘海耷拉在前额上,细长的眼睛,浅黑的皮肤。的确,跟周围的中国人毫无二样。

 “为什么不主动出来坦白交代?”

 “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生我的是日本人,但是养我的是中国人,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我对党和国家绝对忠诚!”

 陆一心理直气壮地言道。抖抖嗦嗦的膝盖也姑且随之停止了抖动。

 “说说你是何年何月何日入党的?有几年党龄了?”

 陆一心一时语塞,无言以答。

 由于档案里记载着他是日本人后裔,他的入党申请至今仍未被批准。

 “你的日本名字叫什么?”

 “不知道。“

 “你的日本人生父生母的名字呢?”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父母现在住在长春乡下的范家屯。我没有什么别的父母。”

 这是陆一心内心里发出的呐喊声。

 “作为工程师,这么多年来,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参加了中国早期的顶吹转炉的研究开发工作。”

 “你肯定将秘密情报一一报告给了日本国。对不?说,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把情报送出去的?”

 “老实交待!”

 陆一心的双腕被拗到背后,高高提起,动弹不得,血直往大脑逆流,几乎晕眩过去。

 “同志们,我宣布现在开始批判比反革命分子更罪恶深重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后裔。小日本鬼子!”

 王司令号召道。

 “狗杂种!”

 “不能轻饶了日本侵略者留下的黑种!”

 “做个太阳旗,给他的脑代剃成个膏药旗!”

 疯狂的语言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

 所谓的“膏药旗”,指的是在四方白布的正中间涂上膏药的标记,表示中国人对日本太阳旗的最大的蔑视。

 “好!给他做个膏药旗!”

 王司令一声令下,左右常委们应声扼住陆一心的头,三下五除二用推剪把他的头发剃了个溜光,然后用毛笔蘸上红色油漆在他的头顶上画了个大圆饼,再朝上面吐口水。

 “下面——开始宣布陆一心所犯罪行:第一、他有意隐满日本侵略者后裔的身份;第二故意延误国家重点生产设备的研制工作,破坏生产罪;第三、他有海外关系,里通日本。我们手里掌握有他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明材料。”

 天啊!除了第一条他欲辩不能。这第二、三条真是莫须有的罪名。如不赶快申辩,“故意破坏生产罪”这一条就是可判死刑的重罪。

 “错了,绝对弄错了!”

 陆一心扬起被剃成膏药旗的头,竭力喊道。

 “不忘民族恨、牢记血泪仇!”

 “别放过这小日本鬼子!”

 “叫他也尝尝日本侵略者三光政策的味道!”

 “对!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杀死了我们多少亲兄弟?!”

 广场上沸腾着充满杀气的复仇声。

 碎石和瓦片蜂拥而至。

 造反派紧紧抓住陆一心的手腕。王司令一把撕开陆一心的衣领,然后将一根长长的粗铁丝系在他的脖颈上。

 “不用挂牌子,换个花样——给他吊砖头!”

 台下的群众中,有人立马将屁股底下垫着坐的砖头递了上来。

 “第一、隐瞒日本侵略者后裔罪。”

 铁丝上系上了第一块砖头。

 砖头一个重二点五公斤。

 “第二、故意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破坏生产罪。”

 系上第二块砖头后,压得他不得不低头。

 “第三、从事间谍活动,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罪。”

 第三块砖头系上之后,脖颈上的铁丝已嵌入肉内。

 “再加上一条罪名,你是靠吸食人民的血汗上的大学。而且,在大学里接受的是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教育。”

 脖颈上系上了第四块砖头,陆一心身体前倾,再也支持不住。

 王司令拽住陆一心的肩膀,想把他提起来。可是,要想提起加上了十公斤重量的陆一心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

 “小日本鬼子!”

 “处死这狗日的侵略者留下的狗杂种!”

 咒骂声夹杂着锣鼓声直向神志已开始模糊的陆一心的耳畔扑来。无论王司令怎么咒骂、踢踹,他已经失去了反应。

 朦胧之中,好象听到了他十分熟悉的歌声。

 台下开始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这也是当时必不可少的大会仪式。

 “现在我宣布,今天——我们首钢的批斗大会,在同志们的热情鼓励和支持下,胜利结束了!”

 广场上的扩音喇叭里终于响起了王司令宣告大会结束的声音。扒在台上的陆一心感觉到群众像潮水般地撤离了广场。

 太阳下山了。

 陡增凉气的广场上满是散乱的砖头、石砾、报纸、纸屑和木片。犹如罗马古战场遗迹。

 加上了陆一心后,四类分子的行列增加到了二十六人。在造反派的驱使下,一个个挪动着沉重的脚步,朝着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的各自的牛棚走去。

 陆一心被单独关进了用胶合板隔开的小屋里。这里原是动力分厂工人午休的地方。改造后便成了关人的“牛棚”。

 一张大木板床上叠放着三四床铺被。坐下后,被铁丝系过的脖颈和手脚关节生疼、生疼。

 “呵、呵呵……”,被胶合板隔离开的那一面有人在咳嗽。贴耳细听,好象里面有三、四个人,正在叽叽喳喳地相互述说自己是如何如何因被人告发而被隔离审查,如何如何多日不得与家人和同事们团聚的恐惧与沮丧之情。

 同样是隔离,哪怕是能象隔壁的那些人一样几个人关在一起,多少也有个说话的伴儿啊。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好。陆一心不自觉地懊恨起自己身上的日本人血统来。

 寂寞中,陆一心回想起二周前参加国庆典礼时的情景来,那时,自己的身份还是个清清白白的中国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小日本鬼子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