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小日本鬼子 1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5-02-09 点击数:589次 字数:

本作品取材于众多相关人士和相关事件,小说中的所有人或事都是基于事实上的文学再创作。

——山崎丰子

 

 

1

 

北京的天空碧蓝澄清,秋天的太阳直射在地面上令人目眩。

只有漫天狂舞的黄尘,不时遮掩着灼热的阳光。

三五成群的集结在首钢大广场上的千名工人,一个个象是失去了光泽的木雕三藏。身穿工作服的干部、群众有的就地蹲着,有的坐在用砖头和木板搭砌起来的简易条凳上。面对着即将开始的群众批判斗争大会,或是好奇心;或是恐怖感;人人都淡目哑然。

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数月间这场运动便波及到了北京市以北二十五公里处,近邻八达岭,远眺万里长城的北京钢铁公司(简称首钢)。

不久,造反派便夺取了工厂的实权。

以后,几乎每天批斗大会不断,生产日见低落。

制钢分厂二十六岁的工程师陆一心象往常一样埋首于工人队伍中,等候大会开始。

他,浓黑的眉毛,头上破旧的中山帽怎么也遮掩不住青年技师眉宇间流露出的豪爽之气。只是细长的眼角神经质地注视着周围的状况,戒备着即将来临的暴风骤雨。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会者人数在不断增加。大会会场以前本是足球场,填埋后便成了今日的大规模批斗大会的会场。

正面的主席台上,出现了大会的主持者造反派头头们的身影。

同志们,请肃静!首钢红色联合兵团召开的批判大会,现在开始!”

大会宣告开始后,安置在会场各处的扩音喇叭紧跟着开始播放“东方红”乐曲。

数千群众同声高唱《东方红》: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批判大会开始之前合唱“东方红”是必不可少的大会仪式。

把批斗对象‘牛鬼蛇神’带上来!”

昔日的工人,今日主席台上唱主角的红色联合兵团的司令王某人粗声喝道。

于是以总指挥为首,以下是五名副总指挥、各分厂厂长、总工程师等二十五人双手被反拗在背后,头戴高帽子,胸前挂着记录着他们各自罪状的黑牌子,鱼贯似地被牵上了主席台。

黑牌子上分别列举的罪名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铁杆保皇派”;“里通外国分子”;“特务”。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然后用红色毛笔画上大大的×字,如同被宣判了死刑的囚徒一样。

反革命分子!”

把走资派撕成八瓣!”

 群众中有人高声叫骂,陆一心他们同一分厂的朱总工程师紧低着头,实在不忍目睹台上的惨景。

甭定什么时候,就该轮到我们头上了……”

唐伟悲声低呐道。

嘘……!”

陆一心告诫唐伟别出声,唐伟穿着的是和分厂工人同样的工作服,戴的也是同样的工作帽,但他不修边幅,埋里埋汰。

他和陆一心是同一分厂的同事,唐伟的父亲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家。

当年,他毅然响应毛泽东发出的欢迎海外华侨回归祖国,参加祖国建设的伟大号召。舍弃美国的优裕物质生活,不顾父母亲的再三劝阻,回到了新生的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战鼓雷鸣,全体人员一齐朗读着一首《毛主席语录》之后,王司令一边挥舞着语录本,一边对着麦克风吼叫道:

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艰苦斗争,通过学习伟大的毛泽东思想,虽然目前已经挖掘出了一些内部的阶级敌人,但是,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斗争的成果并不充分,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完全彻底地向牛鬼蛇神展开斗争!深揭狠批,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台下的群众同样高举着红色的语录本,在激情高涨的气氛中,坐在正面主席台上正中间的王司令巡视了一圈分坐在左右两边的两名副司令和十几名常委们组成的造反派司令部的头头们之后,傲然发话道:

首先,让孙希文上。让他自己坦白交代罪行!”

想当初当工人时,孙副总指挥是他的顶头上司。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今日里摇身一变,他成了造反派总司令。

第一个被点名的孙希文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用略带嘶哑的嗓音交代起来:

我是孙希文,是前首钢公司的副总指挥。我犯有严重的罪行,竟然胆敢与伟大的无产阶级为敌,我走的是以刘少奇、邓小平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并以此路线作为我们单位的指导路线,从而成为了历史的罪人,我完全接受走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革命群众对我的批判教育!”

好了,尽是老一套!”

面对台下的怒吼声,孙希文唬得浑身乱抖,赶忙跪下,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悬挂在胸前的醒目地写着‘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黑牌子反衬着他那张失去了血色的脸,愈加苍白,革命群众的情绪也愈加高昂起来。

让他背诵《毛主席语录》!“

好哇,叫他背!“

王司令响应群众的呼声,发令道:

背,先背《毛主席语录》第十页!“

是——,我背,我马上背,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人民需要我们去组织,我们只有把人民组织起来了。才能打倒中国的反动分子,所有的反动分子你不打,他就不倒,如同扫帚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在广场激昂的气氛中,孙希文抖抖嗦嗦地尽管有点口吃,但终于还是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

叫他再背!”

让他接着背其它章落!”

群情激奋,王司令很感满意:“好!给我接着背第二七一页!“

孙希文唬得眼镜差点儿没掉在台上,一时瞠目结舌,无言以答。

咋的啦?毛主席著作你也敢忘?!”

王司令正色喝道。

孙希文唬得一激灵:

不敢,不敢,全都记得,牢记心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斗争,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鼓起我们的勇气,克服困难去争取胜利,这才是我们的好同志。”

唏——!”

王司令冷笑着拽住孙希文的头发,朝下死死地压着:

胆子不小啊!《毛主席语录》总共只有二百七十页。你他妈的胆敢冒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著作!”

吊起来!叫他坐飞机!”

让他尝尝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厉害!”

台下有人乱喊乱叫。

王司令身边的造反派应声将孙希文的双臂拗到了背后,用绳索捆绑之后,穿过滑轮,将他屁股朝下头朝上高高地吊了起来。

孙希文的额头几乎触到了台面上。

孙希文象飞机一样双足悬空,身体弯曲,苦不堪言。充满杀气的群众受到这种情景的刺激,愈加昂奋。

折磨了好一阵子之后,孙希文终于被放了下来。

下一个轮到的是总指挥。

总指挥没戴高帽子,但却被革命群众剃了个阴阳头,广场上响起一阵子嘲笑声,有人朝台上乱扔石子。

最大的耻辱莫过于被人将半边头发剃了个溜光。

无论是王司令的喝问,或是其他造反派的怒骂,被剃成了阴阳头的总指挥始终是双目紧闭,双唇紧锁,不理不答。沉默,是对造反派表示无言的反抗。

王司令被激怒了,只见他抓起麦克风,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

嗨,装他娘的什么狗熊样儿!”

 “怎么不回答?看你毛腰闭眼一副熊样,已住做总指挥时的神气劲儿上哪儿去了?沉默,表示你默认了所有罪行,对不对啊?”

总指挥仍是橇口不开。

姥姥!打受审查以来。没少了你们的吃喝,这才保住了你的一条狗命。还不快向毛主席谢恩,叩三个响头!“

抬头,叩头。首先向人民群众谢罪!“

围着批判台的群众哄然大笑起来。

阴阳头三起三落,自然滑稽可笑。

总指挥被激怒了:

我发言,给我好好听着!”

总指挥要求讲话。

造反派一时间愣住了,没反应过来。

你们才是违背党中央方针,破坏生产的罪魁祸首!一九五0年我就任首钢总指挥以来,工厂一直保持着首都第一的产量,年产量达到了一四0万吨,革命的目的就是要以革命的力量发展生产。光喊口号,一味斗争。这也叫革命!?你们这帮人根本就不具备管理这么大个工厂的能力。再说,告诉你们,国务院还没有解除我的职务呢!”

总指挥用锐利的目光睨视着王司令,正气鼎然。

王司令跳起来猛地一把揪住总指挥剩下的半边头发:

姥姥!张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们造反派已经接管了工厂。权利在我们手中!嘿嘿,权利,你懂不懂?管他奶奶的什么能力不能力,有权就行!现在你们已经是受批判的走资派,我看,你是他们中最顽固不化的一个!”

总指挥傲然鼎立,毫无惧色。

是的,我就是走社会主义大道的当权派,想当年我参加革命时,你们这帮娃娃还没有出世。你们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这个从延安来的有着三十年以上党龄的老革命?”

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别看你牛,还能尿到哪儿去?我们参加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动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的就是要打倒你们这些个所谓的老革命,老封建,老顽固!毛主席说了,革命不分先后,现在我是首钢造反派的代表,咋的,不服?”

说着,王司令抓起麦克风,呼起口号来:

彻底打倒走资派!”

口号通过数十个扩音器在广场上空雷鸣,群众也疯狂地高呼口号,要求彻底打倒总指挥。

蹋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王司令和他的现两名副司令重新将总指挥的手腕拧到背后,拉到台后的木杆前,然后,用绳子把他吊了起来。

总指挥左右摇晃着阴阳头,挣扎着怒斥道:

你们才是真正的反革命,是破坏党和国家秩序的反革命!”

王八蛋!千刀万剐,剥皮抽筋!”

台上的王司令被激怒了。

用极端残忍的语言痛骂起来:

完全彻底……,彻底打倒!”

给他用刑!不许他冒渎革命群众!”

常委中有人跳下台,捧起广场上的泥沙朝悬空吊着的总指挥口里塞去。总指挥的脸歪曲着,直翻白眼。越吐,塞进去的越多,有人用棍棒乱殴打总指挥的大腿。突然,总指挥的身子不动了。

广场上开始骚动起来,王司令不当回事地下令道:

要是还有口气就弄到牛棚去。死了,用麻袋装上抬出去!”

造反派将总指挥放了下来。

大股血泥从总指挥的口里溢出来。他没死,只是大腿骨折,站不起来。

常委们七手八脚地把他叉下了台。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小日本鬼子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