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最后一名女知青 69
发表时间:2015-01-06 点击数:690次 字数:


 有一股黑沉沉的东西压在梅的心上,就如一条浑浊漫长的河水,一直从她的心里喘吁吁地流过。可眼下,她走着,看见面前百步之遥处的天空,透露着晨曦似的明亮。

 她迎着那明亮快步过去,脚下是沙沙的声响。请于星期日到碧沙岗一见。不消说,只要那人一片诚心,他就准在那碧沙岗上等她。

 记忆中的大沙堤终于到了。

 她捡一缓处,抓住堤下的藤草,爬将上去。上去时她的裙摆上扎满了碧沙岗特有的毛扎手。在堤上,选一没有杂草的高处站下来,回身一望,她走来的地方,市内的高楼大厦,过街天桥和立交桥,车水马龙的人流车流,工厂和商场、政府和酒楼、机关和星级宾馆,一律都在明亮的日光中无踪无影。

 请于星期日到碧沙岗一见。

 梅车转身子,碧沙岗茫茫苍苍横摆在眼下。深秋的气候,使碧沙岗绿色尽退,满堆着不毛的感觉。当年刻有碧沙岗三字的石碑,还依旧立在那儿,被干枯的秋草蓬蓬围定,如卸掉帽子的一个光头。沙丘似乎不见了,换之的是一个个的小土包。放眼望去,一片荒岭,不见一个影儿,但能听到一种叮叮当当敲击砖块的声音,如飞滑在水面的瓦片一样。从荒岭沙包的那面一蹦一跳传过来。梅怀着怦怦心跳的疑惑,顺着声音走去,穿过一片枯草野地,看见十余人在一个沙坑砌着偌大一间地下的房子。工程刚刚扎了地基,极像楼房的地下贮藏室或者仓库的基地。再仔细瞧去,有一二熟人,似乎是星光商场的工作人员。前去细问,果真是星光商场的柜台经理。于是乎,才明白碧沙岗这不毛之地,成了本市最昂贵的土地商品,凡不愿火葬的大款新贵,皆可以每平方米万元的巨价,购置一片坟地,建造另世的房舍。才知道唐用五十万元,买了五十平方米的沙地,差十余人众,在此正为自己构筑夫妻墓室的天堂。

 怀着梦境般的苍凉,回转身子,似找谁约自己在碧沙岗一见,看到的却是身后一片一个个圆鼓凸凸的坟丘,取暖似的一个挤挨着一个,秋草萋萋,如无边无际的发霉长毛的馍馍,有一股灰色的腐骨的气息,浅浅淡淡晒在明媚的日光下面。再扭头,进一步看见的,是每个坟丘头上,都在荒草里隐埋着一块或大或小的墓碑。碑的正面,一色儿俨然肃静着柳体刻字。半旋了身子,看那大同小异、味道单一的一片柳刻,一并是:

 市商茂大厦经理万德全之墓

 市宏达酒家经理穆少波之墓

 市万隆食品总公司董事长肖明之墓

 市四星级白天鹅宾馆总经理郑敏女士之墓

 市新潮新美容商店经理汪淋女士之墓

 市英法美领带厂厂长朱海之墓

 市第一商厦总经理杨立强之墓

 市妇女用品商店老板陈倩女士之墓

 市永胜饭店老板高阳红之墓

 市××区区委书记张鼎力之墓

 市向阳旅社社长杨红光之墓

 市世界文化联谊会会长钱明礼之墓

 市著名歌唱家半天红蒋倩女士之墓

 市希望工程基金会董事长孙宏之墓

 市食品一条街总领事刘品德之墓

 市毛纺十厂厂长翟白之之墓

 市亚洲啤酒厂厂长方红军之墓

 市四星级宾馆总经理祁浪之墓

 市红明商场总经理郑森林之墓

 市欧洲服装厂厂长韩克西之墓

 市华夏美容医院院长林一本之墓

 市江河集团公司总裁江长河之墓

 市宇宙开发集团公司董事长洪刚之墓

 市化装品公司总经理范蓉女士之墓

 市华艺商场经理彭超烈之墓

 市东苑大酒店老板刘洛之墓

 市红光服装集团总经理何天新之墓

 市跑马场老板赵发之墓

 扫过面前的碑刻,想到底是谁让我到此一见,再一次放眼远处,想找一人身影,却看见吱吱响着的风沙漫过了大堤,卷动的乌云般朝这边扑来,且已到了眼前脚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阎连科
对《最后一名女知青 6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