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最后一名女知青 65(2)
发表时间:2015-01-06 点击数:613次 字数:


 梅想了想。确认自己说过那样的话。

 “是我说的。可我不知道是你们的货。”

 唐冷冷笑了笑。梅看见从房上滑落的冰块,砰砰啪啪地响在面前,声音又白又亮。

 “没别的事,请你出个面。”唐豹说,“那是一批很大的货,我也是受害者。只请你去给暖气公司经理家送一台一万八千块的摄像机,分文不取。然后请他不要把事情捅出去。方便的话,再把暖气管道抓紧接到星光商场来。”

 梅不说话,默出一种黑雾白雾的矛盾来。

 唐叫:“你去了,我让翠和红立马回酒楼。”

 梅说:“我不去呢?”

 唐说:“现在你生意正红,离不开她们。”

 梅将电话扣了。

 离开电话机旁,在窗边的风口坐了一会。带着冰情雪意的凉风,极轻地抚摸着梅的脸。想翠和红的离去,是她们不知都市里那打开阴井盖的陷阱,正黑洞洞地在路上候着她们,而对亚细亚酒楼的人心波动,和生意的影响,自然有着损失。为此,梅急急忙忙做了两件事情:一是亲自到餐厅、包间领带服务人员,断不了向顾客们赔些累人的笑,说些受用的不愿说的话,甚或亲手把菜端上有些大客人的包桌;二是抓紧给全部雇用人员,各做了一套全毛的红色、棕色、深绿色的毛呢服务冬装,每一套面值都在四百元以上,以福利的名义发给大家。裁缝到酒楼量体做衣时候,姑娘小伙们高兴得仿佛自己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奇迹,小题大做地又说又笑,未及衣服发到手里,便都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地为亚细亚酒楼尽力经营起来。

 但毕竟还是少了许多常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阎连科
对《最后一名女知青 65(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