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最后一名女知青 64(1)
发表时间:2015-01-06 点击数:592次 字数:


 唐豹的星光商场,转眼之间便矗立于亚细亚大街。相比之下,亚细亚酒楼的建设和开业,则是历经挫折和沉浮,不知自己为之多么地呕心沥血。也许别人的磨难,自己不知而已。星光商场开业以后,又有几家如美容中心、华艺时装店、发型新世界,如归宾馆相继开张。照理,别人都新打锣,另开腔地唱戏,要修装台子,建设剧院、招募角色,该比自己难出许多。而自己有饭庄的基础,也有一定资金,仅仅是请一支小型建筑队把酒楼承包后如期交付使用罢了。可就这些,却使梅整整瘦了十二斤的重量,开业那天,眼窝已陷下许多。

 期间,父亲的病故,虽是常人的生老病死,却差一点使梅垮将下来。父亲得的是老年人常见的心肌梗塞症。馄饨馆子改为饭庄不久,由于唐的得力,便让他索性在家养老。也算享了几日清静安闲之福,可病危时候,做儿子的弟弟、弟媳,却从不到床前一站,并唆使其女儿不要去爷的面前,说爷身上有一身传染的病菌。酒楼那儿,已经即将开张,前一天,自然是要请有关人员为了关照去大宴一次。请柬已经送出,所请人员也答应照时赴宴。可父亲病情岌岌可危,派酒楼的人去叫了弟弟,弟弟却到第二天早上八时,如上班一样姗姗来迟,且前脚入门就说,姐呀,我今天给人谈一笔大买卖,侍候不了爸啦。话毕,后脚已经转向要走。父亲在床上说,让他走吧。他就果真走了。

 请人入宴在九时开始,客人八点四五十到齐,八点半,主家自然要到场照应。弟走了,梅急得满屋打转,父亲又说,你也走吧,那边要紧。苦于无奈,梅将开水和药放在父亲手边,交代了几句,出门时,租来接客的小车已经匆匆在门口停着。

 宴请人员,除了唐豹没到,送过帖子的,余皆全部到齐。且在宴上,工商、税务、卫生检查等各方,都异口同声,说要对亚细亚酒楼尽力关照。宴请从上午九时十分开席,至下午四时结束。回到家里,拖着疲惫的身子叫了一声爸爸,又叫几声爸爸,可是爸爸已经去了另一世界,手脚都已凉过,自己倒的开水和救急的药片,还安然放在床头。

 在去约会的路上,梅将出市时,看见了那个著名的街心花园,那里有孩子在倒骑着车子一圈又一圈地沿逆时针的方向转圈,把老年人的运动场骑得就地旋转。父亲向无进过那些老年人的娱乐场所,他一生孤独,死时也没能拉住儿女的手离开人世。而儿子强是在不足十岁便早夭离去。梅将脸贴在车窗的玻璃上,感受着一种不多见的寂寞。她在心里拷问自己,人生如此地奔波,到底是为了什么?环形车渐渐地接近郊区,把都市一点一滴地抛向身后。城里城外,虽然是一样的天空,梅却总觉得城外更好,视野也在慢慢开朗,脑子也渐渐清爽起来。嗅到的气息,似乎是一鼻子比一鼻子凉爽,有一种一步步走近自我天地里的感受,轻松地附在梅的身上。然而,时常把自己搞得昏头昏脑的平时琐事,却一刻也不能遗忘,整天像生活在练武场的感受,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酒楼开业以后,梅深深地感到,自己已经把自己送上了人生接力赛的跑道,迟缓一步,被贻误的不仅是自己,而是更多的人。由于酒楼初始,客户需量的扩大,顾客又少有一定。第一个月虽收大于支,但为了填补投资时挖下的债坑,给服务人员的工资迟发了几天,没想到一个叫翠的姑娘,就找到了梅的屋里。

 “我家写信催我往家寄钱了。”

 翠是唐豹介绍来的。人的模样算不上秀丽,比起流行的标准,略显胖了些许,脸膛也稍微显红。但她自小生长在县城的一个商业家庭,接人待物,极有分寸。跟着唐豹的磨砺,加之城市文化的熏陶,很能为店里拉住顾客。即便有的客人心术不正,吃饭时不免说些不够正经的话,甚至有挑逗的言行,如翠在场,也能三言两语应付过去,既不失姑娘的严肃大方,又不惹恼那些大款顾客和专吃公款的国家公务人员。梅知道,翠家境优越,只是为了混迹都市,或者说为了和唐豹一些幼稚的情感,才做了酒楼的服务小姐。翠说家里逼她寄钱,其实纯粹是些托辞。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阎连科
对《最后一名女知青 64(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