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最后一名女知青 33(2)
发表时间:2015-01-06 点击数:652次 字数:


 村长在台上又走了几趟来回。说我的话就是张家营的话,就是张家营老少爷们的话,就是张家营党支部的话,无论是谁蹲了班房,张家营一村老少替他为父母送终养老,替他儿女操办婚男嫁女,如若不信,当场修书,有字为据,盖上张家营党支部的章,按下张家营老少爷们的手印。村长在台上这样重复他的话时,声音极为洪亮,如同谁在村头叫唤,他家的某样东西丢了,谁家见了言说一声,倘要拾了去,又要昧了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自古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罚酒哪有敬酒好呢?

 然村人们宁你说得日出西山,却是死也默着。默得天昏地暗。几个时辰如眨眼工夫,到了将近午时,依然无人站立,无人言语,也无人上茅房。其时,来人伏在张老师的耳上,把张老师叫出会场,才说黄黄被汽车轧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阎连科
对《最后一名女知青 33(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