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最后一名女知青 25(2)
发表时间:2015-01-06 点击数:655次 字数:


 弟弟放下酒杯。

 “姐,你呢?”

 她说:“找好了。”

 父亲把酒杯从嘴边拿下来。

 “在哪儿上班?”

 她说:“乡下人,张家营子。”

 弟说:“不会吧?”

 她说:“真的。”

 父亲说:“真是真的?”

 她说:“是真的,叫张天元,民办教师。”

 父亲把酒杯磕在桌上。

 “你不打算返城了?”

 她说:“结了婚就在乡下呆一辈子啦。”

 父亲说:“你疯了娅梅!”

 她说:“谁能把我从乡下调回来?”

 父亲说:“调不回来也不能结婚在乡下。”

 她说:“一辈子调不回来我就一辈子不结婚?”

 父亲看着她,脸上硬着一层淡青,双手搁在桌边,哆嗦得叮叮当当。她也望着父亲,眼角有了泪水。谈不上多么凄伤,只是有一种无可奈何在目光中转来转去。这样望着,父亲眼中竟也潮湿起来。不需谁说,先自端了一盅酒喝。尽了,又给自己斟满,擎在半空,说娅梅,我权当没有养你,由你定吧,要在乡下结婚便结去,后半生后悔起来别怪我做父亲的没有劝阻。然后,便又一饮而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阎连科
对《最后一名女知青 25(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