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十三、蔡响
发表时间:2021-04-07 点击数:42次 字数:

  蔡响的外号叫“魔幻王子”,更多的女生愿意叫他“爱神”和“千年不倒翁”,他是我们班级的体育委员——也是一个极狂热的体育爱好者,只要是和体育有关的运动项目,他都很喜欢,但跳高、长跑、篮球和足球最四项为突出,他是学校三十年来没人可破的跳高和跳远记录保持者,而且他精通各种比赛规则,学校每年的运动会,他都身兼数职,是我们班级的教练,是班级的主力运动员,也是学校的主要裁判,那几天,他会忙“疯”掉,连吃饭和喝水都有人递到他的嘴边。他的两条腿细而长,而且全是健壮的肌肉。和他一起狂热的,还有老候,还有时涛,还有郝平……

  说起他,还有一件超搞笑的事情,至今让我们都津津乐道,大三那年,在一次全省大学生800米短跑比赛中,他竟然得了第一名,结果兴奋之中却跑错了跑道,当场被判无效,当时,我们的体育朱勋老师也是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小伙子,年轻气傲,还冲进赛场和裁判打了一架,结果双方都头破血流,均被送进了医院,最后的结果是奖状没有拿到,朱老师还受了省里的记大过处分。

  那时候,我们八八(1)班在全校是最狂妄无敌的,因为蔡响、因为老侯、因为三皮、因为方伟都、因为周蓝、因为查小静……在50个同学中,个个都是各有千秋、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就像八仙过海一般。我们班的同学霸气十足,走出去个个都是趾高气扬,那种独占鳌头的骄傲和气派非凡的洒脱让全校人都嫉妒,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学校不管是什么样的考试或竞赛,前三名一定会在我们班上,最突出的是我们班级的体育和文艺,只要学校举动校级运动会,我们一个班级几乎就能包揽百分之十以上的金银牌,在文艺方面也是人才辈出,有能唱的、能舞的、能说的、能写的、能画的、能做手工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我们班级的足球,那在学校绝对是所向披靡,个个男生在球场上都是威风八面,学校女子足球队一共只有十七人队员,其中有四人也是我们班级的,其他年级的校友对我们是既恨之入骨又羡慕得要命。

  大三的暑假临近,学校体育系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师兄竟然联合全校的足球爱好者,组建了一个临时的足球队,并美其名曰“师大足球一号敢死队!”经过一番严密的筹划,他们纷纷在校园的醒目处贴出海报,足有好几十张,联合向我们班发出挑战,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用全校的实力压倒我们八八(1)班,海报里的文字是经过他们精心揣摩的,字字句句都充满了血腥味和鄙视的嘲弄,那一张张黄色的海报立刻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为此,年轻气盛的孙老师连夜召集我们50人开全体会议,会议从晚饭后一直开到接近凌晨,全班同学士气高涨,谁也不甘落后,可又不敢去接挑战书,毕竟这是一场极不公平的比赛,想赢,大家的心里却没底;输了,以后的八八(1)班何处何从?转眼间,时针滑过十二点,眼看空气已经凝结成固体,最后,还是郝平的一句话激励了我们,久未吭声的郝平捏紧了拳头,猛地敲了一下课桌,大声地说,“八八(1)班绝没有孬种,就是踢死在球场上,我也不服气,我们就要树立我们永不倒下的班风,打他们一个10︰0。不然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会留下遗憾!”

  他的“一辈子都会留下遗憾”像给大家打了兴奋剂,于是,大家个个摩拳擦掌,士气高涨。最后,大家派体委蔡响代表我们八八(1)班去签合同,双方商定,采取十局六胜制,比赛为了达到公平公正,由校体育组马主任和乔副校长亲自做裁判。

  一周后,比赛海报在学校的宣传栏上再次张贴出来,整个校园顿时炸开了锅,各种议论和猜测铺天盖地地向我们砸来,很多人说我们是不可一世的疯子,骂我们“神经病”的也大有人在,但更多的还是对我们充满了赞许和期待。说实在的,那段时间,我们的压力都很大,男生们走到哪儿都低着头,不敢正视人家,急的徐芳、赵全霞、江琪等几位女同学是日日追着蔡响要哭,孙老师虽然年轻气傲,但很有主见,他始终没有说多少话,可他的眼神告诉我们,他是既担心又后悔!那几天,我们也明显地感到孙老师消瘦了不少,因为失眠,他的眼睛总是红红的!我们也连续好久没有看到他的女朋友到学校来玩儿,蔡响和老候也是走到哪儿都不声不语,还像特务似的戴了一顶鸭舌帽,生怕被人认出来。

  第一场比赛的前夜,孙老师把我们十六个队员请到饭店,海喝了一顿,老师在饭桌上依然话语很少,似乎不愿意提这个话题,但他却在最后端起酒杯,敬了大家满满一杯白酒,酒喝完后,他只撂下了一句话,“只能赢,不许输,否则我去南京长江大桥跳江!”说完后,老师头也不回就扬长而去,把我们哥几个留在了饭店。

  前五场比赛,虽然每场都是磕磕碰碰,但我们都以极小的优势胜了对方。眼看赛程过半,所有人的情绪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了第六场比赛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老校长和夫人、孙老师的未婚妻、我们班所有的任课老师都突然坐到了主席台的正中央,还有美术系、化学系、数学系等纷纷组团而来,看台上,一面面旗帜和横幅迎风招展,一阵阵呐喊声似麦浪翻滚,他们的到来无形中给我们带来了难以估量的信心和战斗力,队员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比赛的结果很滑稽,对方竟然真的连续输了六场,而且第六场的比赛是6︰0,完完全全出乎意料的比赛一下子把我们推向了舆论和荣誉的最高峰,那段时间,任何人碰到我们八八(1)班,都是大拇指竖的高高的,孙老师在课堂上一次次兴奋得吹起了口哨,哼起了《小曲好唱口难开》。

  因为这奇异又壮观的成绩,班级所有的同学走到哪儿都是凯歌高鸣,连班上最小气的曹大都天天自己掏钱包买冷饮、买面包送给比赛的队员;一向沉稳的黄俊俊甚至在休息的中场带着班级的几个美女跑到赛场和队员们挨个拥抱……在第三场比赛的前夕,生活委员徐芳就请毛瑜写了几个大大的纸牌子,“我们女生不吃肉,让给八八(1)班最敬爱的男队员!”几位可爱的女生天天举着牌子,一路欢笑地唱到食堂。最搞笑、也最用心的是郝平,他让他的老爸做了两百多件白色的T血衫,T血衫的背后用红字印着“我是八八(1)班的英雄”,给我们班级50名同学、体育老师和孙老师每人发了四件,那段时间,印着“我是八八(1)班的英雄”的白色T血衫成为学校最耀眼、最艳丽、最煽情的风景线!

  六场之后,我们已经取得胜利,按照先前的协议,本来比赛已经结束,可他们的倔强队长肖海波坚决不服,非要死皮赖脸地要求我们把十场比赛打完,并保证说后四场我们必输无疑。有趣的是,他们又连续输了三场,不得不心服口服地败下阵来。不过,他们还到处吹牛说,还有一场不想比了,要是比的话,一定会以10︰0大获全胜我们的。他们“恬不知耻”的自我解嘲时常遭到我们和其他同学的冷言冷语!也因为那一个月的比赛,我们可爱的班主任孙老师和全班的女生天天嗓子喊得像破锣!好多女生还把吃饭的瓷盆和脸盆都敲瘪了,张毅、邱风、程萍、查小静和韩冬梅的筷子敲断了好几把。

  那段时间,我们班级真的“全疯了”!学生“疯”了!孙老师也“疯”了!第六场比赛的那一次,连我们一直敬畏的老校长都放开嗓子为我们摇旗呐喊,校长夫人的尖叫“郝平,加油……蔡响,加油……”他们俩极富有穿透力的叫喊像一道道闪电在主席台飞舞,那种绝世般的穿透力更是给了我们男生无限的动力。

  当可爱的老校长亲自把一个巨大的铜质奖状送到我们班级时,很多同学抱着郝平、蔡响和孙老师都哭成了泪人,个个哭得稀里哗啦!个个哭得垂头顿足!个个哭得趾高气扬!课堂上,老师高高举着那块来自不易的奖状,深深地向大家鞠了一个躬,他骄傲地对大家说:“我爱你们!永远的爱你们!这块奖牌是我一辈子最厚重的记忆和动力!”

  在这次比赛中,蔡响无疑是我们班级最大的功臣。比赛前,他几乎每晚都要带着大家到学校操场去训练,而且训练强度超乎想象,班上每一个男生都累得像非洲人那样的面黄肌瘦。每一场比赛,他都是从开哨踢到结束,那一个多月,他整整瘦了二十三斤!其实,我们还真要感激班上那些可爱的女生,那段时间,她们真的把一碗碗热乎乎的红烧肉和牛排送给我们的队员,尤其是要感谢李萍和徐芳,每一个周末回来,她们都带来满满两大盒红烧肉犒劳我们男生,连续带了将近三个月,真的很不容易,这些“女神”,实在太伟大了!她们的慷慨,给我们这些男生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和信心。我们也要感激全校的球迷,每一场比赛,更多的球迷是把鼓励的掌声、坚定的信念和疯狂的呐喊声送给了我们八八(1)班。

  这里面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插曲,孙老师的表妹当时已经考入我们学校读书,她是大一的学生,他的表妹叫徐敏之,一个漂亮、文静的女孩,是学校体育系舞蹈专业的学生,当比赛进行到第三场时,老师就天天让徐敏之带她们班上的学生来看我们班比赛,并充当“啦啦队”,但随着比赛的步步深入,徐敏之竟然看中了在球场上像战神一样的蔡响,老师便顺水推舟,在庆功宴的那天晚上,主动当起了红娘,把蔡响和徐敏之两人拉扯到了一起,如今,他们的生活是甜蜜无比。

  三十年过去了,在学校,当初谁考了第一名?谁拿了多少奖学金?大家可能都已经淡忘了。但我一直坚信,所有人都没有忘记那段时间的激情和那天的眼泪;三十年了,那个巨大的铜质奖状还放在老师办公桌最显眼的位置上,老师几乎每个星期都用湿毛巾把它擦得干干净净。是呀,老师亲口对我们说的,“我爱你们!永远的爱你们!这块奖牌是我一辈子的记忆和动力!”

  拿到奖状的那天下午,我们也是第一次看见血气方刚的孙老师竟然像大脚女人一样泪如雨下,泣不成声;那天下午,我们第一次看见我们全班50名同学因为一张学校里的奖状全部拥抱在一起嚎嚎大哭;那天的眼泪,是我们51个人将近一个月的真情流露;那天的眼泪,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那天下午,我们才真正明白什么是集体的温暖!什么是集体的力量!什么叫为荣誉而战!什么叫顶天立地的男人!

  颁奖当天下午四点半,我们可爱的老班用他最漂亮的红色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下面一段话:“今晚我们什么都不干,我的50位好学生,大家全部去饭店,老师二个月的工资不要了!”

  那天晚上,孙老师把我们带到学校附近最豪华的酒店,我们开了四桌,大家从傍晚一直喝到半夜二点,没有人去计算我们到底喝了多少酒!也没有人去计算我们的老班敬了他的学生多少杯!几乎所有的男生和女生都喝高了,蔡响也毫无悬念地成为学校最耀眼的明星,笑声、歌声、划拳声、劝酒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那四桌的饭菜,整整花了老师三个半月的工资。

  那天晚上,我们可爱的老班潇洒极了,他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元帅,把我们指挥的服服帖帖,酒桌上,老师对我们说了上百遍“我骄傲!我是八八(1)班的班主任,我们班的凝聚力最强!我骄傲!我骄傲……”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们可爱的老班醉如烂泥,被饭店十几个服务员浩浩荡荡地抬回了宿舍。

  那天,是1987年5月17日!一个在三十年后谁也没有忘记的大喜日子!

  毕业后的蔡响去了省里一家少年体校当了教练,第三年,徐敏之也大学毕业,他俩分配在同一个单位,并组建了温馨的家庭。听说徐敏之的分配,还是老校长亲自过问的,老校长多次说过,他当校长几十年,我们班是他见过最好的班级。这么多年来,蔡响的体育精神没有丢,他一直在努力工作,培养出不少国家冠军、省级冠军,在市里也是大有名气的人物,只要是省、市里的中小学生体育比赛,都会看见他和徐敏之穿着情侣运动衫、戴着一样的遮阳帽、脖子上挂着口哨在做裁判,我们都说他俩是黄金搭档,生活中的、事业中的最佳搭配。在市里,他不是体育界的领导,但他是人人皆知的“大哥大”——他真是一棵千年不倒的胡杨树。

  因为他过度的劳累,如今的蔡响已满头银发,他在去年就提前退休了,他是我们班最先退休的男生。近几年来,他是人退心不休,除了协助体校培养体育人才以外,还始终热衷于普及基础体育教育和发展群众体育,每年的时间,他都有一半奔走于各个学校,宣传眼保健操和广播体操,徐敏之也是各个舞蹈队的免费教练。

  想当初,他是我们班级的功臣,如今,他是我们市里的功臣。

  蔡响是一个平凡的人,三十年来,他一直过着平凡的日子,做着平凡的事情,可他是我们八八(1)班的骄傲!也是我们学校的骄傲!他和他的团队见证了我们班的辉煌,让我们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班级,也让我们把本已平淡的大学生活过得异常精彩!那段美好的记忆,是我们生命中一个最重要的闪光点,我们所有人都终生难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宏宣
对《十三、蔡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