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八 相如抵梁
本章来自《传奇司马相如》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21-03-29 点击数:90次 字数:

  

  司马相如到了上宫闲馆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的。他敲了敲门,里面似无动静。于是他高声问道:“里面有人吗?” 仍无人应答。他等了一会,索性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别馆正堂内光线黯淡,寂静无声。一阵芬烈的馨香从敞开着的里屋飘散出来。司马相如感到疑惑,于是穿过正堂朝里屋走了过去,里屋光线愈加晦暗,但司马相如却分明瞥见一光艳动人的女子正婉然侧卧在一袭黼帐里。黼帐两边高高卷起,纹饰着左黑右白的斧形图案——那是唯富贵人家才拥有的华帐。那芬烈的香味正是从黼帐里飘出来的。

  司马相如惊了一下,忙往后退了一步,低头拱手谢罪道:“冒昧闯入小姐香闺,失礼了。”说着正准备退出,那侧卧在黼帐里的女子却语声柔和地问道:“尊贵的客人是哪国的公子?一定是从遥远的地方而来吧?”

  那女子说着立起身,走近司马相如。司马相如不敢抬头,仍低头拱手道:“在下蜀郡人士,从长安赶赴梁国,因天寒日晚,本想找别馆留宿,不想误入了小姐的闺房。失礼了!”

  “哦,没关系。公子今晚就在这羁留一宿吧,附近没有其他客栈了。”那女子说完,司马相如才略略抬起头,应声道谢。却见那女子身材娇小,容貌艳丽;身上穿着紫色罗袖长裙,头上戴着翡翠玉钗,耳上戴着晶亮银坠。她从床前的案边取出一壶美酒,倒进酒盅,劝司马相如道:“来,公子喝杯酒驱驱寒吧。”

  司马相如谢过那女子,将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那女子又问:“公子可会鼓琴?”

  司马相如道:“略会一点。”于是那女子从墙上取下一把鸣琴交给司马相如。司马相如于是抚琴弹奏了《幽兰》《白雪》两首曲子。弹奏完毕,那女子道:“公子既为我鼓琴,那我为公子唱支歌曲吧。”说罢径自唱起来:

  “独处室兮廓无依,思佳人兮情伤悲!有美人兮来何迟,日既暮兮华色衰,敢托身兮长自思!”

  女子歌声活泼清晰,扣人心弦。郑卫之地人民本有喜爱歌唱的传统,自古民间音乐就非常著名,与雅乐异趣,常使人听而不知疲倦。那女子边唱的时候边渐渐靠近司马相如,舞动罗袖轻拂着他的衣襟,摆动头上的玉钗挂着他的冠帽挑逗他。司马相如只感觉热血直往上涌。歌曲完毕,屋内顷刻间静谧下来,世间的喧响似在这一刻全然归于沉寂。

  那女子于是缓缓走向床头,重新铺展床上的裀褥,将散发着薰香的金鉔又置于罗被中,将角枕横放,然后将悬挂着的黼帐低垂下来。接着,她慢慢脱去上衣,只露出一件单薄的胸衣,洁白丰满的皓体裎露在司马相如面前。她靠近他,用她细滑的肌肤贴紧着他的身,她能感受到他呼吸的急促,心跳的加速。多少年来,那些途经此地又令她心仪的男子之中,没谁能抵挡住她这多管齐下的诱惑与魅力——那视线里逸丽的美貌,听觉里悱恻的歌声,味觉里醇美的旨酒,嗅觉里芬烈的熏香,尤其触觉里那滑如凝脂的肌肤,足以令他们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宁可尽享一夜风流而散尽身上的钱财。

  司马相如几乎屏住了呼吸。他努力克制自己,收敛住纷扬的情思,脉定于内,心正于怀,让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他想起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待完成,决不能迷乱沉陷于这一时的情欲。于是,像从一场梦中惊醒,司马相如旋即转身,穿过厅堂,头也不回走向已素雪飘零的屋外。

  屋外天色已完全黯淡,漫天飞舞着碎琼乱玉。司马相如驾着车马迎着愈益变得呼啸的朔风在湿滑的路面迤逦而行。寻了很久却只找到一个低矮简陋的客栈。阵阵朔风穿过瓮牖和柴扉扫进单薄的衾被,令司马相如不禁打了个冷颤。但这个夜晚总算暂且安顿下来。回想却才在上宫的经历,竟如同相去了世纪般空灵而杳渺。

  翌日,雪霁风停,司马相如又整装出发。就这样又经了二十来天的颠沛辗转,于阳春二月即临之时,终于到达了梁都睢阳城区。梁国是天下膏腴之地,四十余城皆为大县。梁都城区的繁华不亚于长安城,到处是摩肩接踵的人群,喧阗络绎的车马。晴昼里的阳光遍洒着交错纵横的四街八衢,令司马相如感到久违的心旷神怡。

  几个月路上的风尘仆仆,司马相如身上的衣服已破旧,他得换身行头去面见梁王。之前在长安城未及好好感受京师的繁华,这会他有心想充分体味下梁都城区的市井气息。于是司马相如来到川流不息的集市,为自己挑了一套质料上乘、色泽亮艳的华袍。他换上新衣一路绝尘而去的时候,出门赶集的那些妇人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流连追随。

  走过车马骈阗的集市,向路人一番打探后,司马相如从容前往梁宫。没多久,那飞檐翼角、华榱璧珰的王宫便远远呈现于眼前。饰着铜铺首的髹漆大门向两边敞开,高高的门楣上悬着一块镶嵌着金玉的匾额,匾额正中是气势雄伟的“梁宫”两个鎏金大字。到得王宫院门前,司马相如拱手向把守宫门的两戍卫说明投奔梁王的来意,一个正欲进去禀告,另一个告知他:“我们大王去竹园了,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竹园”即大名鼎鼎的睢园的俗称。生活在睢阳的市井百姓之间偶尔提及时也有人喊做菟园或东苑。梁王本人则常常将它称作“修竹园”。当然,一般百姓是不可能进入梁园的,只有梁王的宾客才能进入园内饱览饫看。梁园西面的入口毗邻着王宫,可谓是梁都的城市山林。从长安返回睢阳后的这段时间,梁王几乎每天徜徉在梁园内的异果奇树、珍禽怪石之间,要么与枚乘等一批文人墨客吟诗作赋,要么与一批武士侠客驰马游猎。

  司马相如又问能否差人进园向梁王禀告一声。那戍卫便道:“竹园内方三百余里,如何能知梁王此刻行踪?阁下还是明天再来吧。”

  司马相如只好折回,复又在人来人往的睢阳城徘徊半晌。一时不知去往何处,经过打探,转而打马来到距离集市较近的梁园西门口。梁园周边砌着迤逦绵延的波浪形云墙,云墙上方覆着镶有三角形黻黼纹的灰色筒瓦。云墙上每隔几丈便分别设有菱形、六角形、扇形、圆形等形态各异的漏窗,通过漏窗依稀可见从梁园内露出一角不知名奇树的繁密树枝。司马相如又拱手向把守梁园西门的两戍卫说明投来意,然后又抱着一丝侥幸问询可知梁王行踪。其中一个戍卫朝园内左右张望了一眼,道:“竹园里面地域辽阔,我不能确定梁王是否在里面,阁下还是去王宫大门口去询问吧。”

  司马相如又问:“梁王若从竹园返回是否经过此门?”

  那戍卫道:“那未必,偶尔经过此门,竹园有一道门是直接可以通往王宫的。大王经常从那道门出入宫内和园内。有时宿在王宫,有时就宿在园内的离宫。所以如果大王在竹园,当天未必会返回宫中。”

  司马相如这才感到有点怅然,调转车马准备先寻客栈暂住下来。沿着梁园外围的小路走了一会,忽然他听到云墙那边隐隐传来一阵喧笑声。司马相如忙驱马到就近的一个漏窗前往园内眺望,似看见一两个人影,却很快被浓密的枝叶遮挡住了视线。

  司马相如想折回刚才梁园西门口,可又恐园内人已走远,忽然心头一亮,于是赶紧取出琴,随手弹奏起了一曲《神人畅》。因为此曲音调粗犷,节奏铿锵,司马相如猜想着这响亮的乐声能否传入园内人的耳朵里。

  果然,一曲未毕,却见梁园西门口刚才那回他话的戍卫疾步走了过来,见是司马相如,惊讶道:“是阁下在此鼓琴?我们大王已到门口来了,正好带你去见他吧!”

  司马相如于是如愿以偿,在梁园西门口见到了梁王和枚乘一行人。司马相如下马向梁王施跪拜礼。梁王扶起道:“快请起,不必如此拘礼!”

  枚乘和悦说道:“当初我们走得有些匆忙,也未及与你招呼,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过来了!”

  梁王笑道:“却才可是你在墙外鼓琴?”

  司马相如回道:“正是臣。”

  “只道长卿会著文,琴也弹奏得不错嘛!”枚乘在一旁赞许道。

  梁王说:“这是难得一闻的《神人畅》,何故要弹奏此曲?”

  司马相如暗自思忖道,若是这会弹奏的是节奏低缓的曲子,如何能隔墙传入梁王耳朵里呢?他拱手回道:“昔时尧祭祀曾奏此曲,琴声感动上天,使天神降临,与人们欣跃歌舞;今臣弹奏此曲,想用琴声感动上天,使大王驾临,能令臣有幸亲聆教诲,与诸公一起谈诗论赋。”

  梁王听了哈哈大笑,旋即吩咐身边的随从给司马相如安排地方休息。

  那随从于是带司马相如进了王宫大院,安排他和前来投奔梁王的其他几个年青的文学侍从食宿在一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八 相如抵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