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8/9/93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27 点击数:55次 字数:

 

8/9/93

 

 

方继业和张谦两人从北京坐两天两夜火车硬座,屁股都坐疼了,终于来到坐落在东北三江平原上松花江畔的美丽城市佳木斯。下火车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尽,但看时间还不到7点,第二天早晨不到4点天就大亮,张谦总觉得时间不对劲,以为是手表坏了,方继业告诉他说:“你手表没有毛病,这里和成都时差有两个小时。”

方继业做了功课的,佳木斯造纸厂是国家“1.5”计划时期,由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中的两项工程组成,是全国最大规模的造纸厂,造纸机幅宽竟达6米多,每台造纸厂每天的生产量达一百吨以上,主要产品是牛皮纸和新闻纸。整个佳木斯造纸厂的机器设备全是苏联设备,造纸厂配属发电厂和碱回收设施,工厂甚至还有自己的林场和内部铁路、公安以及消防,五六个厂大门和厂办公大楼前都设有部队岗哨,全厂正式职工竟达1.2万人之多,加上家属子弟以及配属的相关工厂和企事业单位,就是整个佳木斯市。说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和奇怪,佳木斯市是一个地级市,而佳木斯造纸厂是一个副部级国营企业,佳木斯造纸厂是佳木斯市最大的工业支柱企业。可以这么说,佳木斯市要是没有佳木斯造纸厂,也就没有其他那些配属的工厂和好多的企事业单位,佳木斯市的工业基本就是个零。

既然已经醒了,睁着眼看明晃晃的窗外还不如起来,方继业和张谦两个人洗漱收拾完毕走出旅店的时候,时间才5点半,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卖早点的铺子都刚开门生火。走一段路,看见有一家大一点的店面里面已经有两三个食客,只是这家店面的牌子有点吓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食堂。张谦还一个劲地豁嗨(哈欠)连天,方继业买了早点票回来跟他说:“我都打听好了,整个佳木斯上班的时间都是早上7点半,中午11点半吃饭休息一个小时,下午4点半下班。我们要去的铜网分厂走纸厂东门进去,从这里去纸厂东门有4站路,吃完早点我们慢慢走过去……”

张谦打着豁嗨,说:“哈……啊,师傅我都听你的……”

 

两个人吃完早点,慢慢走到纸厂东大门的时候还差一刻才7点呢,厂东大门站岗的解放军战士告诉他们,厂里上班的职工要等7点他们换岗后才能进厂,外单位来出差联系事情的,必须要等到7点半以后才能接受检查进厂。解放军战士还提醒他们说:“纸烟和火柴都是不可以带进厂里去的,你们要是烟瘾大的话,去前面路边把烟瘾过够了再进去。”

方继业拉着张谦到前面50米外的路边河堤上,掏出纸烟来给张谦一支,自己也点上后,对张谦说:“一会儿进厂后你少说话,还是我先来对付,这里要是成功了,以后你少不了常来这里。我们在外面求人办事情,第一要学会做的就是跟人低头,我说的这种跟人低头不是跟别人低三下四,是要学会尊重别人,尊重要和你打交道的人。老话说得好,敬人一尺、还人一丈,人都是讲道理和念情面的,你都敬别人一尺了,别人还不还你一丈,就说明他这人一是自以为是不讲道理,二是根本不懂在外面跟人相处的规矩和人情世故。今后要是遇上这样的人,你可以扭头就走,以免把事情越说越复杂,赶紧去另找他人另辟蹊径。解放前当徒弟的跟师傅学手艺,哪个不要先给师傅和师娘倒三年马桶子,这个不是当师傅的有意要给你小鞋穿,也不是师傅要把你咋个起了,这是师傅在教会你做人,在磨练你的性子。师傅是要你从小事情做起,养成坚韧不拔的毅力和性格,我们只有把一件件小的事情都做好了,才能做成大事情。其实,跟师傅学手艺只是我们学徒中的一小部分,跟师傅学会做人才是最重要的,学会跟人低头,谦逊做人做事和尊重别人,是我们能成事的第一步。”

张谦看着方继业说:“师傅你要这么说我就懂了,我以前就是总觉得梁师傅对我哪都看不上,心里还不服气,老跟梁师傅走捏,梁师傅总说我不是一个好徒弟。”“那你以后得改才行,你要改掉了你身上那些不好的地方,梁师傅就不会说你了。”方继业这么对张谦说。

张谦说:“羊自愿能做你的徒弟真是好福气哦,师傅你是不晓得那天张淑芳他们两口子有好高兴,尤其是说到你要他们的儿子抽空多念书的事情,说你是厂里最好的师傅!”方继业说:“话不能这样说,哪个师傅都好,哪个师傅都巴望不得自己的徒弟有出息,我可是晓得梁师傅是我们厂机修车间最好的师傅,你要是真有出息了,梁师傅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你,那你才好福气呢,是不是?”

张谦说:“师傅你说的对,我以后好好跟你学,学会做人做事情,学会尊重别人,不夸夸其谈,埋头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用实际行动为厂里多做一些工作。”方继业说:“哎,你要这么想就对!”

 

7点半钟,方继业和张谦在纸厂东大门值班室接受了进厂检查,执勤的解放军战士给他们一个小布袋,要他们把纸烟火柴和张谦那台照相机放在里面。然后,给他们一个寄存的牌子,还特别交待他们说:“你们进厂后直接到你们要办事情的部门去,不许到处乱走动,你们要是想参观跟你们工作有关的地方,必须要有接待你们的厂里人员带着你们。”方继业直间跟人家说:“晓得了,我们一定遵守你们的规矩和制度。”

西安铜网厂书记和周副厂长给方继业他们介绍的郭主任,其实,就是佳木斯造纸厂铜网分厂的郭厂长。郭厂长看了方继业的介绍信和周副厂长的亲笔信后,笑着对方继业他们说:“这两个人还真够意思啊,一个当书记、一个当副厂长了,有事儿还能想着娘家人儿。只是你们要办的这个事情都是要轻工部里核准的事情,不好办啊。”

方继业见郭厂长这种态度,马上接过话说:“郭厂长是这样的,我们今年刚开始试生产国产卷烟纸,暂时还没有被列入轻工部里的国家计划指标,不过我们明年肯定是会有的。我们也晓得现在国家计划管的是很严格,就算是有一些指标计划以外的你们也是很不容易开口子的,这些我们都很理解。当然了,就算是郭厂长有难处,给我们开不了这个口子,我们也是抱着来学习的态度,向郭厂长表明我们是很愿意跟你们老大哥厂长期合作和向你们学习的。你们老大哥厂今天有难处帮不了我们,以后……以后总有机会能帮我们是不是?”

郭厂长笑了,说:“你这位同志真会说话,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要是一点都帮不到你们,那不是我们这个老大哥厂连西安铜网厂都不如嘛?还叫你们空跑这一趟好几千公里……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容我找我们班子里的几个搭档商量一下。”方继业马上说:“好好好……”

方继业和张谦坐那儿等了半个多小时,郭厂长回来对他们说:“我和你们分厂的几位领导商量了一下,我们困难是不小,但我们还是愿意交你们这样的一个朋友,你们毕竟是西安铜网厂小周他们介绍过来的,是不是?但我们厂里有一些内部手续还是要跟总厂上报一下,估计要有个两三天的时间才能最终给你们一个结果。不过我们分厂沈工提了一个建议我个人认为很好,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

方继业和张谦不晓得郭厂长要给他们提啥子要求,不好贸然开口说啥子,方继业只能说:“郭厂长你说说看,只要是能帮到我们的我们都愿意。”

郭厂长看了看张谦,说:“你们这位小同志还年轻,眼神应该还好把?我们沈工的建议是指标计划外的我们尽量帮你们,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从怎样延长铜网的使用寿命上帮你们。我们厂里的师傅有从苏联专家那里学会的补铜网的技术,只要心静有耐心,我们的师傅保证能在三天时间里教会你们。这样你们以后遇上有可以补救的铜网小破损和铜网边豁口等情况,你们就可以对铜网做补救处理,也不至于完全没有一点办法,马上就作报废处理,我们这样双管齐下不就能弥补好多紧缺的问题嘛?”

还没有等方继业开口表态,张谦就急不可待地对郭厂长说:“郭厂长我愿意学,我以前就是学机修的,我还跟我们师傅学过修理照相机呢,我一定有耐心静下心来跟你们师傅好好学!”郭厂长看了方继业一眼,说:“你们这位小同志心眼真活泛,那我现在就带你们到车间里去拜个师傅教你们。”

方继业心里对张谦能有这种态度非常满意,小声对张谦说:“你有信心学好吗?”张谦说:“我保证能学好,我要学不好你会看不起我的!”

 

为了感谢教张谦补铜网手艺的两位师傅和郭厂长,方继业决定请郭厂长和两位师傅吃一顿便饭、喝一台薄酒。方继业把自己的打算试着给郭厂长说了,郭厂长说:“明天吧,等明天你们小张学的差不多了,我们报给总厂的计划有了眉目再说,我们还是无功不受禄的好。”

第二天,方继业正在一旁观看张谦试着上手操作补铜网,郭厂长走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方同志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一进郭厂长办公室,郭厂长就对他说:“总厂同意了我们的报告,只是价格要比计划指标内高10%,不过也只能这样了,就看你们的意见如何?”方继业心里一阵高兴,接着问郭厂长说:“太感谢你们了,那你们准备给我们多少,还有啥子时间能给我们安排呢?”

郭厂长说:“就看你们有多急?”方继业说:“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哦,你们要能在这个月底,或者是下月初给我们安排最好了。”

郭厂长翻看一下生产计划表,说:“总厂同意我们给你们安排四床1575长网,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这个月底给你们安排两床,9月底再给你们安排两床。”“郭厂长,简直叫我们太满意了,你看我们该咋个样子感谢你们才好呢?我们都已经说好了的啊,今天晚上我们就和师傅们一起吃个便饭,喝一台薄酒,请郭厂长一定要赏个脸面给我们,不然下次我方继业都不好意思再来老大哥厂里了!”

郭厂长这才很干脆地说:“昨天我们不是都说好了的,事情办成了我们喝个酒。这样,你们是客人,就应该我们尽地主之谊请你们才对,这事儿没得商量,就这么地了!”

那天晚上,张谦硬是和他的东北师傅喝出了英雄气概,郭厂长也夸赞张谦说:“你这位小师傅还真是不赖,虚心好学,嘴也好使,你两个师傅都跟我说他们愿意教你这样的徒弟,还给我说愿意送你一套他们自己做的补铜网的专用工具,要我同意。小张这样啊,你要是能给这一桌子的人再打一个通关,我就同意了!”

张谦看了看方继业说:“师傅,这个补铜网的技术我明天再学一天,我想我肯定可以,我现在就差这一套工具了,我要是今天喝醉了不算冒犯吧?”

方继业笑着对郭厂长说:“凡事要坚忍不拔才算是好徒弟是不是?”郭厂长认真地说:“这是必须的!”

“好!为了向老大哥厂学习,为了我们东方红造纸厂的国产卷烟纸能顺利地上马,我就再打一个通关,祝我们两家厂友谊长久!”

在回天津的路上,张谦对方继业说:“师傅,我这一次跟你出来好像是找到了一点感觉。”“啥子感觉?”方继业这么问张谦。张谦说:“我也说不到好清楚,反正我要比原来自信好多,我就觉得以前梁师傅不喜欢我、看不起我,其实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努力不够还自以为是,是我缺点太多还怨天尤人。师傅你说我能看到自己身上的缺点,并且想要努力把这些缺点都改掉了,我这是不是一种自信?”

方继业认真地对张谦说:“当然算啊,你要早这个样子,梁师傅不早就把女儿嫁给你了嘛!”

 

天津由于距离北京太久,天时地利人和,早年在洋务运动前就备受朝廷的关注和恩宠,是中国吸纳和接受西方现代工业革命影响最早和最深的沿海城市,中国最早一批化工厂和军火厂就出现在天津。据记载中国最早的机制造纸厂出现在上海,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中国最早的造纸机使用的铜网和工业毛毯生产却出现在天津。但由于国家经济建设的布局,天津铜网厂却成了全国三家铜网厂中规模最小的厂,天津工业用呢厂也是全国三家工业用呢厂中最小的厂。方继业原来是打算要去这两家厂子拜会一下,碰碰运气,但在佳木斯已经解决了铜网的事情,加之厂里的造纸用铜网和毛毯国家计划指标定点一直在西安、上海和西宁。所以,也就不打算再去麻烦人家,在天津也不耽过时间,就是去上海转车路经此地而已,但他心里还是惦记着要去看看小北方的那件事情。

从天津到山东和上海方向的旅客很多,方继业和张谦两个人换着排队一整天,最终才买到后天去上海的火车硬座车票。

在排队买火车票的时候张谦就问过方继业,天津有那些好耍的地方?方继业告诉张谦天津没有啥子好玩耍的地方,就一个和平路劝业场,水上公园,要说有地标纪念意义的,最多算上海河大铁桥和解放路租界的那些外国人修建的高大建筑。

“那我们明天咋个办呢,总不能说就在旅馆里泡一天吧?”张谦精力充沛地说。方继业看了看张谦,说:“给你两个选项,明天正好是星期天,一个是你自己在天津市里逛一天,一个是你和我一起去杨村。”“杨村在哪里?咋个这个地名好熟一样,在哪里听说过的。”张谦这么说,方继业告诉他说:“杨村在天津和北京之间,我要去那里看一个人。你在哪听说过的,你忘了我们从成都到北京的时候,那个张老师。”张谦这才想起来,说:“哦,对对对,哪个张老师就说是去杨村探亲,她爱人是部队上的。师傅,反正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那里,那我明天就跟你去杨村。”

 

从天津坐火车40分钟就到杨村,出火车站一问路,小北方所在部队驻地离火车站并不远。方继业和张谦一边走一边问路,一个小时后就找到小北方所在部队的驻地。在军营大门口登记后等待,过了一会儿接待室里的解放军战士接了电话对他们说:“同志,你们要见的王小明今天请假离开连队了。”方继业心里很失望,但还是不放弃地问接待室里的解放军战士说:“那请问他啥时间能回连队呢?”解放军战士说:“这个就不好说了,要看他请假的时间是半天还是一天,要是一天就是下午4点之前回连队。你们等一下,我在再给你们问一问……”

“好嘞,谢谢你啊!”

解放军战士打通了电话后,抬头看了一眼方继业和张谦,说:“你们跟这个王小明是嘛关系?”方继业说:“我是他叔。”解放军战士说:“你们要找的人背景够大啊?你们等一下啊。”

方继业听见值班室里的解放军在对电话里说:“喂,是赵副政委家吗?我是大门值班室,这里有两位从四川成都来的同志,一位叫方继业和一位叫张谦的,请求见王小明。对王小明他们连队说他现在在赵副政委家……”

解放军战士放下电话对他们说:“请你们在这里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一辆北京吉普军车停在了军营大门口,从车上下来的小北方向方继业扑过来,嘴里叫着:“小方叔叔……”

方继业抱住小北方说:“小方叔叔终于又见到小北方了,小北方长高了、长大了!”

张谦最先看见从车上下来的跟他们一起坐火车的张老师,紧拉方继业的衣襟说:“师傅,你看张老师在呢。”

 

张老师和赵副政委走上来,对方继业说:“真是太巧了啊,原来你是王小明的叔叔啊,快请上车我们家里去。”

原来王副区长说北京部队里的老战友就是赵副政委,张老师是赵副政委的爱人。方继业记忆力好,一眼就认出赵副政委是当年收走薛院长小手枪的赵管理员,后来还听薛院长说赵管理员当上了坦克团的政委。方继业紧紧地握住赵副政委的手,激动地说:“赵副政委你不记得我了,我可是记得你,我是看见你收走薛院长小手枪的,薛院长……”

赵副政委也想了起来,说:“哦,我想起来了,薛院长和老王跟我说起过你,你就是那个小裁缝是吧?”

“对对对,我就是那个小裁缝,我们真是有缘啊!在成都到北京的火车上我们遇见了张老师,张老师还跟我讲了好多化学知识。王副区长又是我的老领导,薛院长是我最尊敬的老大姐,我和小北方还一起患过难呢……”

到了赵副政委家,赵副政委说光知道薛院长的死,但王副区长一直都不肯提及薛院长的死。方继业这才把自己晓得薛院长死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都告诉了赵副政委和张老师。赵副政委听了恨得咬牙切齿,张老师和小北方伤心落泪,就连在一旁的张谦也十分震惊。

等方继业讲完薛院长死的经过后,小北方突然问方继业说:“小方叔叔,我薛芳姐姐现在还好吧?我好想她,我那几年好不听她的话,薛芳姐姐每次被我气哭了都要打我几下,然后抱着我哭一场。”

小北方的问话叫方继业没法回答,他只能敷衍回答道:“嗯,还……还好吧,我也是出差前刚听你爸说你当兵了,估计她还不晓得你当兵了……”

小北方说:“那小方叔叔回成都后帮我给薛芳姐姐说一说,就说小北方现在好着呢,以后我回成都一定去看她。回头我在给薛芳姐姐寄一张照片去,就寄到我爸那里……”张谦不晓得这中间的缘由,插嘴说:“就不要回头再说了,我这里就有照相机,我给你们拍一照片,回成都洗出来就给你说的那位姐姐,再给你们这里也寄来就好了。”

赵副政委也说:“这样也好,那我们就一起来拍一张照片。”

张谦说:“师傅,保险起见我给你们拍两张!”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8/9/9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