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8/8/92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26 点击数:65次 字数:

 

8/8/92

 

 

方继业和张谦正说要从厂里出发,张谦接到一个电话,方继业看张谦接电话后那股高兴劲,就对张谦说;“啥子事情叫你这么高兴哦,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张谦对方继业说:“师傅我有点事情要先出去一趟,要不你先去火车站,我耽过不了好多时间,这是你的车票你先拿到,我们在火车站汇合。”

方继业想这年轻人也许真有啥子事情,就接过火车票对张谦说:“那你可要抓紧时间,火车是不等人的,你千万不能误了火车啊!”

方继业一个人先到火车北站,在候车大厅里一直等到开始检票都没有看见张谦赶来,心里有些着急。但再急不见人影他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先检了车票往停靠在站台上的火车车厢里走去。

方继业站在车厢门口,往进站口那边翘足企首,但始终不见张谦影子。心里想张谦真是自己枉自心甘情愿带他出这一趟差,人还没有出门就这样靠不住。火车不等人,前面火车头拉起鸣笛“呜呜……”作响,站在车厢门口的列车员开始催促旅客赶紧上车。方继业叹一口气,只好自己上了车厢往里走,找到自己的卧铺位置,把简单的行囊往行李架上放好,坐到自己下铺靠窗口的位置上往车窗外面看,依旧翘首企盼张谦的身影出现。

火车拉着“呜呜……”的长笛缓缓启动,方继业心里在想这下张谦完了。方继业是真想拉张谦一把,把这个涉世未深还有希望的年轻人带出迷茫。所以,才在曾局长要他自己选人的时候,未加过多考虑就一口说张谦。现在张谦弄出这样的节外生枝,叫他咋个说呢。好在前天下午是他自己去革委会办公室开的出差介绍信,现在介绍信都在自己身上,也耽误不了自己办事。他只是在心里对张谦很失望,同时又担心张谦赶不上火车,看他自己回厂里咋个交待才好!当然,发生这种事情自己最多也就是被曾局长说上一句:“看你自己选的人?”可是,张谦就不一样了,以后在曾局长和刘科长眼里,可能就会被烙下“一而再再而三”办事不牢的烙印!

 

“师傅……”张谦气喘吁吁地喊叫声打断方继业的思绪,方继业回过头看见满头是汗、一脸红涨的张谦,没好脸色地说:“哪个是你师傅哦,你跑哪里去了?”

张谦见自己惹方继业生气了,不在开腔说话,只是默默地把自己的行囊往行李架上放好,然后站在过道上。方继业身边坐着中铺上那位戴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女同志,见张谦和方继业是一路的,就客气地欠了欠身子,往一边挪了挪座位,要张谦坐到方继业的身边来。张谦对人家说:“你坐嘛,我自己先站一下。”

方继业看了一眼张谦,心里的火气已经消了一半,拿起茶杯起身想去车厢头里茶泡。张谦赶紧上前抢过方继业手上的茶杯,殷切地说:“师傅我去嘛。”方继业没有再说啥子,由着张谦去了。

张谦端着方继业和自己的茶杯回来后,还是没有坐到方继业身边来,依旧站在过道那里。方继业心想张谦咋个开始守规矩了嗦?刚才自己做脸色说他一句,没有开口要他坐下他就不坐,看来这人还是有点血性。于是,才对张谦说:“你站着那里干啥子呢,看你跑得满头是汗还不坐下来歇一歇啊?”张谦这才慢慢地挪过来坐到方继业身边。

方继业正想再说张谦两句,不想坐一旁的那位女同志先开口说话了,她对张谦说:“你师傅对你好严格哦,你怕你师傅?”刚刚才平复下来的张谦又被弄得大红脸,方继业想说张谦的话也只能咽进肚子里去。

张谦看了一眼方继业,才对那位女同志说:“师傅现在还不承认我是他的徒弟,我也晓得我现在还不够格,但是我正在努力。”女同志笑了,小声说:“还有这种事情,那你师傅的架子也太大了嘛?”张谦低下头去,沮丧地说:“不……不是师傅架子大,是我自己以前犯了错,师傅心里还在记恨和不愿意原谅我。”

女同志看了方继业一眼,对张谦说:“你犯了好大的错误,师傅心里才记恨和不原谅你?”“我……我过去批斗过师傅,还……还有厂里的其他干部。”张谦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颤,明明白白就是那种愧疚和懊悔。

女同志笑了,说:“那你真是活该这样……”

方继业仔细在听,他听明白了,张谦这话面上在说给旁人听,其实是在用心向他表述和忏悔。他心想这个张谦也不怕在旁人眼里丢脸,竟然能这么认识自己的错,看来还真是有个希望,也算自己没有把他看走眼,也不枉然这一次带他出来见识一番。虽说之前一直都没有承认愿意做他的师傅,也就只是想拉他一把,要他长一点心眼,学会一些在外面求人办事情必须有的察言观色和人情世故,以后也好为厂里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而已。但这几天来张谦对自己一口一个师傅的叫唤,也不脸红和忌讳别人咋个样看他,尤其是眼面前张谦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他方继业还真不好在旁人面前端起个架子,叫旁人笑话他是个小心眼。

于是,方继业摇了摇头,无可赖何地对张谦说:“你张起个嘴巴乱说些啥子,我好久记恨过你?我从来都没有记恨过你,我心里没有记恨过你凭啥子非要我原谅你呢?你是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真要想过这道坎,这次出差回去你就自己去找你师傅梁大发,去跟梁大发认错那才是你该做的事情!”

张谦听懂了方继业说话的意思,也晓得这个时候师傅心里的火气已经泄了,就对方继业说:“师傅我就按你说的去做,这次出差回去我就再去跟梁师傅检讨,不过我还是得请你帮我圆个场,不然我连梁师傅家的门都进不去。你是不晓得,前天晚上我就去过梁师傅家了,他老人家把我送去的在西安买的柿饼都甩了。”

方继业笑了,说:“真有这样的事情?”张谦认真地说:“咋个不是呢,还是小华她妈把那串柿饼又捡了回去。我在梁师傅家里坐了十几二十分钟的冷板凳,自己都没有脸面的走了。”

旁边那位女同志听他们说话,都忍不住笑了,插嘴说:“你这徒弟当得也是够呛。”

 

都是一路旅行的,女同志问他们说:“你们是去北京出差?”方继业说:“我们到北京转车去佳木斯。”“那可够远的啊。哦,我姓张,在北京前面丰台站转车到天津杨村去探亲,请问你们二位贵姓?”女同志问方继业,开始和他们熟络起来。

方继业赶紧回人家的话说:“免贵,姓方,他也姓张。请问张同志在何处高就?”女同志笑着说:“还啥子高就哦,我就一个教书匠而已,在自贡盐校做化学老师。”方继业像是找到了话题,说:“当老师好啊,四川盐业学校是省内很有名的中专,我们轻工系统就有好多工程师和技术员都是你们轻化工工艺和设备专业毕业的,我们厂顾工就是61年从你们学校毕业的。60年我还差一点被保送到你们学校去念书呢,后来我们厂老书记为了保职工生活,鼓捣要我留下来把猪喂好,这才耽误了我到你们学校念书的。”

张老师听方继业说话很有意思,笑了,说:“看来你对我们学校很了解,你们是哪个厂,还有这种事情啊,那你不记恨老书记啊?”方继业说:“我记恨啥子哦,我这个人最不晓得啥子是记恨。不当家不晓得柴米油盐贵,老书记是厂里的当家人,他有他的难处。那个时候全国上下各个单位的领导就为一件事情忙绿,那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改善食堂生活,职工有饭吃才能保证生产是不是?我们是成都国营东方红造纸厂的,那个时候我们厂就有六七百职工,老书记要我留下来把猪喂好,那是一件很光荣的任务。所以,我不觉得老书记埋没了我,只是觉得是党组织对我的信任和培养,真的!不过多少还是觉得那个学习机会可惜了……”

张老师看方继业年龄也不比张谦大多少,但张谦却一口一个师傅的叫,就问方继业说:“我看人家小张对你这个师傅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你好像又不太愿意承认小张是你的徒弟,你们之间到底是啥子关系?”

张谦看着方继业不敢插嘴,方继业说:“我们就是同事关系,你看我也大不了他多少岁,咋个敢当他的师傅呢?再说他有师傅,我们只能说是在工作上相互学习和帮助。”

张老师又看了他一眼,说:“你要这样说也对。”

 

方继业这时候才说问张谦说:“你干啥子去了,我真怕你把火车误了,你要把火车误了,我看你回厂里咋个交待?”

张谦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照相机,小声说:“这个是德国蔡司135照相机,小华怕跟她爸说不通,就悄悄和她妈说通了,才把他们家里的照相机借给我,我去取照相机了。”方继业说:“我们出差是办正经事情的,又不是出来游山玩水耍的,你非弄个照相机干啥子?哎,小华是哪个,是你女朋友?”

张谦“嘿嘿……”地一笑,说:“小华就是梁师傅的女儿。”

方继业这才恍然大悟,笑着对张谦说:“哦,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梁师傅以前跟我说过,他以前是修照相机的,就爱这个东西。梁师傅的掌上明珠和宝贝照相机你都惦记到的,你这简直就是虎口拔牙啊,你小子胆儿也太肥了吧?”

这时候张谦才老实地跟方继业说:“师傅我晓得你跟梁师傅关系好,我跟小华耍朋友都六七年,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她妈也喜欢我。可是,梁师傅老说我之前做错了好多事情,就是不肯原谅我,还不同意我跟小华结婚。所以,我和小华的事情就这么一直拖起。为这个事情我不晓得厚起脸皮去过他们家好多次,我跟梁师傅又是赔不是道歉、又是表决心要痛改前非。可是,梁师傅就是不同意,每次见我都黑起个脸不理我。师傅我真是想改,你就帮帮我,帮我给梁师傅说说好话,帮我圆个场子好不好?”

方继业看着张谦诚恳的样子,说:“我能帮你啥子?我看你只有踏踏实实地把你自己的工作都做好了,特别是在现在厂里搞国产卷烟纸的时候,你只要真能给厂里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你师傅才能看到你改正错误的实际行动,到时候梁师傅自然而然就会改变对你的看法。”

张谦说:“那我还是那句话,我就跟你好好学,踏踏实实地做好工作。”方继业说:“这不就对了嘛……”张谦又厚起脸皮说:“那你要我这个徒弟了?”方继业还是那句话,说:“你的师傅是梁大发,换句话说梁师傅还是我的师傅呢,我们只是同事关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而已,晓得不?”

 

火车过来绵阳,方继业想起一件事情,就请教张老师说:“张老师你是化学老师,我向你请教一个书本上的知识。”张老师说:“方同志不用客气,只要是我晓得的都没有问题,你说是那方面的?”

方继业说:“我们厂要生产国产卷烟纸,造纸制浆中要用轻质碳酸钙做填料,麻烦你给我讲讲这个轻质碳酸钙方面的知识。”

张老师想了想,说:“轻质碳酸钙又叫沉淀碳酸钙,轻质碳酸钙是用化学加工方法制成的一种化工原料。由于它的沉降体积是2.4-2.8mL/g,比用机械方法生产的重质碳酸钙沉降体积1.1-1.9mL/g大,因此被称为轻质碳酸钙。它的化学式是CaCO3,与所有的强酸发生反应,生成和相应的钙盐,比如氯化钙CaCl2,同时释放出二氧化碳。在常温25℃下,轻质碳酸钙在水里的浓度积为8.7/1029,溶解度为0.0014,轻质碳酸钙水溶液的pH值为9.5-10.2,空气饱和度和轻质碳酸钙水溶液的pH值为8.0-8.6。轻质碳酸钙无毒、无臭、无刺激性,为白色粉末状,相对密度为2.7-2.9,沉降体积在2.5ml/g以上,比表面积为5m2/g左右。除了前面说的轻质碳酸钙和重质碳酸钙以外,还有一种超微细碳酸钙,这个我们就不多说的。其实简单的说,轻质碳酸钙就是将石灰石煅烧后形成石灰和二氧化碳,加水消化石灰形成石灰乳,然后再通入二氧化碳石灰乳就生成碳酸钙沉淀,再经过脱水、干燥和粉碎生产出来的。或者是先用碳酸钙和氯化钠进行复分解反应形成碳酸钙沉淀,然后它是用石灰石煅烧后再脱水、干燥和粉碎生产出来的。最后在说一下轻质碳酸钙在工业上的用处,橡胶、电缆、塑料、油漆、水性颜料和涂料、牙膏、医药和造纸等等,一般都用它做填料,总之用途是很广泛的。至于轻质碳酸钙用在造纸制浆中,我想主要还是它能保证纸张的强度和透气性,无毒无味、百度高、成本低廉等特性。”

张老师不愧是化学老师,说起这些化工知识像讲课一样,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而且通俗易懂,方继业听明白了。但他说:“按理说这种轻质碳酸钙的生产工艺技术并不复杂,咋个这么简单的一种化工原料都被列入国家计划指标了呢?”

张老师笑了一下,说:“现在文化大革命,哪种生产资料不急缺啊?现在就连最简单的火柴、肥皂和妇女用的卫生纸都要号票,就更不要说这些化工原料了。”

 

第三天清晨,火车到丰台站,方继业和张谦帮张老师把行礼提下车厢,跟张老师道别。等他们在北京火车站下了火车,又赶紧出站在售票处排队,签了第二天去佳木斯的火车票。最后,又马不停蹄地撵到四川省驻北京办事处找到住宿。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方继业看着按耐不住激动心情的张谦,说:“没有来过伟大首都北京?”张谦直点头说:“没有,师傅我都听你的。”

方继业说:“走吧,反正你都背着梁师傅把他的宝贝照相机偷出来,用不用回去你都要挨顿臭骂。我们先出去简单吃点东西,我带你去看看天安门,再去故宫、北海公园和东单王府井转一圈,颐和园肯定是搞不赢了。”

张谦高兴极了,说:“师傅我请你吃北京烤鸭……”

方继业说:“哪个要你请我哦,你才挣好多钱一个月,有钱你存到起,以后等你和梁师傅的女儿结婚用。再说我们现在就只有半天多的空闲时间,你说是把时间花在吃北京烤鸭上好呢,还是花在去天安门、故宫、北海公园和王府井看看好哇?你选哪头我都陪你,吃北京烤鸭我请你。”

张谦毋庸置疑地说:“当然是去天安门、故宫、北海公园和王府井了。”

“那还说啥子呢?”方继业这么说。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8/8/9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