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六 梁王来朝
本章来自《传奇司马相如》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21-03-25 点击数:95次 字数:

  

  原来,在投奔梁王前,和周良同为淮阴人的枚乘曾是吴王刘濞的文学侍从。当时吴王所辖地因富含盐和铜山,对百姓免征赋税;且吴王本人对才俊豪杰礼遇有加,因而吴王刘濞在当地一带颇得民心。那时投奔吴王的还有著名文学家临淄人邹阳、吴国人庄忌等。但刘濞处心积虑营造了多载的人设,最终目的却只为着蓄谋造反。早年刘濞的儿子刘贤有一次陪伴还是太子的景帝刘启博弈时,为争一步棋路对刘启恶语相向。刘启恼怒之余用棋盘摔打刘贤,不想却出手太重,不慎将刘贤给打死了。从此,原本性情剽悍勇猛的吴王刘濞就一直怀恨于心。刘启即位第三年下诏削藩后,吴王便借机联合其他六诸侯王发动叛乱。这就是西汉历史上著名的“七国之乱”。

  吴王蓄谋叛乱前,枚乘曾两次上书规劝。尽管最终无效,枚乘却因两篇《上书谏吴王》《上书重谏吴王》而名显于世。劝谏无效后枚乘无奈离开刘濞,和邹阳、庄忌等一众才子纷纷转投至远在睢阳的梁王门下。而当初七国作乱时,梁王刘武率兵死守梁都抵御吴楚联军,与吴王刘濞军队相持对垒了数月,使吴王没法越过梁国这道屏障向西进军,守护了国都长安。后吴王兵败,梁国所斩获的叛军数目和朝廷旗鼓相当,梁王可谓厥功至伟。

  周良告诉司马相如说: “听从梁国那边来的人说,梁王在梁都兴建了一个很大的苑囿,自平定叛乱后那年不久就开始动工了,到现在快四个年头了,据说现在尚未全部完工呢。那里同样有离宫亭台、奇花异草、珍禽异兽,规模据说比这上林苑还大,府库里珠宝玉器比皇宫还多呢。梁王平常悬天子赐予的旌旗,出警入跸率千乘万骑,那排场怕是当今皇上都未见得有呢。他还招延了好多文学侍从在那梁园里,每天吟风弄月,歌舞喧阗,好不逍遥。也难怪枚乘只在京城做了几个月都尉就又跑回睢阳了。——嘘,这话可千万别传进了皇上耳朵里。”

  其实,梁王刘武在睢阳大兴苑囿的事,身在皇宫的景帝早已知悉得一清二楚。梁园规模比上林苑都大,本有僭越之嫌,可因梁王在平定诸侯王叛乱中有赫赫之功,景帝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主要的是,在发生七国叛乱之前不久,景帝与梁王有一次陪窦太后一起宴饮时,酒酣耳热之际曾亲口对他弟弟说:“我千秋万岁后,将传位于梁王你。”

  这句话景帝看似兴之所至随口而出,却不过是为着需要得到梁王的鼎力支持来铲除异己的权计。梁王其实也深知皇上这话能兑现的概率太小,但那一刻的闲谈却毋庸置疑更增进了彼此的手足之情,也令梁王对储位仍怀抱了一丝幻想。而实际却是,在七国叛乱平定后的次年,景帝就立了自己的长子刘荣为太子。为此,景帝自感对不住梁王,对梁王大兴梁苑的事也就不好去多干涉了。

  而关于枚乘与梁王,司马相如其实在故乡蜀郡的时候就已有所耳闻,甚至与好友王吉还曾一起议论过。但那时谈到他们,司马相如像谈到典籍中的古人、天外的神人那般迢遥而略觉神秘;可现在,尽管他们不在京师,与自己物理上的距离仍那般迢遥,司马相如却忽然莫名觉得他们可亲可敬,没有那么特别神秘了。他的心渐渐受到某种触动——他不由然便产生了想要与他们结识的渴望,不由然便对那个传说中有着美丽景致的梁园产生了莫名的向往。

  而现在,他与他们只不过缘悭一面。也许是冥冥之中天地自有安排,远在睢阳的梁王,早在立夏时就筹划着进京师了。而上一次的进京,就是在景帝三年平定吴王刘濞那场叛乱前,景帝亲口说出传储位于自己的那次。时隔四年,农历八月仲秋过后的没几天,梁王就带了大批人马,浩浩荡荡从睢阳出发上路了。而枚乘就跟在梁王一起奔赴京师的队伍中。另外几个平常与梁王交往甚密的文人邹阳、庄忌、公孙诡、羊胜等,也一起跟随了过来。

  农历九月,梁王的队伍还行程在路上的时候,京师皇宫这边景帝终于下定决心,废黜了由祖母为其指婚而不能生育的薄皇后。但是否立栗姬为后,此时的景帝还一直不肯做决定。其实他对年老色衰却对其他嫔妃胸次狭窄妒心太重且还敢当面顶撞自己的栗姬已渐渐失去了旧日的感情。景帝不想栗姬一朝得势,他的那些嫔妃们有可能成为当年戚夫人最后那样的下场。由此他想要废掉庶长子刘荣重新立过太子的念望也越来越强烈。景帝很早发现美人王娡所生的十皇子刘彻异于其他诸皇子,自小就慧悟洞彻,聪颖过人。为此,景帝还打破了太子与其他皇子不能同年而封的旧例,在立刘荣为太子的那年,又立了年仅四岁的刘彻为胶东王。 之后景帝对这个儿子一直青睐有加。随着刘彻日益长大,景帝废长立幼的想法便在脑海越来越清晰。可是,这将会遇到窦太后的无形压力,不是因废长立幼,而是来自他当初给一奶同胞的弟弟梁王刘武的那句没能兑现的承诺。兄终弟及的传位制度之前不是没有先例——那是官僚体系尚未健全完善,为防止子嗣年幼不具备执政能力可能产生政治风险甚至导致国家昏乱而采取的一种妥协。到后来,为“绝庶孽之窥箭,塞祸乱之本源”,传嫡子为王制才逐渐稳固下来。本来么,皇上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兄弟再手足情深,也抵不过父子的血脉亲情。

  梁王人马尚在半道,已获悉了这个消息的司马相如欣喜异常。仿佛茫然的暗夜里燃起了一丝爝火,庞厚的壁障洞开了一扇轩窗,司马相如感觉自己郁悒而寂寥的心骤然里变得安舒朗澈,甚至困扰自己的消渴疾也似一夜间康泰痊愈了一般。他暗想着一定得抓住这个机缘面见梁王。

  而听闻到梁王到来,景帝提前就做好了安排。估算着差不多时间,景帝便派了使者拿着符节,驾着乘舆驷马去函谷关下迎候梁王。当前去迎接的使者回返,与梁王一众车马一同抵达京师长安时,已是寒风萧瑟的冬十月了。

  梁王及随从被安顿在皇宫附近规格最高的别馆。跟随梁王一道而来的侍中、郎官等在皇宫登记了“门籍”之后,可以和宫内其他官宦一样自由出入。稍事休整一会,梁王便去朝觐景帝,呈上奏折请求留于长安。按汉朝制度,已分封的诸侯王是不允许长期滞留京城的,但以孝顺称于世的梁王以看望窦太后为名而得到景帝应允。群臣退下后,兄弟二人单独在宣室畅叙了好一番离情,然后一起同乘步辇去长乐宫拜会母亲窦太后。

  司马相如和周良等武骑于是随从护卫,然后如往常一样在后宫门前止步。

  这是司马相如第一次见到梁王刘武。司马相如眼中的梁王,约小景帝十岁,与景帝体型一般高大。二人长相酷似,举止也颇有相似处。仿佛景帝的神情里能窥出梁王十年后的样貌,梁王的面容里能察出景帝十年前为太子时的容颜。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尽管景帝与梁王颇多相似处,但仍可见景帝举手投足更显庄严持重,颦笑间都秉持着帝王的风范;而梁王却更见潇洒俊逸,拥有着才子的壮怀豪情。

  因是少子而自幼受极窦太后宠爱的刘武,刚满周岁就被分封为代王,后转徙为淮阳王,最后又迁睢阳任梁王。封地距长安路途遥远,双目早已失明的窦太后对这个少子可谓朝思暮念。而梁王每每听到窦太后生病,就恨不能插翅飞回到母亲身边照顾她。当从声音里辨听出梁王远道而来,窦太后一时喜极而泣。恰值馆陶公主刘嫖也于近日进宫来看望母亲,于是姐弟几人融融泄泄,一番长情畅叙。

  接下来的日子,梁王刘武每天陪伴景帝左右,在宫内与景帝同乘步辇,出宫则同车去上林苑游猎。兄弟怡怡,埙篪相和。跟随梁王一起来京师的枚乘、邹阳、庄忌等人,这段时间有空就在别馆呆着,偶尔也跟从到上林苑来。

  景帝和梁王出游,司马相如和周良他们便随驾到了上林苑。一番骑马射猎下来,司马相如有些身疲气喘,方感自己身患顽疾的体力已大不如从前,他渴望投奔梁王的心情于是越发变得明朗。但这段时间梁王天天与景帝一起,司马相如还不能径直从梁王这打开一条自荐的通道。恰巧这天,梁王又与景帝同车来上林苑游玩时,枚乘、邹阳、庄忌等也骑马跟随过来。随行护卫的武骑常侍周良因知道枚乘是梁王长期的上宾,素喜结交贤才俊彦,于是以老乡的身份向枚乘热情招呼,随后便自然地向他介绍起身旁的同僚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从旁向这位文学耆老拱手致意,枚乘客气地回礼,然后拽过缰绳,等司马相如过来,两人一起并辔而行。司马相如于是从枚乘那篇《七发》谈起,与之闲聊开来。枚乘,字叔,已年逾花甲,为人随和,也喜欢诱掖后进。几句闲聊过后,觉这容貌昳丽的小伙虽略口吃,但思维敏捷,学识极为丰富,因而大感讶异,于是让他晚上有空去别馆详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六 梁王来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