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8/6/90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24 点击数:87次 字数:

 

8/6/90

 

 

老秦刚离开销售科,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销售科的小李跑过来接电话后,对方继业说:“方同志你们厂里那位姓张的同志现在在厂大门收发室,你看……”方继业说:“麻烦你给收发室的师傅说要他进来。”小李对电话里说:“那就请他到我们销售科来。”

之前先一步到铜网厂来的张谦一进销售科办公室,看见方继业坐在那里,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赶紧走上前来小声对方继业说:“方……哦,方组长你终于来了,你是今天早晨到的吧?”方继业只是“嗯……”一声。

张谦对他说:“你来了就好、就好,之前我已经过来三次了,我也不晓得问题出在哪里,铜网厂就是不答应给我们厂发货,还说这种计划以外的指标要等到10月份以后再说,还说啥子轻工部西南办事处给我们调剂的计划外指标不算数,轻工部西南办事处说话代表不了轻工部,你说我们该咋个办呢?我打电话回去给曾副主任说,曾副主任又不肯松口,说是没有这床铜网厂里新造纸机就没有办法试机,还发火说……要不把这床铜网发回去就要我死在西安,你说咋个办啊?”

方继业看了一眼着急的张谦,心里想张谦这人还算有点良知,晓得完不成任务不好交差,就说:“一会儿老秦过来了你千万不要开腔,一切都由我来对付,从现在起不管再发生啥子事情,人家说你啥子你都只听到不许再说话,更不要和人家辩解啥子,一切都我来担着,晓得不?”张谦老实地应道:“好好好,我都听你的,有你在这里就肯定没有问题,只要这一床铜网能弄回成都,我啥子都听你的。”

这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又响了,小李再次过来接电话后,对方继业说:“方同志周厂长请你到他办公室里去。”方继业谢过小李,起身时又叮嘱张谦说:“你就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要是一会儿老秦过来说你啥子你也少说话,最多你就说你晓得错了,以后一定注意。”张谦点头如捣蒜地说:“嗯……我晓得了。”

 

方继业上楼后得到铜网厂周副厂长的热情接见,周副厂长没有跟他说铜网的事情,只是亲切地跟他叙旧,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老秦在一旁看没有自己啥子事情了,就对周副厂长说:“周厂长你要没有啥事情我就先下了,我给库房下调拨单,今天下午就把小方厂长他们的货发出去。”

周副厂长叫住老秦说:“你先等一下。”接着又转身问方继业说:“老秦刚才跟我说你带来三个云南的土坛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云南彝族村寨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老秦十分好奇,想要听你讲这种米酒的来历和典故,你不许骗人啊。今天中午我们就在食堂里品尝你的这个酒,你要给我们讲圆弧了啊。你说说你专门从成都跑到西安来一趟,除了轻工部西南办事处给你们厂调剂的这一床1575长网,你还有啥要求?我不想你以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我的麻烦。”

方继业心里晓得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就不客气地对周副厂长说:“周厂长是这样的,我想求你给我们厂里开个大恩,大大的恩!除了这一床计划外指标的铜网,能不能给我们厂再考虑一点机动。我们曾局长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刚开始试生产国产卷烟纸,今年我们确实是没有国家计划,但是,明年肯定是有,我们厂今年后几个月的铜网需求就全指望你们西安铜网厂在计划外帮助……”

周副厂长打断方继业的话,大笑起来,说:“你们曾局长也太敢想了,想的还异想天开,当我周利华有好大的权利一样。同志哥,你回去一定替我给曾局长汇报一下,就是计划外的铜网它那也是国家的紧缺物资,说白了,轻工部是给他们西北办事处下了命令的,随时都在监督我们西安铜网厂。老秦……老秦这样啊,你下去再多开一张我们厂自己的调拨单拿上来我签字,就一床1575长网啊。另外,你再在10月份给他们厂安排一床1575长网,这就是我周利华最大的权利了,也免得人家小方厂长再来来回回地白跑了。小方我跟你说实话啊,我今年就只能这样了,就这两床1575长网了!今年你要再来我真就不欢迎你了,不过年底轻工部的计划分配会议我还是欢迎你来,我们西安铜网厂对你们成都东方红造纸厂够意思了吧,对得起你那三坛子什么酒呢?”

老秦在一旁笑着插话说:“云南彝族村寨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

周副厂长也笑着说:“好了就这样了,记住啊小方,你中午要给老秦把故事讲圆弧了啊,不然老秦这个人可是要使你坏的啊。”

一出周副厂长的办公室,方继业就对老秦说:“我们厂里的小张来了,就在你办公室里,我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说小张啥子了,我刚才已经批评过他了,他也晓得错了,拜托了啊。”老秦也大方地说:“我还说他干啥,你们现在两床铜网到到手了,10月份还有一床,既然周厂长都对你网开一面了,我还懒得费口舌嘞,之前就是要给他这种人一点教训。你还不要说,你要不亲自跑这一趟,光他姓张的门儿都没有!”

 

中午在铜网厂小食堂里,周副厂长招待方继业也是给足了面子。在座的有铜网厂书记、总工程师、拉丝车间主任、织网车间主任、整理车间主任、仓库主任、老秦和销售科的小李。张谦看到有这个阵势很是羞愧,一方面感到自己办事和方副组长相形见绌,另一方面也是觉得自己颜面丢尽很不自在。方继业却小声告诉他说:“没事儿,以后多见识一下,多谦虚和多学学就好了。”

老秦抱着少妇奶米酒酒坛子爱不释手,也最起劲,刚把酒给一桌子的人倒上就急不可待地自己先抿上一口,然后对一桌子的人说:“各位领导,小方厂长今天带来的这种彝族少妇奶米酒就是好,口感和滋味确实好特别,听说还大有来头,书记和周厂长快发个酒令嘞。”

书记谦逊地示意周副厂长发酒令,周副厂长起身说:“那我们就一是感谢小方厂长给我们带来这么远方的好酒,二是欢迎成都东方红造纸厂的同志来到我们厂里做客,三是我们友谊长存,话不多说全在酒里!来,我们干了!”

酒过三巡,在老秦的热烈要求下,方继业开始讲述他早已经在心里编排好的故事。

方继业说:这种酒出自云南和我们四川交界的金沙江一条支流红江江畔,真的是世上独此一份,绝无仅有。在红江边上的大山林里有个很大的彝族村寨,这个彝族村寨里早年有一个土司头人叫托木老爷,托木老爷家里有很多奴隶娃子,其中有一个很漂亮能干和善良的女奴隶娃子叫阿朵,聪明灵慧,深得托木老爷的喜欢和信任。阿朵从她阿母那里学来了酿制米酒的手艺,酿造出来的米酒不仅甘甜醇厚,成色俱佳,还远近闻名,算是那一方大山林里众多彝族村寨中最好的米酒。后来托木老爷把阿朵许给了另外一个男奴隶娃子,不久阿朵有了身孕,生下了自己的小娃娃。老天爷惠及阿朵,所以阿朵的奶水很充足,她的小娃娃吃不了,阿朵的奶子涨得慌,时常把自己多余的奶水挤在一个竹筒里装着,想可以喂小羊。有一天,阿朵给托木老爷家酿米酒,可是,当她把酿酒的玉米蒸煮好后才发现用来发酵的酒曲不够量了。大山林里要出来一趟很不容易,没有发酵的酒曲蒸煮好的那些酿酒的玉米就会坏掉,托木老爷就会怪罪和责罚阿朵。阿朵急得团团转,到处翻找看还有没有之前剩下来的酒曲,情急之中险些打翻她装奶水的竹筒,她发现装在竹筒里面的奶水都已经发酵成了酸奶。聪明的阿朵病急乱投医,大胆地用自己奶水发酵成的酸奶和着那些剩下的酒曲酿了米酒。结果,不仅效果不错,还酿出了有奇特香味的上好米酒。这事儿阿朵不敢告诉托木老爷,只是托木老爷喝了阿朵酿出来的米酒,觉得阿朵这一次酿出来的米酒要比以往酿的酒好喝很多,那种神奇的酒香叫托木老爷很是留恋,赞不绝口。托木老爷越喝这种米酒也越觉得这种米酒好,就觉得奇怪。于是,托木老爷就问阿朵是咋个一回事情,阿朵哪敢说实话啊,就把这事情隐瞒了下来。以后,老托木老爷又买回来了新的酒曲,阿朵又按照原来的方法酿造米酒,只是老托木老爷再也品味不出上一次酿的米酒的那种滋味和感觉,总觉得上一次的那种神奇的特殊酒香没有了,托木老爷心里始终对上一次米酒中的那种特别酒香念念不忘。托木老爷叫来阿朵问个究竟,阿朵咋个敢说实话啊,支支吾吾半天。托木老爷急了,要对阿朵动用私刑,阿朵实在是怕了,才说出了实情。老托木老爷不信阿朵说的话,要阿朵再做一次,还说要是做不出上一次那种有神奇的特殊酒香的米酒来就要卖阿朵。阿朵怕托木老爷真的卖了自己,跟自己的小娃娃和男人骨肉分离,就又按照上一次的那种方法酿造了新的米酒来。果然,阿朵用自己奶水发酵的酸奶酿造出来的米酒,又恢复了那种有神奇的特殊酒香,得到了老托木老爷的赞赏和赏赐。再以后,阿朵不断加大用自己奶水发酵的酸奶量来酿造米酒,最终完全用自己奶水发酵的酸奶取代了酒曲,而且酿造出来的米酒越来越飘香四溢,神奇的特殊酒香浓郁,甘甜醇厚,成色俱佳,口感极好。从此,阿朵的这种酿造米酒方法就流传了下来,形成了这种云南彝族村寨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独特方酒香味道和风格,而且成了这个彝族村寨里酿造米酒的绝密。所以,说这种彝族少妇奶米酒是世上独此一份,绝无仅有,一点都不过分!当然了,在解放和民主改革之前,这种酒叫女奴奶米酒,现在是叫彝族少妇奶米酒……

方继业在讲述他自己编排好的这个故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漂亮美丽和温柔善良的阿朵,讲的是情真意切,感情流露,娓娓道来,流云行水。他仿佛像是看见了阿朵就站在那里幸福地、甜甜地笑,笑着在听他讲这个他自己杜撰出来的匪夷所思的动人故事,笑他为了完成曾局长下达的艰巨任务,竟然不择手段地编排这种善意的谎言。

 

方继业也大家的鼓掌声惊醒,他不好意思地说:“献丑了,我也是听来的,不晓得是真是假,反正这种彝族米酒味道确实不错。度数有点高,大概有六七十度,口感好、后劲大,但是绝对不会上头。”

书记说:“为了感谢小方厂长给我们讲的这个精彩故事,刚才我跟周副厂长商量了一下,我们铜网厂确实就这么大的能力了,给不了你们成都东方红造纸厂多的计划外铜网,这个情况要请小方厂长谅解,并且回去后给你们曾局长解释清楚。但是,我们可以给你小方厂长指一条路子,你最好是去一趟佳木斯。我和周副厂长都是从佳木斯造纸厂铜网车间调到西安来搞三线建设的,现在西安铜网厂的技术也都是从那边过来的。周副厂长可以给你写一个信,把你介绍给那边的郭主任。只是我们给你说个真话,郭主任那里要比我们厂的规格高,架子也大的多,他一个车间要比我们整个西安铜网厂都大,机动也许要大一些,成与不成事在人为,就看你小方处长自己了。”

方继业感动得差点要给铜网厂的书记和周副厂长跪下磕头作揖,千恩万谢。周副厂长说:“不用谢了,我们一切都在酒里,来,我们把这一坛子彝族少妇奶米酒都喝了!老秦,剩下的那两坛子米酒你可要给我和书记保管好了啊,不许偷喝。下次有重要的朋友来就用这种酒招待,小方厂长刚才讲的故事由你来讲圆弧了。”

从铜网厂小食堂里出来,方继业小声对老秦说:“你帮我把周厂长说的那一床10月给我们厂的1575长网落实好了,下次我来一定给你私下弄一坛彝族少妇奶米酒。”老秦眉飞色舞,说:“没有一点问题。”

 

在回成都的火车上,张谦对方继业特别殷切,对方继业佩服得五体投地,说要是没有他来救驾,自己回厂里交不脱差不说,简直就是颜面扫尽,还不晓得要咋个挨厂里人的骂。张谦还赞叹方继业面子大,有真本事,一来就给厂里弄回去两床铜网,上次就听说他在红星造纸厂钻人家的锅炉,给厂里赢得了先机,才有了厂里现在的大好局势。这一回算是真真地见识了他的本事真容,晓得了在外面处世为人的艰难和不容易,晓得了真本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炼就成的。张谦甚至还检讨自己过去的不是,说自己以前批斗过他也真是糊涂和混蛋,以后要对他刮目相见,诚心相待,不会再做那些薄情寡义伤人的事情了。

张谦还问方继业,之前他办不成事的原因到底是咋个一回事情,方继业说:“没事儿,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张谦不死心,实心实意地对他说:“你就跟我说了嘛,我有错,我要晓得是错在那里,以后我好好跟你学。”

方继业看了张谦许久,才说:“你真想晓得一个究竟啊?”张谦说:“我就想晓得是不是我错了,错在哪里?”

方继业这才从手提包里拿出了那张介绍信,说:“这张介绍信是厂革委会哪个给你出的?还啥子致以无产阶级革命战斗友谊敬礼!还画蛇添足,非要盖一个文革领导小组的章子在上面,你们还以为这是在搞文化大革命大串联啊?人家现在最讨厌这个了,这就是你办不成事情的死梗结,晓得了嘛?”

张谦红着脸说:“方副组长这是我自己写的,厂革委会办公室夏主任给我盖的章子。”方继业把那张介绍信撕了,对张谦说:“回去以后这个事情就不说了,你不说我也不说,就当没有这个事情,你以后注意一点就是了。”

张谦感激地对他说:“方副组长你大人有大量,我跟你学为人处事好不好,你要是不嫌弃我给你当个徒弟好不好?”

方继业笑了,说:“你说啥子话哦,跟我当徒弟,我有啥子资格收徒弟?”张谦说:“你咋个就没有,我都听刘科长说了,你都收了羊自愿当徒弟,他妈妈张淑芳高兴死了。你就教我咋个搞材料供应工作,我跟你好好学,方师傅我说的真心话!”

方继业严肃地说:“小羊好大,人家才19岁,白纸一张。你进厂也有十二三年了吧,今年都过30岁了嘛?再说你是机修车间梁师傅的徒弟,我咋个当得了你的师傅,你不是折杀我方继业嘛?”

张谦沮丧地说:“梁师傅早就不要我了,说要跟我断绝师徒关系,说我这些年来在厂里造反……我这一次看到你我就心里后悔,真的!”

看到张谦的样子,方继业心里也有些不忍,想像张谦这样的人也是年轻,经事不多,今后的路还很长远,他也还是有洗心革面和重新做人的诚意,就对他说:“这样吧,你要真心想多给厂里多做一点有益的事情,把你现在的材料供应工作做好,以后有啥子不晓得的事情你就问我,师傅我确实不敢当,我们相互帮助这个没有问题。”

张谦感谢地说:“那这样也好,我就是当不了你的徒弟,我心里还是要把你看成是师傅,以后我要错哪里了,还请方师傅多多指点。”

方继业说:“这个没有问题。”

火车在宝鸡站停了下来,张谦下车买了啤酒和烧鸡回到车厢里,请方继业。火车开动后,张谦笑着问方继业说:“方师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真的有彝族少妇奶米酒这回事情啊?”

方继业笑得嘴里的烧鸡都喷出来了,说:“你还信啊?人家铜网厂的书记和周副厂长早就听出来是假的了,他们就当是真的一样在听,没有揭穿我而已。酒桌子上的事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的是以诚相待和真情流露,假的也是大家丢掉烦恼和一乐而已,就是那么简单一回事情。”

张谦这才反应过来,说:“我还以为是真的,师傅我要记住你这句话,真的是以诚相待和真情流露,假的中大家丢掉烦恼和一乐而已,真是太经典了!”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8/6/9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