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8/5/89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21 点击数:94次 字数:

 

8/5/89

 

 

1973年5.1劳动节,方继业回到阔别已久的成都,一进厂门就感觉气氛变了。厂里没有放假,机器轰鸣,厂大门收发室齐师傅一看见他就亲热地招呼他,说:“小方厂长你终于回来了啦,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大家都在想你呢。”

方继业赶紧走上前去拉住齐师傅进了收发室,对齐师傅说:“你老人家开啥子玩笑哦,你这样不是害我嘛,我早都被打倒了,现在就是一个收购原料的草贩子。”

齐师傅笑着说:“我跟你开啥子玩笑哦,你当厂里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的任命已经贴出来好几天了,哪个不晓得哦。大家都在说你这个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就是给你官复原职,我这样叫你绝对是没有错的。”方继业还是很认真地说:“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就是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跟原来的副厂长是两码子事情,上面还有厂革委会呢。我看厂里顶多是要我回来去跑个腿,做那些不好做、又得罪人的差事……”

齐师傅抢断他的话说:“那才不是呢,大家都在说你这个副组长就是原来的副厂长,给厂里跑腿办事又咋呐,厂里现在就缺你这样用心做事情的领导。哎对了啊,你这一盘打前锋做的事情全厂都晓得了,就连顾工那么清高的人都承认说,要是没有你小方厂长在前面打个冲锋陷阵,我们厂国产卷烟纸的上马起码还有退迟一年时间。你一会儿到后面新车间里去看看,来主任他们正在安装新买的1575长网造纸机。曾局长说就那一台1575长网造纸机生产的国产卷烟纸,都会把我们厂里的产值翻两番,以后厂里再也不会拖欠大家的工资了。现在整个厂里的人都记你的好呢,都说你小方厂长早就该出来工作了,以前那些害你的人现在也不咋个开黄腔了,道理和事实都是摆在那里,他们还有啥子说的,再说就只有等到挨全厂工人群众的骂了……”

齐师傅一说就没有个完,方继业赶紧打住他说:“这样齐师傅我们回头再说,我现在就去看看那台1575长网造纸机,我的包袱就先放在你这里。哦,这是云南的大重九香烟,你来一包尝尝……”方继业塞给齐师傅一包纸烟后就往厂里去,齐师傅在他身后说:“包袱你放在这里我给你看好了,谢谢你啊,小方厂长!”

 

方继业一走进新车间就被热火朝天的情形震撼住了,新车间还没有完工,就立了三排钢管柱子盖了一个房顶,四面墙壁还没有修建,地面也只是刚刚夯实过,正在抓紧时间做地坪和做地沟埋设电缆。来主任和机修车间里的工人师傅们正忙着,全都在配合造纸机生产厂家来的技术人员安装造纸机,来主任看见他后兴奋地说:“小方你还晓得回来啊,我们还以为你小子在元谋那边遇上了哪个好看的彝族阿咪子拔不动腿,不想回来了呢。”

来主任说这话正好击中方继业的心窝子,他不好回来主任的话,就说:“厂里咋个搞这么急呢,厂房都还没有修建好就在安装造纸机了?”

来主任笑着说:“还不是你小子干的好事情,这套现成的1575长网造纸机,原来是人家红星造纸厂在湖北造纸机械厂定做的,正说要给红星造纸厂发货,何厂长听说我们厂急着要上马国产卷烟纸,就跟曾局长说看在你娃不要命钻他们厂锅炉的面子上,先让给了我们,上个礼拜到的货。你啊,给我们厂里立下大功了,我们不抓紧时间安装都对不起你这个急先锋!”

方继业被来主任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赶紧说:“没有这么夸张的啊。”来主任说:“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夸张,说真话要是没有你小方先去红星造纸厂蹚路子,厂里就是有决心上马搞国产卷烟纸,现在也都还在瞎摸索呢,也不知道要走好多弯路。曾局长开会总结都说,一是你执行命令坚决果断,勇敢顽强,二是你运气咋就那么好呢,有你就事事顺畅,遇上何厂长还是你的生死战友和老上级,给我们厂大开绿灯。还说你每次都运气好那是迷信,说你为人处事好、人缘好一点都不为过。哎,你见到曾局长没有?老头子现在正急得团团转,就等你回来呐,又有堡垒要你去攻克,你赶快去找曾局长,他现在肯定是在顾工那里。”

方继业听来主任说曾局长有急事找自己,就不跟来主任多说了,来到厂工艺办公室。曾局长果然在这里,正和顾工研究事情,看样子是在争论啥子事情,脸红脖子粗的。曾局长见他进了门,连个客套话都没有说一句,就对他说:“小方回来得正好,我不跟你多说了,你赶紧到火车站买一张去西安的车票,越快越好!材料科派了一个二百五造反派去西安铜网厂把事件搞砸了,原来说好的一床计划外指标1575长网造纸机铜网,人家现在不仅不给我们发货,还说要把那个计划外指标给我收回去。你是不知道这个计划外的铜网指标,我跟轻工部西南办事处说了好多好话才要来的,龟儿子的竟然给老子派了一个捣蛋坏事的去。你说要没有这床1575长网造纸机铜网怎么办?来主任他们再有十天就安装好新机器,没有这一床铜网试机都搞不成。你说刘科长是咋个搞起的,派哪个去不好,偏要给派一个外行造反派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曾局长气愤地拍桌子,顾工插话劝曾局长说:“曾局长你刚才骂刘科长也是冤枉人家,我晓得这个事情不能怪刘科长,本来刘科长说是要再等一两天小方厂长回来去的,后来是革委会要那个姓张的去,说是公私兼顾要照顾一下,那个姓张的有个姑妈在西安,顺道想去走个亲戚。”

曾局长听这话更来气,说:“公私兼顾,这是去工作,不是搞儿戏,他刘科长就不能坚持原则啊!”

方继业看曾局长气成这个样子,赶紧递给曾局长一支纸烟,说:“好了好了,你老人家就不要生气了,现在都成这样了,光生气也没有用,我马上就去火车站好不好。到了西安我直接去找铜网厂的周厂长,我就是给人家跪地磕头求爷爷告奶奶,都非得先把这一床铜网弄回来!”

曾局长点燃手里的纸烟,看了一眼方继业,严肃地说:“没有那么便宜你,我大老远的把你小子弄回来就只是为了这一床铜网啊?我要你去给我弄计划外指标的铜网回来,现在这一床不算,你最起码还要给我弄四床铜网回来!根据何厂长他们红星造纸厂的经验,这种1575长网造纸机的铜网生产国产卷烟纸,他们厂的最好纪录也就是能用25天,试机这一床铜网说不准试机都有可能坏。就算是一切顺利,厂里没有两三个月的铜网库存量我不放心!”

“我们现在就没有计划内的铜网指标啊?”方继业这么问曾局长。

曾局长苦笑了一下,说:“计划内的铜网指标就算是有,那也要等我们有了批量生产国产卷烟纸的能力,起码是明年的事情了。我们现在国产卷烟纸还没有批量生产,就是个试生产的水平,人家轻工部能给你安排计划指标啊?你又不是没有搞过供销工作,少跟我说这些废话,你赶紧给我走!”

方继业想了想,说:“我就这样空起手去啊?你老头子总得给我发颗手榴弹啊!”

顾工在一旁都笑了,曾局长说:“我现在还有啥呢?我现在就只有你,不给你讲价钱!”

方继业笑着对曾局长说:“我问你老人家一个事情啊,托木村长送给你的那三坛子米酒你偷喝了没有?”曾局长说:“那是人家托木村长送给我们的庆功酒,我能一个人偷喝了嘛?现在都还在刘科长那里呢。”

方继业说:“这就对了,没有铜网新机器都转不了,还庆啥子功呢?你把那三坛子米酒赏给我当炸雷,我到了西安非把周厂长先炸晕了再说……”

曾局长和顾工都笑了,顾工说:“还是我们小方厂长有办法、点子多,要攻坚、先给人家上酒和烟。”

 

西安铜网厂坐落在西安西郊马王镇,方继业坐了一夜的硬座火车,第二天早晨天刚亮在西安火车站下车。两个纸箱用绳子捆好,前胸后背的搭挂在肩上,后面纸箱里是两坛米酒,前面纸箱里装着一坛米酒和他出差的手提包。出了火车站他直奔公交车站,上了去马王镇的公交车他才送一口气,用手揉着被绳子勒痛的肩膀。虽说他方继业还算年轻,但前天晚上就坐了一夜的硬座火车,昨晚上又接着坐一夜硬座火车,实在还是有些疲惫不堪,面容焦脆,不一会儿就混混眯睡着了。等到公交车的售票员喊他:“喂,同志到终点站了!”他才醒来。

方继业下了车,喊了一辆倒骑驴三轮车,跟人家说到铜网厂去,人家说:“一块钱。”他说:“咋这么贵哦?”人家说:“嫌贵你自己走着去。”他也不好跟人家置气,两个纸箱也确实有点重。上了车他跟车老板说:“前面有买早点的停一下,我买个早点。”车老板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他说:“你们这些出差的也是够辛苦的啊,刚下火车过来的吧?”他说:“咋不是呢。”

在路边买了一个饼,三两口吃完了,倒骑驴三轮车也刚好到铜网厂大门口。方继业走得急,5.1劳动节全厂都上班,就厂革委会办公室没人上班,他连个介绍信都没有开成,身上只有在川西云南地界收购蓑草时用的介绍信。铜网厂大门收发室里的师傅不认账,说我们是铜网厂,你拿一张去你们四川西昌渡口和云南收购原料的介绍信咋行呢?他只好跟人家说找周厂长,人家说我们是部属工厂,你找哪个都不好使。他给人家敬烟套近乎说了半天,人家才同意他在门口打厂里的内部电话。他给里面铜网厂销售科打电话找张科长,里面说张科长出差了,他又说那我找你们管计划的内勤老秦。

过来一会儿老秦出来接他,看见他就小声地说:“不是说你早就被倒到了嘛,你咋又出来了呢?”方继业谢过人家看门的师傅,对老秦说:“不瞒你老哥,我现在刚恢复工作,在厂里做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就是一个跑腿的,是给你们铜网厂磕头作揖的角色,你老哥现在管计划指标,好神气哦。”

人家老秦是啥子角色,一听他这话就晓得又来一个难缠的,赶紧一口否认地说:“我有啥神气的,那个轻工部的计划指标都是死的,我们厂里就是一群按照上面计划指标生产交货的放牛娃。我更是一个小得不起眼的小放牛娃,放牛鞭子都不敢举一下,生怕被哪头牛给踢了,你说是不是?”

 

进了铜网厂销售科办公室,老秦热情地给方继业找杯子泡茶,方继业给办公室里认识的和以前见过面的打招呼敬烟,看见有两个生面孔也主动上前去跟人家套上近乎,给人家自我介绍一番,请人家以后多多关照。老秦给他端上茶杯,笑着小声跟他说:“没用,我们抽烟喝茶喝酒叙叙旧可以,说正事儿你们厂里没有计划内的1575长网指标,你就是说破大天都是白费功夫。”

方继业板着一副哭丧脸,先给老秦递上一支纸烟,再给老秦下矮桩说:“计划内的指标我们当然是暂时不想,没哪个资格我们就不说啥子。但是,轻工部西南办事处给我们厂说好的那一床1575长网,你老哥哥可要手下留情行个方便才是,不瞒你说我就是为了这个来求你们的,求你们开恩、开个大恩……”

老秦笑着把话岔开说:“你一个生产领导小组的副组长,扛着这么两个纸箱跑一千多公里来,抗的是啥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哦!”方继业故意神秘地一笑。老秦也不客气,解开绳子打开纸箱看了一眼,说:“不就是个土坛子,里面装的啥?”

方继业又开始故伎重演地编排故事,神秘地小声对老秦说:“云南彝族村寨里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

老秦来了兴致,说:“云南彝族的米酒我听说过,是个好东西,纯粮食酿造,口感好、后劲大、不上头。但是,你说这个彝族村寨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我是没有听说过,你老弟不要骗人哈!”

方继业一本正经地说:“你老秦要是说我骗你那就算了,回头我孝敬你们周厂长和张科长,你就不要喝。”

老秦笑了,说:“你敢!俗话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雁过还要掉根毛呢。今天是我老秦先看见这三个坛子的,就算我得不到一坛子,我也要尝一尝你这酒是啥滋味。哎,你跟我说说,咋就叫彝族村寨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呢?”

老秦是个好酒之人,不仅爱喝酒,而且还爱探究酒的出处和那些关于酒的来历典故。方继业要吊足老秦的胃口,就说:“你老秦先给我说说我们厂那一床1575长网,你们不发货的原因是啥子?要是我们真有啥子错的地方,我把这三坛子少妇奶米酒放在你这里我就走人,绝对不多说一句二话。”

老秦给他一支纸烟,笑着说:“还是你小方厂长聪明,是这样的,轻工部西南办事处是给你们厂安排了一个计划外的指标。但是,计划外指标毕竟是计划以外的事情,要等我们厂先完成了计划内的指标生产任务才能说到那个计划外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方继业笑了,说:“你们是轻工部直接管辖的国家重点厂矿,国家啥子都在保证你们,我就不相信你们啥子都不缺,每月、每年就不超额完成任务了,那超额完成的那一部分不就是计划外的嘛?所以,就一床铜网的事情还不是你们厂里说了算,说到底也就是你管计划的老秦在具体操办。老秦你肯定是没有给我说实话,梗结是你们认为我们厂里有错,是不是?”

老秦又把话岔开说:“好了,你要我说的我都说了,你给我讲一讲这个少妇奶米酒是咋弄的?”

方继业想板脸,但又怕真的得罪了老秦,就说:“这种酒是云南跟我们四川交界的地方,金沙江有一条支流叫红江,红江边上大山林里有个很大的彝族村寨,这个彝族村寨里早年有一个土司头人叫老托木老爷,托木家……”方继业说着说着就失去了兴致,说“你老秦不先把那个具体原因给我说了,我回去都交不了差。”

老秦正在兴头上,也不耐烦了,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介绍信来给方继业看,说:“这个就是你们厂先来那个姓张的,你自己看看就晓得原因了。”

方继业接过那张介绍信看,上面写着:轻工部西安铜网厂革委会:兹派我厂张谦同志一人前来你厂,催办轻工部西南办事处同意安排的计划外指标1575长网一事,请予接洽。特此:致以无产阶级革命战斗友谊敬礼!成都东方红造纸厂革命委员会1973年4月25日。

方继业看明白了,这张介绍信画蛇添足,来啥子“致以无产阶级革命战斗友谊敬礼!”还盖了两个红印章,一个是厂革委会公章,一个是厂文革领导小组的章子,一看就是十足的造反派作派,好像是造反派走到哪儿都很管事一样,殊不知人家这里就是不卖造反派的账!所以,就成了一个死梗结。

方继业看真是自己厂里来办事的人错了,从纸箱里拿出自己出差的提包,把那张介绍信放进提包里,起身就要往外走。老秦赶紧起身拦住他说:“哎……哎,你方老弟还没有给我讲完你这个酒的来历和典故呢,你走哪去?”

方继业这才板着脸说:“是我们厂里错了,我拿这张介绍信回去交差,我绝对不跟你老秦多说一句二话,我走……”

老秦笑着说:“你先坐一会儿,张科长出差了,我这就去禀告周厂长说你小方厂长来了,已经把你们厂的这个事情都说圆弧了,是你们厂里的造反派想抢功,你小方厂长是没有错的。你记住啊,我们中午喝酒的时候,你必须要把你这个云南彝族村寨古法酿造的少妇奶米酒的来历典故给我讲圆弧了。不然,你圆弧了,我就没有圆弧……”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8/5/8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