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一、陶海生
发表时间:2021-03-18 点击数:86次 字数:

任何时候看到陶海生,你的头脑里都会立刻出现这样几个大字,“憨厚,笑容可掬”,他是我们四年的班长,也是这次聚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

聚会的前几天,他早早就来到会场,里里外外,都是他忙忙碌碌的身影,头上的汗珠时不时滑落下来,引得不少粉丝纷纷上前为他擦汗。餐桌上,一向粗心的他竟然还别出心裁地代表全班同学给每位教过我们的老师送上了三十朵大大的玫瑰和最真诚的感激。班长说:“以前太不应该了,这回由他自己代表班级一次性全部补上。三十年了,每年一朵!以后还要延续!”对于这份迟到又厚重的礼物,一下子把在座的十几位老师感动得个个热泪盈眶!尤其是教过我们数学的黄丽老师,双手捧着鲜花,她挨朵吻个不停,脸上醉美的笑容始终没有停止,还说这是她三十年来收到的最厚重的礼物。

陶海生并不聪明,思考问题还有些偏激,可他绝对最认真,最负责,他是我们班上最用功的同学,估计也是全校最用心读书的学生之一。上了大学,当许多同学的学习热情大大减少时,他却比高三万人过“独木桥”期间更加努力,看到他的床和书桌,你才会知道什么是“书墙”,图书管里、小树林里、夜晚的教室里、宿舍的走廊里、厕所里、食堂里……时常看见他埋头苦读的镜头,他看的书多,也杂。周六的时候,很多人都回家了,还有一些人寻找各种理由聚会去了,唯有他在学校挑灯夜读,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读书笔记,分门别类,潇潇洒洒,总是记了一本又一本,什么教学感悟、心灵鸡汤、生活常识、世界地理、文学欣赏……

身为我们八八(1)班的班长,他是一位绝对称职的好班长,陶海生心地善良,为人正气,也心高气傲;他处处想超越别人,处处想在班级树立良好的印象,可时常的力不从心;他也是全校眼睛最近视的学生之一,陶海生的眼镜比啤酒瓶底还要厚三成,那两个镜片就像奶奶拉的布鞋底,而且还经常更换;他人长的又黑又胖,两条腿粗而长,身上的肌肉紧得像块钢板,那是勇敢和力量的象征;他的头发有些自然卷,却不愿意理发,时常蓬乱无形,真有些像公园里偷跑出来的大熊猫,又像潜心拜佛、渐行千里的苦行僧,我们在背后都管他叫“书呆子”和“傻帽二哥”。

说起班长当年五花八门的奇闻趣事,所有同学都会历历在目,掩面偷乐,他爱模仿影片中的行者去穿黑色上衣,却时常扣错了扣子;他爱戴最廉价的电子手表,他的手表24小时不离手腕,除非洗澡;他爱穿大红色的袜子和大头皮鞋,不过他的皮鞋都不是真皮的,是那种滥竽充数的皮革,袜子也是腈纶的;夏天的时候,他还爱戴白色手套和黑色长舌太阳帽;秋天和春天的时候,脖子上整天挂着大红色的领带,鲜艳却实在有太多的俗气,其实,他自己根本不会系领带,那些又宽又俗的大红领带时常像小学生的红领巾似的随风飘动,班上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同学因为他那些歪歪扭扭的领带而当面取笑过他,说他没有审美感,是个彻头彻尾的跳梁小丑。因为他的装扮实在有些像演喜剧的小丑,时间久了,李思金不知从哪儿弄来十几条带拉链的领带,这样,在大四的时候,他的穿着才开始显得有模有样。

当年的陶海生虽是班长,却不怎么招人喜欢,还有点让人烦,甚至有人相当讨厌他,因为他太能管闲事,因为他不懂得绅士,因为他不知道谦让和拐弯,也没有细心去呵护女生,他还有二个让人致命的“杀手锏”,第一是爱抬杠,这点和戴娟婷能有一比。他喜欢看外国的教育书刊,领悟国外教育家的育人理念,又爱把外国那些所谓的教育法宝生搬硬套地引用到中国的实际教育上,所以产生了很多的摩擦和相撞,对中国的教育,他采取的绝大多数观点都是“破口大骂”和一致排除,而不是接受现实,或者给予积极性的建议。我们承认,虽然中国的教育体制是有问题的,他的观点有时候也绝对是正确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他没有真正了解到中国的实际,尤其是科举制度给中国带来的影响和五千年来中国厚重的文化底蕴和人情思想,再说了,中国的教育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优势。他抬起杠来,两只眼睛通红,像一头随时准备开战的老水牛,多少个教授也不是他的对手。每一次抬杠,班长都是不折不扣的胜利者,但他又在众人的讥笑声中被撵出教室。

班长的第二个“杀手锏”就是特爱向孙老师打小报告,他满头脑子的等级制度和君主制度,时时刻刻把自己的权利无限制地放大,总觉得自己就是领导我们八八(1)班的第二统帅,常常以“林副主席”自称,他的手里每天都拿着一个带有铁夹子的小木板,板子上有他自制的各种表格,他用这些随时可以考核我们的表格去限制我们的语言和行动,甚至约束我们的人身自由。陶海生的想象力极为丰富,所制定的表格简直就是五花八门,涉及到我们学习和生活的各个方面,而且采取的全部是扣分制度,对我们的限制无所不在,一到月底,我们个个都是负分。他简直就是一个随时能抓住我们的“魔鬼”,如果哪位同学犯了错误,或者说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去办事,他立马在相对应的表格中记录下来,先是扣分,然后匆匆前去孙老师的办公室告状,一五一十地痛述我们的是是非非,好像我们个个都是他和老师眼中的前世仇敌。时间久了,连孙老师对他也烦,老师赞成的是自主学习、自主教育,自主发展,不是“圈养”式的灌输和无情的打压。

那时候,全班人对他的这项举动都非常鄙视,甚至痛恨到了极点,多少次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要和他打架,四年间,张三皮和杨家伟他们俩至少有三十次把他的小木板从四楼的窗口扔到楼下,连脾气一向温顺的查小静、周蓝、邱凤和卢玉兰也因此和他干过几次仗。有一次,查小静一气之下把他的十七张表格撕成粉碎,从四楼的窗户飘撒下去,上百张的碎片犹如仙女散花,气得他捏紧拳头,要和查小静打架,但很快就被一群拉偏架的男生架了出去,愤怒中的查小静还趁势踹了他几脚,使得班长的脚疼了几个礼拜。还有方伟都,也是表格的受害者,方伟都喜欢画画,经常丢下公共课独自去外面写生,海生就三番五次拿此事告状,说他捡轻避重,不务正业。孙老师因为这些事情还在班上特意说过,老师说的很直接,大学了,需要完完全全放手,不是中学的框架教育。他还特意说,大学,和中小学的教育完全不一样,大学,就要百花齐放,百花盛开,就是各种人才辈出的地方,千万不要受学科和专业的限制,自己很欣赏这些有个性的学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能够坚持不懈,不但没有错误,甚至很让人敬佩!可海生却不能很好地领悟老师的言外之意,依然对方伟都不依不饶,步步相逼,方伟都一直憋在心里,在大三的第一学期,他就搞了个恶作剧,方伟都悄悄画了一个大大的、还血淋淋的酷似海生的人头和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邮寄给了海生的父母。那时候,交通和通讯很不发达,陶海生的爸爸接到信后,吓得一夜没睡,他以为儿子得罪了黑社会,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四处筹来的巨款赶到学校,看到儿子完好无损,陶爸爸的心跳还在加速。这件事情,直到毕业后在孙老师的婚礼上,方伟都才酒后吐真言。

那时候,我们都是年近二十的大学生,虽然有时候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言行,虽然有时候也很贪玩,但毕竟都不是需要严加管教的小孩子,我们已经经历过中考和高考的艰辛和残酷,内心有自己的一盘棋,知道如何去正确规划自己的人生,已经明确了以后努力的方向和现在应该赋予的实际行动。

海生当初的一切,似乎真的有些多余……不过……

他是班长,可他在班上并没有太多的威信,尽管他很努力,可他的记忆力差,还时常的把所学的知识弄杂了,故而学习成绩并不太好,中文、心理学、教育学、体育也没有一样是拔尖的。海生从来没有考过第一,甚至没有考过前四名,尤其是他的古典文学,学的真不怎么样,还时不时的把文章、作者、朝代等张冠李戴,闹出一系列的笑话。班级没有一个人愿意服从他的支配,很多的时候,他只是在孤独地唱独角戏,而且每一曲都唱的很勉强。用我们的话说,他就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受罪的溥仪!”

不过,现在想来,他的的确确是我们八八(1)班中很重要、更不可缺少的一个角色,也正是因为他的严厉“管制”,我们才知道“收敛”二字,才使得我们班级在全校独树一帜,永不言败。如果不是他一次次的告状,如果不是他那一张张表格的约束,我们也许……

30年过去了,现在重新细细品味,海生也有难以计数的可爱之处。他刚正无私,他心地善良,他乐于助人,他感情丰富,他勤奋努力,他理想远大,他没有让人指指点点的坏毛病……而且他的口琴吹得棒极了,尤其是他吹的前苏联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更是一绝,那悠扬绝妙的琴声总能把我们带到那些情深意切的远方,每次的班级活动后,他都会在大家热烈又真诚的掌声中为我们献上一曲,而且每次的曲目绝不雷同,曲曲悠扬,曲曲震撼,曲曲让人心醉神迷。

在我们眼里,陶海生是个极其复杂的人,人们对他是爱恨交加,恨他的时候想咬死他,爱他的时候想紧紧抱住他,尤其是在他吹口琴的时候,大家又不约而同会被他的才华和深情所深深陶醉,才真正体会到他的专情和可爱。

因为我们读的是师范大学,毕业后,有很多同学去做了教师,而且大都是中小学教师,海生就是其中的一个,对于他在职业上的选择,我们都认为是最正确的,因为他做事认真,为人正派,爱党爱国,坚持信念,责任心强,充满爱心,还因为他爱管人管事,喜欢告状……而这些优点正是当老师所需要的。三十年的时间悄然而过,如今,他依然是一位很优秀、很可爱的小学老师,每天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到离他家不远的县实验小学去上班。

俗话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三十年过去了,他爱打小报告的特点始终没有改变,不过,他现在是跟校长和学生家长打小报告。据说,在学校,他和家长的电话频率是最多的,为了孩子,双方时常聊得热火朝天,手机发烫,他的师生关系也处理得最为融洽,在三十年间,没有一位家长对他进行过投诉,有的只是家长们真心的认可和长时间的敬仰!每年的师德问卷调查,他的得分也在全县最高,几乎都是百分之百的满分,更有一些家长,总会在调查表的背面写上一篇篇真挚的感激和眷恋。我们相信,家长的这些表达都是真诚的,友善的,他们对海生的感情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一点儿瑕疵。在他的学校,他班级的管理也最到位,每次考试,他所带班级的学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而且超过第二名好多分,深得社会和家长们的赞许,他带班的家长也最热心,只要学校组织秋游、运动会、大合唱、英语表演、诗词朗诵、课本剧之类的大活动,从来不需要海生操心,家长们都摩拳擦掌,闻之而动,个个献计献策,他的班级总是稳获第一,人送三十年不倒的“常胜将军”。

多年来,校领导对他的工作更是无可挑剔,百般信赖,学校在所有的例行检查中,唯有陶海生个人和他的班级都是“免检产品”。每年的春节和教师节,学生家长都扎堆给他家送年货、对联、鲜花……那些五花八门的年货时常堆满了他的房间和办公室,这种现象谁都知道不妥,可海生根本无法拒绝,甚至连教育局的副局长和副县长都亲自送过,因为那是一种信任,一直肯定,一种欣赏,更是一种无言的回馈;每年的教师节,他收到的鲜花和贺卡也是最多的,很多毕业多年的学生还千里迢迢跑到学校看望他,和他长夜交谈,来不了的甚至委托熟人送礼物。在现在家校关系、医患关系、警民关系,政府与市民的关系,甚至于在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相当紧张的时候,陶海生却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和最明亮的镜子,他的典范也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思考和借鉴的价值!其实,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只要你真心付出,只要你心中有爱,人家是不会忘记你的。

年货、鲜花和贺卡,一定就是对他的最佳褒奖。

时间真是个很怪异的东西,她就像一个特别调皮的孩子!当初我们八八(1)班的同学都很讨厌他,认为他多管闲事,认为他根本不配当我们的班长。现在想来,当初的他在很多的地方还真是相当正确的,人生的光阴只有一次,在读初中、高中的时候,很多人为了跨过那座艰难的独木桥,拼命地去学习,没有休息,没有娱乐,没有白昼,把自己当作一台不曾停止运转的机器,可是,当人们艰难地进入大学的校门后,就误认为进了保险箱,大事已定,马上松懈下来,不知不觉中就丧失了努力的信念和斗志,更多的人开始变得平常或者平庸起来,甚至还有个别人与当初的理想和行动背道而驰,他们最终会成为社会的淘汰品。

四年的大学生活,陶海生始终没有辜负自己的青春,没有辜负八八(1)班对他的厚望。他的每一天都过得很踏实,为了我们这个班级,他真的付出过很多,尽管不被理解,尽管还遭羞辱,但他无怨无悔。三十年后的今天,当我们重新审视陶海生的时候,真的应该全体对他说声“感谢!”

奇怪的是,在聚会的晚宴上,方伟都、张三皮、杨家伟和袁大海等就亲自对海生过去的行为表示了真诚的谢意,他们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向陶海生当面道了歉,张三皮还特意为海生买了一条上好的皮带和一架价值不菲的相机,说是用来抵换当初的鲁莽;方伟都在来之前特意给他画了一幅题为《学子同归》的国画;一贯刁钻的马娟娟给他买了一个市面上最好的“土豪金”手机;周蓝还给他买了一个最时尚的暴龙眼镜;一向小气的袁大海也给他买了一个LV皮包和造型奇特的山地自行车作为礼物……那个不眠的晚上,海生似乎是最闪耀的明星,因为他收到的“感谢”和礼物再一次是最多的,这一个个迟来的歉意和拥抱一定是对陶海生最好的安慰和认可。

现在细细想来,陶海生的确是一个称职的班长,更是一位优秀的人民老师。因为他骄人的育人成绩,处处深得当地人的厚爱和尊敬,可他终究没有走上政坛。其实,在他毕业的第三年,就当上学校的教导副主任了,他曾经是当时县里最年轻的教导主任,是市里最年轻的学科带头人和师德模范,是县里教育战线上最耀眼的一面旗帜,可他“爱管闲事”的性格没有改变,始终用自己的工作态度和工作水准去要求其他的同事,而且动不动就跑到校长面前打小报告,弄得自己和周围同事的关系都很紧张,甚至严重搅乱了学校的正常工作,那些懒散的、不求上进的同事们就三天两头联名想搞掉他,经常以“莫须有”的罪名给教育局和县纪委写检举信,没办法,教育局局长不得不把他拿了下来。局长很够意思,亲自掏腰包请他吃了饭,在饭桌上,局长和校长告诉他,他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民教师,但不是一个称职的管理者,因为他不知道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不能一视同仁的去要求他们,对待不同的同志要用不同的思维定位和工作方法。

其实,陶海生只是一个凡人,但他是一个伟大的凡人,是凡人都有缺点,让他做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也许比做一个官员更为合适,更能够让他找到自己的价值。

如今,我们可爱的班长早就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他的爱人叫陈茗,一个很端庄、很漂亮、很通情达理的青海人,她原来是比我们低一届的师妹,两人相继分配在同一所学校,教育局长对他俩钟爱有加,请出校长和自己的夫人牵线做媒。海生结婚那天,煞是热闹,局长不仅亲自主持婚礼,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还喝的酩酊大醉,在婚礼上洋相百出,成为当时最经典的笑话。婚后的第三年,陈茗就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儿子叫陶陈,女儿叫陈陶,喜得两家人整天的合不拢嘴。现今,陈茗的父母已经退休,他们卖掉了青海所有的家业,举家搬到江苏,他们一家六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晚上下班回家,海生的老岳母已经做好了饭菜,洗好了酒杯,他习惯于陪着老岳父喝上一杯,菜不多,但香甜可口,情很浓,这样的幸福多么让人羡慕!

还有一件更巧合的事情,如今,陶陈和陈陶也已经大学毕业了,而且上的竟然是我们的母校,还和海生同一个系,这是陶海生和陈茗共同的心愿,也是海生三十年来最大的收成。不过,当初孙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现在是大学的系主任。

说起自己的美满家庭,陶海生和陈茗始终笑得合不拢嘴,看到他们全家满脸的喜悦,听着他动人的口琴声,我们个个都从内心为可爱的班长高兴。

时间总是不等人的,三十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在改变,我们对班长的感情也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当初那些对他不满甚至憎恨他的人,却都抢着和他坐在一桌,都抢着向他敬酒,都抢着向他道歉,都抢着和他合影,都在心里默默说“班长,愿你一生幸福!一生平安!”这难道就是三十年后对他的回报?

想起陶海生的幸福,总是满满的,甜甜的……这种幸福的滋味,真好!真的很好!!


  
上一章:无
下一章:二、高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黄宏宣
对《一、陶海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