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8/4/88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14 点击数:75次 字数:

 

  8/4/88

 

 

方继业要火布他们十来个帮工停止蓑草的打包和堆垛,同时指挥他们开始将每天新收购的蓑草用来给前面堆码好的草料堆垛盖顶。方继业还特别跟小羊和火布交待说,这跟盖草房铺顶基本是一样的,草料堆垛盖顶的草料铺盖,也必须从堆垛上的下檐口一层一层地往上铺盖,而且铺盖的草料必须要达到半尺以上的厚度,草料堆垛盖顶到最后顶部收口的时候,还要用一排草料捆子压实做脊檩。这样才可以在雨季来临下大雨的时候,雨水不会渗漏到草料堆垛里去,以免造成草料堆垛内部因雨水的浸湿产生发热发酵和霉烂,甚至造成草料堆垛中心因温度过高发热、发烫,产生热气,最后因为草料堆垛内部温度过高而发生自燃起火的灾害。

方继业还不放心火布他们,又请来顺福带领着火布他们干了两天,教他们和给他们做示范,一直到火布他们学会和完成了两个草料堆垛的盖顶,经他检验合格后才算放下心来。

阿朵看见方继业做这些事情,心里就晓得这是方继业在做准备离开红江的最后完善工作。其实阿朵心里也明白,方继业迟早是要离开红江、离开她的,这是她和她已经深深爱上的这个男人注定的命运,他们爱的已经到了末日夕晖的时候。

小羊很听师傅的话,白天跟着师傅努力工作,晚上开始勤奋地读师傅给他弄回来的那些课本,每天晚上都看书到很晚的时候才睡,方继业也尽其所能地教会小羊一些课本上的东西。小羊也很聪明,跟着师傅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就学会了24个英文字母和音标,之后就能自己跟着课本学那些简单的英语单词,其他的课本方继业要小羊自己慢慢自学和琢磨。方继业怕夜里影响到小羊学习,就要小羊把床铺搬到隔壁办公室里去,这样晚上他也可以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

方继业每天熬更守夜,开始给阿朵肚子里的娃娃做他最后想做的事情。他用刚买回来的那块红布和原来买的深灰色春纺布料做里外料子,拆了自己薄棉袄里的棉花,做了一件娃娃的小绵披衫,再用深灰色春纺布料做了两套小娃娃的衣服,最后用剩下的红布做成布条,给阿朵即将出世的小娃娃盘了一个十分好看漂亮的万福结。他把小羊妈妈送的那个小银顶针盘精心细致地盘在了万福结的中央,他要给这个娃娃留下一个念想,要娃娃晓得自己的亲生阿达是一个手艺不错的裁缝。

 

近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夜里的后半夜阿朵都要来找方继业幽会,每次都不由分说地拉着他,悄悄地往后面山坡上的小树林里去,阿朵在草丛里撒开查尔瓦和他紧紧地拥抱依偎在一起,阿朵要把他们爱的末日夕晖燃烧得更加烈火缠绵。阿朵肚子里的娃娃已经有两个多月了,阿朵的身子已经更加丰腴性感起来,乳房更加丰满和挺拔,小腹开始微微凸显。每当方继业抚弄着阿朵柔软的身子,抚摸着阿朵凸显的肚子,亲吻着渴望激情燃烧的阿朵时,阿朵都急不可耐要把爱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方继业告诫阿朵说:“阿朵要好好地保护肚子里的娃娃……”阿朵深情地潸然泪下,哀求道:“阿朵晓得,阿朵更心疼阿朵的好男人、好阿哥哥,阿朵的好男人、好阿哥哥啊,阿朵这辈子舍不得您,阿朵会永远地记住阿朵的好男人、好阿哥哥爱过阿朵,阿朵肚子里的娃娃是阿朵的好男人、好阿哥哥心疼阿朵,赏赐给阿朵的爱和念想!”

当方继业把给阿朵肚子里的娃娃做的小棉披衫、小衣服和那个好看漂亮的万福结给阿朵的时候,阿朵哭成泪人,紧紧地拥抱着他,声泪俱下地呜咽道:“阿朵娃娃的亲阿达……阿朵这辈子是幸福的,阿朵肚子里的娃娃也是幸福的……”

 

按照上次刘科长来时候的安排,方继业领着小羊到黄瓜园火车站找货运室赵主任申请了5个火车匹,在熊站长和赵主任的亲自催促下,昆明铁路局很快审批下这5个车匹。这都是刘科长特意要方继业给小羊打下一个样子,做个示范,好让小羊今后也按照他的样子去做事情。

这天李站长早早地来到收购站,对方继业说接到了黄瓜园火车站货运室赵主任的电话,明天下午5个火车匹就都要甩到红江车站来,要方继业做好装车匹的准备工作。

听到这个消息方继业很高兴,对李站长说:“我真没有想到车匹计划这么快就批下来了,还跟着就落实了车匹计划,我谢谢你啊,李站长!”

李站长也笑得合不拢嘴地说:“你谢谢我干啥子哦,你要谢也应该谢熊站长和赵主任。其实我老李都要感谢你方同志呢,你这一弄啊,也算是给我这个不起眼的红江火车站开了一个货运的张,以后我们两家都生意兴隆!”

李站长和方继业一起商量,决定先把要发运走的蓑草捆子都转运到下面车站去,免得明天火车匹甩过来的时候临时抓瞎。

这样说好后,方继业又领着小羊一起过江去找托木村长,托木村长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开心,主动问方继业需要啥子帮助,方继业对托木村长说:“那就麻烦托木村长帮我们组织人力和骡马车运力,我们今天就先把要运走的蓑草捆子转运到下面火车站去,明天车匹一到我们就好赶紧装车。”

托木村长说:“好,方同志你先回你的收购站去,一会儿我就亲自带人带车过江来,保证不得耽误你的事情。”

方继业又对托木村长说:“我们收购站现在已经超额完成了今年的蓑草收购量,我们准备再过10天就停止收购,我那边都已经通知了交售蓑草的乡亲们,我还想请托木村长给其他村寨里说说这个事情,帮我们再宣传一下,要是各个村寨里还有没有交售完的蓑草,都赶紧抓紧时间来交售。以后各个村寨里的乡亲们要是上山打了蓑草,都可以按照我们要求的质量和等级自己先储存起来,我们七八月份还会开秤收购的。”

托木村长高兴地说:“那就好说,乡亲们都巴兴不得年年都这样,这个事情你就放心,我一定给你们办好了!”

一个下午和第二天一个上午,方继业把要装火车匹发走的130吨蓑草捆子全都转运到了下面火车站。到了下午,黄瓜园火车站货运室赵主任亲自跟着车匹来到红江火车站。方继业见到了赵主任就说:“咋个还敢麻烦赵主任亲自过来呢?”赵主任说:“这是红江第一次发运车匹,我能不来嘛!”

赵主任看到方继业这边早已经准备好了,就说:“跟你方同志一起干事情就是轻松放心,以后我们就这样了。”方继业赶紧给赵主任递上一支纸烟,圆场说:“这都是李站长要我们这么做的,以后我不在了,我们小羊也会晓得按照你们铁路上的要求去做的。”

赵主任感慨地对方继业说:“你方同志要走了,熊站长和我都还有些舍不得,尤其是我们那两个老婆都在念叨说,你要走了她们的衣裳就没有人给做了。”方继业听懂了赵主任的话,连忙给小羊说:“以后黄瓜园车站赵主任和熊站长的夫人要做衣裳,你必须把活路给我接下来,回头把料子给我还回成都,或者是给我邮寄过来,我保证一如既往地精心制作!”

小羊懂事地大声应道:“师傅没有问题,我保证做到!师傅我这就去安排人力装车匹了。”方继业叮嘱小羊说:“装车匹的时候每一捆蓑草都要称重,要把每一个车匹的件数清单都记录好了。”

 

第一批蓑草顺利地发运走了,方继业在红江最后的时间也快到了,小羊不舍得师傅走,阿朵心里更是舍不得他走。

方继业抽时间给小羊讲了阿朵和来顺福的故事,当然,关于来顺福没有生育的这种事情他是不可能跟小羊透露的。他的意思就是要对小羊说,来顺福这辈子的遭遇值得同情,一个几千里地之外的外乡汉族人,来到这种偏远闭塞的红江边大山里的彝族村寨落叶生根,那种心灵里的孤独和苦衷可想而知。再说来顺福人老实厚道,但心灵手巧,以后还有很多时候都离不开人家的帮助。阿朵忠诚可靠,勤快能干,也是彝族村寨里托木村长最信得过和护着的女人。方继业要小羊以后尽可能地关照来顺福和阿朵,还跟小羊说阿朵可以帮到你做很多收购站里的事情,也绝无二心。但方继业要小羊一定不要去打听和追溯阿朵和托木村长之间的亲情渊源,因为在彝族人心里更在乎身份和地位之间的尊卑,在乎信任和情义之间的源远流长。

方继业要离开红江的头一天,阿朵特意要来顺福杀了家里的一只大公鸡,晚上在收购站里给方继业离别饯行。天黑的时候来顺福抱着一坛米酒来到方继业屋里,身披的查尔瓦里面穿着方继业亲手做的那身细毛呢中山装,情形激动地和方继业拥抱在一起,一个劲地说:“谢谢你方老弟,我来顺福这一辈子都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我来顺福以后死在了红江这片大山里都死而无憾,真心地谢谢你方老弟!”

方继业无言以对,心里明白顺福大哥的厚重情义,也明白顺福大哥碍于小羊在场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的寓意。阿朵默默地做完了她要做的事情,最后坐下来给方继业、来顺福和小羊他们三人倒酒。小羊懂事地要抢下阿朵手里抱着的米酒坛子给师傅和来大叔倒酒,阿朵不肯松手,执意地对小羊说:“还是我来给你师傅倒酒,你多陪陪你师傅,我们彝族人最讲情义,你师傅对我们的好,我们都已经刻在了心上,我们永远记得,记一辈子!”

小羊不胜酒力,两三碗酒下肚就醉了,方继业把小羊扶回隔壁床上睡下后回来。刚一进门来顺福就给他跪下,他赶紧把来顺福搀扶起来,说:“顺福大哥你这是做啥子,我们不要这样,你要这样我方继业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只要阿朵和你顺福大哥以后幸福,我方继业才会安心……”

阿朵默默地淌着泪,默默地给方继业和来顺福倒上酒,默默地看着自己的两个男人端起酒碗一干而尽,再默默地给他们倒上酒……一直到那酒坛里的酒倒完。

来顺福默默地起身走了,他是要阿朵跟自己的兄弟做最后的离别。

 

阿朵情不自禁地扑进自己心爱的男人怀抱中,扯开自己心爱的男人的衣襟,忘情地拼命亲吻舔舐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被酒精燃烧得火烫一样的胸脯。方继业紧紧地抱住阿朵,亲吻着阿朵的头发和额头,说:“阿朵,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阿朵伏在他胸口上哽咽道:“我心爱的好男人,好阿哥哥,阿朵也是这样的……阿朵心爱的好男人,再要阿朵爱一次……”

方继业和阿朵来到草料堆垛跟前,草料堆垛都已经盖上了顶,就在草料堆垛下,阿朵撒开披在身上的查尔瓦慢慢躺下,扯开自己的衣襟,展露出她丰腴的胸脯和身子,揽住自己心爱和不舍的男人,让自己和心爱的男人爱的夕晖激情燃烧。

 

第二天一早,来顺福牵来了驴车,帮着方继业把他要带走的包袱装上车,方继业问来顺福:“阿朵呢?”来顺福小声说:“阿朵昨晚上回家哭了一夜,她不忍心看到你离开红江。”

方继业对来顺福说:“那个熨斗我留给阿朵,熨斗炭盒里有200块钱,阿朵坐月子的时候好好待她。另外你跟阿朵说,要她今天好好看着收购站。”

来顺福应道:“嗯……”

小羊送师傅到黄瓜园火车站,师徒两人走到山坡顶上的小路边,方继业站住脚步,回头望着红江这片大山林。他突然看见阿朵就站在红江对岸的江边,他想阿朵肯定也会看见自己,他不忍心再叫阿朵伤心地看着自己离开红江和这片大山林,毅然决然地往前走去。

还是在上次歇息的地方,方继业同样对小羊说:“我们在这里歇一歇。”他掏出纸烟来点上一支,又给了小羊一支,说:“你再来一支试试看。”

小羊问师傅说:“师傅你还会回红江来吗?”

方继业望着小路边的那片小树林,说:“师傅到红江来整整半年时间,这里的大山林很漂亮,红江水很特别、这里的彝族人很纯朴善良,师傅这辈子的情感都已经留在了这里,真是舍不得离开这里。师傅也不晓得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里,但愿会吧……”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8/4/8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