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8/1/85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08 点击数:101次 字数:

 

 

第八章

 

 

8/1/85

 

 

方继业之前的那些预判是准确的,而且这一天终将要到来,他心里即喜悦又纠结。喜悦的是曾局长之前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国产卷烟纸上马给国营东方红造纸厂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希望,有厂里正义的干部和工人师傅们的鼎力支持,批量生产国产卷烟纸的设想实现指日可待,正义的中坚力量终将战胜邪恶势力。纠结的是自己在红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也就是说自己和阿朵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满打满算也就是再有一个月的时间。虽说之前和阿朵说好了的,阿朵自己心里也是清楚晓得的,他们的这份爱注定是有限的和短暂的。但毕竟他们在心里是彼此爱上了,他从心里已经爱上了阿朵,阿朵也在心里爱上了他。而且,阿朵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他们相爱的结晶和见证,他心里已经离不开阿朵,离不开红江边上这片大山林。但他心里也清楚,纵然自己再有不舍和不忍,也得舍和狠下心来,他必须离开阿朵,离开红江边上这片大山林,与自己植入到阿朵身体里和血脉里的那份爱、那份血脉分离。

刚才刘科长在跟方继业说这事情的时候,方继业心里也猛然闪念过一下,他想后悔之前跟来顺福的那种默认和承诺,想永远都不离开他心里已经爱上的阿朵和红江边的这片大山林,仅凭师傅教会自己的手艺他也能养活阿朵和他们的孩子,会让阿朵和他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日子。但是他马上清醒过来,他不能毁了自己的那些承诺和信誉,毁了来顺福对他的信赖和殷切企望,毁了自己在托木村长面前默认下的那些承诺和信言,他更不能让阿朵去面对两难的选择和辜负了来顺福的一片坦诚,叫来顺福这一辈子都做一个可怜的老实人。当然,他也不能辜负了曾局长对自己的殷切希望,承诺和信誉、爱和事业,他只能选择信誉和事业,把自己对阿朵的那份爱永远地铭刻在心里的,去面对现实和履行自己之前对顺福大哥、托木村长和阿朵的承诺和信誉,他不能毁掉自己的承诺和信誉,打破阿朵和来顺福原本就想要的那种幸福、平静与祥和的圆梦生活。

刘科长和方继业进了办公室,刘科长看见办公桌上方继业刚刚完工的来顺福那套中山装和托木村长那件花狸猫领子的大披衫,对方继业说:“你还真是忙里偷闲干上了你的老本行呐?”方继业如实地说:“那套中山装是给阿朵的男人来顺福做的,人家一个河南人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彝族村寨里,十几二十年都没有穿过我们汉族人的衣裳了,说来也真是不幸和值得同情。再说人家又一直不肯收我来来回回过红江坐他筏子的钱,算我欠他的人情,送给他和谢谢他的。”

刘科长闻着隔壁阿朵做饭菜的香味,看着他不苟言笑地说:“人之常情嘛,你不用给我多解释,那这件漂亮的毛领子衣裳又是啥子?”方继业说:“这个毛领是花狸猫皮子,还真是个好东西呢,是来顺福和阿朵他们想孝敬托木村长拿来的,我给托木村长做了一件大披衫,也算是我感谢托木村长对我在红江工作的支持。”

刘科长翻看了一阵那件花狸猫毛领大披衫,把大披衫披在自己身上试了试,对方继业说:“我看你这手艺还真是无可挑剔,你买料子花了好多钱?我给你报销,连同这套中山装的,给厂里做事情不能要你自己掏腰包。”

方继业给刘科长泡好茶,说:“我咋个可能要你报销呢,托木村长支持的是我的工作,我们还是要公私分明才对。”

刘科长给了方继业一支纸烟,说:“小方厂长你好好给我说一下啥子叫公私分明,你做的工作都是厂里的,未必是你自己私人的事情?再说了你都已经出了力、出了你的手艺,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见托木村长,你就说是厂里出钱买的料子,你的手艺,这也是给我这个当原料科长在红江这里留二分薄面,给人家小羊以后在这里接替你的工作有个铺垫不是。你不能把啥子油面子都打得干干净净,你一拍屁股就走了,叫人家托木村长和来顺福就只记你一个人的情,买你一个人的面子。哦,没有你想得那么安逸!”

刘科长这样一说,方继业也就只好认了,笑着说:“还是你当领导的想得远,说话有水平,还把我不跟你报销说成了是我自己小心眼了。”

刘科长坐下后说:“你小方厂长要回厂里官复原职了,当你那个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你才是领导呢,你说话不要过河拆桥这么挖苦人啊。”

 

这时候隔壁阿朵已经做好了饭菜,过来跟方继业说饭菜都做好了,还说前几天上游彝族村寨送来了两坛米酒,刘科长一路风尘辛苦了,要不你们先喝点酒,给刘科长接个风。刘科长看着说话办事周全的阿朵,心存好感,客气地跟阿朵说:“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吃嘛。”阿朵不好意思地说:“我就不了,我们都吃两顿饭,那边收购蓑草停不下来,我去换你们新来的那位同志过来吃饭。他叫……”

刘科长说:“他叫羊自愿,你就叫他小羊。”

阿朵把做好的饭菜都端了过来,抱来米酒坛子后走了。方继业对刘科长说:“羊自愿,这个小羊的妈老汉咋个给他取了一个这么特别的名字呢?”

刘科长说:“在来的路上我也这么问小羊,小羊说他原本的名字叫羊自立,他是家里的独子,69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按政策是可以留城里的,但他在学校里写了上山下乡的决心书,为了表决心就把自己原来的名字羊自立改成了羊自愿。你说这个娃娃也是,本来可以不去上山下乡吃那些冤枉苦的,自己自愿要去吃那个上山下乡的苦、受那个罪,那天他爸妈到我那里去,他妈说起这个事情还哭了一场。哎,我看这娃娃真的不错,你干脆收他做个徒弟……”

方继业看了刘科长一眼,说:“我凭啥子要收人家做徒弟,再说我又没有啥子好大的本事,你不是说要我再在这里呆一个月就走了,一个月的时间能做啥子?”

刘科长说:“你看你自己跩的,你还本事不大,现在厂里除了那些造反派哪个不说你方继业本事不大?你带他一个月又咋个样了,以后你们又不是不见面了,再说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我解放前都是学过徒的,好的师傅就是给徒弟做一个好的榜样,好的徒弟就是一点都不走样地学师傅的榜样去做,心有灵犀一点通你又不是不晓得。你就算是只带他小羊一个月就走了,但你的榜样给他留在了这里,那就不一样了,小羊以后就必须按照你给他打的样子去做事情、干工作。以后我这个当原料科长的再来检查他的工作,就可以说你师傅原来是咋个做的,你自己看你走样子了没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小羊要是成了你的徒弟,你方同志原来在这彝族村寨里和在黄瓜园火车站做的那些工作,在托木村长和熊站长、货运室赵主任眼里不就有了延续和传承了嘛。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可以把啥子油面子都给我打干净了,一拍屁股走人,你必须给我留下一点啥子,不然你方继业就是不给我老刘面子,你就是过河拆桥!”

方继业笑了,说:“还是你老刘精明,三句话离不开你的原料收购工作,好!我说不过你。不过你刚才说那句心有灵犀一点通,用在师徒关系上是不对的啊,这句话原本诗句,是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商隐的意思是说他和他的爱人身处两地,尽管不能相见,但两人在思想感情上早已情投意合、如同一人。”

刘科长才不认方继业说的这些,耍横说:“我没有你那么有文化,我才不管你啥子爱人不爱人的,反正师徒如父子,就这样了!人家张淑芳两口子也是这个意思,说小羊要是能跟你当了徒弟,他们两口子也就放心了。哎呀!反正一句话,人家就是信任你,才愿意把自己的娃儿交给你带!

方继业指着刘科长说:“你一定是收了人家张淑芳两口子的好处了。”刘科长反诘他说:“你才收了人家的好处了,要不他们咋个会一定要送你礼物呢!”

 

两人正说着,小羊进屋来了,刘科长对小羊说:“小羊去把你妈送给你小方叔叔的礼物拿来。”

小羊去隔壁拿来了他妈妈送的礼物,对方继业说:“方老师,这是我妈妈一定要送给你的礼物,还说不要我们先打开看,一定要小方叔叔你自己亲自打开,请你务必收下我妈妈送你的这份礼物。”

方继业接过小羊给他的一个小红布包,说:“你妈妈送我啥子礼物还这么正式哦?”打开一看原来小红布包里包的是一个小银顶针。

方继业看到这个银顶针,才想起10年前在给张淑芳做旗袍的时候,张淑芳看他手指被针尾顶破了皮,就对他说自己家里有一只陪嫁的银顶针,说是要送给他。他当时说太贵重了不能要,张淑芳说一个小银顶针又不值钱,放在家里自己也没有啥子用处,你有这么好的手艺,有手艺的人手是最宝贵的,送给你就是一个心意。但是,最终他还是坚决没有要张淑芳的这只小银顶针。这都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看到了这只小银顶针,方继业眼里真像是看到了厂里的老职工、老同事的一片真心和信任。他感慨万分地将这只小银顶针捏在手心里,对小羊说:“小羊,你妈妈这是真想我收下你这个徒弟,你羊自愿自己想不想做小方叔叔的徒弟?”

小羊高兴地说:“我愿意,我妈妈说你是厂里最好的师傅,我羊自愿当然愿意做你小方叔叔的徒弟了!我走的头一天晚上,我妈妈还一再跟我说小方叔叔的本事可大了,不仅有一手好的裁缝手艺,还当过志愿军,到厂里后年年都是先进模范,厂里的啥子活路都会做,而且一做肯定都比别人做得好,要我以后一定要好好跟你学呢!”

方继业笑着说:“那是你妈妈抬举我,我哪有那么厉害啊,还不都是厂里的师傅们都帮衬到我的,是不是刘科长?在厂里我被造反派打倒了,刘科长看我在草料场喂猪,就可怜和同情我,要我到他手下来给厂里收蓑草,你说这不是大家互帮互助是啥子。刚才刘科长还批评我呢,说我不做你的师傅就是不给他面子,是过河拆桥……”

刘科长打住方继业的话,着急地对小羊说:“小羊你还瓜起干啥子呢,你师傅都答应收你当徒弟了,你还不赶紧给你师傅跪下磕头敬酒谢恩啊?”

小羊这才反应过来,要给师傅跪下磕头,方继业赶紧拦住他说:“小羊现在都不兴这个了。”但刘科长在一旁拱火说:“咋个不兴呢,今天小羊拜师,他要不在这里给你这个师傅跪下磕头敬酒谢恩,在我这里就通不过!我就当啥子没有看见一样,你们师徒要没有我这个师徒媒保人的见证和证明,你们两个啥子都不是。”

方继业冲刘科长说:“你啥子就是我们师徒的媒保人了!再说拜师只有敬茶的,没有敬酒的,我怀疑你解放前根本就没有拜过师学过徒,你懂不懂规矩啊?”刘科长笑着说:“这里有的是茶,我们啥子都不耽误。”

方继业这才只好认了,由小羊跪在地上给自己磕了三个头,听小羊说:“师傅在上,我羊自愿今天给师傅磕头,愿意一辈子听从师父的教诲和传承,听师傅的话、按照师傅说的话去做、一辈子孝敬师傅师娘如父母!师傅您请茶……”

刘科长在一旁笑得“咳咳咳……”地,说:“师……师成礼毕!你这娃娃说些啥子哦,你师傅现在还没有娶老婆呢……”小羊却认真地说:“我师傅这么好的人,那是现在还没有看得上哪个是师娘,我师傅以后会娶我师娘的,是不是师傅?”

“好好好……你娃儿还真会说话,把啥子好听的乖话都说了,你师傅以后肯定是要给你娶一个又漂亮又贤惠的师娘。”刘科长笑着说。

看着刘科长在一旁乐,方继业心里想刘科长肯定是受了张淑芳两口子的重托,要不人家张淑芳两口子咋个会专门跑到他家去干啥子呢?不过看小羊一片诚心实意,心里也就开始有些喜欢上这个娃儿。不过刚才小羊说的那番话,和自己前面跟刘科长说的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叫他心里又想起阿朵来了,他心里真想自己娶的女人就是阿朵,只是这一切都是一个永远的遗憾和奢望罢了。

原本方继业还想跟小羊说些啥子的,但他现在心里难受,啥子都说不出来,也就免了那些俗套,心里想以后在慢慢跟小羊说。

 

三个人坐下来喝酒吃饭,刘科长这才说曾局长接到他的那封信后,马不停蹄地亲自带队去了巧家红星造纸厂,跟曾局长一路去的有顾工、来主任、蒸煮制浆车间的季主任和造纸车间的张师傅,这就是整个厂里造纸生产技术精英的全套人马,在人家红星造纸厂那里扎扎实实地观摩学习了十天。方继业插嘴说:“人家何厂长的邀请函上说就去23个人,曾局长咋个带那么多人去?

刘科长说方继业你都那么的灵光,还这么老实嗦?你在信里都给曾局长说了,何厂长是你在上甘岭上的生死战友,是你的顶头上司副教导员。曾局长是啥子人哦?老红军、老革命和革命军人,还不懂你的意思。革命队伍里的规矩曾局长比你娃懂得多,就是再多带5个人去,人家何厂长还能把那张脸抹到包包里揣起嗦?曾局长一回到厂里就对我们说,你那个副教导员把你都吹到天上去了,说你为了厂里的事业真是赤胆忠心,还保持着你在上甘岭上那股聪明灵光和不怕死的劲头。说你为了完成曾局长布置的任务,就敢不要命地往那六七十度的锅炉里钻,还说何厂长后来把他们厂里的那个李主任狠狠地骂了一通,说要是把你弄死在那锅炉里了,红星造纸厂的脸面都要丢尽!不过人家倒是从你身上学到了好多经验,说你教会人家研磨阀门那一件事情,他们那次检修就节约了费用两万多。人家何厂长还跟曾局长说,你们成都国营东方红造纸厂要不好好地用小方,你们就把人给我,我马上给我们云南省军区后勤部打报告,特招小方回部队在我们厂里当一个副团职的副厂长,简直把你吹成一个神人了,真的!

当然,曾局长也一直很看好你,嘴上不说你是个神人吧,心里是明白的,说啥子事情只要交给你方继业,他都放心得下,还说你这辈子运气好。也跟我们说你的运气好不是真的运气好,他不信那个,说你这辈子爱做好事,好事做多了必然积攒下好多好人缘,自然愿意记你的情面帮你的人就多。这也就是人们嘴上常说的积德行善因果报应,自然你就终得福报,运好、命好这是必须的!

方继业被刘科长说的都不好意思了,说:“哪有你说的这些哦。”刘科长强调说:“这些不是我说的,是曾局长说的,你要不信你回去试试,曾局长还会这样说你的。要不小羊他妈老汉咋个会一定想要小羊做你的徒弟呢,还专门跑到我家里来,要我一定给你们师徒两个人保媒拉纤说和呢,我都把实话全都告诉你了哈。”

方继业说:“刘科长你说些啥子哦,保媒拉纤那是说和男女婚姻的事情哈,你这个不能乱说。”

刘科长鼓捣说:“我不管那些,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8/1/8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