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7/12/84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07 点击数:78次 字数:

 

7/12/84

 

 

正月十五这一天,托木村长邀请方继业和李站长一起去家里过大年,过江的时候李站长见看来顺福一脸的高兴,问他说:“来顺福咋个这么高兴?”来顺福一边划着筏子,一边笑着说:“过大年了,心里当然高兴啰!”李站长说:“也是,看我这话说的,等于没有说。”来顺福看了一眼方继业,说:“方同志的收购站歇工20天,方同志照顾我们,派我和阿朵一起看守收购站场地,每天给我们一块二的工钱,我们又多挣了24块钱,心里当然高兴了。”

李站长这才说:“这当然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在托木村长家喝酒的时候,方继业老是看托木村长家墙壁上钉的那几张兽皮,心里在想给托木村长做那件大披衫,要是能配上一副好的兽皮做领子就完美了。托木村长问方继业收购站哪天开工,他说再过两天正月十八开工。托木村长说节前已经帮他联系好了红江上游的两三个村寨,等他收购站开工后人家就会用筏子把蓑草运过来,到时候一定要给人家收了。方继业心里巴幸不得,感谢托木村长说:“一定收,我感谢托木村长还来不及呢!”

晚上回到收购站里,方继业看见阿朵好高兴,就问阿朵说:“咋这么高兴呢?”阿朵说:“现在不告诉您。”

当他们再次来到草料堆垛上,阿朵才褪去了自己身上的外衣,露出方继业给她做的那件粉色的无袖衬衫,转着身地给他看。在正月十五圆月的纯洁光亮下,美丽漂亮的阿朵像仙女一样妖媚秀丽、楚楚动人、方继业刻意在阿朵这件新衣衫的胸襟上用藕荷色和粉色条子盘了好大一副木棉花样式的盘扣,被阿朵丰韵的胸脯衬托地更加耀眼亮丽,浑然天成,十全十美。

方继业终于松了一口气,感概万千地对阿朵说:“……我师傅教的手艺真好,我终于找到最能配我手艺的女人穿上我亲手做的衣裳,阿朵……我要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了这个机会……”阿朵幸福地拥了上来倒在他的怀抱里,风情万种地娇声说:“人家才要好好的谢谢您,您让阿朵这辈子幸福死了!”

明月照耀下的红江水泛着淡淡的白光,隐隐约约、消无声息地流淌在大山林之中,在这高高的草料堆垛上,方继业和阿朵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方继业给阿朵讲述自己的故事,他要把自己所有的故事都讲给阿朵听,他想要阿朵永远记住自己,把自己留在阿朵心里,留在这红江边上的大山之中。

 

收购站重新开工后,托木村长给方继业联系好的那两三个上游彝族村寨,每天都有七八个载满蓑草的筏子来到这里,加上对岸彝族村寨和前面平坝村乡亲们的踊跃交售蓑草,收购站每天收购蓑草的数量倍增。看到这番大好的收购形势,方继业心里一半是幸喜,一半是忧虑,好似这生机勃勃的收购气象也在紧逼他要尽快地离开红江一样。白天他忙得不亦乐乎,夜里他挑灯熬夜,忙着给阿朵做剩下的那两件衬衫和彝族式样的连衣筒裙。而阿朵浑然不觉方继业的心思,每天乐呵呵地开心,做她该做的事情。傍晚下工后,阿朵跟火布托木他们一起坐上来顺福的筏子过江回到彝族村寨里去,隔三差五夜很深的时候又坐来顺福的筏子过江来和方继业幽会,来顺福依旧在红江边的筏子上打盹,等到下半夜后再和阿朵一起过江悄悄地回到村寨里去。

一个月后,方继业终于做好了阿朵的那两件衬衫和彝族样式的连衣筒裙。那天晚上阿朵试着自己的彝族样式连衣筒裙,高兴得像天使,夸方哥哥的手艺好,好会讨自己的喜欢,说最喜欢方阿哥哥给她衣裳上配的盘扣。阿朵还心疼地在油灯光亮下翻看方阿哥哥被针线勒红的手指,把他的手紧紧地捂在心口上说:“阿朵要好好赔您……”

看着无忧无虑的阿朵,方继业心里好不忧伤,轻轻地抚弄着阿朵的头发说:“我才要好好地赔阿朵呢。”阿朵不解的问:“阿朵要您赔啥子?阿朵才不要您赔呢,难道方阿哥哥还有啥子不高兴的事情?”方继业怕自己说漏了嘴,改口说:“上次在黄瓜园镇上的时候忘了给顺福大哥的中山装买扣子。”阿朵说:“扣子我有,那年来顺福他们烧军装的时候,我都把他们衣裳上的扣子全都剪下来了,我有好多呢。”方继业高兴地说:“阿朵真是又聪明又细心,那你给我拿来。”

方继业又想起那天在托木村长家看到的兽皮,对阿朵说:“那天在托木村长家过大年,我看到托木村长家有好多兽皮,就想要是能有一张好的兽皮做托木村长那件大披衫的领子,就完美了。”

阿朵撒娇地使劲拱进方继业的怀里,说:“人家的心思早就跟您想到一起了,就想跟您说呢,那年来顺福在山里打了一只花狸猫,那毛皮可好看了。来顺福把那张花狸猫的皮子硝好了,又厚实软和又毛绒漂亮,来顺福想敬献给托木老爷。可是托木村长说现在都民主改革了,再不能兴这一套了,就没要,为这个事情来顺福心里一直都不好受,还以为是托木老爷看不上他呢。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要是用那张又厚实软和又毛绒漂亮好看地花狸猫皮子给托木村长大披衫做领子,托木老爷肯定喜欢,这样也了却了来顺福的一桩心事,您说好不好!”

方继业紧紧地搂住阿朵,说:“我们阿朵和顺福大哥都知恩图报的好人,有啥子不好呢?”

阿朵紧紧地依偎在方继业的怀里,说:“我的方阿哥哥才是最晓得知恩图报的人……”阿朵话没说完,突然一阵干呕,而且呕的厉害,她急忙起身往屋外跑,方继业追出门外轻轻地拍着阿朵的后背问:“你咋个了?”

阿朵转身趴在他肩上,小声说:“已经有十几天了,阿朵怕是真的有了……”“真的嘛?”方继业一阵惊喜,杵在阿朵耳边说:“阿朵应该高兴才是,还怕啥子?”阿朵拥进他怀里,羞怯地说:“人家那是怕嘛,人家高兴还来不及呢,方阿哥哥您好坏,您是故意的。”

方继业一把抱住阿朵,亲吻着阿朵,说:“我们阿朵终于要做一个幸福的阿母了!”“方阿哥哥也要做阿达了。”阿朵幸福地说。方继业清醒地问阿朵说:“你告诉顺福大哥了没有?”阿朵小声说:“人家要先跟您说嘛。”

方继业对阿朵说:“早些告诉顺福大哥,顺福大哥是个好人,他要是晓得阿朵要做阿母了肯定也会高兴的。”阿朵在他怀抱里乖巧地应道:“嗯……”

阿朵望着夜空上的月亮和星星,对自己的方阿哥哥说:“阿朵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作证,阿朵生女娃娃就叫阿月,生男娃娃就叫木子星。”方继业问阿朵说:“生男娃娃为啥子要叫木子星呢?”阿朵说:“阿朵的阿达祖上就是大凉山木子家的,后来被托木家的祖上买来的。”

方继业也凝望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亲吻着阿朵说:“阿朵真会给自己的娃娃取名子,好听……”

阿朵被羞臊得一脸滚烫,说:“人家就要嘛,是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看见我们爱的,阿朵就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给我们作证!”

“好,就让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给阿朵的娃娃作证……”方继业深情地说着。

 

果不其然,就在方继业做好来顺福那套中山装和托木村长那件带狸花猫领子的大披衫的时候,刘科长带着一个年轻人来了。

刘科长来得突然,但一脸喜色,看到收购站场地上一排排的蓑草堆垛,问方继业说:“我估算你这二十几堆蓑草,应该有2000吨以上的蓑草吧?”方继业一口报上数来说:“截至到昨天2382吨。”

刘科长笑着说:“今天是4月3号,农历3月初一,离上次我和曾局长来才两个半月的时间,你就又收购了1700吨蓑草,你这真是想早点完成给曾局长保证的2500吨蓑草,早点鸣锣收兵回成都嗦?”

方继业看了一眼刘科长带来的年轻人,心里已经有几分明白,就说:“我咋个是你刘科长说的那个意思嘛,我这是人不催我我自勉奋进,免得领导来检查工作的时候,说我一个人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自由散漫,不努力、不奋进。”刘科长对跟在身后的年轻人说:“小羊,看到没有,这才是我们厂里以后当领导的人物,也不对,人家小方厂长本来就是厂里的领导,说出来的话都是有分量和觉悟的。”

刘科长给方继业和小羊两人介绍说:“这是小方厂长,当然,文革一开始就被打倒了。这个是小羊,人家可不是木易杨那个杨啊,是羊羔的那个羊,小羊是我们厂里刚刚从上山下乡知青里招收回来的新工人。小羊,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方师傅、方老师。”

小羊赶紧主动上前来跟方继业握手,并且尊敬地对他说:“方老师好!”方继业笑了,说:“呵,我现在改当方老师了。”方继业这话把人家小羊说得一脸通红。

方继业见自己说话有些冒失,说走了嘴,就缓和气氛地说:“羊姓啊,你的这个羊姓可是真了不得哦,是正宗的中华人文始祖黄帝嫡孙后裔的后代,历史上羊姓名人辈出,晋代有羊祉,梁代有羊侃、明代有羊可立,数不胜数。”

刘科长在一旁笑着对小羊说:“小羊你看是不是,方师傅方老师知识渊博得很,张口就来,全是教科书上的东西。”小羊说:“就是,方老师说这些我自己都不晓得。”

刘科长开门见山地对方继业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厂里的国产卷烟纸已经小样试制成功,下一步马上开始小批量试生产,厂里已经决定抽调你回去。所以,我这次带小羊来是接你的班,你好好带小羊一个来月,争取五一节过后回厂里上班。”

方继业说:“我还回厂里喂猪啊?”刘科长拍他一下,小声说:“你还喂啥子猪哦,我听说是要你回厂里担任生产领导小组副组长。”

方继业不削一顾,说:“我拿厂里70多块钱的工资,就要我回去当一个生产小组的副组长,这不叫我自己都愧得慌嘛。”刘科长却认真地说:“你听我说清楚了没有,是生产领导小组,不是啥子生产小组,给你一个副组长当那还真的是要抬举你了哈!我跟你说啊,人家曾局长现在才是这个生产领导小组的组长,整个生产领导小组7个人。曾局长是组长,副组长有原来的厂长,说是再加你一个,鄙人才是一个组员,另外三个组员有顾工、来主任和蒸煮制浆车间的季主任,这个生产领导小组里没有一个厂里的造反派。”

方继业听了笑了,说:“你们这是要造造反派反的节凑啊?那厂里的书记咋个没有进这个生产领导小组呢,叫我一个闲人还进这个生产领导小组当副组长。”

刘科长说:“人家书记高风亮节,自愿跟曾局长说他就留在这个生产小组外面,好跟那些造反派缠斗,要我们生产领导小组专心致志地搞好生产,把国产卷烟纸搞上去。你啊,一个人躲在红江这个清闲的地方当山大王都当惯了,没有报纸看,听个广播都没有。不学习就要落后,现在是啥子形势,据小道消息说邓小平都出来工作了,现在厂里的造反派也收敛了好多。还有现在厂里上马国产卷烟纸,工人们都积极响应和拥护,造反派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灵光了。你现在就是再想当山大王都不行了,曾局长要你回去专门攻克那些最难、最不好做的事情,说是只要有你小方厂长在,啥子敌人的坚固堡垒交给你,你都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刘科长这番话说的方继业心里有些飘然,但他还是谦虚地说:“你们就帮我吹嘛,我看你们是非要把我这一百多斤吹死不可!”

刘科长笑着说:“你小子自己做的事情还用我们吹啊,连曾局长都说你是一个不要命的拼命三郎,还是个神人……”

 

刘科长话刚说到这里,就看见阿朵笑盈盈地跑过来,阿朵热情地招呼刘科长,刘科长说:“是阿朵吧,看阿达的样子好高兴啊,今天有啥子喜事这么高兴呢?能不能说来给我们听听。”

阿朵被刘科长说得一脸通红,那对浅浅的酒窝衬得漂亮的脸蛋儿越发亮眼,说:“方同志,刘科长来了我去给你们做中午饭,收蓑草看质量称重那边您先盯着啊。”刘科长对阿朵说:“你们这里不是吃两顿饭得嘛?”阿朵还是笑呵呵地说:“刘科长是领导,来视察我们的工作很辛苦的,再说吃两顿饭是我们彝族人的习惯,咋个要领导也跟我们一样吃两顿饭呢?”

阿朵走了,方继业要小羊先去把包袱放在屋子里再过来,然后和刘科长往收购蓑草看质量称重那边去,刘科长冲着方继业说:“我看这个阿朵都被你训练成了你自己的人了,干事情麻利不说还好会说话,都成了你里里外外一把好帮手了。”

方继业敷衍刘科长说:“还不是我领导她,你刘科长领导我,都是在完成曾局长下达的那个2500吨的任务啊。”

这时候小羊过来了,刘科长要方继业给小羊好好交待一下,对他说:“这个小羊是厂里招收回来的第一批职工的娃娃,上山下乡在冕宁三年多,吃了不少的苦。但这哥娃娃表现很好,上山下乡还入了党,真是不易啊!他妈就是那个总务科的张淑芳,那年你给人家做了一身旗袍,后来造反派要张淑芳揭发批判你,人家就是不肯,你还记得人家不?”

方继业说:“是张淑芳的儿子啊,那我真要好好带带这个娃儿。”刘科长笑着说:“哎,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这个意思,人家张淑芳两口子听说自己的娃娃是来接你的班,要跟你学,高兴腾了。前几天还专门跑到我家里来,跟我说拜托你好好带带他们的娃娃,张淑芳还专门要我给你带了礼物来的,真的!”

方继业说:“都是一个厂里的老职工,还说这些干啥子,我没话说。现在托木村长帮忙,动员了红江上游几个彝族村寨都来交售蓑草,这里的群众基础算是真正打好了。还有黄瓜园火车站的熊站长和货运室赵主任,包括整个黄瓜园车站的人我全都搞定了,以后要火车匹保证没有一点问题!”

刘科长觉得方继业有些说大话了,就说:“你就自吹自擂吧,还整个黄瓜园火车站呐,我问你,你是咋个搞定的?”

方继业大言不惭地说:“我搞定夫人就搞定了一切!”

刘科长笑着说:“你又给人家显摆你的手艺了?”

方继业得意地说:“我哪是显摆啊,我敢说我师傅教我的那些手艺,在这一方是盖世无双,绝无仅有!”

刘科长说:“你要这么说我还真是服你,你赶紧给小羊说说,要他先熟悉一下,一会儿要他自己先弄到,这娃儿也跟你一样灵光得很!完了我们到屋里去,我们老同志了,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7/12/8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