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7/10/82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04 点击数:97次 字数:

 

7/10/82

 

 

乘收购站还有十来天才开工收购蓑草,方继业就在那间以往很少用的办公室里铺开了摊子,他想4件女衫全手工缝制5天时间足矣。他先打来一盆热水,从厨房里弄来一点碱面化在水里,把两张桌子和椅子板凳全都擦洗的干干净净。又把带回来那只火炭熨斗先放在大火里烧,之后用凉水激,接着用猪肉皮使劲擦拭熨面,直到把那熨面擦拭得亮晃晃的,最后才用热帕子一遍一遍地再擦拭熨面,把那熨面擦拭的光滑无比。

阿朵想插手帮他,他叫阿朵别动,在一旁看着就行了。阿朵说不就是做几件衣裳嘛,干啥子还要费这么大的劲和讲究。他认真地对阿朵说这不是讲究不讲究的问题,是一个做裁缝的基本素养和职业操守。把案子上的灰尘和污渍擦洗干净,以免把客人的衣料弄脏这是最基本的。案子上最不能出现的东西就是木屑毛刺,因为木屑毛刺是会刺伤客人的衣料,还极容易拉出客人衣料中的经纬织线来,这样不仅衣料要报废,赔偿别人的衣料损失不说,还会耽误客人的时间和精力,更会有损手艺人自己的名声。一个好裁缝除了手上的功夫要好外,最重要的就是少不了有两件得心应手的好家具,这两样家具就是剪子和熨斗,这是最基本的。熨斗的熨面必须制好,光滑平整是面上的,内在的是要整个熨面受热均匀和保温持久,这样做衣裳的时候才好用,而且不会烫坏衣料。

阿朵听着都觉得有点累,说:“原来当一个裁缝有这么复杂啊?”方继业说:“这不是复杂,这是一种精神,叫手艺精神。好的裁缝不光是手艺好,更重要的是要心细和有耐心。”阿朵在一边说:“夸张!”方继业说:“一点都不夸张,我学徒的时候给师傅家倒了三年多的马桶子,当后最先学的就是这些基本的东西,师傅说这叫磨练性子。”

方继业做完了这一切,才拿出冯姐和季姐两人的衣料来打开看。冯姐的衣料档次要稍微高一些,她要做无袖衣衫的粉色料子是的确良,另一块做有袖衣裳的料子是浅蓝春纺绸缎,这种料子看是光鲜亮丽,但在裁缝眼里只能算是很一般的绸缎,柞蚕丝的、手感发硬,没有真正的蚕丝绸缎细软和穿着舒适。但在现在这种乱世的年月里和这种偏远的地界,这种料子也还算是很有品味的了。季姐的料子一件是藕荷色的确良,这种色调很合方继业的欣赏口味,冯姐选择它做无袖衣衫,方继业眯上眼回顾了一下冯姐的身高和体型,觉得还很合适。另一件做有袖的料子,是最普通的白底红点春纺泡泡纱布料,不过看起来还是很上眼的。他抬头仔细端详了一眼站在桌子对面的阿朵,觉得季姐的身高没有阿朵高,三围差不多。所以,阿朵丰韵嫣然,季姐略显丰满妖娆,总的说还是不错的,跟这衣料还是很配的。

阿朵看见方继业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不自然起来,羞涩地说:“您又这样看人家,我不许您这样看人家!”方继业笑了,羞臊阿朵说:“您……还有啥子没有叫我看。” “您好坏哦!那是晚上,您啥子都看不清的。”阿朵跺着脚地说。方继业认错,但还是在继续臊人家阿朵说:“好好好,那是晚上,一团漆黑,我啥子都没有看见。所以,我现在就想大白天隔着你穿的衣裳再看一看你,看你身上还有些啥子好看的。”

阿朵假装生气了,心里却是越发的欢喜,说:“您讨厌死了,您还有啥子没有看见的……”方继业认真地说:“我们阿朵身高五尺四,肩宽一尺二寸,胸围二尺八寸五,腰围一尺九寸,殿围二尺九寸五。人长的漂亮,身高和身材都很适中,不算很丰满,但也不瘦弱,标准的年轻美貌的劳动人民妇女形象。等我把这几件衣裳做好了,叫阿朵看看我的手艺咋样,要是满意下次我去黄瓜园就买几块料子,也给阿朵做几身好看的衣裳。阿朵穿上我做的新衣裳肯定还要漂亮,还要好看。”

阿朵高兴地说:“我咋不满意,我现在就满意,那说好了啊,到时候您眼光好给我选做衣裳的布料,买做衣裳的布料钱我自己出。”“那咋个行,我说了给你做几身衣裳,料子就必须我花钱给你买。”方继业这么说。阿朵说:“我有钱买,就我自己买,您那些工资不是还要养家糊口嘛。”

方继业说:“阿朵还记得这事情啊,男人说好的事情是不可以变的,不许跟我争。”阿朵说:“您跟我说的每一句话阿朵都记得,我就自己出钱。”

方继业拿倔犟的阿朵没法,只好说:“到时候再说,我现在要干活了。”

 

方继业静下来开始认真的干活,剪刀在原来邮局这房子里捡了一把,之前他抽空早就磨好了,可以将就使用。前几天在红星造纸厂的时候他自己做了一把直尺,捡来半截收购站写通知的粉笔,把粉笔头子磨扁了当画粉。他想先做冯姐的那两件衣裳,于是摊开冯姐那块粉色的确良料子,闭上眼回忆冯姐的身材和各个部位的尺码。然后,用直尺刮平料子,再用直尺比划了几下,用粉笔点了几处记号,再用粉笔靠着直尺轻轻地划线。画完了裁剪的线,有检查了一遍,最后下剪子裁剪料子。

一会儿的功夫,冯姐的两件衣裳料子都裁剪好了,阿朵在一旁看得出神,说:“您这么快就裁好了。”方继业说:“裁剪料子才是第一步,精细慢工活路还在后面呢,我现在没有缝纫机,做的是全手工缝制的活路,俗话说慢工才出精细活。我给人家黄瓜园火车站站长夫人和货运主任夫人做衣裳,必须要做精细了,要叫人家十分满意。这件事情一是要对得起人家的信任,二是我要是这一次没有给人家做好,就失去了人家对我的信任。以后我们单位要找人家报车匹计划,连口都张不开,事情不就全泡汤了嘛,我们收购的蓑草还咋个运回成都呢?”

阿朵都被方继业说的话吓住了,说:“方阿哥哥您要这么说,您做这几件衣裳好重要哦,那我不跟您说话了。您自己忙,我出去找别的啥子事情做,不耽误您……”

方继业对阿朵说:“那你先帮我点燃几块木炭。”“好好好,就好。”阿朵一边说一边出了门。

方继业用茶缸打来半缸水,提着火炭熨斗到厨房里去,把阿朵点燃的几块木炭放进熨斗上面的炭盒里,盖好盖子,再回到案子这边让火炭熨斗烧一会儿。他坐下来点上一支纸烟,拿出在巧家买的各色什锦线和缝纫针,选了一种接近冯姐粉色的确良料子的线,穿好针线。再起身拿起火炭熨斗用手心试了试熨面的温度,找来一块干净的垫布喷上水试了试,觉得合适,这才在冯姐的一块粉色衣料包边上喷上水雾,小心翼翼地压边熨烫。熨烫好两块衣料包边,他坐下来开始一针一线细致地手工缝制,那每一针的针脚距离都一样,拉线手法和轻重也一样,而且缝制出来的回头针线很直,就跟机器缝纫出来的线条一样好看,完全看不出来是手工缝制的,更不可想象这是一个男人做出来的手工缝纫活路。

方继业现在也适应了云南这方地界吃两顿饭的习惯,等阿朵做好下午饭的时候,他已经基本缝制好了衣身,阿朵看了他缝制的针线活路惊叹不已,笑着说:“您这哪像是一个男人做的,简直比我们女人做的还好一百倍呢!”方继业说:“我这都手生了,老实跟你说,我都十几年没有做过了。我先缝这衣身能藏线的地方练一下手,等熟悉后我才敢缝制那些露针脚和线条的地方,尤其是领口最难了……你和来顺福先吃饭,我把这一点做完了在吃。”

 

来顺福吃过饭后也过来看稀奇,看后笑着小声对方继业说:“阿朵真是好福气。”方继业有些不解来顺福说的话,看了他一眼,说:“阿朵乱说。”来顺福说:“阿朵说方同志也要给她做衣裳,她高兴得幸福死了。”

听来顺福这么说,方继业心里还是有的愧疚,就对来顺福说:“回头我抽空也给你做一身,做那种我们汉族四个兜的中山装。”来顺福赶紧说:“不不不,方同志千万使不得,只要阿朵幸福和高兴开心,我也开心,我做啥都高兴。”

方继业放下手里的活路,给了来顺福一支纸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看着这个憨实的河南人,真诚地说:“顺福大哥,我说的真的。我看你现在都穿的是彝族衣裳,我给你做一身汉族的中山装,我们都留个念想。”

来顺福也看着他,过来好长时间才说:“方同志,方老弟,你对我们真好。阿朵眼光好,看人准,我心里高兴,以后阿朵有了娃娃就是我的亲娃娃!我一定好好干活,多挣钱,和阿朵一起把娃娃养好、养大。你放一百个心,来顺福这一辈子都感谢你这个恩人……”

方继业相信来顺福憨实和真挚的肺腑之言,也真诚地对来顺福说:“我心里晓得,你和阿朵都是好人,都是苦命人,说来我也是个苦命人。我从小没有了爸,我娘又改嫁,我八岁那年进城学徒,要不是遇上好心人帮助,我也许就流落街头当一个小叫花子了。我们都是苦命人,但我们也都是好心人,我们是兄弟,我叫你一声大哥,我也谢谢你。以后对阿朵好,阿朵要是有了娃娃对娃娃好,兄弟我信你和阿朵,一百个放心,真的……我会一直想着你和阿朵的……”

方继业热泪盈眶,来顺福也流下了眼泪,方继业抬头看见阿朵站在门口也在流泪。阿朵发现方继业在看她,捂着嘴跑开了。

 

在以后还没有开工收购蓑草的十来天里,来顺福每天天黑的时候就下山坡去红江边,披着查尔瓦在他的筏子上睡觉,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再上山坡上的收购站里来。每天晚上,阿朵和方继业爬上那个草料堆垛的顶上,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望着夜空中那明亮的半轮月亮慢慢地变成了满月,数着天上的星星,时而有明亮的流星划过天空,爱得死去活来。得到幸福的阿朵指着天穹上的天河和牛郎织女星,流淌着泪水对方继业说:“阿朵的方阿哥,以后您就在那边,阿朵就在这边……阿朵要一直在红江边的大山里看着您这颗星星,念想着阿朵的方阿哥哥对阿朵的好,念想着我的方阿哥哥给阿朵的每一天幸福……阿朵忘不掉方阿哥哥……”方继业对阿朵说:“阿朵的方阿哥哥也会想着阿朵的,我都给顺福大哥说了,我们以后就是兄弟。顺福大哥是个好人,是个好男人,他会对阿朵永远好的,阿朵要是有了娃娃,他也会对我们的娃娃好的,他说那娃娃就是他的亲娃娃……我信他说的话!”阿朵紧紧地躺在他的怀抱里,说:“阿朵全都听见了,阿朵这辈子是一个最幸福的女人!”

方继业亲吻着阿朵,说:“我们身子下面垫这件查尔瓦,染上了好多我们第一天晚上你的血,哪天把它洗了,要不以后人家看见了会笑话你的。”阿朵使劲地拱进他的怀里,小声说:“我不,我就不!我们彝族女人都是这样的,我要把它留一辈子。它是方阿哥哥爱阿朵幸福的证明,也是阿朵爱方阿哥哥的证明,您想销毁阿朵的证明永远都不可以,您好坏哦……”

几天后,冯姐和季姐的那4件衣裳都做好了,方继业要阿朵帮着试一试。阿朵脱去自己的身上的彝族服饰,显露出诱人好看的身子,一件一件的试着,虽说冯姐和季姐的衣裳尺码不完全合阿朵的身材,但上了阿朵丰韵嫣然的身子件件都好看。改良的中式女衬衫,配上符合每一件衣料材质、色调和风格的精美盘扣,件件做工都精致细腻好看,有袖的端正雅致,无袖的上身后更显妩媚妖娆,方继业自己心里都很满意。阿朵对着墙上的一块破镜子看了后,更是赞不绝口,直说:“我的方阿哥好了不起!”方继业说:“以后给你做的时候,我要把你现在的尺寸稍稍放大一点才合适。”阿朵说:“为啥子呢,我觉得贴身一点才好看,才女人。”方继业说:“女人的衣裳穿起来合不合适,只有我们当裁缝的心里最清楚,阿朵以后做了阿母,阿朵的身材会更加丰润漂亮,更好看、更有女人味。”

阿朵眉欢眼笑,一脸的幸福,脸颊上飞满红霞,一仰头,说:“阿朵就听方阿哥哥的,永远都听方阿哥哥的,这一辈子都听方阿哥哥的。”

方继业说:“那方阿哥哥明天就雇阿朵家的驴车,我们一起去黄瓜园车站给冯姐和季姐交货。看看商店里的衣裳料子,争取正月十五阿朵能穿上好看的新衣裳。”

阿朵乖巧地撅了撅嘴,说:“阿朵才不雇给方阿哥哥驴车呢,阿朵自己赶着驴车去,顺便带着方阿哥哥。”

“好,阿朵咋个说都对,阿朵顺便带着方阿哥哥去。”方继业这么说着,接着又说:“这几件衣裳我还有最后两道工序。”阿朵问他说:“不是都做好了吗,还有啥子工序呢?”

方继业笑了笑,说:“好裁缝要有始有终,要对自己的手艺负责,最后两道工序一是要再把每一件衣裳熨烫一遍,二是要给每一件自己做的衣裳留个名号,这是规矩。”他拿出早做好的四个小标条给阿朵看,小标条上用针线绣了四个小字“红江朵朵”。

阿朵被羞臊得好开心,说:“方阿哥哥您讨厌死了!”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7/10/8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