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7/9/81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3-03 点击数:104次 字数:

 

7/9/81

 

 

阿朵拉着方继业出了屋子,顺手带上房门,方继业问她说:“我们上哪里去啊?”阿朵紧紧地拉住他的手,生怕他要飞走一样,说:“您跟阿朵来。”

阿朵拉着方继业来到上次和他说心里话的那堆草料堆垛跟前,温情浪漫地说:“我们上去。”方继业笑了,说:“阿朵真是想的出来。”阿朵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羞臊地说:“人家喜欢上次和您说话的那个地方嘛。”

两人爬上了高高的草垛,望着天空上的半轮明月,像是离天穹更近,伸手就能栽到那些闪烁的星星。草垛的顶部很柔软,踩在上面脚底虚软,方继业叫阿朵小心,别从草垛顶上摔下去,阿朵调皮地说:“才不会呢,我从小就在山上惯了,要摔都是您摔。”之后又觉得自己说话错了,赶紧“呸呸呸……”几下。

往前走了十几步,来到上次他们坐的那个地方,方继业看见那里铺了一团白晃晃的东西,还有他床上的被子,原来阿朵再有准备。方继业抱住阿朵,说:“这白的是啥子?”阿朵紧紧地依偎着他,小声说:“那是阿母给我留下的查尔瓦,我们彝族女人新婚的时候,阿母都要送给自己女儿一件新白色的新查尔瓦。”“这个有啥子讲究?”方继业问阿朵,阿朵扭捏一下身子,害羞地说:“人家才不告诉您……”

方继业望着夜幕下的红江边,那里黑蒙蒙的一片,突然像是看见了一点亮光一划,心里有些忧结,说:“来顺福还在江边。”阿朵黯然地说:“我晓得。”方继业说:“刚才我像是看见那里有一点光亮,像是来顺福还在那儿抽他的水烟。”阿朵更紧地依附在他身子上,柔顺地说:“不看了嘛,人家好想要您爱哦。”

方继业想着来顺福的乞求,一把揽住阿朵柔软顺从的腰肢,把她放倒在那件白色的查尔瓦上。方继业激情似火地亲吻着阿朵,阿朵一身柔软温顺地任由他张狂,情到深处情更烈,温情脉脉,情不自禁地扯开自己的衣襟,蛊惑心爱的男人更加疯狂地抚弄自己。阿朵被方继业抚弄得不能自禁,起身披上阿母送给她的那件白色的查尔瓦慢慢躺下,轻柔妩媚地伸手拉住他的手,要他剥去她身子上的衣物。方继业笨拙地剥去阿朵身子上所有的衣物,阿朵白白的身子在夜色中展露无遗,他开始把持不住自己,急不可待地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扯开被子盖在身上,重重地伏在了阿朵的身子上。

阿朵急切地拥抱着自己喜爱的男人,唏嘘不已,孱弱呻吟,激情喃喃道:“好人啊……我要做您的女人……天啊……幸福,阿朵好幸福……阿朵终于是……是一个幸福的女人……”阿朵在达到最终幸福的那一刻泣不成声,咬住自己喜爱的男人的肩,又心疼地舔舐着被自己咬痛的男人,幸福得昏天黑地。

幸福的阿朵紧紧地依偎在方继业的怀抱里,两人凝望着夜空上的那一轮半月和星星,回味无穷,阿朵乖巧地说:“您是阿朵真正的男人,您把阿朵变成了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以后阿朵会永远记得您,忘不掉您……”

方继业轻轻地咬住阿朵的耳轮,小声地说:“阿朵是我第一个女人,叫我晓得幸福的女人是啥子样子。”“您讨厌死了……”阿朵害羞往他怀里直拱,说:“阿朵才不信是您第一个女人呢!”“真的……要是我说半句谎骗阿朵的话就不得好死!”幸福的阿朵两眼温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含情脉脉地说:“哪个要您死了,阿朵晓得是您第一个女人。阿朵还要您爱……爱个够才好呢。”

 

当东方天际发亮的时候,方继业醒来,发现身边的阿朵不在了,再看看朦胧中的红江岸边,来顺福的筏子依稀可辩。方继业低头看见身子下铺垫的那件白色查尔瓦上残留着一摊血迹,这才明白阿朵昨晚上说的彝族女人新婚,做阿母的要送一件新的白色查尔瓦给自己女儿的意义。想必阿朵昨晚上真是幸福的,那种幸福也是她期待已久的。方继业看时间已经是早晨6:10分钟,不敢多想,赶紧穿好衣裳,卷起被子和阿朵的那件幸福的白色查尔瓦从草料堆垛上下来。

站在厨房门口的阿朵,洋溢着一脸幸福的红晕,看着走近的方继业说:“睡好了?”方继业面带羞涩,说:“还不睡好。”阿朵却大大方方地说:“肯定没有睡好,昨晚您最多睡了三个钟头,一会儿吃了早饭再睡会儿。”这话叫他听了更是一脸的不自在

方继业进屋子把被子叠好,再把那件染上了阿朵血迹的白色查尔瓦叠好压在被子下面,然后出门洗刷。他问阿朵说:“来顺福还没有上来?”阿朵在厨房里一边忙一边说话:“早上来了,他到后面山上去打柴火了,一会儿就下来。”方继业说:“一会吃过饭我去托木村长家拜年,要来顺福送我过江。”

阿朵站到了厨房门口来,红着脸说:“一会儿您吃了饭还是再睡一下,您不心疼自己阿朵还舍不得您呢,下午再过江去。”方继业抬头看了看阿朵,心里明白她的意思,说:“也要得。”阿朵掘了一下嘴,说:“啥子也要得,本来就是嘛!”

方继业睡了一个回笼觉,起来后才觉得一身舒展,把要送给托木村长和李站长的拜年礼信收拾好放进挎包,对阿朵说:“那我过江去了,来顺福呢?”阿朵甜甜地一笑,脸颊上的那对酒窝越发明显,说:“他在江边呢。”方继业又对阿朵说:“那件查尔瓦我压在床上被子下面了。”阿朵一脸幸福地说:“我都看见了。”

方继业走下山坡先拐到红江车站去,给李站长两口子送上了拜年的礼信,跟李站长两口子客气祝福一番,李站长问他啥子时候回来的,他含糊其词说:“回来好一阵了。”李站长要他晚上到车站喝酒,他推托说:“不了,等过几天再说。”

来到江边看到来顺福,来顺福收好正在抽的水烟竹筒,一脸高兴地对他说:“方同志,早上我去山上打柴火了,回来的时候你又睡了,昨天你忙着赶了一天的路累了吧。”说的方继业都有些不好意思,说:“不累。”

等方继业上了筏子,来顺福解开栓筏子的绳子,用力将筏子往江里推了一截才敏捷地跳上来。筏子向红江对岸缓缓地划去,方继业关切地问来顺福说:“晚上睡江边冷吧?”来顺福开心地说:“不冷,都习惯了,有这厚实的查尔瓦披在身上一点都不冷。”筏子到了江心,来顺福又小声地对方继业说:“方同志,谢谢了哈,阿朵今天好高兴哦,好多年都没有见她这么开心了。”方继业一脸通红,说:“顺福大哥,真是对不起你。”来顺福却笑逐颜开,说:“方同志,你说哪里去了,我是真心地感谢你!说真的,看见阿朵这么高兴和开心,要我做啥都行,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来顺福的大度和高兴,真叫方继业心里有些不好受,他转移说:“顺福大哥,你帮我找些木炭,不要太多,我们回去的时候带上。”来顺福问他说:“你要木炭做啥子?”他说:“我要给别人做几件衣裳。”来顺福吃惊地看着他。

 

方继业给托木村长拜年,说一番祝福的话,送上何厂长给的白糖做礼信。之后,托木村长也问他同样的问题,说:“你要办的事情这么快就办好了?”他说:“巧得很,我去办事的那个单位领导正好是我在部队时的一个老上级,帮了我的大忙,没有费啥子好多的周章。”托木村长把自己的水烟竹筒上好烟丝递给他,说:“这就好!我就说嘛,方同志大人有大量,吉人天相,天佐善人,鸿福高照,这一生都会万事如意。”

方继业不好意思地谦逊说:“哪有像托木村长说的这样,就是巧合碰上了熟人,人家又愿意帮我。”托木村长认真地说:“那不一样,还有熟人不愿意帮人的,都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但是就有好多人他就是做不到,你说是不是?”

方继业心里明白,托木村长说这话是有所指向的。于是,他谨慎地说:“托木村长的教诲方某人记住了。”托木村长圆场说:“方同志你说哪里去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就是有感而发,顺嘴这么一说,方同志可不要介意和多心才对。”

托木村长从火炉里拿出一枝烧红炭化的枝条递给方继业,他接过后点燃水烟竹筒上的烟丝抽着,听托木村长继续说:“上一次就听曾局长说你是一个做大事情的人,想必你在红江也住不了好长的时间,难道方同志真就不愿意在我们红江再多做一点事情,比方说我之前给你说过的那个事情?”

方继业红着脸,低头小声地说;“托木村长放心,我晓得会对阿朵好的……”托木村长听了他这话大声笑了起来,说;“这就对了嘛!好……好,我以后跟你再不提及这个事情了,我们以后永远都是朋友、亲人和兄弟,那这个事情我们就你知我知天知。我托木会向母尔木色(主宰大自然的神灵)起誓,也给你做一个私下的保证,我会永远像对待亲阿妹那样护着阿朵,以后阿朵的娃娃就是我的亲侄子,永远都不会变的!”

方继业抬起头来看着这位重情重义和善良的彝族汉子,激动地说:“那我谢谢你托木大哥!”托木村长开怀地笑了,说:“兄弟你说远了,我们是亲人、是兄弟,是永远的朋友,阿朵能做一个幸福的女人,一个有自己娃娃的幸福阿母,我才要好好感激你呢。要不我这一辈子心里的那块石头都落不到地上,我会觉得是我年轻的时候犯下了错,害了阿朵。当然,我也会认为是我的老阿达给阿朵许下了一个来顺福,害了阿朵这一辈子,这个罪孽叫我怎么去替我的老阿达赎罪?我们托木家过去剥削压榨过像阿朵家这样的奴隶娃子,这都是有罪孽啊。现在解放了,也民主改革了,虽说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我们托木家宽仁,我们彝族村寨里的乡亲们也不再计较,但我托木自己心里是过不去的,总像是有那么大一块石头一直压在我心上。要不你会总觉得阿朵的事情是不是我管的宽,总要护着阿朵替她出头,我咋不管呢,我不护着阿朵,替她出头我就心里过不去,那块石头压得我出不了气,你说是不是?”

方继业听托木村长这么一说,两眼含着热泪,说:“谢谢托木大哥这么说,真的,你这么一说我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落了地。”托木村长看着他,深情地说:“我当然要向母尔木色起誓,也要给你做一个私下的保证和说法,这是必须的!不然你心里的那块石头也会压你一辈子的,你会觉得你是在乘人之危和心里不干净和不道德,你会觉得你这一辈子都愧疚和对不起来顺福的,甚至你以后会不敢面对你和阿朵的那个娃娃。没有的事情,阿朵她想做一个真正幸福方女人,想做一个有自己娃娃的幸福阿母,她自己愿意,来顺福也愿意阿朵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愿意阿朵是一个有自己娃娃的幸福阿母。阿朵她没有错,来顺福也没有错,你方同志就更没有错了,你们错在哪儿呢?这都是母尔木色的意思、是天意不可违,是成人之美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嗯……”方继业感动得掉下了眼里,在心里感激眼前这位心灵坦荡仗义和善良宽仁的托木大哥。

 

晚上,还是在那一个草料堆垛上,方继业把白天和托木村长那一番交心的谈话全都说给阿朵听了,阿朵好开心、好高兴、好自由放飞地哭了。她对自己心爱的男人说:“您现在晓得托木村长的好了哇。所以,说啥子阶级并不重要,重要的人心的善良和干净。就跟您一样,以后回到了您该回的那个遥远的大城市里,我们不在一起了这个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阿朵爱过您,您也爱过阿朵,叫阿朵成了我们彝族村寨里的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成了一个有自己娃娃的幸福阿母。阿朵会永远在红江边的大山里想您一辈子,心里面会一直深深地爱着您这个阿朵心爱的好男人一辈子,阿朵会一直默默地为您祈祷和祝福,阿朵心里爱的男人会永远幸福和安康。阿朵不会来打搅你、烦扰您,阿朵会和来顺福一起把我们的娃娃好好养大,养成像他阿达一样有文化、有担当和心地善良,永远爱阿朵……阿朵心爱的好男人啊,阿朵会一直在心里念想您,爱您和惦记您!您要真想我们的娃娃了,我会在他长大以后告诉他阿达是啥子样子的,要他去看他的阿达……我好爱的阿哥哥……阿朵这一辈子都感激您、爱您,永远永远都忘不掉您……我好爱的阿哥哥……”阿朵在方继业的怀抱里哽咽地哭诉着,企求心爱的男人更多的爱,企求心爱的男人给她一个她想要的、会给她带来一生幸福和念想的娃娃!

夜色天穹上的月亮和星星作证,潺潺流淌的红江水和连绵起伏方大山林作证,阿朵在嗷呜呻吟中成为了一个幸福的女人,在孱弱唏嘘中深爱着给她幸福的阿哥哥!

几颗明亮燃烧的流星划破苍穹,永远地明亮和燃烧在阿朵的心里,阿朵幸福地瘫软在了美丽的山巅之上,阿朵说这辈子死了也值得……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7/9/8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