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5章 夜入杨府
本章来自《天外坞轶事》 作者:浣花公子
发表时间:2021-02-23 点击数:329次 字数:

“快来啊,景守卫!”景伊晔仿佛听到杨少爷在向自己呼救,“这个地方好压抑拥挤,我就要憋死了!”

确实很难受,景伊晔也跟着叫起来,他感觉无法呼吸、手脚被缚。挣扎着醒过来,原来又是一个梦!杨少爷一定是有危险了,景伊晔焦急万分却又无能为力。

一束月光照在身上,看来今晚天气不错,可景伊晔心中阴云密布。除了杨少爷他同样担心更夫和白衣的安危。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一死三失踪,这在号称桃源的天外坞简直难以想像。无法高枕无忧,景伊晔带上雪泥刀准备夜巡。

在出门之前要知晓时辰,这是他的习惯。可今晚没人打更,只得自己到更夫房里去看沙漏。眼前的一切让景伊晔惊愕不已。房里乱七八糟,陈设被掀了个底朝天,一定是有人在找什么东西。

会是什么东西值得那些人翻箱倒柜?景伊晔连忙退了出来,他又检查了一遍,发现桌上的那封信和杨少爷的外套也不见了。

景伊晔心神不定地走出院门,他已经开始怀疑:照此下去局面有可能失控,自己能独挑大梁吗?这么多事全都理不出头绪,只得无奈地仰天长叹。天上的白玉盘分外皎洁,到湖边赏月一定很惬意!忙里偷闲得了,他想开开小差,何必活得那么累呢?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刚到水边,忽然听到有人在高声吟诗。还挺应景的,谁有这般雅兴?景伊晔放松多了,准备观察是何许人也时,那人已经认出了他。

“这不是景守卫吗?”那人行礼道。“请问先生是……”景伊晔随之还礼。“景守卫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人笑道,“我是贾老爷家的。一直在给他老人家看病,也教他家孙儿读书识字!”

“是姜先生啊!”景伊晔知道这人,但好象没见过,“听说你今天到潘老爷家给人看病来着!”

“唉!别提了!”姜先生叹气道,“我看李管家伤势严重,就用了祖传的金创药,应该能起作用吧!可我在湖边散步的时候,恰好遇到潘家人在这儿用船运送他的尸体……”

顺着姜先生手指的方向,景伊晔看到一艘船正在洒满月光的湖面上缓缓远去。“先生不用自责,李管家确实伤得太重了!”景伊晔安慰道。

“我生疑的不仅仅是这个。”姜先生摇摇头说,“景守卫你不知道,装李管家的棺材似乎太大了些,好几个家丁都抬得那么吃力……”

“先生的意思是,棺材里一定还装了别的什么东西!”景伊晔也看见了李管家的棺材,只是当时他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异样,“毕竟是潘府的管家,陪葬的东西总得有吧!”

“就算是陪葬的东西也不会有那么多。”姜先生点头说道,“说不一定不是东西,而是……”他话音未落,乌云遮住了一轮明月,湖上吹来一阵狂风。

这风太大了,景伊晔几乎睁不开眼睛。“变天了,先生快回去吧!”他说完就转身到街巷中避风去了。

月亮不再露脸。景伊晔在天外坞巡视了一遍心里忽然明白了。装在棺材里的除了李管家,一定还有杨少爷!刚才听见的呼救声正是他在给自己托梦,否则他不会说自己快被憋死了。

这么说是潘家人迷晕了自己、绑架了杨少爷,还要他为李管家陪葬?更绝情的是,杨老爷还不管儿子的死活?景伊晔不寒而栗。送棺材的船是追不上了,只能祈祷杨少爷能逢凶化吉。

这些人心太狠了,景伊晔恨得牙根痒痒,他下决心要撕下所谓老爷的虚伪面具。那就按计划行事,他想,先到杨家去,兴许能救出更夫和白衣。正思忖间,景伊晔已经来到杨府墙外。四下无人,也不在潘家门外,这里是最佳地点。

没有过墙梯,能得到蹑空草也好,景伊晔一边望墙兴叹,一边无可奈何地试着跳了一下,没想到竟然从高墙上一跃而过。

好极了!景伊晔大喜过望,说自己天生神力还真不是吹牛。不过他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杨府家丁众多,景伊晔叮嘱自己一定要小心,好在这里树木茂盛、山石林立,藏身很容易。

月色黯淡,景伊晔不知道身在何处,只得在树间石后穿行,不一会就来到湖边。突然一阵女人的哭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么晚了,会是谁在这里哭泣?

“我的命好苦啊!老爷只顾宠婉儿和雪娥那两个陪嫁丫头。嫁到杨家这么多年来独守空房也就罢了,还有人说我勾引少爷……”原来是杨夫人,景伊晔猜想,她大概是夜里出来散心的。

“夫人!你不要难过了!”这分明是一个丫环的声音,“清者自清,这件事其实老爷心里早就有数了!”

“桐琉,你是怎么知道的?”杨夫人带着哭腔问。“我听罗管家的贴身小厮小张说的。”那个叫桐琉的丫环说,“昨天深夜咱们这儿的更夫带了三条神犬到家里。它们闻了少爷的衣物后就一直在屋里打转,并没有向夫人的房中来……”

“我和少爷都是被冤枉的,只是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杨夫人停止了哭泣,“那……三条神犬呢?”“我听小张说,老爷命令他们把神犬关在以前的夫人院里了。”桐琉说,“老爷还叫人把更夫和另外一个小白脸给关起来了,说是家丑不可外扬……”

果然是杨老爷干的好事!景伊晔心想,这一趟还真没白来!可他转念一想,又感觉完全说不通。按说,他景伊晔也是知情人,怎么就躲过了杨老爷的毒手?再者说了,既然事实证明杨少爷是清白的,杨老爷还担心什么家丑外扬完全没有必要。

“原来是这样!”杨夫人说,“我们就在那弃妇的院落隔壁,可我明明刚才听到那院里有人声喧哗。”

“也许是老爷安排了几个养狗人吧!”桐琉说,“夫人!咱们回去吧!夜深了,小心着凉!”

景伊晔跟在两个女人后面,他的目标是想去看看那三只“神犬”,毕竟它们以前的主人是自己的同仁。

待杨夫人和桐琉进门以后,景伊晔跳进了隔壁的小院,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堂中灯火通明,没有狗的影子,只有三个人在推杯换盏。

这是怎么回事?景伊晔仔细一看,惊讶得差点叫出来。那三个人的长相竟然和那三只狗如出一辙。狗也成精了?景伊晔这才相信那封信所言不虚,真地要出事了!

“今天早上,我以为是姓景的那小子在墙外边。”那猪头说,“结果咬错人了,害得我还挨了几棍子!”“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不会弄错了!”猴头的脸和猴屁股一样红,“杨老爷说他不怪我们。”

杨老爷几时放过自己了?景伊晔瞬间感到后脊背发凉,可他为何如此狠毒?自己死里逃生,只是可惜李管家成了替死鬼。

“我们终于回到了杨老爷身边。”平脸怪喝了一口酒说,“要是能永远这般快活就好了!”

“放心吧!”猪头说,“杨老爷说他派人到更夫那里搜过了,没找到盘子!不知道是谁抢先了一步。所以我们暂时不会被收回去!”

盘子?收回去?景伊晔想起了昨晚被迷晕后所做的梦,原来要用盘子才能降伏这三个妖怪!

“十有八九是姓景那小子拿走了。最好找到那盘子把它打碎,以后我们就不再是那盘子的三条腿了!”猴头说,“杨老爷也是这个意思,他还指望着我们来代替更夫和姓景的、姓白的……”

“这样天外坞就是杨老爷和我们的了!”三个怪物举杯相庆,笑成一团!天外坞岂能落入坏人之手,景伊晔冲口而出:“你们三个怪物痴心妄想!”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浣花公子
对《第5章 夜入杨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