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4章 管家之死
本章来自《天外坞轶事》 作者:浣花公子
发表时间:2021-02-20 点击数:441次 字数:

“老爷,景守卫,你们还是亲自去看看吧!”那位家丁低头小声说。“小谢,带路!”潘老爷扬了扬手,“有的人死了可能还好些!”

景伊晔跟在潘老爷和小谢后面,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没有人性的不仅仅是杨老爷,他想,怎么会有这么多无情无义的人?在唏嘘之余,景伊晔难免疑窦丛生:既然都嗜赌成性了,这个潘老爷怎么还敢让这样的人当管家?

“景守卫!”潘老爷忽然停住脚步回头说道,“区区一个管家,就不劳你费心了!”景伊晔也停了下来,他拱手道:“无论天外坞发生什么事,景伊晔都得过问,这是职责……”潘老爷闻言不等他说完就继续向前走。

来到李管家的住处,屋里的小厮们一齐跪下向主人行礼。景伊晔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一定就是李管家了。只见他脸上血肉模糊,身上被几个小厮用布头缠了个遍,但还是能依稀看到有血渗出。的确伤得不轻!

“你们这些蠢货!发生这么大的事,竟然不向我汇报?”潘老爷喝斥道,“眼看着少爷就要回来省亲,你们就闹这么一出?”

“老爷,听说当时巷子里并没有别人!”小谢也跟着跪在地上,“所以老爷不用担心!”“那袭击李管家的是什么样的野兽?”景伊晔好奇地问。可是跪在地上的家丁全都不回答,有的人还不停地哆嗦。

“有什么尽管说就是了。”潘老爷面无表情地说,“反正有景守卫给你们做主,这是他的职责!小辛,你来说!”潘老爷阴阳怪气的,景伊晔从来就反感这个人。

“是,老爷!回景守卫,那是一只象狗又象猪的东西,一口的尖牙,好凶恶啊!”小辛的声音有些颤抖,“还好我们几个带有家伙,可惜让他跑了……”

象狗又象猪?景伊晔心里明白了,这不就是昨晚更夫牵出的三条狗中的一条吗?要是它们成了野狗,天外坞还有宁日吗?“这不自找吗?”潘老爷继续骂道,“我真没想到养了你们这帮赌徒,不好好看家护院,成天跑到外边给我惹事……”

“潘老爷,还是先找个医生来吧!”景伊晔劝道。可是潘老爷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训斥他的手下:“你们李管家昨晚到底赢了别人多少?说不一定是那些输家寻仇来了……”

这倒是有可能的,景伊晔宁愿信其有,总比野狗伤人好。一阵“呜呜”声打断了思绪,景伊晔循声望去,原来从床上传来的,李管家似乎有话要说但又说不出来。

景伊晔急忙上前想问个明白,不曾想被潘老爷叫住了。“景守卫,你还是巡逻去吧!”潘老爷拿腔拿调地说,“你再不出面,指不一定又有谁会被狗咬了!”

景伊晔实在不想再和这个人说下去,径直拂袖而去。他听见潘老爷命小谢到贾老爷家请医生。这个贾老爷是天外坞有名的病号,所以基本上也只有他们家才配有医生。但是景伊晔听说这个医生是由贾家的教书先生客串的。

在天外坞来回地走了好几遍,景伊晔并没有看到一只狗,也没有听到一声狗叫。看来昨天晚上的三条狗暂时还不是野狗,可它们和更夫、白衣不可能凭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总得有个来龙去脉吧!景伊晔始终放不下,他打算还是到杨家看看,问题是怎么才能进去呢?

再一次走到杨府的围墙下,景伊晔犯了难。这墙也太高了吧,可人家杨少爷是怎么爬出来的呢?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他隐约看到杨家围墙对面的潘府门前有个人影躲在大树后面偷窥。

“是谁在哪儿?”景伊晔大声喝道。“景守卫,是我!”天外赌坊的曾老板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你跟踪我干什么?”景伊晔没好气地说。从昨晚开始,麻烦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他已经处在快崩溃的边缘。

“景守卫你误会了!”曾老板陪着笑说,“我是到潘家看望李管家的,听说他受伤了!他家下人已经去请示潘老板了。”“你可真关心你的客户啊!”景伊晔冷笑了一声,“不过象李管家这种人老是赢,你们赌坊还有谁敢来?”

“说的也是……”曾老板突然改口道,“我们开赌场是为了丰富天外坞居民的生活,要不然……”

“如果能找到峚山玉做的骰子,那就不怕什么李管家了,对吗?”景伊晔轻蔑地说,“不过在找到这件宝贝之前,最好把他除掉!”

曾老板面色尴尬,嗫嚅了半天才说:“景守卫你别把人想得那么坏好不好?李管家受伤真地和我没关系!”

“你没有养狗吗?”景伊晔追问道。“我没有!”曾老板矢口否认,“我倒是也想有三只非凡的狗,只可惜被别人……”

“被别人怎么了?”景伊晔听出他话里有话,“莫非你知道咬伤李管家的狗是谁家的?”“景守卫,你别问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曾老板不愿意正面回答,眼睛却一直盯着对面的杨家大院。

正在这时,潘家大门开了,一个家丁走出来请曾老板进去。看着潘家合上的门和门梁上悬挂着的石鱼,景伊晔一下子明白了是谁家放出的狗。兴许也正是这个曾老板,在昨天晚上看到了自己带走杨少爷。他对杨家的宝物一直垂涎三尺,景伊晔心想,所以才在暗中观察,目的就是伺机下手。

天色渐暗,景伊晔打算回去了,但愿今天别再有事。当他又一次经过潘家大门时,看见几个家丁抬着一口棺材走了出来,小谢跟在后边。

“小谢!”景伊晔赶忙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李管家死了!”小谢不太高兴地说,“老爷下令连夜用船送出去,到他的老家找个地方埋了。”

看着潘家的人远去,景伊晔莫名地悲伤起来。一个管家过世,就这么草草地就把人埋了,还全无伤感之意。

“景守卫!你以后不要再叫他小谢了!”景伊晔回头一看,原来是潘家的家丁小辛,“人家现在是管家了!”

“怪不得开始有派头了!”景伊晔趁机问道,“李管家这么好赌,你们潘老爷怎么不早点把他打发了?”

“那是老爷不敢打发他!现在好了,老爷不用再怕他了!”小辛一边小声回答一边四下张望,说完就进府关上了大门。

一定是潘老爷有什么把柄在李管家手上。难道是潘老爷为了免遭敲诈,放狗咬死了自己的管家?景伊晔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

回到住处,更夫和白衣还是不见人影,看来自己以后只有连轴转了,景伊晔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躺在床上小憩。今晚一定要想办法进杨府,景伊晔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浣花公子
对《第4章 管家之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