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6/12/72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2-18 点击数:287次 字数:

6/12/72

 

 

托木村长的好客和热诚是发至内心的,曾局长也跟托木村长说实话,说现在国营东方红造纸厂正在做生产和产品的调整,只要是新的产品试制成功,今后就会年年都到红江这片地界来收购蓑草,而且需要的量会大幅提高。托木村长也祝愿国营东方红造纸厂的生产和产品调整早日实现,说是那样他们彝族村寨漫山遍野的蓑草才会有真正的价值,村寨里的乡亲们就有了一条生生不息的生财之道,乡亲们的生活就会改变。

当然,喝酒之间托木村长又把他们彝族村寨的过去和他老阿达的那些故事讲了一遍,托木村长似乎并不介意说他老阿达过去是奴隶主,说他自己是奴隶主的后代。他说这本来就是事实,现在新社会民主改革了,想要逃避过去那些不光彩也是不行的,罪过就是罪过,他想现在就是要在新社会里重新做人,尽量为彝族村寨里的乡亲们多做一些好事情。他感谢共产党和解放军解放了全中国,感谢毛主席和共产党进行的民族改革,给了整个彝族地区乡亲们平等自由和没有剥削的生活,也给了像他这样奴隶主后代的新出路。他说他们彝族地区在解放前是没有哪个真心关注的,更不要说有啥子政治地位和生产经济的改善,基本上就是一个刀耕火种自生自灭的生活状况。所以,那个时候为了生存,彝族除了要防止外族人的侵袭和地盘被蚕食外,对外部完全是封闭的,对外族人也有很深的戒备和仇视。再加上彝族内部各家支干之间和村寨之间,也经常发生为争夺和捍卫自己部落村寨的山林坡地以及怒了娃子的械斗和战乱,他的几个阿耶(叔叔)就是死在跟刘文辉部队的战争和与其他村寨的械斗之中。那时候他老阿达之所以要收留下来顺福他们那伙国民党残兵,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看中了他们手里的那些枪弹,和他们这伙人都会耍枪打仗,收留下他们就可以壮大自己村寨里的实力。解放后,特别是民族改革后,这种事情就再也没有过,大家都过上安稳祥和的日子,哪个还跟哪个去争斗呢?

四个人围炉而坐,喝着酒、吃着肉,相谈甚欢。到了傍晚时分,村寨里各家各户的当家人都聚集到了托木村长的院子里,而那些各家各户的当家人来到托木村长院子里后,要做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走到托木村长他们围坐的火炉平台下,向托木村长请安,听托木村长给他们介绍曾局长和刘科长后,再给曾局长和刘科长请安。这时候的托木村长,依旧是一副这座彝家村寨里的大当家派头,威风凛凛,气势豪迈。

这时候方继业看见来顺福来了,来顺福走到平台下面规规矩矩地向托木村长和曾局长他们鞠了一躬,说:“托木村长好,两位领导和方同志好!托木村长,江对面的人都回来了,按照您的吩咐现在火布守在收购站里,李站长说他还有点事情,要晚上8点才能来过,我到时间去接李站长过江,再过江去把火布替换回来。”

托木村长看了看天色,手臂一挥,说:“好!你先去坐下喝酒吃肉,一会儿走的时候再带些酒和肉走,阿朵呢?”来顺福老实地说:“阿朵回家换身衣裳马上就来。”

托木村长“嗯……”了一声,来顺福才走开。看到来顺福瘦小的身影走到院子里的一个火炉边坐下,曾局长大概是因为刚才听了这个来顺福和阿朵的故事,看了一眼方继业,方继业估计曾局长对来顺福和阿朵已经有深刻的印象,就小声对曾局长说:“这个来顺福很能干。”曾局长已经喝了一下午的米酒,虽说心里有数,在酒上尽量控制自己,但还是有些微醺,说话有些放开和随意,不经意地小声对方继业说:“你应该说人家很老实,他老婆才是真能干。”方继业觉得曾局长话里有话,不由得脸上有些发热,好在天色已晚,才掩饰住他心里那些尴尬。

正说着话,一眼就看见阿朵穿一身漂亮的彝族服饰出现在院子门口,手里捧着一篓红红的柿子直径往这边走过来,院子里有人在打趣地叫喊道:“阿朵妹子好漂亮哦!”阿朵没理那些叫喊说话的,上了楼梯后向托木村长和曾局长他们微微一蹲身子,说:“托木村长还有领导,这是我家柿子树新下来的柿子,送过来给你们尝尝,祝愿我们彝族村寨的生活红红火火,祝愿方同志的收购站生意红火……”

见阿朵这么会说话和盛情,曾局长带头要起身感谢一番,托木村长用手按住曾局长,说:“领导不必拘礼,我们阿朵不仅漂亮能干,还很懂我们彝家的礼节,这都是应该的,她说的话是真诚的,也是代表我们彝族村寨乡亲们的心意。好好好,阿朵你放在这里,一会儿大家喝酒吃肉高兴了,跳洛荷舞的时候你要给我们唱山歌,把你会唱的山歌都给领导唱一遍。”

托木村长高兴地站起身来,大声喊道:“阿木,你们几个的马布和比鲁(乐器)带来了吗?”院子里的阿木大声说:“托木阿达,都带来了,不过我们再咋个吹都抵不上阿朵妹子一个人的歌声啊!”托木村长笑着说:“还算你们晓得啊,好了,把篝火点上,我们彝族村寨为欢迎成都来的领导,大家都开心地喝酒吃肉,跳起我们彝家欢快的洛荷舞,唱起我们最好听的山歌,祝愿我们彝家和汉族兄弟的友情永世长存……”

 

院子里点燃了红红的篝火,阿木他们吹奏起马布和比鲁,在美妙的音乐声中阿朵给曾局长和刘科长施礼,说是要下去唱歌,托木村长拦住她说:“阿朵你下去干啥子?就在这里好给曾局长和刘科长还有方同志敬酒啊,一会儿李站长还要来呢。一会儿你就站在这里唱,唱你最拿手的山歌,要唱出我们彝家人的热情和欢快来!来来来,你先给曾局长他们敬了酒再说……”

于是,漂亮热情的阿朵按照彝家风俗蹲下身子,把酒碗高高地举过头顶向曾局长和刘科长敬酒,曾局长和刘科长不得不每人连喝三碗米酒,他们这才真正领教了彝家阿咪子的热诚和厉害,刘科长一再对阿朵说:“阿朵妹子,你这样我们可是担当不起啊,你光敬酒要我们喝,你自己咋不喝呢?”阿朵只是浅浅地一笑,方继业在一旁还解释说:“这就是彝族山寨里的规矩,你老人家今天要不醉,阿朵妹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阿朵最后来到方继业身边,给他倒上一碗米酒,小声说:“方同志你放心,收购站的事情我都弄好了的,今天一共收了13半吨蓑草……”方继业忙说:“阿朵辛苦了。”端起酒碗一干而尽,阿朵待他放下酒碗再给他倒上,也就没有再要他继续喝了。刘科长见状有些不解,在一旁说:“咋个小方厂长的待遇跟我们不一样呢?”托木村长放声大笑,说:“阿朵早把你们方同志当成我们彝家村寨自家人了,他那待遇肯定就跟你们当领导和客人的不一样啰!”

托木村长的话叫阿朵脸上显露出几分羞涩,她放下酒坛走到平台栏杆边,开始靓声地歌唱起来:“阿哥哥在山那边,阿妹妹在山这边,阿妹妹唱歌映山响呀,阿哥哥听见好心喜欢;阿妹妹在江这边,阿哥哥在江那边,阿哥哥唱歌过江来呀,阿妹妹羞得躲起来……”阿朵清脆响亮的歌声穿透彝家村寨的上空,在夜幕的苍穹里空灵回荡,天空上的月牙泛着明亮的黄色光芒,星星亮得像是听懂了阿朵的歌声在眨眼,熊熊的篝火火焰映在阿朵漂亮的脸蛋上红扑扑地,更显阿朵靓丽的姿色和楚楚动人的身段。

突然,院子里马布和比鲁的吹奏乐曲停顿了下来,只看见站在篝火边的阿木喝下一碗米酒,也亮开嗓子歌唱道:“阿妹妹唱歌真好听,阿哥哥听了迷着了心,阿哥哥要过江来见阿妹妹,央求了来顺福大好半天,船到江心被打翻,害得阿哥哥喂了王八好伤心。”

阿木的歌声刚落音,欢快地马布和比鲁的吹奏声又响起来,站在平台栏杆边的阿朵接声歌唱道:“你是哪家的阿哥哥呀,阿妹妹没见过没闻过,淹死你阿妹妹不伤心……”院子里的音乐又停顿了下来,阿木接着歌唱道:“喂王八的阿哥哥沉江心,吓得来顺福胆心惊,阿妹妹哭着喊人来,来了一只大老鹰……”

这时候院子里的彝族乡亲们,开始随着马布和比鲁的乐曲声跳起洛荷舞,李站长来了。托木村长请李站长坐下,阿朵过来给李站长敬酒,之后又给曾局长和刘科长敬酒。李站长夸赞阿朵说:“阿朵妹子的歌声好美、好清澈、好好听哦,我在江边就听见了,来顺福直间跟我说,他这辈子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这辈子就是做牛做马都够不上你,他心里一直都在感激老寨主阿达的恩赐呢。”

方继业注意到了阿朵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马上黯淡下来,但她嘴上还是说:“我也是心里一直记得老寨主阿达的恩惠,来顺福他人好,实在和本分,又有一身好手艺,我阿达和阿母在世的时候也很喜欢他。”李站长又恭维阿朵说:“你们两个好福气,一个漂亮能干又温和,一个憨厚能干又实诚,就差有个娃儿了!”李站长说完这话就警悟自己说话有些冒失,马上岔开话题转身去敬曾局长和刘科长的酒。方继业看见漂亮温柔的阿朵在看着他,然后埋下头给他倒酒。

方继业看着低头给自己倒酒的阿朵,心里在想托木村长曾经给他讲过的那些关于阿朵的故事,他突然有些迷离恍惚,他想为啥子托木村长要给他这么一个外族人讲阿朵的那些私密的事情呢?是托木村长心好,把阿朵看成是自己的阿妹,有感而发才对他那么随口一说的?还是托木村长真是同情有阿朵这么一个好妹子,有意向他吐露埋藏在自己心里的那种遗憾?这时候阿朵已经给方继业倒好了酒,抬起头来冲他嫣然一笑,柔情似水地说:“方同志,您要看得起阿朵,觉得阿朵唱的山歌好,就请您再喝下这碗阿朵敬的酒。”方继业看着阿朵那双明晃晃好专注的眼睛,像是看懂了她的心思,说:“阿朵唱得好,以前就听托木村长说过,说阿朵唱歌最好听,今天一听果真是好听,歌声真跟百灵鸟一样美妙……”

阿朵的脸颊泛起红晕,羞涩又高兴地说:“那我跟方同志一起喝一碗酒,喝完酒我再唱给您听。”阿朵拿过一只碗来给自己倒上酒,和方继业一起同饮。方继业喝下酒后又想到了刚才阿朵唱的那支山歌,“阿妹妹在江这边,阿哥哥在江那边”,似乎觉得阿朵是有意这么唱的。

阿朵起身又去平台栏杆那边唱起来:“好酒敬给有情人,好歌唱给彝家人,彝家阿哥

掏心窝呀,彝家阿妹最真诚,最真诚;端起一碗酒敬客人,一碗水酒心连心,彝家阿哥心眼好呀,彝家阿妹情义深,好酒敬给有情人,好歌唱给彝家人,彝家阿哥掏心窝呀,彝家阿妹真诚,最真诚;端起二碗酒敬客人,二碗水酒不离分,彝家阿哥都好客呀,彝家阿妹最可亲,好酒敬给有情人,好歌唱给彝家人,彝家阿哥掏心窝呀,彝家阿妹最真诚,最真诚;端起三碗酒敬客人,三碗水酒感情深,彝家阿哥掏心窝呀,彝家阿妹最真诚,好酒敬给有情人,好歌唱给彝家人,彝家阿哥掏心窝呀,彝家阿妹最真诚,最真诚……”方继业看见阿朵唱到最后时在抹泪,想必阿朵是动了真情。

阿朵唱毕,围炉而坐的曾局长、刘科长和李站长都欢心热烈地鼓掌,托木村长大声说:“我们阿朵唱的就是好,真是唱出了我们彝家人的心声!方同志你不要光喝酒了啊,你现在也算是我们红江边的半个主人了啊,你也来一个!”

托木村长这么一说,可是难为住方继业,他腼腆地摆着手说:“我会啥子哦!”刘科长也在边上起哄说:“哎呀,你就给我们大家来一个嘛,一是助兴,二是你要不来一个,真就是对不起人家彝家村寨的盛情和阿朵妹子的歌声了。”方继业还是固执地说:“我真的不会啊!”曾局长说:“小方你当过志愿军的,雄赳赳气昂昂你总会啊。”

方继业看实在是逃不过大家的盛情之邀,又看见阿朵那双期待的眼神,就冒起胆子说:“要我唱一个就唱一个,我就唱……阿朵你会唱北京的金山上吗?”阿朵笑着大方地说:“我会唱啊,我和你一起唱。”

阿朵转身冲院里的阿木大声说:“阿木来一个北京的金山上!”阿木他们的音乐声起,方继业和阿朵一起唱了起来:“北京的金山上光茫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的心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哎……巴扎嘿!”

方继业和阿朵的歌声,在这座红江边上的彝家村寨上空久久地荡漾,阿朵深情地凝望着方继业,方继业心里碧水涟波。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6/12/7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