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6/10/70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2-10 点击数:158次 字数:

 

 

6/10/70

 

 

大寒这一天早晨,曾局长和刘科长一大早坐渡口金江火车站开往昆明的慢车,805分准时到达红江火车站。曾局长提着黑包先从火车上下来,刘科长在后面一手提包一手拧着一个纸箱从火车上下,把纸箱放在站台上后,两人在站台上前后左右看了看,莫名的对笑起来。因为,整个红江火车站的站台上就他们两个旅客。离他们不远处站着一个穿铁路制服,一手提信号灯,一手拿小红旗,胸前挂一个口哨的铁路工作人员,除此之外,整个车站空空荡荡,火车一走马上安宁了下来。

虽说刘科长是第一次来到红江,但他看过方继业的信和在电话里听说过。所以,一眼就可以确认眼前这位孤零零的铁路人就是李站长。刘科长急忙走上前去伸出手来,说:“李站长你好!非常感谢你对我们造纸厂收购原料工作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

李站长在跟刘科长握手的时候,宛然一副红江代言人的口吻,说:“欢迎刘科长来我们红江视察工作。”两人默契得似曾相见,彼此心领神会地笑了。刘科长跟李站长介绍曾局长,说:“这是我们成都市轻工业局曾局长。”

李站长和曾局长握手,说:“欢迎曾局长来红江视察。”曾局长笑着纠正说:“原来是局长,现在是市轻工业局革委会副主任,下派到成都国营东方红造纸厂蹲点工作,不敢说来视察,就是来看看我们小方,也拜见一下你们这些支持我们工作的同志,谢谢李站长对我们小方厂长工作的支持!”

李站长谦逊地说:“谈不上啥子好大的支持,就是远亲不如近邻,红江这边十几里地就我们两家,我和我老婆在车站,方同志在他的收购点,这一片上就我们三个人,说个话、走动走动,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真的跟亲人一样。”

红江车站难得有人来,李站长一说就收不住。刘科长接话说:“是啊,是啊!还真就是这样,小方在信里电话里没有少跟我说你们对他工作上的支持和帮助,我们刚才在火车上就看见他这个收购点已经有些规模了,不简单啊,这里面少不了你李站长的支持!”

这时候方继业已经从收购点的山坡上跑了下来,跑拢后就说:“咋个曾局长也来了呢?两位领导来也不提前给个信,真是搞我突然袭击啊……”

曾局长走上前去握住方继业的手,说:“小方,真是辛苦你了,也委屈你了!”方继业说:“没有没有,只要有工作我比啥子都好,再说这里天气这么好,我住在这里都不想走了。”曾局长笑着说:“是吗?你小方不要骗我啊!”

方继业刚才见两位领导都在感谢李站长,就说:“李站长两口子对我工作的支持确实很大,领导节前来慰问也应该包括李站长他们两口子是不是?”刘科长赶紧说:“那是必须的!”说着就蹲下身打开纸箱,拿出两瓶酒一条烟和腊肉香肠各一包送给李站长,并且说:“早就准备了的,李站长不要客气哈,就这么一点小意思!”

李站长自然了客气一番,说:“两位领导真是有心,弄得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最后,李站长又拉住刘科长,说:“刚才我听曾局长叫方同志小方厂长,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跟我们说过啊。”刘科长也不见外,直截了当地对李站长说:“小方厂长原来可是我们厂的副厂长,年轻有为,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被造反派打倒了。不过你放心啊,小方厂长迟早还是我们的厂长,不然我,包括我们整个工厂的干部工人群众都不会答应的!”

方继业在一旁说刘科长:“你说这啥子哦……”

 

告别了李站长,方继业领着曾局长和刘科长往山坡上收购点走,曾局长感慨地说:“都说大寒小寒收拾过年,现在正是成都最冷的时候,这里却是阳光明媚好暖和哦!我现在真是羡慕你小方找了一个好差事,还找到这么一个好地方……”方继业耍嘴皮子说:“老头子,你婆娘娃儿一大堆,你想来走得了吗?再说你现在在厂里蹲点主持大局,你要一走厂里还不乱套啊。”刘科长也说:“就是,现在厂里有那么几个臭虫,还只有老书记你能镇得住,我把话说在这里,我们这回出来十来天,那几爷子又不晓得要在厂里兴啥子风、作啥子浪了。”曾局长说:“不管他,我们先把原料抓在手上比什么都强,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好的原料我们那些计划不全都白说了嘛。小方,你现在咋个样了啊?”

三个人上了山坡,呈现在眼前的是两排六个半蓑草堆垛,方继业说:“都在这里,正式收购开始一个半月,截止到昨天收购了一等品蓑草456.7吨,二等品蓑草198.2吨,一共655吨,我预计红江这个点今年可以收购夏草2500吨。但是,我们厂里现在的生产规模是不允许我们在这里收购这么多。所以,我跟刘科长已经在电话里说好了,今年红江这里就只收购1400吨。红江这里今年是头一次开收蓑草,所以质量都很好,我现在是按100吨一个堆子堆码,这样不大不小,主要是便于今后发货撤堆和安全管理……”方继业一口气把主要该汇报的都说了。

曾局长很满意,对刘科长说:“嚯!他一个点就可以收购2500吨,要是这2500他要全都收了,不占你整个西昌、渡口片区的一半量了吗?你刘科长把他一个副厂长孤零零地发配到这里来,你倒是有人帮你这么卖命的干,可以高枕无忧了,我就少一个能帮我扛得住的,我都觉得有点可惜和心疼!哎,我说你刘科长是不是跟厂里的那些造反派合了谋的哦……”

刘科长笑着赶紧声明,说:“天地良心哈,是他小方厂长自己鼓捣申请来我们原料科当草贩子的,我还是做好事情、冒风险才把他收留下的,要不然他现在还在厂里喂猪呢。不信你当领导的问他自己。再说您上次给我们开小会的时候就是知道的,你当局长的也会猪八戒耍钉耙嗦?”

曾局长大笑,说:“我信我信,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我们下一步要大干一场的主力,我今天算是眼见为实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方继业在一旁跟刘科长瘪嘴,说:“说来说去还是老头子对我不放心,怕我上次说大话……”曾局长说:“嗯,你小子还算是了解我,我是有点这个意思,打仗嘛,总得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还得富富裕裕的,就是这个意思。我这次不单是来看你的,我主要还是来给你布置重要任务的,现在我正式通知你,红江的2500吨夏草我们全都收了,多多益善!你还有一个很重要任务我们回头再说……”

“2500吨我们全要了,厂里用得到这么多原料嘛,还有钱呢?我可是给人家都说好是啊,买卖公平、价格合理和现钱收购……”方继业跟在曾局长身后念叨。曾局长转身对他说:“你上次可是跟我吹过大牛的啊,你说你能凭厂里的一张介绍信在这边县里供销社担保,由供销社给我们贷款,或者是供销社预先给我们垫付收购蓑草的钱,等到我们运蓑草走的时候再和他们结算,你要忘了我可是记得牢牢的哦!现在请求供销社给我们贷款,或者是帮我们预先垫付收购蓑草款项的介绍信就在刘科长包包里,你要敢接我没说的,也算我这个老红军干部看得起你,这趟算没有白跑。你要是不敢接,下面的重要任务我都懒得给你布置了!”

方继业跟曾局长讨价还价,说:“那你要先给我说说是啥子重要任务哆,还有下一步厂里打算咋个生产经营,偿还人家的能力咋样?你要叫现在厂里哪几爷子造反派那样没有信誉的整,我肯定就不接你的介绍信……”

刘科长上前去看了一阵打包的帮工,回来小声对方继业说:“这些都是你找来帮工的彝族老乡?不错嘛,都够卖力气的,我看打包好紧实,质量也好,以后发火车匹载重量肯定要高好多。”

方继业傲视地说:“当然了,你也不看在这里驻点的是哪个,你给我说曾局长有啥子重要任务给我布置?”

刘科长看了一眼方继业,说:“咋个,你不会在这里待寂寞想撤漂了,想回成都了啊?你想的美!”

这时候阿朵跑了过来,对方继业说:“方同志,水烧开了,茶也泡好了,你陪领导,我去那边看到收草的质量。”方继业说:“你去嘛,今天中午给我们加个菜,另外你给托木村长带个话回去,就说我们大领导下午过红江去看望托木村长。”阿朵甜甜地一笑,说:“托木村长要晓得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一会儿我就给来顺福说。”

阿朵一走开,刘科长拉住方继业说:“这个彝族阿咪子咋个这么漂亮哦?你小方厂长真是有眼力,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方继业觉得刘科长这个玩笑开过了,说话难听,刨开刘科长说:“啥子我从哪里弄来的,人家彝族阿咪子本来就个个漂亮,我这里的帮工都是红江对面彝族村寨里托木村长推荐来的,这个阿朵会写字算账,脑子还灵活得很。咋个,有啥子问题嗦?你当科长的要小心哈,在彝族地区像你这样乱说话是走不脱路的……”

刘科长也不是吃素的,说:“你吓唬哪个哦?你乱给老子说,你当我不晓得嗦。再说我说你在这方面眼力好又不是踏血你,是飘扬你。你一个单身汉孤零零地到这来驻点,跟周围老百姓搞好关系,只要不出啥子大的格,哪个管你哦,最多我当没有看到一样。”

方继业笑着推搡刘科长,说:“去去去……越说你越离谱,我们进屋里去喝口茶,我还要看老头子给我派啥子任务呢。”

 

方继业把曾局长和刘科长引进屋里,曾局长四处看了看,说:“不错嘛……还三间房子,一间作寝室,一间办公,还有一间作厨房,外面堆放原料的空地又够大,起码有40亩地,规规矩矩的一个原料收购基地。”

方继业看着刘科长说:“刘科长,人家曾局长这才叫眼力好,整个空地长226米,宽127米,一共28700平米,43亩。这排房子边上有从山上接下来的清泉水,烧开水泡的茶好喝,还有一个20立方米的蓄水池。我来以后在房子后面还搭了一个洗澡冲凉的棚子和有厕所,现在这里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电,要是想有电可以从车站那里接上来,这得花上一笔钱。其实现在暂时还没有这个必要,反正蓑草打包都是人工干,能省就尽量省。”

曾局长插话说:“人家当地供销社就舍得把这么一大块地给你用?”

方继业认真地说:“这里虽说地处成昆铁路边上,但交通状况还是很差、很闭塞,你们从渡口市来这里还算好的,抓紧时间今天下午就可以撵回去,我没有要撵你们领导赶紧走的意思啊,我就说这么一回事情。要是从这里去渡口市办事,今天去要后天上午才能赶回来。这里去黄瓜园镇和黄瓜园火车站要走8公里山路,最省力的办法就是雇一辆毛驴车,不请人工自己赶也要三块钱。这里去元谋县办事,跟去渡口市一样来回也是三天,还是只有那一趟火车。所以,这里最不值钱的就是这种既不生长树林又不长草的荒山坡,我跟元谋县供销社嘎罗主任签了协议,这片空地每年租金400元,也就是象征性的。他们就希望我们年年都来这里收购蓑草,这样可以带动周边彝族村寨的乡亲们靠劳动挣钱,给国家减轻一点负担。”

曾局长看着刘科长说:“看来小方给我们选中的这个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啊,那你们算过整个蓑草的收购成本是咋样呢?”

方继业说:“这里收购一等品蓑草是35元一吨,二等品是30元一吨,二比一的量,综合算33元一吨,算上打包、水分自然挥发和运输途中的损耗也就再回到35元一吨。我已经打听了从这里发往成都的铁路运价,一个60吨的车皮运价是200元,按我现在打包的重量我计算过体积,60吨的车皮我们可以装32吨蓑草,再算上这里上车人工和成都中转到厂里的费用,每吨蓑草的总运费不会超过8元,这样总的收购成本应该控制在每吨43元以内。”方继业如数家珍,一口气说完。

曾局长对刘科长说:“我在路上就说你用了小方就当翘脚老板了,你还说不是。”刘科长自己“嘿嘿……”地笑了,对方继业说:“咋样,按曾局长的设想,红江的2500吨夏草我们全都收了,而且多多益善,我再给你派个人来?”

曾局长在一旁接话说:“你这个刘科长当的,这事还要跟他商量?必须再派个人来,以后他还要跑车匹计划,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再说你也不能叫他小子占山为王下不了山了。”

方继业的话题又回到原位,说:“红江要收购2500吨蓑草厂里准备咋个用?”曾局长看着他笑了,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溜折好的纸来,说:“你看看这是什么纸?”方继业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说:“说不准,但我好像在那里看见过,眼熟得很。”曾局长递给他一支纸烟说:“你小子一天天都见,天天都在用。”方继业接过纸烟,眼前豁然一亮,说:“这不就是卷烟纸嘛!”

曾局长和刘科长都笑了,曾局长说:“算你小子脑瓜子灵性,这就是卷烟纸,咋样?”方继业说:“这种纸我以前研究过,在我们国内现在只有上海和广东生产,都是用纯进口漂白木浆生产的,而且量很小,价值很高,无法满足全国卷烟厂使用,大部分都要靠进口解决。这个跟我们收购蓑草粘不边啊……”

“马上就要粘上边了!”曾局长激动地说:“我已经叫厂里的顾工分析过了,这是云南这边一家叫红星造纸厂生产的卷烟纸,纸浆主要成分是60%的蓑草浆和30%的进口漂白木浆,这不就跟你的2500吨蓑草挂上钩了嘛?”

方继业被曾局长扇忽的来了兴趣,说:“原来你上次给我们开会,还留了一截没有给我们全部说完你的那个大计划啊?那要是这样就有点意思了。”

曾局长说:“我们国营东方红造纸厂要彻底翻身,不能只盯在文化用纸这一块上,我们要在工业用纸上找出路才是方向。所以,我们必须要生产出这种卷烟纸出来,得到轻工部的认可,并且纳入国家计划指标中去,才能有把握彻底翻身。”

“那你们当领导的准备给我啥子重要任务?”方继业正色地请命道。

刘科长说:“顾工说你在蒸煮车间里干过,你原来负责过厂里的生产,对漂白制浆也都熟悉,要你想办法到红星造纸厂去一趟,去了解一下整个蓑草蒸煮和漂白制浆中的工艺数据,以及在制浆过程中添加的其他化工原料的组成咋样?”

方继业吃惊不小,说:“这可是人家厂子里最大的秘密啊?你们要我去刺探人家的秘密……”曾局长接话说:“而且,红星造纸厂还是一家部队管的工厂。”

方继业干净利落地说:“这个我干不了!去当特务我不被人家打死才怪呢。”

曾局长笑了,说:“这哪是要你去当特务,你也说的太夸张了不是,都是国家的工厂,都在为了国家建设添砖加瓦。只不过呢,好多事情都是事在人为,红星造纸厂现在暂时不愿意把它的那些蓑草蒸煮和漂白制浆中的工艺数据,以及制浆中添加的其他化工原料组成公布出来,我们呢,又想早一点知道。你也知道厂里的顾工在造纸工艺技术上还是很厉害的,迟早也能研究出来的,只是需要时间,我们要想早一点打个翻身仗又等不及。”

“所以,你老头子就想到了走个捷径,去偷人家的东西?”方继业这样说曾局长,曾局长也不生气,笑着说:“你不要说这么难听啊,这叫变通,你和陈大柱,还有王根生就没有变通过吗?”方继业狡辩说:“那是两码子事情!”曾局长说:“好好好,就算是两码子事,你说你小子愿不愿意?你愿不愿意我们东方红造纸厂打个翻身仗,也为国家多做贡献?”

方继业犹豫起来,说:“当然愿意,也不愿意。”

曾局长说:“我没有要你去人家厂里硬偷,我就是知道你脑瓜子灵活,你找机会去接近那些红星造纸厂里收购原料的采购人员,跟你们聊,看能不能聊出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们愿意说给你听,你听来的算是偷吗?就这么定了,我们不讲价钱,另外刘科长还给你特批了300块钱。你跟人家聊,总不能光是嘴上跟人家白说,总得请人家喝个茶抽个烟,请人家吃个饭,是不是?”

方继业大声笑了出来,说:“你老头子连搞特务活动的经费都考虑了,我也只有当这么一回特务了。”

这时候阿朵站在门口叫方继业,说:“方同志,托木村长来了……”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6/10/7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