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6/7/67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2-06 点击数:115次 字数:

 

6/7/67

 

 

 

金沙江在川滇交界的大山谷里蜿蜒曲折,流淌到云南元谋县境内的江边乡,与一条泛着红色江水的支流汇合,这条红色支流就叫红江。红江流域的大部分地域川滇两地隔江相望,山水相依,一目了然。浩淼平缓的红江在两省交错的群山间静静地趟过,两岸红色的山峦连绵起伏,江水裹挟着红色的泥土奔向金沙江。自从成昆铁路开建后,为了长江上游固土锁岩,治理水土流水,每年都有飞机播种造林,成活的小树已经绿色成片,或是星星点点地镶嵌在这片红色山峦之间。一眼望去红与绿清新自然,在苍穹皓镧和暖暖地阳光衬托下,更显深邃夺目,叫人心旷神怡。大概是江对面众多山涧溪流携带了更多的多情红泥土,急切地想与清澈的金沙江亲吻拥抱在一起,而柔情美丽和清高的金沙江却又在极力地排斥着这种肆无忌惮的强求,故而在前面浩瀚的金沙江江面上出现了一半红色躁动的激情,一半清澈寂静的柔美江水不相容的壮美景观。

方继业背着行囊,独自站在红江边的山坡上,望着这里的山林和江水,还有这里的天穹和大地,被这里的山水美景和天蓝地绿深深吸引。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丽浩然的景色,心情悠然自得,似乎忘记了孤独,失去了记忆,甚至没有了思想,他认为自己早该来到这里,来到这片香格里拉的净土,刮目清晰地领略这里的清静和洁净!

元谋县供销社嘎罗主任给他介绍了红江火车站山坡上的一片空地,说这片空地和以前修建成昆铁路时遗留下来的工地邮局旧址归他们供销社管辖,可以租借给他做蓑草收购基地使用,还给他介绍了红江火车站的李站长。嘎罗主任说前些年修成昆铁路的时候,这里人声鼎盛,热闹非凡,光铁道兵就驻扎了两三千人,后来铁路修通了,铁道兵曲终人去。红江车站铁路线两边50米的地域都归地方管辖,这片空地和废弃的三间邮局房子县里交由供销社管理。方继业望着身后早已完成了历史使命的三间土坯房子,土坯房子的墙面上还依稀残存四个绿色的大字:人民邮政。四周没有村落和人烟,过去的千军万马都走了,山坡下的红江和红江边那座很小的火车站安详宁静,不过红江因有这座小小的火车站,再小的中国地图上都有了它的一个小点儿。

方继业从黄瓜园乡步行走到红江,8公里的山路他走了两个多小时,他是慢悠悠地一路欣赏着风景走过来的,水壶早就空了,他想到下面的火车站去讨口水喝,也好拜会一下这个四等小火车站的李站长,算是拜个“码头”。当他走到距离火车站还有100米的时候,看见从车站那一排牛毛毡房子里出来一个身着铁路制服的中年男人,方继业估计这就是李站长。于是,大声地招呼道:“是李站长吗?”李站长也招呼他说:“方同志啊?”两人走拢亲热地握手,李站长问他说:“你真的是来这里收购造纸原料的?”方继业说:“是啊。”然后掏出自己的介绍信,李站长看都没看,笑着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李站长像是遇见了亲人一样,紧紧地握住方继业的手,说:“我这里天天看见火车跑,就是难得有个旅客下来,一个月下来都卖不了100块钱的车票钱,更别说有像你这样的国家人跑到我们这里来收购造纸原料的啰!”方继业笑着说:“那还在这里修个火车站干啥子?不是浪费国家的钱嘛。”李站长告诉他说:“我也不晓得这是为了啥子,应该就是为了战备嘛,要不就是为了将来,国家总是要发展的嘛。”

这时候从车站房子里又走出来一个同样身穿铁路制服的女同志,李站长给方继业介绍说:“这是我老婆,叫华敏钧,整个红江车站就我们两口子,平时这里附近没有啥子老百姓,平常就我们两口子守住这个车站。现在你来了,整个红江这边就我们三个人,我们真是很欢迎你到这里来设点收购蓑草,这样红江这块地盘就有人气了,以后你有啥子事情就跟我们直说,我们两个一定坚决地支持你工作。”

李站长的热心叫方继业心里暖烘烘地,不过他见四周空无一人,马上心存疑虑地问李站长说:“我收购造纸原料离不开老百姓,这里周边都没有人烟,我咋个开展工作呢?”李站长笑着说:“嘎罗主任给你介绍这个地方自然有他的道理,距离你那块空地前面五六公里有一个汉族和彝族混居的村落,叫平坝村,有30多户人家。还有你看见没有?那边,江对面那个山坡后面就有一个几百人的彝族村寨,那边六七十公里的山坡山林都是他们村寨的地域,你要的蓑草漫山遍野都是,只要你把整个彝族村寨的人都发动起来,他们肯定就跟捡钱一样的喜欢你,高兴和积极还来不及呢,你还愁收不到蓑草啊!再说我这个四等小站从成昆铁路通车后就一直没有啥子事情做,你以后要申请到车匹计划和编组命令,我一定尽全力帮助你!走走走,吃饭!嘎罗主任昨天就给我来了电话,要我好好招待你。哎,你以后要用电话,我这里随便你打……”

 

李站长热情地把方继业引进站台上那几间牛毛毡房子中的一间,说:“不要见笑啊,我这里条件有限,有点乱。”然后冲他老婆说:“还站到干啥子,赶紧端上来啊。”他老婆这才反应过来,说:“哦,马上就来。”方继业看房间里很宽敞干净,一间大床收拾得平坦整洁,大床后面是一个带大镜子的三开门衣柜,旁边堆放着两只很大的红漆木箱,靠墙边有一张方桌,对面墙面上挂着一排先进和优胜的奖状以及锦旗,进门的右边紧靠窗口有一张写字台,上面放着一盏信号灯和一只裹紧的小红旗,以及闹钟和一部手摇电话,一点都没有像李站长说的乱。方继业卸下身上的行囊,李站长赶紧帮他接住放在写字台边的椅子上,说:“你一路走来累了吧。”他说:“不累,这一路景致好,慢慢走一点都不累。”

这时候李站长老婆端来一盆热水进屋,说:“方同志你先擦把汗。”方继业受宠若惊,手忙脚乱地说:“嫂子你别忙了,我自己来。”李站长老婆有些羞涩,说:“你是我们这里来的贵人,你以后叫我华姐就行了。”方继业更不好意思地说:“华姐,我啥子贵人哦,我就一个原料采购员,你们这样热情,叫我好感动。”

盛情难却,方继业拿出毛巾洗了脸,华姐也端上来两盆菜放在桌子上,李站长说:“没有啥子好招待的,这一盆是我们自己闲着喂的鸡,红烧的,这一盆也是我们闲着没有事情做种的萝卜和青菜,清水一煮,用这个干海椒面盐碟子一蘸,好吃。来来来,你不要客气啊……”

事已至此,方继业也不好在客气了,从行囊里拿出两瓶酒和一条纸烟来,对李站长说:“我这里也没有啥子好送你的,一点小意思,请李站长不要见外,我这也算是来拜你的码头了。”李站长笑着说:“嗨,你还整这些干啥子,兄弟你坐……”

李站长抱出一个土坛子,说:“这是江对面彝族村寨木托村长自己酿的米酒,早就听说你要来这里收购蓑草了,一个多月前就送来了三坛子,说是一定要送给你两坛,我也沾了你的光,木托村长鼓捣也送我一坛,今天你终于来了,我们就先开这一坛。”

听李站长这样一说,方继业更是不好意思,说:“我无功不受禄,就是收购了彝族老乡的蓑草也不能这样啊。”李站长说:“彝族老乡实在,最重情义,你要不收木托村长的这两坛子米酒他就以为你看不起他,会跟你翻脸的。托木村长在彝族村寨里可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你要不跟他弄好关系,那你还咋个发动彝族群众给你踊跃上山收割蓑草再卖给你呢?再说你现在真的来了,就已经是他们整个彝族村寨的功臣,他们都指望着你多多收购他们的蓑草。来,我们先喝着酒,我们边吃我边给你介绍情况……”

李站长的健谈叫方继业感动不已,也只好客随主便,和李站长把酒碰杯,华姐刨了几口饭就起身拿起写字台上的信号灯和小红旗,说:“方同志你们慢慢吃,我去迎车。”

李站长对方继业说:“这条铁路线上每天24小时有16对32趟列车要经过红江车站,这是今天的第19趟列车,货车。其实能在我们红江车站经停的也就只有一对两趟列车,都是慢车。渡口金江车站和昆明车站每天早晨对开的慢车,就是那种方便铁路沿线群众,站站都停的慢车,渡口金江车站到昆明车站的是早晨8:05经停这里一分半钟,昆明车站到渡口金江车站的是下午5:43经停这里一分钟,其它车次都是途经。你以后要到渡口市里办事情,来回要三天……”李站长说着自己都笑了。

“咋个三天法?”方继业这么问李站长。李站长说:“这里到渡口的金江车站铁路48公里,火车慢车要开40多分钟,你今天下午从这里5:43上车到金江站天都黑了,明天办你的事情,后天一大早从金江车站上车,8:05在这里下车,就这么个三天法,你还别无选择……”李站长正说着,一列货车鸣着长笛轰轰隆隆地经过车站。

火车过后李站长又说:“每周一上午11点到12点之间有个例外,有一趟我们沿线铁路职工自己的供应列车来,你以后需要啥子生活上的东西可以来买,不过你时间要抓紧,就停5分钟的时间。”

李站长说这些叫方继业心里暖洋洋地,他说:“真是太谢谢李站长了!”

李站长端起酒杯说:“你谢我啥子哦,我们铁路和你们地方单位本来就是一家人,都是国家的。你远道而来收购造纸原料也不容易,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们这个红江呀,既不是一个乡,也不是一个村,它就是一个站名地名,在中国地图上就有这么一个点。我呢,就是这个点上站的一个人,就必须对得起这个点和我自己。我这个吃铁路饭的,就算是这红江的全权代表了,江对面彝族村寨里要有啥子事情他们都找我,其实也没有啥子事情,我也算是吃家饭管点闲事吧,远亲不如近邻嘛。哎,我还忘了跟你说,我是遂宁人,我老婆是射洪人,我们都是53年参加铁路的,最早都在宝成线,后来支援这边就过来了。要说这一片的蓑草还真是太多了,不过江这边要少些,江那边多,咋说呢,就像是牛羊身上的毛一样。你看那山上,全都是你要的那些造纸原料,你来这里收购真是选对了地方,要不是这里交通不便,早就不是这样了。今天你先收拾一下你的住处,明天上午我陪你过江去见见托木村长,你要拜码头托木村长才是你拜的正主。我保证你这个收购基地一开张就生意兴隆,这彝族的阿米子比男人都勤快和能干,不围着你团团转才怪呢!”

方继业给李站长递上一支香烟,说:“李站长,说到这里我以后申请车匹计划和编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嘎罗主任都跟我说了,叫我有事就找你,要是没有你们铁路上的支持,我明天就打道回府了。”

李站长看了一眼方继业,说:“你将我军是不?我说了不支持你吗?我都说了要帮你吆喝生意了,还不支持你呀!车匹的事情是这样的,你得从黄瓜园车站开始一步步的申请,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这个红江车站打一开始正式运行以来,还没有发过车匹呢。我也只能给你介绍黄瓜园车站的熊站长,你申请的车皮计划要由他那个站往昆明局报送,再由昆明局批准和排编组命令,所以说熊站长才是你今后工作的重点。至于收购蓑草的事情,也就只是你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事情而已,有托木村长帮你你一点都不用担心,你找熊站长帮你疏通关系那才是正主。我支持你的是车匹编组一甩过来,我连根宵夜地找托木村长派工装你的车匹,绝对不耽误你的事情,这一点我敢绝对保证。你的车匹发出去了我们铁路才有效益,我的这个四等小站才算是货运开张,你说是不是?来来来,喝酒,喝酒!”

喝了酒,李站长想起啥子,说:“上面那个邮局房子比我们这个车站的房子还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电,人家邮局的人撤走的时候是把电线撤了的,应该是出于安全考虑。但人家还是做了好事的,留了一些家什,包括锅碗瓢勺啥子都有。当时他们要撤走的时候说是要把那些东西都拉走,我跟他们说这些都是不值钱的破东西,你们要花好几十块雇几辆车拉走,不如留在这当个人情呢,他们这才把用不到的东西都留了下来,我这个衣柜就是他们留下来的。上面水也有,是山上接下来的山泉水,铺的盖的我站上都有借给你,磅秤和大称小称我站里也有,反正现在也用不上,都借给你用。你开伙要用的米油嘎罗主任也要我给你准备好了,我这房子后面种的青菜和萝卜你随便弄些,一会儿我帮你搬过去,钥匙在我这里呢。”

 

酒足饭饱后,方继业和李站长一起上了山坡上的空地和邮局的房子里,现在方继业就要在这里安家设点了,他对这里山和水,还有李站长的热情感激不尽。李站长说他一会儿还有个例行电话报告,就不在陪他了,方继业再次谢过李站长,送李站长一程后回到房子里。

这邮局的屋子确实像李站长说的那样,人家留下的家什一应俱全,虽说布满了尘土,但对方继业来说已经是意外地惊喜和满足了,他甚至还在柜台上发现了一把破旧的缺档位和算子的算盘,不过还能将就使用。房子后面有一根从山上引下来的水管和一个好大的蓄水池,清澈的山泉长流不断,这叫他很满意。因为,日后草料场必须得有水,安全防火是第一位的。要是没有水源,一切都是徒劳枉然,怨不得嘎罗主任极力要给他推荐这里设蓑草收购基地呢,看了嘎罗主任早有这种打算。

日头偏西时分,方继业总算将屋子里收拾得差不多,从包里掏出带的干粮,打算对付一下,心里想着明天得找人帮着把李站长说的磅秤弄上来,等跟江对面彝族村寨的托木村长联系好,收购点就可以开张了。他想李站长说的是对的,下一步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火车匹的落实问题,虽说自己以前也设想过,万不得已可以试着去找郝副参谋长帮忙,但他心里还是不想真的走到那一步,再咋个说求人不如求自己,自己的事情就要自己去努力才对。

天色慢慢地暗下来,最后到四周空灵,一团漆黑,只有山坡下李站长的这座火车站还闪烁着灯亮。天穹没有月亮,只有群星闪烁,方继业感觉不到一丝的风,有些凉意,他找来一些柴火点燃。红红的火焰应在他脸上,顿时热气袭面,他想大师姐现在该是啥子样呢?陈大柱还天天放牛?三师兄和邵姐还好……

山野间不时传来像似夜猫和狼的“嗷嗷……”叫声,李站长在喝酒的时候说这是栖息在岩洞里的猫头鹰叫声,一点都不碍事,只是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叫人心里不安。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6/7/6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