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5/6/54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1-17 点击数:153次 字数:

 

5/6/54

 

 

陈皓远在以后的两年里,又恢复到他刚进厂那个时候的状态里,但是,别人对他态度已经判若两人。车间里的师傅们和跟他一起进厂的那些师兄们,心里一方面是安心坦然地接受他的这份勤奋和卖力,因为,他们因此可以偷懒少出一点力气。另一方面却厌恶他的虚伪和奸诈,大家随时看他都像是一个危险人物,生怕沾上了他自己也又说不清楚的地方。领导再也不认为他是一个听话自觉的下属,就觉得一个背负着记大过留厂查看处分的人,就应该这样老实地干活,因为他已经别无选择。他成了一个只能干活的人肉机器,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交流,没有人敢跟他靠拢接近,他成了一个被人嫌弃讨厌的孤独怪物。

孤独怪物的陈皓远把他下班后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了报纸上,他觉得报纸上的好多文章越来越有意思,国家困难年景刚过,除了恢复建设,就是开始总结过去的错误,这些都很正常,但还是有些怪异。首先是农村开展“四清”运动,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和清财务,后来发展到了城乡清思想、清政治和清经济。陈皓远断定这些都是在铺平垫稳,后面一定还有精彩纷呈。到了最后开始清查批斗“四不清”,农村先行一步批斗“四不清”干部,看形势跟解放初期批斗地主老财没有两样。城里的运动揭不开盖子,就批《海瑞罢官》,这样就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最初火焰。《人民日报》上刊登中共中央“5.16通知”,就成了正式拉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序幕。陈皓远注意到了“5.16通知”中最重要的几段:“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额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动他们的职务。尤其不能信用这些人去做领导文化革命的工作,而过去和现在确有很多人在做这种工作,这是异常危险的。”“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成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相反,他们是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同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一道,坚持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和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他们是一群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分子,他们同我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丝毫谈不到什么平等。因此,我们对他们的斗争也只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对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平等的关系,而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关系,即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独裁或专政的关系,而不能是什么别的关系,例如所谓平等关系、被剥削阶级同剥削阶级的和平共处关系、仁义道德关系等等。”

 

这些文字形成的总体意思很清晰,毛主席和共产党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组织内部出了问题,而且问题就出在共产党内部的各级党委,甚至党中央内部也有大问题。共产党的干部有一大批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代理人,毛主席要动全国人民起来跟他们决裂,展开一场无产阶级革命专政和资产阶级反革命专政的殊死搏斗,这些文字形成的思想都在陈皓远心上烙下深刻印迹。他对“5.16通知”后补充的“十六条”和“大鸣、大放、大字报和大辩论”尤感兴趣,紧接着就是毛主席“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这简直就是直接点燃了埋藏在陈皓远心底里的那团愤怒的枯草。这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武器和手段,战略思想前面已经指明了方向,看你是咋个掌握和运用,是否娴熟就是取得革命造反的关键。

之后,随着外面红卫兵的出现,很快又有了各式各样的革命造反派崭露头角,其中一支公交运输工人革命造反派尤为突出,革命造反成绩斐然。陈皓远敏锐地嗅觉到这就是他自己人生中前所未有,或许这是自己唯一一次出头之日方绝佳机会。人到绝境无出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就是他等待和期盼已久的机遇。机不逢时,时不再来,就在厂里各级领导还没有摸清头脑的时候,他揭竿而起,在厂子里率先成立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

只是他是一个被人嫌弃讨厌的孤独怪物,在厂里没有人敢跟他说话交流和靠拢接近,在他那杆迎风招展的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红旗下,最终只聚拢零星散落的三五个人。这时候全厂七八百人再不看他是个怪物,全都视他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一个疯子理他何用,上班生产才是正道,他去闹他的革命造反,车间考勤不给你打个圈,看你下月找哪个给你发工资。陈皓远没有气馁,高高举起他的战旗,精神抖擞地带领着他的人马去了别的厂子里学习取经,串联交流。三天后领着一帮其他单位的革命造反派杀回厂里,声称要砸烂资产阶级走资派,打倒厂长、打倒已经变了色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书记,要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进行无产阶级革命专政。

就在厂里所有干部工人还没有弄清火门的时候,他带领来的那帮外单位的革命造反派已经把厂长和书记揪了出来,他自己的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已经在厂办公大楼门前拉起了批斗大会的大幅横幅,张贴满了革命造反的标语。紧接着革命造反派群情激昂,革命造反口号震天响,生产车间里的机器轰鸣声停了下来,上班的工人全都集聚到了批斗大会现场看热闹,声势一下高涨起来。厂长和书记很无辜地被挂上了黑牌,低下了往常高贵和趾高气扬的脑袋,不敢有半点反驳。因为,他们也学习了中共中央“5.16通知”,只晓得这是一场大势所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是没有料到这场运动会来的这么的猛烈和火爆。厂里的中层干部和车间主任们心惊胆战,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指责陈皓远和他那些工人革命造反派的战友,集聚在办公楼前黑压压的一片工人全都鸦雀无声,不知所措。工人革命造反派齐声宣读伟大领袖毛主席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爆烈的行动。”气势磅礴,势如破竹。全厂干部工人对陈皓远和他的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刮目相见,再也没有人觉得陈皓远是个孤独的怪物,更没有哪个敢站出来说陈皓远是个疯子,也都不认为他陈皓远滑稽可笑。因为,他是整个省翻胎厂革命造反的第一人,革命觉悟高,造反革命立场坚定,大家对他应该肃然起敬。

 

批斗大会后,原厂党委办公室、组织人事科和保卫科的牌子,分别被换上革命造反派战斗队长办公室、革命造反派战斗队办公室和无产阶级革命专政办公室的牌子。陈皓远代表革命造反派向厂长和书记宣布:革命造反派战斗队负责厂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原厂里的其他科室和部门负责生产任务运行,整个省翻胎厂必须保证革命生产两不误。这一点是陈皓远领导的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跟其他厂子和单位里革命造反派最大的不一样。因为,其他厂子和单位里的革命造反派一革命造反,所有正常的生产和工作马上停顿。他的这种做法很快得到了省翻胎厂的上级省交通厅的认可,省交通厅领导在电话里指示厂长和书记,必须全面配合陈皓远和革命造反派。

之后,陈皓远把厂长和书记叫到他的办公室里,要厂长和书记当面撤销过去对他的那些诬陷和处理决定,并且承诺今后对厂长和书记只批判打倒,不搞人身攻击。厂长和书记已经领教了他的厉害,没有半点质疑。因为,上级指示必须配合,马上取来了他的档案,当面销毁了那些对他不利的处分决定。当然,陈皓远为了树立和维护他自己革命造反派说话算话,一言九鼎的形象,在以后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也确实做到了他说的这些话。

陈皓远早就把“三思而后行,行而后三思”奉为经典,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他认为革命造反也要言而有信,不可过河拆桥。他揭竿而起革命造反的真实目的根本就不在省翻胎厂,反倒认为自己这辈子的命是省翻胎厂救的,厂长和书记对他是有恩的,自己过去是有些玩过了,厂长和书记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要不然他们的官帽子早就丢了。只是他身为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队长,那些档案里的污点确实不像话,必须清除,达到目的就行了,大家心知肚明,没有必要深究和大动干戈,但话不可挑明和说白了。

以后,陈皓远和他的省翻胎厂工人革命造反派战斗队日益扩张,在厂里形成了四百多人的绝对优势,通过工人革命造反派的联合,他成为片区工人革命造反派司令,在以后全市工人革命造反派大联合中,他坐上了成都工人革命造反派总司令部参谋长的位置,辅佐邓总司令开展全市的革命造反夺权和无产阶级革命专政,排山倒海,惊天动地,气壮山河。但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座右铭,宁可埋没名声,也不做锋芒人物,言而有信,才能一言九鼎,退一步让三分,方可成竹在胸。

 

陈皓远是在全市工人革命造反派大联合中相遇了汪红梅,他喜欢汪红梅的才艺和美貌,知己之遇,赏爱有加。他奉劝汪红梅作为女人应该褪去锋芒,不要荒废了自己所学的一技之长,隐居求志,曲终奏雅。他私下跟汪红梅说,革命造反就应该是男人的事情,日后是革命造反成功,还是头颅落地,也都是男人该硬抗和该认账的事情。女人就该坐享其成,享受革命造反成功的果实,在背后支持男人革命造反,叫男人革命造反视死如归,死而无憾。当然,汪红梅也是女人中的柳圣花神,心里自然明白陈皓远的意思,也就听从他的劝告,从此退出革命造反,隐居深宅,心甘情愿地做了他的情人。

汪红梅年轻时候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后来爱过她的那个无情男人狠心地甩掉了她,去了北京入赘豪门。她也因此看破世间红尘,跟许多男人掇乖弄俏,享受风华正茂和尤云殢雪。自从相识了陈皓远,汪红梅不晓得是咋个的,总觉得这个男人跟她之前交往的所有男都不一样,深谋远虑,做事沉稳,想她所想,急她所急,除了他跟自己走不到一辈子外,似乎挑不出其他啥子毛病。陈皓远对汪红梅也很坦然,把他心底里的好多秘密都跟她吐露,跟她说他革命造反除了大面上的,私下就是一定要报仇雪恨。甚至有一次说到他老婆的死,他说自己虽然有些嫌弃那个农村的老婆,但那女人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当看到老婆大着肚子躺在冰冷的江滩上,连眼都没有闭,就觉得心寒透了,觉得这个世上没有一个好人在同情和可怜他。他现在没了亲人、没了师傅、没了师兄弟、没了组织,更没有能领导他的人,他没了方向和远大的目标,他就是一个孤独的人,比他那个死了爸,有娘不能认的幺师兄还凄惨,他埋在汪红梅怀里悲戚的痛哭,哭的汪红梅都跟他一起流泪,似乎晓得他为啥子对钟情钟意的女人会歃血断金,披心相付。

有一回陈皓远两眼盯着刚刚沐浴出来的汪红梅,穿一身薄如婵娟的睡衣,说:“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就是可惜埋没了你这个美人儿身子。”汪红梅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啥子想法,骚弄身姿地说:“哪又咋个样……”

过了几天,陈皓远带回来好多上等的料子,兴致大发地铺开案子,熬更守夜花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真正是全手工给汪红梅做了春夏秋冬四身旗袍和一身薄丝棉袍。粉红、薄荷绿、胭脂、紫红和雪青五款,色泽斑斓绚丽,做工细致精巧。欢喜得汪红梅惊喜地说:“真不敢相信这些都是你一个堂堂造反派参谋长做的,革命造反派不都说这些是封资修的东西,要砸烂,你咋个……?”陈皓远说:“他们都不懂,尤其是那些学校里的红卫兵,简直都是瞎胡闹,糟蹋好东西。”

陈皓远一边看着汪红梅一件件地试穿他亲手做的旗袍和薄丝棉袍,嘴里不停地赞叹汪红梅妖艳优雅的身姿,无不遗憾地说:“像你这样的女人就该这么打扮,只可惜我做了这么些年的粗活,不仅手脚变粗糙了,手艺也生疏了好多,外行人看还可以,内行人看了都不像是东西。”汪红梅乐不可支地骚情说:“人家就喜欢你这么粗糙的,不用尺子量人家,光用眼睛看就能晓得人家的身子是长成啥子样子的,你那眼里是不是随时看人家都像是裸体一样啊?更不用说你收拾人家的时候一套是一套的……”

陈皓远很平静地说:“我们学的就是这个,女人的身材是不用量的,全都在眼里。解放前有那些灵筋的女顾客就是不要你给她量身子,师傅就教了我们这种绝活。做旗袍其实说来也简单,最主要的就是领口、无肩袖的夹窝、腰翘和殿翘这四个地方,最后一定要配上能符合这一身旗袍主人气质的精致优美的盘扣。我有一个幺师兄做盘扣是一绝,要是他来给你这几身旗袍配盘扣,肯定绝,一定会画龙点睛更加精美绝伦!”

汪红梅佩服陈皓远到五体投地和绝对服从,她认为陈皓远就是个这世上专门来收拾自己的男人,他收拾得了自己,自己对他绝对奈何不了。但她就是心甘情愿地要做陈皓远的情感奴隶,愿意听从陈皓远对她的所有指派。陈皓远也给予了汪红梅很多,像这座精美绝伦的公馆,陈皓远说是送给“人心坏”的,其实早在之前他就送给了汪红梅。汪红梅晓得陈皓远对自己好,也明白陈皓远的抱负没有真正在自己身上,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且把话都说明了,那就是革命造反是他的事,不管革命造反成功,还是头颅落地,都该他自己硬抗和认账。他要汪红梅多享受他的成功,做他的情人他会死而无憾。所以,当陈皓远提出自己给不了她更多的身体满足,可以给他推送一个彪悍强壮的男人时,汪红梅没有犹豫,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上一次陈皓远去和汪红梅幽会,汪红梅说她对这个性欲要求极其强盛的“人心坏”很满意,她晓得这个“人心坏”是他陈皓远手里的过河棋子,对他报仇雪恨的重要性。所以,她会好好珍惜,会要“人心坏”为了陈皓远的报仇雪恨死心塌地,就算是头颅落地,也都该叫他去死而无憾地硬抗和认账。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5/6/5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