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5/3/51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1-13 点击数:144次 字数:

 

 

5/3/51

 

 

“人心坏”点燃一支烟,十分自在和惬意地走到堂屋大屏风后的门边,望着后花园里的精致景色,仿佛人生时来运转,想这里曾经也是达官贵人的公馆,现如今竟然成了自己享用的私宅,尤其是那脸盘子周正、身材婀娜、风姿绰约,还心灵手巧做一手好菜的汪红梅,心里早就点燃激情的火焰,热血荡漾,挠心烧肺。

困难时期,“人心坏”的老婆受不住饥饿和贫困的煎熬,就为一口吃的,竟然大着肚子红杏出墙。因为穷困潦倒,家徒四壁,限制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他没有勇气和底气去把自己的老婆追回来,甚至连去讨伐那对狗男女的气量和本钱都没有,他只能选择沉默和隐忍。最终,他老婆跟那个暗中的相好跑到了新疆去另谋生路,从此音信杳无。这件事情对他心灵的伤害极深,也因此埋下深恶痛觉的仇恨种子。他痛恨那个浮浅的女人寡情薄义,不安于室,憎恨那个万恶的男人趁人之危,不择手段。他仇恨贫困和贫穷,仇视比自己工作顺心和生活美满的所有阶层,在心底里憎恨这个社会的不公和一切!他也曾经寻思过对单位的钱财下手,但又心虚胆怯,望而生畏,总觉得生不逢时。他对身边的女性朝思暮想,怎奈人家对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兴趣,甚至鄙视他穷的连老婆都跟别人跑了还想入非非。就在他穷途末路的时候,惊天辟地一声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他意识到自己才是这个国家和社会里真正穷困的无产阶级,他太需要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和锻造,需要革命造反来逆变自己的人生。他把对贫困和贫穷的仇恨,把工作不顺心、生活不美满和比自己过得好的所有阶层的仇视,以及对这个社会不公的憎恨,统统变成革命造反的动力源泉。他要赢得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赢得革命造反的胜利,赢得自己新的人生逆转。现在他成功了,他赢得了梦寐以求的所有,包括这座精美绝伦的公馆和汪红梅这个叫男人魄荡魂摇的妖艳女人。

自从老婆跟别人跑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女人,以前是因为穷困潦倒,家徒四壁,老婆就是因为这个才跟别人跑了,还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他交往和相好。后来开展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两年忙的革命造反都搞不赢,哪还有啥子时间和闲心搞女人,再说革命造反派的面子和形象还是要维护的,他有这个心,但也确实不敢太过张扬和肆意妄为,上回在儿童福利院里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还是被那个姓崔的搅黄了。可是,现在不同了,自己革命造反成功,坐专机进京接受中央文革首长的接见和封赏,黄甲加身,功成名就,就连本事高深的陈大哥都要高看自己的一眼,送私宅,赠美人!

“任司令……”脆生生的扣人心弦,这一声叫得“人心坏”浑身一激灵,舒坦到了骨子里去。汪红梅柔软风韵的身子轻轻地靠了上来,将兰花指间的酒杯喂到他嘴边,他那还能假装正神地客气,伸出有力的手臂揽住这个美人的细柔蜂腰,撅着嘴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又趁势把嘴杵在了美人的朱唇之上。汪红梅半推半就扎进他怀里,扭动着妖娆妩媚的身姿,风情万种地咬弄着他那一点都不含蓄的嘴皮,用舌尖撬动他的门齿,吐着嘴里的热气对他嗲声嗲气地细语道:“热水都给司令准备好了,司令是要奴家陪着接到喝呢,还是想要奴家伺候到您泡个热水澡轻松一下?”“人心坏”已经被汪红梅搔弄得心火撩旺,紧紧地抱住汪红梅亲吻,急不可待地说:“还司令呢?陈大哥都说要你改口了……”美人娇柔风骚地说:“人家要你那个了才好叫你夫君。”“人心坏”无不得意地说:“好好好,先泡澡……本司令今天要亲自伺候你这个大美人一套连珠炮!再叫你改口也不迟……”

 

第二天清早“人心坏”醒来,看见枕在自己手臂上娇美的汪红梅还在深睡,不由得爱怜地抚弄着这个疲惫不堪的美人,回味起昨天晚上这个美人的温情蜜意和百依百顺。要说汪红梅这个大美人还真是妖艳柔情得叫“人心坏”逞心如意,昨晚上一夜就叫他忘掉了过去所有的怨和恨,也忘掉以前好多的晦气事情。他现在心里只有春心洋溢和昨晚上鸾颠凤倒的爽朗记忆,哪还有心思想那些个怨啊、恨的。昨晚上汪红梅被他来来回回收拾到大半夜,这女人就是贴心和放浪形骸,殢云尤雨,藕丝难杀。不过,最终还是被虎背熊腰,好多年都没有玩弄过女人的“人心坏”收拾得呼天抢地,蹂躏到犹如烂泥一滩

突然,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被惊醒的汪红梅翻身滚入“人心坏”怀里,“人心坏”紧紧地搂抱住她,一只手揉弄着她丰满柔滑的胸部,另一只手拿起电话,中气十足地问道:“喂,哪个?”电话里传来大哥陈主任的声音:“听你这声音像是昨晚上经络贯通舒展了,现在还心潮汹涌啊!汪红梅把你经由巴适了嘛?”“人心坏”“嘿嘿……”一笑,汪红梅在他怀里不老实地搔弄他。大哥陈主任说:“该起来了,起来清醒清醒,下午两点到我这里来一趟。”“人心坏”不敢慢待,赶紧答应道:“遵命,大哥!”

“人心坏”放下电话,意犹未尽地搂抱住一丝不挂的汪红梅来一个大滚翻,气势汹汹地还要跟她哪个。汪红梅不从,他毫无忌惮地说:“老子春风过不了美人关,心里发烧你就难逃过关……” 汪红梅娇撒着咿唔呻吟,说:“人家昨晚上都被夫君糟蹋够了,你还不够啊?”“人心坏”严厉正色地说:“哪个说老子糟蹋了你哦,昨晚上不是都跟你说了好多次,老子对你是认真的,是爱你的哈!老子都跑过一个老婆了,这回我是绝对不会叫你跑脱的。老子现在有这么大一个院子,有你这么漂亮体贴的美人,老子要把以前失去的都找转来,好好心疼你、爱你,要你给老子生一儿一女……”

“人家才不得呢,你那么凶巴巴地还叫爱啊?跟糟蹋人家没有两样!你看我今天早上起都起不来,一身非痛,都是遭你害的,要像往天人家早都起来练功吊嗓子了,还要人家给你生一儿一女,我才不干呢……”汪红梅把头埋在“人心坏”的怀里,娇滴滴地念叨。“人心坏”恬不知耻地说:“老子不是都跟你说了嘛,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碰过女人,一下子遇到你这么一个又漂亮,床上功夫又巴适的女人,老子不报转来都对不起我自己。你等老子把这几天过舒服了,把对女人的瘾过够了,我们再慢慢地、悠悠缓缓地爱,老子真的是当真的,没有跟你乱说!”汪红梅推开“人心坏”,也认真地说:“那以后我还是要每天起早练功吊嗓子,你都废了人家的人,我才不要你把我一身的功夫也废了,我还要留到功夫唱样板戏呢。给你生一儿一女的事情起码要往后推个五六年……反正人家又不会跑呢……”“人心坏”淫笑道:“好嘛,现在老子可不是以前了,你要跑,就是跑到天边,老子都不会放过你的!等过了这几天,老子一定慢慢地、悠悠缓缓地爱你……”

“不,人家还是想你急风暴雨,汹涌澎湃……”汪红梅的身子紧紧地缠绕着“人心坏”,试图抵挡住“人心坏”的攻势。但“人心坏”像饿虎叼羊一样的凶悍,把她压制在身子下面不能动弹,使出全身的力气对她急风暴雨,汹涌澎湃。汪红梅只能气喘吁吁地忍受,呻吟连连地告饶,到最终认输的那一刻呼天抢地,声嘶力竭地尖叫道:“够了……求你快放过我……我当你奴隶……给你生儿生女……”“人心坏”这才心满意足地放过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浑身不停颤抖地汪红梅。

“人心坏”吃过午饭出门的时候,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钱来甩在办公桌上,看着已经收拾得妖艳妩媚的汪红梅,别有用心地笑着说:“抽空上街多买些好的,你要把伙食开好才行啊。”

 

下午两点,“人心坏”准时来到陈主任的办公室。他轻轻地掩上门,万分感激地给大哥陈主任鞠躬作揖,说:“我太真心实意地谢谢大哥了!真的,兄弟我这辈子真是没有享过这样大的福分,大哥您叫我这辈子没有白活过了。今后,大哥有事尽管吩咐,兄弟我刀山敢上、火海敢冲,我要是对大哥说半个不字,您就杀了我……”“人心坏”把陈主任之前送给他那支驳壳枪递上去放在大哥的桌面上。大哥陈主任静若止水,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支3号柯尔特左轮手枪,卸下转轮弹巢上的银色子弹给“人心坏”看,冷冷地说:“大哥真要是杀你会用这支左轮枪,子弹头都是银的。”“人心坏”看了,不假思索地说:“高级!能被大哥的这颗银子弹打死,死都死得比别人高级。”

陈主任笑了,说:“昨晚上是不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人心坏”挠着头发“嘿嘿……”地笑,说:“大哥你是不晓得,我昨天一个晚上就把这一辈子的福分都享受了,这个汪红梅真的就像大哥您说的,比那些峨影演员本事大好多,那个床上的功夫深厚得简直不摆了,有文化涵养,招呼经由男人一整套,是个会生活懂文艺的女人……”

“人心坏”一说起汪红梅和昨天晚上的风流滔滔不绝,陈主任把他那支左轮手枪收了起来,同时也示意“人心坏”把枪收起来。陈主任说:“我说你也是,好日子要一天天慢慢地好好过,那大院子归你了,汪红梅跟了你又跑不掉的,你着急干啥子嘛?你要心里头不踏实,哪天我叫老钱给你们两个弄个正儿八经的结婚证。好事不在忙上,你老弟还是要注意到身体来,不要遭汪红梅几下就把你啥子都掏空了,身体是革命造反的本钱哈!”“人心坏”又是一阵傻笑。

陈主任话题一转,说:“我今天叫你来是想听听你对轻工分兵团下一步咋个弄,有啥子想法和打算?因为,从整个兵团的角度看,轻工分兵团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细,潜力还多得很,尤其是对有些走资派的清算一点都不彻底,那些走资派一旦有合适的气候和土壤就会起死回生,卷土重来。你们市轻工革委会下属那些厂子和别的区我就不给你一一举例了,我就说说我了解到的一个例子,当然,这个例子跟我们西城区这边的轻工局是一条线串起的,很有根深蒂固的渊源呢!”

“人心坏”拿出笔记本和笔要记录,以示对大哥陈主任讲话十分重视和必须要落实照办的样子,陈主任说:“你也不用记,我给你一份详细的材料。”陈主任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叠材料给“人心坏”,指着材料接着说:“你们轻工有个国营东方红造纸厂,有个副厂长叫方继业,他的问题就比较严重和复杂。而且,这个人年纪不大,但人是尤其不老实,由他还牵扯到好几个走资派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要不把他和这些走资派查清楚,给他们一点厉害的颜色看看,把他们打来爬起,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咋个进行到底呢?按照我给你的这个材料初步查实,这个方继业57年从部队转业回来,算是个干部,但是他却没有通过市人事局转业干部安置这条路线被安置当干部,而是通过他自己去报名,被招收进了国营东方红造纸厂当了一个学徒工。这个就有问题了,他疯了啊!他凭啥子连自己的干部身份都不要了,还把几十百把块钱的干部工资不当一回事情,宁肯再从一个学徒工干起,他为了啥子要这个样子掩人耳目呢?巧了,这个时候他的老相好,一个资本家大小姐,在我们党的喉舌重要岗位报社里工作,据说是因为一篇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文章,被弄成右派分子要下放到边远山区劳动改造的。可是,人家耍了一个化学,没去!却被巧立名目又被安置到了区轻工局下属的一个服装厂子里当了设计师,还算是干部。而区轻工局的那个局长后来又成了这个漏网右派分子的男人,这个区轻工局局长还跟那个当学徒工的方继业关系很好,也和那个时候的国营东方红造纸厂书记,曾经还是上下级关系。以后在这个书记的关照下,那个所谓的学徒工三年学徒期一满,人家一转正定级马上就又成了干部,没过几年就当上了国营东方红造纸厂的副厂长,一点都不耽误,还顺理成章。你猜那个国营东方红造纸厂的书记是哪个?就是你们现在市轻工革委会的曾主任。整个的这一套弄下来,他们就是耍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过门而已。他们为啥子要这么大费周章呢?其目的就是要掩盖包庇一个漏网的右派分子,破坏我们党批判改造右派分子的政策,你说这些走资派有好大的胆子!他们这都是相互勾结、相互利用和相互包庇……还有,你要是再往深里查,你还会有更大的发现,那就是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这个人物就是本区一直在潜逃躲避革命造反派批判斗争的一个重要走资派王根生。这个王根生在当时的整个事件中充当了一个重要角色,那就是那个时候他可是区委副书记,管组织人事这一摊。所有,这伙走资派和右派分子才会有这么嚣张和胆大妄为。而这个王根生的老婆你晓得是哪个吗?就是红卫兵大串联那阵,被开封红卫兵揭发出来的大叛徒、狗特务薛玉琴。当然,这个女人为了隐瞒和逃避她当叛徒和特务的罪行,后来改名叫薛红梅,还当上了区儿童福利院的院长,红卫兵一揭发批斗她,原形暴露了,畏罪自杀,这些你都应该是晓得的。你说这一连串的问题你要是查实给弄成铁证铁案了,你再举一反三,在整个轻工系统里一推广铺开,你不把现在那个市轻工革委会的主任一下子弄来趴下才怪,你还管他是真老红军还是假老红军,我看反正那个市轻工革委会主任的位置迟早都是你的了!”

“人心坏”听着这些,除了心里的激动,就觉得后背发凉,对眼前这位大哥陈主任佩服得五体投地。按大哥陈主任的说法这就是一个有连锁反应,一抓一大把的串案,真要是一弄起来就会一点突破,由点及面,不用吹灰之力就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最终那个目的还很明确,自己可以正经八百地稳坐市轻工革委会主任的位置。不过,一个疑问也同时在“人心坏”的脑子里跳动,他想咋个大哥陈主任对这个事情这么了解,竟然啥子都了解了,甚至连材料都有了,咋个还会这么慷慨地把这种好处全都拱手让给自己呢?再说大哥陈主任已经不止一次给自己好处和甜头了,他这是为了啥子呢?为了革命造反成功,还是为了兄弟情分,送给自己大私宅和大美人,他的这些能耐简直是深不可测!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无德不受宠。自己何德何能自己心里是清楚的。“人心坏”想试探一下大哥陈主任的底细。于是,他说:“感谢大哥的提携,不过大哥也太便宜兄弟我了。”

陈主任目光深邃地看着“人心坏”,看得“人心坏”想起刚才的那支3号柯尔特左轮手枪和银子弹,不由得毛骨悚然。他掏出纸烟来给大哥陈主任敬上,胁肩谄笑地说:“其实兄弟不该这样想的,大哥就是大哥,豪情万丈,普照大地……”

“不!兄弟你是在帮大哥我了结恩怨情仇,了结大哥我下不得手的恩怨是非。”陈主任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人心坏”面部表情,当他看出“人心坏”一副很坦然的样子,才划燃火柴点上纸烟。

“人心坏”心领神会,干脆了当地说:“啥子都不说了,大哥的事情就是我任兴焕的事情,兄弟我一定做的天衣无缝!”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5/3/5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