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5/2/50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1-01-12 点击数:60次 字数:

 

5/2/50

 

 

“人心坏”带着两个革命造反的亲密战友,其实就是他自己的跟班打手和保镖,开着省革委会刚给他新调配的北京吉普车,在下同仁路和支矶石街口交汇那个小坝子刹车刹得“吱……”地一声。车刚停稳,“人心坏”跳下车看一眼手上的纸条,上边是他记的陈大参谋长府邸地址:“支矶石街32号”,转身对那两个兄弟伙说:“把那两箱罐头抬到跟我来。”

“人心坏”拿着纸条走在前面数门牌号,两个兄弟伙吃力地抬着罐头箱子跟在后面,数门牌数到支矶石街32号,只见是一个双扇门楼的老公馆,黑漆大门紧闭,门口蹲一对青石大狮子,这气派真不是一般人可以享用的。“人心坏”怕弄错了,再仔细地核对了一下纸条上的地址,冲身后两个弟兄伙说:“真是气派啊……”这才上前按那个门铃按钮。

过来好长时间,才听见门楼里面有了动静,是个女人清脆的声音:“哪个?”“人心坏”吞一口口水润了嗓子,回答道:“我……哦,我是轻工分兵团的任兴焕,已经和陈主任约过了,我来拜见陈……”黑漆双扇大门右边那扇门面上的小门开了,出现一个身材姣好年轻美貌的女人,“人心坏”觉得这个美貌女人眼熟得很,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赶急点头哈腰地说:“谢了,是嫂子吧,嫂子好……”年轻美貌的女人一扭腰肢往后退了一步,脸色粉红地笑了笑,小声说:“人家……哦,是任司令吧,里面请!”

“人心坏”等那两个兄弟伙把罐头箱子抬进门,伸手把那扇小门关上,对年轻美貌的女人说:“嫂子,我们轻工这边也没有啥子可以拿得出手的,这是我们下面罐头厂生产的罐头,一箱红烧猪肉,一箱水蜜桃,东西不值几个钱,但新鲜,叫您见笑了。”年轻美貌的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又“嗯……”了一下,要他们把那两箱罐头抬进大门里左边的一间房子里。“人心坏”这才注意到,这个进门来是个前院,前院里左边两间房子是厨房和杂物间,右边对称这也有两间房子。年轻美貌的女人推开右边一间房子的门,里面有桌子、椅子、沙发和单人床,还有电话机,他请那两个兄弟伙先进里面歇着,并且柔声细语地说:“你们两位稍坐一下,我先领任司令进去马上回来给你们泡茶。”

从前院经过一个六角门洞进到里面院子,这个院长很大,不算三面房子,光是院子起码也得有两百多平米,整个院子青砖铺地,院子中央里有花台,盆景和大青石金鱼石缸,还有两棵盛开着粉色紫薇花的树。这时候陈主任陈大参谋长从堂屋里走出来,笑着豪气地说:“这院子咋个样?任司令……”年轻美貌的女人在一旁温和地对“人心坏”说了一句:“任司令您先和陈主任说会儿话,我去前面招呼一下那两位兄弟。”“人心坏”也学着陈主任陈大参谋长的豪爽,说:“不用管他们。”年轻美貌的女人嫣然一笑,小声说:“咋个可以那样呢……”然后走开。

“人心坏”装模作样地环顾四周,然后说:“陈参谋长您这个大公馆太气派、太漂亮了!”陈主任指着右边两间房子说:“这边两间是寝室。”又指了左边两间房子说:“这边一间做办公室,一间做小会客室。哦,前面院子里还有两个小间是工作人员临时休息的房间。”“人心坏”一边咂舌一边赞叹地说:“还是我们陈主任陈大参谋长讲究,考虑的仔细……”陈主任笑容可掬地领着“人心坏”进了堂屋,说:“讲究的还在后面呢!”

进了堂屋里“人心坏”又有新的发现,原来堂屋正对门的大屏风背后还有门,出了那门眼前豁然开朗,山水廊桥,花红柳绿,旖旎风光,一个又小水塘玲珑精致的小后花园别有洞天地出现在眼前,令人咂舌。陈主任说:“喜欢吧?”“换人心”赶紧接话说:“喜欢、喜欢,当然喜欢了,陈大参谋长的府邸这么高级,简直叫人羡慕死了!”陈主任只是说:“任司令喜欢就好,来……这边还有看头。”

陈主任领着“人心坏”绕过后花园左边的回廊,在回廊尽头打开一间房子的后门,进了房子陈主任才说:“这间房子外面的门牌号是宽巷子19号,从这间房子的门出去就是宽巷子。走……”陈主任又领着“人心坏”来到后花园最后面的围墙边上,绕过一排竹子看到围墙上有一个小铁门,陈主任又对“人心坏”说:“这个小铁门出去是也一条小巷子,可以通泡桐树街。”“人心坏”笑着说:“这都整成地道战了,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了。”陈主任说:“这个院子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算好大,不过闹中取静,三个方向都可以进出,就图个方便。”“人心坏”想着陈主任说的话若有所思。

 

参观完整个院子,两人回到堂屋里坐下,“人心坏”看见桌子上已经泡好了盖瓦茶,放了两包彩蝶香烟,还有几盘精致好看的下酒菜和一瓶酒,想必这都是陈参谋长的那个年轻美貌的女人准备下的,不由得心里痒痒,好生羡慕陈大参谋长的这种惬意生活。陈主任启开一包香烟,对“人心坏”说:“这个公馆解放前是一个文化人的私宅,解放后几经变迁,文化大革命前住的是一个管文化的副省长……”两人点上纸烟,“人心坏”巴结附和地说:“巴适、高级,太符合陈参谋长的豪气和品味了!”陈主任转移话题,对“人心坏”说:“那你还不把你的宝贝拿出来叫我见识一下。”“人心坏”这才慌乱地说:“忘了忘了,对不起……我刚才看您这公馆看高兴了,把今天的正事都搞忘了。”

“人心坏”小心翼翼地从文件包里取出用红绸包裹好的宝贝,双手敬献给自己的恩人。这时候陈主任的那位年轻美貌的女人正好端一盘喷香四溢的荷香鲫鱼进来,陈主任对她说:“你把我准备的相框拿来。”年轻美貌的女人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两面都是玻璃的红木相框,陈主任仔细欣赏一阵“人心坏”宝贝,自言自语地说:“好,真的是好!毛主席的‘无限风光在险峰’好大气……江青同志的‘革命造反有理!永远有理!’好霸气……”然后,仔细地将那张宝贝的照片镶在红木相框里,感觉红木相框和宝贝很相配,而且大小正好合适。更叫人叹服的是两面都是玻璃,这样既能从这张宝贝照片正面看见江青同志的题词,后能欣赏到后面毛主席的亲笔诗句。

“人心坏”在一旁看呆了,原来陈主任陈大参谋长早就晓得自己要进贡的是啥子宝贝。所以,早都准备好了这样两面都是玻璃的上好红木相框,而且红木相框的尺寸大小都刚刚合适,这不单是高人料事如神,而是神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功夫太深厚了。陈主任对年轻美貌女人说:“那两个兄弟安顿好了?”年轻美貌的女人温柔地说:“已经安排他们在前面小院里喝茶吃酒,跟他们也说了,今天陈主任和任司令耽过的时间有点长,要他们慢慢喝,困了就睡会儿。”“那你也赶紧来,今天你要和任司令都是这里的主人,要有个主人的样子。”年轻美貌的女人说:“要得,我还有两个热菜一个汤马上就好,你们先慢慢喝到,我完了过就来。”陈主任把那镶了宝贝的红木相框给年轻美貌的女人,说:“你把任司令的宝贝先放到他的办公室里,回头再仔细挂收好。”年轻美貌的女人妖娆地说:“要得,我一定给任司令保管好了……”

“人心坏”一头雾水,简直都傻了,他指着转身走出堂屋的年轻美貌的女人,对陈主任陈大参谋长说:“这……这不是小嫂子得嘛?那宝贝是我特意要真诚实意孝敬您的,您又啥子宝贝要放到我的办公室里?陈参谋长您可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啊,我可真是诚心实意的,您不要把我弄糊涂了啊!”

陈主任开怀大笑,打开酒瓶倒上三杯酒,说:“任司令,搞了半天你还没有弄明白嗦?这个女人哪里是我陈某人的女人哦!你还小嫂子呢?你就不怕把人家羞臊到啊……来来来,我们两个先慢慢喝到起,刚才我不是都说了嘛,你和她都是这里的主人,我才是这里的客人呢……哎,咋个样哦,那个女的样样儿、个头、身材,还有那个扭捏风骚的劲头都对不对你的胃口哦?”

“人心坏”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对陈主任说:“我现在没有做梦嘛?”陈主任甩给他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小声说:“这个女人叫汪红梅,艺名叫锦红,群众川剧团的台柱子,陈书舫的弟子,以前是专唱封资修那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里的公主小姐和丫鬟,不过人家早就革命造反了,现在改唱样板戏《红灯记》里的李铁梅,这么风骚漂亮的女人你喜欢不?”

“喜……欢,当然喜欢哦,哪个不晓得喜欢风骚漂亮的女人哇?难怪不得我刚进大门的时候就觉的好眼熟哦,我现在想起来了,我看过她演的《红灯记》。但是,陈大参谋长我说老实话哈,只是我不可能,我也绝对不敢喜欢您……”“人心坏”话说到嘴巴边还是不敢造次,不敢再往下说。

陈主任端起酒杯来和“人心坏”碰杯,豪气地说:“任司令要是真的都喜欢,那这座公馆连到这个风骚漂亮的女人现在都归你了!”

“这……”“人心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在陈主任陈大参谋长跟前放肆,瞠目结舌好一阵子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汪红梅端着两盘热菜进来了,腮红媚眼地看了一眼“人心坏”发木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好笑,燕语莺声地对他说:“任司令,您觉得我做的这个菜的口味如何?”“人心坏”抬头眼痴痴地对这么怀柔天下,柔情绰态的女人说:“好!美味……你人这么漂亮,再加你做的菜这么美味,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听了“人心坏”说的话,汪红梅一脸绯红,柔情媚态地说:“任司令说这是人间美味,那就是对小女子的羞臊……”陈主任开怀大笑,说:“汪红梅,这就说明任司令对你无可挑剔了,那你还不赶紧来陪你任司令好好喝几杯啊!还有,从现在起任司令已经不是你叫的了,的叫……叫你们戏文里说的夫君,是不是?”汪红梅被羞臊地小声应道:“还不是您陈参谋长做的好事儿啊,我去端碗汤就过来好好陪你们两位大人……呀……”汪红梅说到最后竟然拽上了川戏里的叫板,那“呀……”的一声酥脆声都钻进了“人心坏”的骨子里。

“人心坏”待扭捏作态的汪红梅走出堂屋,马上眉飞色舞地对自己的大恩人说:“陈大参谋长,您对我咋个这么好呢?”他指着这房子和院子,还有已经消失在前院门洞里妖艳漂亮的汪红梅,语无伦次地再一次求证说:“这……这个还有……她都是?”陈主任昂然自若轻描淡写地说:“这些不都是我事先给你说好的嘛,我这个人是从来不说做不到的事情,也从来不轻易许诺哪个,像你这样的待遇,也就只有你这独一份。不过我个人认为哈,像王红梅这样的戏曲演员,真的要比那些峨影演员本事大好多,身上的功夫深厚不说,光说这个文化涵养和接人待物都是两回事情。更主要的是这个女人会生活,你看人家随便给你弄几样下酒菜都像模像样的,还把你带来的那两个兄弟伙都招待得巴巴适适的。”“人心坏”激动不已,结巴地说:“这……我……我都不晓得……咋个感谢您……我……我的恩人啊……您说的都对!”

 

这时候汪红梅端着一盆汤进屋来,放下汤盆就直接坐在了“人心坏”身边,伸出兰花指轻轻地端起酒杯,抛着媚眼柔声细语地对“人心坏”说:“任司令,红梅来迟先自罚三杯,你看咋样……”“人心坏”受宠若惊,立刻怜爱地止住她,说:“今天叫你受累我好不忍心啊,要罚罚我才对,不过我们还是要先敬我们的大恩人陈主任陈大参谋长一杯!”

陈主任端起酒杯,先是纠正汪红梅说:“还不改口啊。”汪红梅不再言语,一脸红晕,两人举杯敬陈主任,陈主任欣然接受,完毕之后对“人心坏”说:“任司令啊,我早就想给你提个意见了,你以后不要一天到晚把我这个兵团参谋长挂在嘴上,叫人听起来就总觉得有些不舒服。以后在场面上你叫我陈主任就可以了,私下嘛,我们就是弟兄。”“人心坏”见陈主任这么一说,心里除了激动就是兴奋。因为,这说明自己的恩人也没有小看自己,自己按恩人说的去做了,恩人就说话算数给自己啥子都兑了现,现在还跟自己论起了兄弟。这种喜悦在“人心坏”心里不是一般的得意和在乎,这简直就是自己攀龙附骥,他赶紧恭恭敬敬地举起酒杯,对陈主任说:“那小弟就高攀大哥了!”陈主任说:“哎,要论年龄你还长我几岁嘞,我得叫你大哥才对……”

“人心坏”赶紧起身,说:“大哥,我啥子都不说了,你有大本事你就该当大哥,兄弟我就服你!今后,大哥您说东,兄弟我就去东,大哥要兄弟我往西我就往西,绝不跟大哥拉稀摆带!”

“好!那我也就不推辞了,今后我们两个就同生死共患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了!红梅,把酒给我们满起……”

又是好几杯酒下肚,陈主任给汪红梅支了个脸色,汪红梅会意。陈主任对她说:“今天任司令高兴,你来一段给任司令助助兴咋样?”

汪红梅就那么坐着一挺胸部,身段马上就亮了出来,她拿起桌子上的纸烟抽出一支给陈主任,用川剧念白道:“参谋长,烟不好,请抽一支呀!”然后,再抽出一支送进自己的朱唇,划燃火柴点燃烟,再送到“人心坏”的嘴里,念白道:“胡司令,抽一支!”“人心坏”高兴得口水都流出来了,赶紧说:“要得要得……”

汪红梅起身站到“人心坏”身后,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川剧青衣唱道:“参谋长休要谬夸奖,舍己救人不敢当。开茶馆,盼兴旺,江湖义气第一桩。司令常来又常往,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也是司令洪福广,方能遇难又呈祥……”

“好……”陈主任大声叫好,“人心坏”眉开眼笑得意洋洋。陈主任起身对“人心坏”说:“任老弟,现在这里的一些都是你的了,你就好好地在这里享受享受。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一步了,我去跟你那两个兄弟说,要他们开车送我一趟。我再要他们明天早上先给你来电话,看啥子时候来接你。”

“人心坏”要起身送陈主任,汪红梅用胸部压住他的脑袋,说:“还是我去送送陈主任他们,顺便还要把大门关好,等我回来好好经由你……”陈主任淫笑说:“还是汪红梅懂事说得巴适,她送我们顺带把大门好关,这么大的院子就你们两个人了,她不把你这个胡司令侍候巴适就算她没有一个好女人的本事!”

“人心坏”现在太可心汪红梅的这般体贴和柔情,顺着陈主任的话说:“大哥,有事吩咐我啊!”

陈主任出了堂屋就对汪红梅说:“美女配英雄,我可是把他都交给你了哈。”汪红梅笑着说:“人家啥子都听你的了,你可不要把我忘了!”陈主任用淫邪的眼神看了一眼汪红梅,说:“就你那个会搔弄人心的本事,老子一辈子都忘不掉!”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5/2/5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