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15章 第15天
本章来自《伺候月子》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1-01-06 点击数:39次 字数:

第  十  五  天

2009年8月18日是你出生后的第十五天。

我已经做了半个月的爸爸了。

月子汤从未间断,你妈奶水充足,你吃得很饱。

当然,你偶尔也会哭闹。不过,只要给你服下助消化的药,你就不闹了。

此时,你已有了味觉。喂你药时,你皱眉咧嘴;服完药后喂糖水时,你面部表情愉悦。你这个小东西,能分辨出甜和苦了!

甜和苦都是人生所必须经历的。有人先甜后苦,有人先苦后甜。

我小的时候,师长经常教导我们要好好读书,说是读书虽苦,可是如果把书读好了,将来却能过上美好的生活。

在我这里,却未觉得读书有什么苦的。获取知识是个愉悦的过程,如果觉得苦的话,那大概就是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有问题吧。

你只去过爸爸的老家一次,大概也没人领你去看我曾经就读的小学。那小学如今已经卖给了个人,变成了民宅。可是早在四十年前,却不是这样。

从我记事时起,我们村是没有幼儿园的。那时,你大姑和你大爷已经上学了。你大姑长我五岁,你大爷长我三岁。按照人类正常心理,小的喜欢跟着大的玩。我自然也不例外,总是喜欢跟在你大姑或你大爷的身后。

人类还有一个正常心理,就是大的不爱跟小的玩。你大姑和你大爷那时就不让我跟着他们。爸爸从小自尊心特别强,被赶了几次也就不跟着他们了。所以长大以后,我们的兄弟情与姐弟情并不浓。

我不知道你同石头的关系怎么样。那次听你妈说,每天你放学回来的时候,石头都要去接你,然后走上前去抱住你。看来你们还是很亲的。不知你对小弟可有一份同样的感情。

从爸爸这一面来说,自然希望你同小弟越亲越好。毕竟爸爸不在那天,你们是最近的亲人。

网上曾流传一篇据说是12岁的孩子(山东潍坊的李琰璘)写的文言文,我拿来你读一下:

 

顾稚子,勿忽长

 

丁酉冬月,吾妹降生,时至今日,不盈百日。吾由小至初,课业陡重,心怀忧虑,尤需关照。然妹占父母之时力,父母无暇伴我。母须哺乳,无暇出,寒假盈月,日待于家,不知外界之变。吾每坐于窗前,顾蓝天,惟叹息。

母须顾妹,少与吾语。忆往昔,无妹之时,吾常与母语,其乐融融;叹如今,难相顾,无相知,常相争,母女之心相去愈远,悲乎!

妹之来,家愈忙,父母亦无暇顾吾课业,吾需自学,无人查吾作业,无人为吾解惑,吾于学业,孑孑独行,常觉前路渺茫。形势使然,吾渐独立,此桑榆之得也。

吾有一言,告天下父母:顾稚子,勿忽长。多与长语,多同长娱。若此,则二孩时代长子之大幸也!

欲成一拼图,必棱角相和。吾为成家和之图,锉己锐,更己缺,合于妹。吾喜静,须学于清静之地。然妹常哭,声甚大。吾忍之,于心告己:闹中取静,方为大静,心静则境静。

徐之适妹哭,其声虽大,亦不扰吾。昔者,吾性莽撞,常致物坠地,无以为然。今者,坠物之响,常致妹惊,常致妹哭,吾遂甚谨,无有类事,吾妹安然,父母亦赞吾成大人矣!

吾好稚子,吾妹白白胖胖,脸挂笑容,憨态可掬,若自年画出。吾甚爱之,常与之戏。见其一笑,烦恼皆忘矣。吾常思,待其呼吾一声姊,吾必喜极而泣。

吾每坐妹旁观之,心中必忖:其将来必美,必聪慧好学,必为吾之骄。今者,吾为姊,谨护吾妹。来者,姊妹必相携,相顾,相援,相伴。父母终会去吾,然吾有妹,妹亦有我。

小作者可谓才华横溢,不知道她的感觉你是否曾经有过。

你的年纪与作者相若,我就不给你翻译了。看你自己能否读懂。

美国有部电影名叫《雨人》,讲的是主人公父亲过世后,发现父亲将大部分遗产都给了他的哥哥。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个哥哥。起初,他打算将哥哥继承的遗产弄到自己手中。可是,他在同哥哥打交道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到父亲当年为何将哥哥从家中送到了托管机构。

原来主人公的哥哥从小患有智障,有一次,他险些弄得弟弟被开水烫伤。为了小儿子的安全,他们的父母决定将这个智障的大儿子放在外面托养。

主人公打消了剥夺哥哥财产的念头,开始全心全意地关照哥哥。

接着讲我的故事。

被亲情拒绝的小朋友自然就会去找同龄的伙伴玩。爸爸小时候村里的同龄孩子还比较多,和我同岁的小男孩现在我还能说出十个左右。我们一起入学,一起玩耍,一起做课后作业。

我入学那年,邻村派来一位姓徐的姑娘当幼儿园老师。我们当地人那时称“幼儿园”为“哄孩班”。

现在的幼儿园分为小班、中班和大班。我们那时的哄孩班只不过是一年级之前的一个预科班而已。

我们的小学校共有三间教室。最东面的教室由二年级和四年级共同使用。上课时,老师先让一个学习比较好的同学带着二年级的同学做练习,这时,老师给四年级的同学讲新课。等到后半节课的时候,老师就安排四年级的同学做练习,他再给二年级的同学讲课。

学校中间的教室由一年级和三年级共同使用,老师也是轮流授课。爸爸小时就充当老师的“助教”,替老师给同学们批改作业,或者领着同学到黑板上做练习题。当我得知你在学校也帮老师做这项工作时,心中感觉你是在接爸爸的班呢。

我们这个关家屯首届幼儿班位于学校最西面的教室。由于学校缺少桌椅,所以我们每个小朋友都要从家带个小板凳,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当时学校没有院墙,有无聊的村民就站在教室门口看老师上课,这在现在简直无法想象。

爸爸小时有些腼腆,所以很是讨厌那些站在教室门口的村民。学校东面住着一家,那农民名叫文立亭,他经常站在教室门口,对着每个学生品头论足。想不到,他还没活到六十岁就离开了人世。

幼儿班没上几天,我就生病了。我记得,你奶奶背着我到学校向老师请假。

等我病好以后,不知为什么,也没张罗去继续上幼儿班。直到转过年来,我就上一年级了。

爸爸一年级的老师也姓曹。他个子很高,跟咱们家还有一点亲属关系。亲属关系好像是这样:他的奶奶同你爷爷的爷爷不是姐弟就是兄妹。这位曹老师现已不在人世了。

曹老师很严厉,学生在课上没有敢淘气的。那时一到夏季,有的孩子就会到野外的水坑里洗澡,有的地方也有发生事故,孩子被淹死的。为了防患于未然,曹老师在听说班上有人在野外洗澡的消息后,开始收拾他们了。

学校操场不平,一到雨季就存水。曹老师将在野外洗过澡的小朋友集合到操场上,让他们脱了衣服,站到水坑边,准备下去洗澡。水坑既浅又脏,当然无法洗澡。老师也就是吓唬吓唬孩子们,免得他们人身出现危险。

虽然学校条件简陋之极,可是,我们男生也有一个足球。踢足球的规则我们都不懂,不过,我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学校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壕沟,当然不是很深,我们小孩进去都能出来。我们踢球的小朋友分成两队,一队从东往西踢,另一队从西往东踢。哪一队能将球踢进壕沟,就算赢了。

有一天,我们班上一个叫文道全的,由于他用力过猛,竟将足球踢到了学校西侧那户人家的菜园里。

足球进园后自然要碰到菜园内的菜苗。这家女主人姓洪,她恼怒小孩子弄折了她的菜苗,所以将足球扣下,不还给我们。

曹老师同洪姓妇女沟通未果,加上其他一些事情,他竟然愤而离职,掉到邻村工作去了。

曹老师一走,乡里自然要调派新的老师来。结果,从曹老师调去的邻村里派来一位韩老师。韩老师教了我们一学期,又从那村来了一位李老师。

李老师不严厉,我们孩子都不怕他。他爱打乒乓球。课后,他经常和我们村的村民打乒乓球。

前年有一次出门,我还到邻村顺便探望了他一次。由于现在农村学生少老师多,李老师现在基本上不任课,马上就要退休了。

到了三年级,曹老师又回来了。这时,我就是大班长了。以前,我是一年级的班长,同教室里有三年级的班长,上课前,由三年级的班长喊“立,礼,坐!”现在,喊“立,礼,坐!”的工作是我的了。

那时,每个班上都有一位起歌员,大致相当于现在的文艺委员。上课前,起歌员要领唱一首歌。等歌唱完了,老师才开始讲课。有时,学校的三位老师课间聊得火热,到上课时话题还没有结束,这时,同学们就一直唱下去,直到下一节课上课。

《社会主义好》是我们经常唱的一首歌。歌词如下: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反动派,被打倒,

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全国人民大团结,

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建设高潮!

 

共产党好,

共产党好!

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

说得到,做得到,

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立功劳。

坚决跟着共产党,

要把伟大祖国建设好,建设好!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江山人民保。

人民江山坐得牢,

反动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社会主义社会一定胜利,

共产主义社会一定来到,

一定来到!

 

共产党好,

共产党好!

共产党领导中国富强了;

人民江山坐得牢,

反动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社会主义社会一定胜利,

共产主义社会一定来到,

一定来到!

共产主义社会一定来到,

一定来到!

歌词是我从网上查找来的。记得小时我们只会唱前两段,根本也不知道这首歌总共有多少内容。我想,那时在农村可能也没有人会唱得全。

还有一首歌我印象较深,可是,我却始终不知道歌曲的名字。我只记得,里面有句歌词是“我也扛起小锄头,跟着爸爸学种田。”上网一查,原来这首歌叫做《长大当个好社员》。歌词如下:

太阳出来红艳艳红艳艳,公社社员到田间到田间哟。

我也扛起小锄头,跟着爸爸学种田。

嗨哟嗨哟哟哟嗨哟嗨哟哟哟,跟着爸爸学呀学种田哟。

高梁点头沉甸甸沉甸甸,锄头越抡心越甜心越甜哟。

爸爸问我累不累,我说汗珠换粮棉。

嗨哟嗨哟哟哟嗨哟嗨哟哟哟,我说汗珠换呀换粮棉哟。

叔叔阿姨笑开颜笑开颜,夸我人小意志坚意志坚哟。

问我长大做什么,我说当个好社员。

嗨哟嗨哟哟哟嗨哟嗨哟哟哟,我说长大当个好社员哟。

嗨哟嗨哟哟哟嗨哟嗨哟哟哟,我说长大当个好社员哟。

    那时,已经没有多少孩子愿意当好社员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城里的日子要比农村好过得多。

不知道我们的老师是否知道什么叫美育,不过,音乐、体育、美术这三门课程我们倒是不怎么缺。我们这群孩子学得都很开心。

当然,最开心的日子还是每周的周六,因为每到这天放学时,老师就会提醒我们:今晚又射雕了。

老师所说的“射雕”指的是那时每周六晚连播三集的香港TVB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1983年作品)。由于当时文化生活相对单一,加上港产武侠作品乍露峥嵘,一时将男女老少迷得欲罢不能。

当时我们村内有160多户人家,总计600多人,电视机却只有2台。为了看这部剧,我到过东村大队支书家、电工家,还到过北村。北村的村委会有一台电视机,每到周六,就放在后窗台上,面对全村村民播放。

我们村内有电视的两家一家姓关,另一家姓张。张家养着一条大狗,很是凶猛。为了看电视,有一次我险些被那条狗给咬了。详细过程,我在散文《一首歌,一段故事》中曾经写过。

从春到秋,历经将近五个月的时间,终于将这部剧看完了。主人公郭靖武功大成,携爱侣到桃花岛归隐。本来这时我们该没什么念想了,可是,有人又传说此剧还有续集,名字叫《射雕侠女》,讲的是郭靖和杨康的后人的故事。

随后,续集的名字又有纠正,说是叫《神雕侠女》,又有人说叫《神雕侠侣》。当然,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什么叫“侣”。其实,就连《射雕英雄传》我也没完全看懂,刚上三年级的我根本就不知道结尾处是成吉思汗的几个儿子打了起来,还以为是蒙古同宋军在战争呢。至于周伯通为什么对不起一灯大师,更是看了个稀里糊涂。

十二年后,当我在大学宿舍读小说《神雕侠侣》时,就好像同失散了十二年的老朋友重逢一样。小说是从外面书店租来的,每日每本0.5元钱。古人说得好:“书非借不能读也。”八九十万字的小说四天就读完了。只是,有一点我却不大明白。

郭靖武功十分了得,杨过又是他着意看护的晚辈。可是,作者为何要让郭靖将杨过送走,而不亲自教他武功呢?

这个问题困扰我将近二十年之久,直到我离开你以后,才若有所悟。

或许,这都是上帝的安排。

爸爸有许多知识要教你,可是,命运之手却让我离家出走,不能看着你成长,而你的教育也只能由其他老师来完成。

上帝让杨过历经江湖的淬炼卓然成家,那么,我的女儿在成才之路上又将经历些什么呢?

我真的无法想象。

从杨过的经历来看,自学对他来说十分重要。不论是重剑的运用,还是最后内功的修为,都是他长期勤学苦练的结果。

16年我给你买了一套国学读物,那里面四书五经唐诗宋词都有。今年春天我给你打电话时,你说你开始读那套书了。我听后十分高兴。如果你能坚持读下去,时间久了,想必会很有收获的。随后,我又给你寄了一套《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中国历代文人风趣小故事全集》,一套十册,分为风云卷、风骨卷、风操卷、风范卷、风雅卷、风华卷、风流卷、风情卷、风波卷和风浊卷。如果你能通读这套书,我想,既掌握了一些历史知识,写作文时也多了一些素材。

杨过的成长之路很不平坦,因为他的老师品质不好。

杨过的老师是全真教第三代弟子赵志敬,后来成了汉奸。他收人为徒却欲暗泄私愤,这才导致杨过叛教,后来改投古墓派。

爸爸也遇到过坏老师,好在她比赵志敬强得多。

我读书的时候,村里只有四个年级。五年级就要到邻村去读了。

邻村距家能有二里半地。那时孩子长得虽小,走二十分钟也走到了。

我们在邻村要读二年的时间,然后到乡里读中学。

我们的新班任姓金,她教了我们整整两年。

这个金老师我在前面提到过,她就是教学生背作文的那位老师。

背作文虽然不是一种好的教学方法,不过,在落后的年代,在落后的地方,倒也不能太责怪她。真正应该谴责的,倒是她的人品。

说句良心话,金老师授课还是蛮卖力气的。体育课经常被她剥夺且不说,每到期末,我们班总是比其他班晚下课、晚放学。大概是由于水平有限,她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教学任务完成,所以只得延长授课时间。可即使是这样,那些笨学生还是学不会。

水平不高,工作勤奋,这依然是好品质的表现。可是,如果这么做另有目的,那么,这个人的人品就值得质疑了。

第一学期马上结束了,明天就要考试了。老师通知明早九点到校考试。

放学回家后,刚吃完晚饭,我班同学刘雪峰来到了我家。

刘雪峰是被金老师派到我们村的。他通知我们,明天考试时间提前了,老师要大家七点半到校。

年幼的我们谁也没有多想。

第二天一早,我们按时到校了。

可是,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考试时间并没有提前。

教室中火炉烧得很暖。金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几道题,让大家做,然后,她开始给大家讲解。

老师说,这是练习册上的题。

那时,我们真是孩子(大家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谁也没有想别的。

直到考试过后,我们全都明白了。

那天早晨老师在黑板上讲的题,考试全都有。

那时我们虽然小,可也明白了一件事情:试题被泄了。

金老师是怎样知道试题的呢?她为什么要破坏公平,将题目透露给全班同学呢?

我出生长大的村子叫关家村,由于村子太小,不设村委会,所以关家村就由邻村庆北村管辖。庆北村就是我五年级时读书的那个村子。

距离庆北村往南三里地有个村子叫万民村,金老师的丈夫(姓李)在万民村当校长。

那次考试是县里统一命题。平平常常的一次期末考试,乡里自是不会将各村学生打乱,然后集中到一起考试,而是就近在各自的学校考了。不过,考后乡里还要各村学校将成绩汇总一下,然后看看各校的教学质量,教得好的老师也要象征性地奖励一下。

考试前一天,试卷下发到各个小学校。万民小学的试卷李校长当然能够看到,于是,他将内容告诉了金老师。这样,才有了考试时间提前这样的乌龙事件。

第二学期开学第一节课,金老师总结上次的期末考试。她说:“我们班成绩全乡第一,乡里奖励我200元钱。”

那时五元钱能做条裤子。

金老师得了40条裤子。

奖金多少且不说。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这样弄虚作假,给学生心中留下的会是什么呢?

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令我终生无法释怀。

人品不过关的老师不会只做这一件龌龊事。

平日里我发现,其他班级的学生如果犯错误了,老师通常都是利用课间休息的时候将学生叫到办公室批评一顿。可是金老师从来不这样做,她总是在班上批评教育学生。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里面的“玄机”。

当时我在班上任班长。有一次,金老师不在时,班上两个大个儿动手打了起来。我见老师不在,自己又无力将他俩分开,只得跑到办公室告诉校长。

金老师来到学校后,先是将两个打架的学生训斥了一顿,然后又将我到办公室报告校长这件事定性为“报丧”。

我心里很委屈,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这样定性。

后来结合上一段说的事情一想,我明白了,她是不想让其他老师(包括校长)知道班里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包括某些学生身上的问题。

因为想隐瞒问题,她用恶语伤害了一个孩子的心。

这样的老师,我一辈子都不佩服。

一个好的教育工作者,他能给学生带来什么,可能是很多人想不到的。

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偏僻的山村,生活着一群愚昧无知的群众。没有好老师愿意到这里来教学。于是,愚昧的人民愈加愚昧。

有一年,上级终于从外地派来一位老师。这位老师不但被乡民视为渊博,而且还具备一个特殊的本领——算命。

每家学生都找他算命。

他说:张同学将来能当老师,李同学将来能当工程师,王同学将来能当医生……

二十年后,孩子们都长大了。果然,张同学当了老师,李同学当了工程师,王同学当了医生。不过,他们也都明白了:自己的老师哪会算什么命?分明是给他们幼小的心灵竖立自信心罢了。

前几天,新闻报导了一位重庆民警的感人故事。

停在小区院内的一辆奥迪车被人划了。民警调出监控一看,一名十岁的孩子十分有嫌疑。孩子的父亲被叫到派出所,他看了监控录像后,二话没说,交了3500元钱罚金给车主。可是,邹警官见那孩子先是否认,后是满脸带着委屈的表情,这不能不令他心生疑惑。

邹警官连续追踪三天后发现,汽车在孩子绕车转圈的两天前就已经被划了。

结果当然是派出所为孩子“平反”,将3500元钱返还给了家长。

钱数不多,事情不大,可是,负责的民警抚平了孩子的心灵。

孩子的心是伤不起的。

陈思诚演过一部电影叫《制服》,讲的是一个男青年曾受到几个女同学的捉弄,就此心灵受到了伤害。后来,他竟成了一名变态杀人狂,虐杀女同学进行报复。可见,伤害未成年人的心灵后果何其严重。

邹警官虽然不是教育工作者,但是,他的事迹却应该被教育工作者学习,他的负责之心应该受到全社会的敬畏。

金老师养育了三个儿子,却连一个女儿也没有。因此,她十分喜欢班上的女同学。那时,我们年龄都小,自然不懂得“怜香惜玉”,见老师偏疼女生,心里都十分有气。

有一天下午,学校组织劳动。劳动结束后,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了。大家坐在教室里,一边休息聊天,一边等候老师宣布放学。可是,不知为什么,老师就是不来教室,也不知她在办公室里做些什么。

大家纷纷鼓噪,想要即刻回家。可是,没人带头,谁也不敢先走。由于我是班长,所以大家建议由我领头。当然,他们也一致表示,第二天如果老师问起谁先走的,谁也不会说出是我。

我背起书包,第一个走出了教室。其他人跟在我后面,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教室。

女生没有离开的,男生只有金老师的儿子(名叫李志)留在了教室内。

第二天上课时,老师第一句话就问:“昨天谁领头先回家的?”

教室内一片寂静,谁也不说话。

老师当然比我们有办法。她叫起白山问:“你是第几个走的?”

“第五个。”白山回答。

老师又问:“刘义峰,你是第几个走的?”

“我在刘雪峰后面。”刘义峰说。

就这样,离校的次序一出来,“带头大哥”自然就浮出水面了。

事情虽然败露了,不过,爸爸平时的“威望”毕竟还在,老师只是象征性地批评了我几句,就没事了。

就像金老师的龌龊事不会只做一件一样,爸爸的“不靠谱”也不会只有一次。

如果说上次早退还有情可原的话(因为毕竟已经到放学时间了),那么这次早退却是有些离谱了(绝对没到放学时间)。

这事发生在初中三年级,距离中考还有两个月左右,我早退的原因是要回家看电视。

那时中央电视台只有两套节目。第二套节目在下午3:30时常放一些好看的电影,其中有一部是于荣光主演的《海市蜃楼》,是一部精彩的武打片。爸爸那时对武打片非常着迷,只要电视台演,不论什么时间,一定不会错过。可是,可能是由于地方电视台不是24小时转播中央二套的节目,这部电影有几次都是播到一半,电视台就下班了,后面的内容始终没有看到,教人欲罢不能。

我早退的这天,根据电视报上预告的电影播放时间推算,等到电影演完的时候,地方电视台还没有下班,应该能够看全这部电影。于是,我提前三个小时离开了学校。

那天你爷爷和你奶奶都没在家。我正坐在炕上等时间的时候,邻居王七来我家串门。当他得知我为了看电影而提前回家时,开口问道:“你有把握了?”

他的意思是说“你有把握能考上重点高中了,要不为什么不抓紧学习,还回来看电视?”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淡淡一笑。因为我知道,我失去的这几节课怎么也能想办法补回来。

时间到了。

这一天,我终于完整地欣赏了这部电影。

好过瘾!

第二天,班主任在班上含沙射影地批评了我。不过,我心里有数。我在心里对老师说:“这事我只做一次。”

尽管这话我是在心里说的,可是我依然履行了它。

那年,我成功地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勉强越过分数线七分。

在黑龙江省,像哈尔滨、牡丹江这样的地级市,重点中学往往都有好几所。不过,在爸爸的老家双城(爸爸小时是县,然后是县级市,现在是区)这样的小地方,如果能有一所省重点中学,那就相当了不起了,因为许多县城连一所都没有。

这所中学名叫“兆麟中学”,是根据东北抗联烈士李兆麟将军的名字命名的。毕业十四年后,我曾带你妈回过学校,还在将军的塑像前拍过照,不知你有没有见过那张照片。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家里大人说过这所学校。当我在关家屯上学时,曹老师的儿子就在兆麟中学读书。他好像也是咱们国家恢复高考后从我们屯第一个走进兆麟中学的学生。

那时的农民过的真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春天,大地刚刚解冻,农民就要上地将玉米的根部从地里弄出来,等到春播时节好种地。家家户户几乎都是男人在前面用一种自制的工具将玉米的根部刨得松软了,然后妇女和孩子在后面将根茎从土里拔出来,再用手将两个根相互撞击,为的是磕掉上面的土。根茎放在垄上要晒上几天,等到晒干了,用车拉回家,作柴禾烧。

等到春播时节,家家户户开始为玉米种子生芽。你可能没见过玉米芽什么样子吧?你吃过绿豆芽、黄豆芽吧?玉米经过温水浸泡,也是会生出芽的。当芽生到半寸时,就可以下地了。这时,男人在前面用锄头在垄上刨个小坑,十岁左右的孩子可以在后面将肥料洒进坑内,然后用脚尖勾点土将肥料掩上,再轻轻地踩一下,为的是避免肥料烧到种子。妇女在后面将生了芽的玉米种子投入坑内,然后用脚把坑埋上。就这样,刨完坑又埋上,埋完了又刨坑,唱歌的总结为“星星还是那个星星”,说相声的称农民为“修理地球的”。

你知道为什么说农民靠天吃饭吗?

种子下地后,嫩芽要在适宜的温度和湿度下才能扎根生长。不过,春季的特点就是气温变化无常。有时,来上一股寒流,种子就被冻坏了。在此种情况下,农民们就要重种一遍。这样既赔了种子钱,又多付出一遍劳动。

有的年份温度适宜,种子下地后却没有降雨。作物在缺水的情况下是不会生长的。“春雨贵如油”的说法就来源于此。

如果温度和湿度均符合要求,种子下地后没几天,嫩绿的秧苗就覆满大地了。这时,树也绿了,草也绿了,北方的农村到处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秧苗长到三寸高时,农民们开始铲地了。诗人称这种过程为《锄禾》: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首诗你一定学过。老百姓说话不会这样文雅,他们提起铲地时,总是说“汗珠子掉地摔八瓣”。

铲地过后,妇女们就开始“摸大窝”了。小鸡小鸭出世后,为了帮大人分一份活,我们小孩子往往会被大人派到地里挖野菜,用来喂小鸡小鸭。那时流行一首歌叫《我热恋的故乡》,结尾唱道:“故乡,故乡,亲不够的故乡土,恋不够的家乡水。我要用真情和汗水,把你变成地呀肥呀水呀美呀……”我在地里一面挖野菜,一面将这首歌的歌词改了一下:“鸭子,鸭子,姐姐为你挖野菜,弟弟为你挥汗水。我多希望你快长大,天天下蛋一堆堆呀一堆堆呀……”

鸡和鸭下蛋是令我们孩子最高兴的事情。当母鸡为生了个蛋而欢欣鼓舞、放声高歌的时候,我们小孩子急忙跑到院内,找到鸡蛋,这时,鸡蛋在手中还是温乎乎的。

当然,想要吃下这个蛋可不容易。那时,成规模的养鸡厂还比较少,城里吃鸡蛋在很大程度上还要依赖农村供应。我们养的鸡辛辛苦苦下的蛋,要留着卖掉,得来的钱还要用于购买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

那时,要想吃鸡蛋,通常有几个机会:

过生日。我们小时没有生日蛋糕的概念,吃上1-2个煮鸡蛋是过生日的标配;

端午节。这是一个吃鸡蛋的节日。每年这天,煮鸡蛋、荷包蛋不一而足。至于棕子等等,那时我们没有这个概念;

生病。小孩子如果生病了,妈妈往往会忍痛给煮个鸡蛋,希望食欲不振的孩子能够多吃点饭。因此,有的孩子甚至盼望自己生病;

来客人。有客人到家,家中没什么菜可做。这时,往往会炒上一盘鸡蛋。客人出于脸面需要,往往不能将盘中的菜吃净。这时,孩子们捡上一口,也觉得很幸福。

幸福的确不是一种生活标准,而只是一种心理感受。

当孩子们可以随意吃鸡蛋的时候,已经演变成家长求着孩子吃鸡蛋了。

中国有个成语叫“忆苦思甜”,意思是回忆过去的苦难,才能更加珍惜眼前的幸福。可是,走在茫茫尘世中的人们,被加快的生活进度裹挟着,有时已经无暇回忆过去的苦难生活了。

前面《锄禾》一诗的作者李绅,青年时对农民深怀同情之心,写下了流传千古的《悯农二首》。可是,当他后来当了大官以后,生活竟变得奢侈起来。有一次,他请另一位著名诗人刘禹锡(写“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那位)吃饭。刘禹锡见李绅邀舞女助兴,并着数名歌妓作陪,于是挥笔作诗道:

高髻云鬓宫样装,春风一曲杜韦娘。

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苏州刺史”指的是刘禹锡自己。刘禹锡在诗中说,这种奢华的场合李绅已经习惯了,而自己看着则非常痛心。从此以后,成语“司空见惯”不胫而走。

如今不论是农民,还是从事其他行业的国人,其物质生活水平对比三十年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可是,人们的幸福感并没有提升。这里面大概有两个原因。

第一,正如孔子所说:“不患寡而患不均。”贫富差距的急剧拉大,使得落后群体的幸福感下降。

第二,浮躁的心理。世俗的人们发现不了生活中的美,他们沉溺于无限的物质追求中,忘记了体验当下的幸福。

苏轼在《前赤壁赋》中说:“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人如果陷入没有尽头的欲望之海,是不会体验到生活中的美的,也更不会感觉到生活的幸福。当你因学习感到疲倦的时候,雨后的清新空气是否令你感觉畅然?当你遥望空中明月的时候,是否遥想到宇宙的浩瀚,进而感觉到苍穹之广、真理之邃呢?当鲜花盛开的时候,你是否驻足观赏过,甚至想写篇文章赞美一下鲜花之美呢?

又见炊烟升起,

暮色罩大地。

想问阵阵炊烟,

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情,

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这首歌你是会唱的。对吧,宝宝?

夕阳是美的,黄昏也是美的,只等着你我去发现。当然,这并不妨碍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思念是苦,也是甜。

生活有苦,也有甜。

就说苏轼吧,作为两宋第一文化名人,风光过,落魄过。他一生屡遭贬谪,无论肉体上,还是心灵上,都承受过沉重的打击。但他胸怀豁达,风光霁月,一生写过的名篇不计其数。他的那些代表作我就不向你介绍了,你以后都会学到,我这里只向你介绍两首他在生活中出于开玩笑的目的随意信手拈来的诗作,却也成了经典,大概这就是大师的风范吧。

词人张先在80岁时纳了一名年仅18岁的小姑娘为妾,还请苏轼(此时苏轼33岁左右)去喝酒。收到请柬后,苏轼顿时哑然失笑,被朋友的这种“精神”和“能力”所折服,于是便戏弄般地写了一首诗,教人送了过去表示祝贺。诗是这样写的: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张先也是北宋的著名词人,由于在词作中善用“影”字而被世人称为“张三影”,这“三影”分别是“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这位大词人就这样硬生生地被苏轼调侃了一把。

苏轼有个好朋友名叫陈慥,字季常,自称龙丘先生。陈季常喜欢在家请客吃饭,还喜欢养一些歌伎。他的老婆柳氏以凶悍嫉妒闻名。每当陈季常请客的时候,如果有歌伎在场,柳氏就用竹杖敲击墙壁,客人往往就被吓跑了。

陈季常很怕老婆,苏轼觉得他很搞笑,于是写了首《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其中有四句是这样写的:

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河东”是柳姓的郡望,《牡丹亭》中柳梦梅介绍自己时就说“河东旧族、柳氏名门最。”陈妻姓柳,故以“河东”指代陈妻。陈季常好佛,而佛家以“狮子吼则百兽惊”比喻佛教神威,所以苏轼以佛家语同陈季常开玩笑。后来,“河东狮吼”逐渐成了成语,用来比喻泼妇发威。

像苏轼这样,能将苦日子过得甜滋滋的,就是大师。

再给你讲一段他写对联骂和尚的故事。

北宋绍圣元年(1094年)六月,新党再度执政,苏轼被人告以“讥斥先朝”的罪名被贬岭南惠州。不同于今日的繁荣,岭南一带在宋时还是蛮荒之地,罪臣也多被流放至此。

一天,苏轼从一座寺庙路过,见庙门前跪着一个小和尚,眼泪汪汪,一打听才知他因不小心打碎杯盘而被处罚。往小和尚脸上仔细一看,还有道道伤痕,苏轼心想:“出家人慈善为本,为何如此对待徒弟?于是,步入庙中来见方丈。

寺中住持和尚听说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来此游玩,心中大喜。他想,久闻东坡大名,若能请他留个字迹,也好使寺庙增添光彩,多些香火。今日机会难得,不可错过。于是,那和尚百般殷勤,接待苏轼,接着又再三央求他给寺庙题词。苏轼对他这份取悦献媚的嘴脸很是厌恶,想到小和尚还在跪着,便提出要那个小和尚起来磨墨、展纸,方好动笔。老僧马上把小和尚叫来,让他展纸研墨。只见苏轼饱蘸浓墨,疾书一联:“一夕化身人归去,干八凡夫一点无。”

老和尚看后,以为苏轼是在夸赞他年高德重,十分得意,忙将此联悬挂在庙门上,并以此炫耀自己。

不久,苏轼的好友佛印和尚云游到此,看了对联,不禁哈哈大笑。那老和尚莫名其妙,还一个劲地夸耀:“此乃当代名士东坡居士真迹也!”

佛印大笑不止道:“阿弥陀佛,这是两个字谜,你至今还未看出吗?”和尚追问其底,佛印道:“恕不便直说,请取纸笔。”和尚赶忙捧出文房四宝,佛印挥毫写就两个大字,拂袖而去。那老和尚定睛一看,气得差点晕倒。

原来,这副对联的谜底是:“死秃”。

我曾给你妈出过一条谜语:

非我非他,奶无女娃。大水突发,女旁山塌。

总共四句话,每句话猜一个字。你猜猜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15章 第15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