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14章 第14天
本章来自《伺候月子》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1-01-06 点击数:40次 字数:

第  十  四  天

2009年8月17日是你出生后的第十四天。

你的手指已经很有力量了。当我把右手食指放在你的手中时,你就会用力握紧我的手指,似乎是不想爸爸离开你的身边。

哲学家说过,人刚出生时,想的是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中,所以婴儿的手从来都是紧握的;人到死后,两手完全张开,表示将世上的一切全都放下了。

我没有研究过上面的现象是哲学问题还是生理问题,估且先看作哲学问题吧。

相信哲学,相信缘起缘灭,这样,或许能让我们面对生活的困境释然一些,不至于过分地执着。

14年我去北京,是缘起;两年后回东北,是缘灭。

当那天早晨我从绥芬河那家旅店出来开始找房子的时候,绥芬河对我来说竟有些陌生了。

我是头一天从哈尔滨乘火车到的绥芬河。一下火车才发现,车站已经不是原来的车站了,是新修的高铁车站。

我小时曾经流行过一首歌,歌中唱道: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紧接着,这首歌又唱:

星星也不是那个星星,月亮也不是那个月亮……

这首歌唱的是改革开放后咱们国家发生的日新月异的变化。可是,那时的变化速度同现在又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个高铁新站落成通车,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新建铁轨即将通车。有人说过一个笑话,说的是某款苹果手机:

三年前还有人为你卖肾,现在扔在街上都没人肯捡了。

这个段子虽稍显夸张,却真实地反映了科技更新速度之快。

出租车在黑夜中将我拉到了市里。

后来,当我熟悉道路以后才发现,从高铁车站到市里并没有多远,如果步行的话,还用不上一个小时。不过,我离开绥芬河已经八年多了,又加上外面漆黑一片,所以当时竟觉得这段路似乎好长。

早晨在街上竟走错了路。绕了一圈后,终于来到了昔日再熟悉不过的中心广场。毕竟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四五年,城市又不大,瞬间,许多记忆从心头涌了上来。

每到夏季,广场是市民休闲的不二去处。老年人的秧歌队是天天敲锣打鼓,有时一伙,有时两伙。有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每天都戴着孙猴的面具,手中拿条金箍棒,吸引得俄罗斯游客争先与他合影留念。扮演猪八戒的隔三差五出席一次,戴着个假的大肚子,走起路来拖泥带水的,引得小孩子们跟着他一边跑,一边笑。扮演唐僧的也是位老年人,他的腿脚不大好,一不小心,却进了洪金宝主演的电影《我的特工爷爷》里面。

广场舞至少有三队,每队都配有一个音箱,放的却是不同旋律的舞曲。舞者服装有的是统一的,有的是自由搭配的。舞者年龄不一,大至五六十岁,小至十岁左右。

中国人的生活真的是变了。从面黄肌瘦到营养过剩,从疲于奔命到日日休闲,从信奉“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蛋的”到拼命将孩子送到城里读书……近年来城市化的飞速发展,竟不是农业产业化部门和劳转部门的功劳,而是城乡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加剧了农民工进城的速度。为了让孩子读好书,将来有出息,不再重复自己的生活,夫妻二人先是将孩子送进城里的学校。随后,父母牵挂孩子,这才想办法进城务工。就这样,一点点,一日日,一年年,农民们在城里扎根了。

走到广场下坡就是通天路。原来在绥芬河生活时,这条路也不知走过了几千遍。上班时走过,散步时走过,赶早市时走过,谈恋爱时走过……街道两侧基本上都是对俄的商铺,中国人进去他们是不欢迎的。他们之所以不欢迎中国人,第一是因为中国人基本上不买对俄销售的商品,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害怕进店的是同行。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在商贸活动中,确实有许多同行不那么讲究,他们“克隆”其他同行销路好的货品,喜欢跟着人家亦步亦趋。

熟悉的地方好办事。很快我就找到了住处,办好了入住手续。

这是一所公寓式住宅。房间面积虽然不大,一个人住却也宽敞。洗手间在屋内,没有厨房。房东在走廊门口处放了一张桌子,权当简易灶台。

由于在北京二年时间都没有自己做饭,整日在外面吃肠胃实在是不舒服。这一回,我下决心要自己起火了。

从北京邮回来的东西朋友早就收到了,我从朋友处将它们搬到了家中。我从市场又购来锅碗瓢盆,日子就这样重新过了起来。

四十多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内,我只在网上给北京的一个小学生上了两次课,教她预习老师布置的古诗。至于我谋划的代购、家教等工作,都没见一点成效。对了,我倒是给一个成年人上过几次俄语课。可是,他消费了一百元钱后,就再也不来上课了。

眼看就要没有生活费了,我只得着手寻找出国的工作。

对了,女儿,我从15年8月起给你妈寄你的生活费,一直到我从北京回来,可是从未间断啊。爸爸之所以在15年8月前没有寄钱,是因为我的工资折一直在你妈那里,而单位的工资也是开到14年年底的。另外,我14年的目标奖也是由你妈从单位领取的。所以,她手上是有钱的。

8月1日起,我开始上班了。

公司的老板是福建人,公司的境况同我在小说《失落的白桦林》中讲的边成所在的丑文会的公司一样,因为那部小说是取材于现实生活的。边成在这一段经历的故事基本上就是我所经历的,区别只是我的身边没有卓娅这个姑娘。

有一段生活小说中没有写,那就是八月份当中有二十多天我是在国内度过的。

我刚到公司时,公司的办公地点在花园路的南头。公司整日没什么正经事,我去那里也就是点个卯,听那些人聊天,或者看他们“斗地主”。

阿尔谢尼耶夫我确实去过,只是没有遇到疯狂的美女司机。我和阿强在宾馆中呆了四五天,每日里吃俄餐吃得有些没食欲。不过,这种日子倒是我在俄罗斯经历的少有的安逸的日子——住得舒服,吃得也相对可口。

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有机会带你去俄罗斯看看。

爸爸从小似乎就建立了同俄罗斯的不解之缘。

《失落的白桦林》中边成和麻花剪挂历那段情节是有生活原型的。生活真实是这样的:

挂历是我们自己家的。

苏联奶奶是虚构的人物。

将微缩俄罗斯女孩剪掉的是你大姑。

我真的将小白兔从绿草地上剪了下来。

至于麻花是谁,我在后面会告诉你。

爸爸是从上初中时开始学习俄语的,那时我14岁。

初中俄语很简单,所以我学得一直不错。

高中俄语也不难。不过,我选择的是理科,数理化课业较多,所以拨给俄语的时间少得可怜。好在那时省里照顾俄语考生,高考命题较英语要容易许多,所以尽管我学得不是很好,高考还是得了142分(150分满)。

俄语中的人名很有意思,有许多人名都带有“斯基(-ский)”二字。有这样一个笑话:

甲:“你知道柴可夫斯基吗?”

乙:“不知道。”

甲:“你知道别林斯基吗?”

乙:“不知道。”

甲:“那您知道马雅可夫斯基吗?”

乙:“哎呀,我又不是开车的,上哪儿认识那么多司机(斯基)呀?”

柴可夫斯基是俄罗斯作曲家,别林斯基是俄罗斯文学评论家,马雅可夫斯基是苏联诗人。今天我给你讲一个有关马雅可夫斯基的故事。

马雅可夫斯基在一次大会上演讲。他的演讲尖锐、幽默,锋芒毕露,妙趣横生。女速记员不时地在速记簿上写着:“笑声”、“掌声”、“暴雨般的掌声”。

忽然有人喊道:“您讲的笑话我不懂!”

“您莫非是长颈鹿!”马雅可夫斯基感叹道,“只有长颈鹿才可能在星期一浸湿的脚,到星期六才能感觉到呢!”

“我应当提醒你,马雅可夫斯基同志,”一个矮胖子挤到主席台上嚷道,“拿破仑有一句名言:‘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差!’”

“不错,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差。”他边说边用手指着自己和那个人。

诗人接着回答条子上的问题。

“马雅可夫斯基,您今天晚上得了多少钱啊?”

“这与您有何相干?您反正是分文不掏的。我还不打算与任何人分呢!”

“您的诗太骇人听闻了,这些诗是短命的,明天就会完蛋,您本人也会被忘却,您不会成为不朽的人。”

“请您过1000年再来,到那时我们再谈吧!”

“马雅可夫斯基,您为什么喜欢自夸?”

“我的一个中学同学舍科斯皮尔经常劝我说:‘你要只讲自己的优点,缺点留给你的朋友去讲。’”

“这句话您在舍尔科夫已经讲过了。”一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喊道。

“看来,”诗人平静地说,“这个同志是来作证的。”诗人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大厅,又说道:“我真不知道,您处处在陪伴着我。”

一张条子上说:“您说,有时应当把沾满‘尘土’的传统和习惯从自己身上洗掉,那么您既然需要洗脸,这就是说,您也是肮脏的了。”

“那么您不洗脸,您就自以为是干净的吗?”诗人回答。

“马雅可夫斯基,为什么您手上戴戒指?这对您很不合适。”

“照您说,我不应该戴在手上,而应该戴在鼻子上喽!”

“马雅可夫斯基,您的诗不能使人沸腾,不能使人燃烧,不能感染人。”

“我的诗不是大海,不是火炉,不是鼠疫。”

怎么样,这位前苏联诗人很机智吧?

在中国,有关机智的古人的故事也有许多。在这里,我给你讲几段明代三才子(另两位是解缙和杨慎)之一徐文长(也就是徐渭,他字文长,明代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1521-1593年)的故事。

1、一语镇知府

一天,绍兴知府的小公子在大街上抢了一个小孩的毽子,那个小孩委屈地哭了起来。

正好徐文长路过此地,得知原委,便从小公子的手里又把毽子给抢了过来,还给了那个小孩。谁知那小公子平时被娇宠惯了,见毽子又被人抢去,就一下子坐到地上大哭大闹了起来,说徐文长欺负他。知府的家丁闻声而来,将徐文长押上公堂。

知府见小公子遭此人欺负,心中十分不快,厉声喝道:“你欺负我家少爷,就是对本知府不敬,你可知罪?”

徐文长冷笑着说:“据我看,不知罪的应该是大人您才对吧?”

知府大怒:“我有何罪?你少跟我信口雌黄!”

徐文长严肃地说道:“贵公子可是踢了一大早的毽子,大人应该知道这毽子上除了羽毛外,还有一样东西就是铜钱吧。铜钱上印的乃是嘉靖皇帝的年号。贵公子居然手提毫毛,脚踢万岁,这样的罪过可不小啊,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大人又该当何罪呢?”

徐文长这一招果然厉害。知府听了这些话后,额头上连汗都冒出来了,他当然知道,这事要是传到皇上的耳中,那可不得了。于是,知府赶忙换了一副表情,满脸堆笑着对徐文长说:“好吧,好吧,我们谁也不要为难谁了!”徐文长也就作罢。

走的时候,知府还客客气气地亲自把徐文长送出衙门。

2、并吞六国

一次,徐文长与六位好友相聚饮酒。七个人中,徐文长年纪最小,六位好友事先就商量好了,要捉弄他一番。

年长的那位说:“今天喝酒,我当令官。按年龄大小为序,各自说一个与席上菜肴有关的典故,说得出就拿去自己吃,说不出只好看人家吃了!”其余五人都说好,原来,他们只叫了六个菜,轮到徐文长时就没了。

“姜太公钓鱼!”令官首先把鱼抢了去;“时迁偷鸡!”第二个把鸡肉抢了去;“张飞卖肉!”第三个把猪肉抢了去;“苏武牧羊!”第四个把羊肉抢了去;“朱元璋杀牛!”第五个把牛肉抢了去;“刘备种菜!”第六个把最后一碗青菜也端到自己的面前。

“大家各吃各的,不用客气!”令官得意地说。六个人望着徐文长,笑得前仰后合。

“等等,我还没说呢!”徐文长不慌不忙地站起来,“秦始皇并吞六国!”边说边把六个人面前的菜统统挪到自己面前。

这下,那六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轮到徐文长哈哈大笑了起来。

3、巧对乌县令

绍兴新来一位姓乌的县官,虽颇有文采,却十分骄矜,听说当地名士徐文长学问过人、能言善辩,他很不服气。

有一次,县官邀请一些乡绅来府里作客,而徐文长也在受邀之列,他便想趁机刁难徐文长。

席上,乌县令趁着酒兴,出了一个上联要徐文长对,联曰:“二人土上坐。”徐文长听了,知道难对,因“坐”字拆开是两个“人”字一个“土”字,不过这还难不倒他,他当即对出下联说:“一月日边明。”

乌县令又出:“八刀分米粉。”这联更难对了,“八”“刀”相拼是“分”,“分”和“米”相和是“粉”,下联势必也要这样相拼相合。众人都望着徐文长,看他接下来要如何对法,然而,徐文长只略加思索,便不急不徐地对曰:“千里重金锺。”

乡绅们听了无不称妙。乌县令又出一对:“海晏河清,王有四方当做国。”

徐文长看着室外的冬景对道:“天寒地冻,水无二点不成冰。”

乌县令听了,也暗暗佩服“水”字加二点成“冰”对得好,但他还不肯罢休,他说:“这次我再出一联,对不出要罚酒三杯。”徐文长笑道:“如果对出又怎样呢?”

“也罚我三杯。”

乌县令说着又出了上联:“笑指深林,一犬眠竹下。”

徐文长应声对道:“闲看幽户,孤木立门中。”

乌县令无奈,只好饮下罚酒三杯。本来事情这样结束,也恰到好处,可偏偏乌县令不服,一定要压倒徐文长。这时,门外一个满脸麻子的仆人踏雪送酒进来,因他脚穿钉鞋,故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有如麻子的圆点,乌县令便不加思索,即景出一上联:“钉鞋踏雪变麻子。”

徐文长听了,很替那家仆抱不平,心想:你出对难我倒无妨,可侮辱人实在不应该,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客气。他抬头看见乌县令年纪轻轻,身穿大狐裘,洋洋得意地自斟自饮,就随口对道:“皮裘披身装畜生。”徐文长下联一出口,满堂一阵哄笑,乌县令下不了台,顿时恼羞成怒。这时,正巧一只老鼠穿堂而过,他急中生智,忙走到徐文长跟前说:“徐老先生,我再出一联给您老对对。”随后念道:“鼠无大小皆称老。”

徐文长一听就知道他不怀好意,心想:你身为县令,既然不知自爱,那我何必要顾及你的面子。于是他拱手赔笑说:“乌县令,我斗胆对下联了!”这时众乡绅见他们刀去剑来,早已坐不住了,但又不想离去,只听徐文长对道:“龟有雌雄总姓乌。”

至此,乌县令满脸羞愧,无言以对,只好假装酒醉,拂袖退席。

还是回到我学俄语的经历。

大学我考的是齐齐哈尔轻工学院。《失落的白桦林》中第9章管子讲的那段大学生活就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在齐齐哈尔先后有两任外教。

第一任是个老太太。她为我起了个俄文名,叫“伊戈尔”。我听高中的俄语老师说,这个名字不能改。所以,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一直沿用“伊戈尔”这个名字。

由于我在高中受过听力训练,所以,在大学的俄语课堂上,我的听力可以说是最好的。

那时外教课是每周一次。老太太教得并不认真,再加上口语教材编得没什么水平,授课效果并不是很好。

第二任外教是位俄罗斯美女,她的中国丈夫在齐齐哈尔猎枪厂工作。外教的老家在车臣附近,那时车臣正在打仗。外教说,车臣和平时,她就回家呆一段;车臣打仗时,她就到中国来。她说自己很狡猾。

我们校俄语生本来就少,再加上有的同学偶尔缺课,这样一来,一节课上来四、五个学生是常事。有时,我们面对面地聊会天儿,一节课就这样过去了。

好在那一年我记了不少单词,这也为后两年专攻俄语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95年暑期,我从齐齐哈尔轻工学院退学,到黑龙江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习俄语。这时,外教课就多了。

外教是位中年女士,来自新西伯利亚。我们班常上课的有五六个人,由于人少,每个人回答老师问题的机会也就相应地多。所以,我的俄语水平在那一时期可以说得上是一日千里。

可惜的是,毕业后我需要马上就业,因为我当时没有条件继续深造。如果我在毕业后能到国外留学四年的话,相信我现在的俄语水平应该是大不一样了。

我们的外教人品不错。记得毕业前照毕业相时,她还问我有没有找到工作。后来听中国老师说,她举家搬到了欧洲城市萨马拉。遗憾的是,毕业以后我们一次也没有联系过。

我们毕业那年正是香港回归那年。香港回归那天晚上,学校组织我们在电教室收看电视直播。1997年7月1日零点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香港升起,百年耻辱一朝得雪。

同学们开始陆续离开校园了。有亲的投亲,有友的奔友。爸爸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只得怀揣一百多元钱,只身赴绥芬河找工作。

从那时起,一直到2002年回国前,我断断续续地在俄罗斯流浪。《失落的白桦林》中卢铮的故事、于军的故事、管子的故事,都是爸爸曾经的经历。我确实经历过震耳的雷电,确实吃过六个馒头,确实被人从俄罗斯驱逐,也确实被警察从火车上拖下……虽说那几年没挣到几个钱,可是,却也为我后来创作小说积累了第一手素材。

本来以为考上公务员,从此告别了流浪生涯,大概要平稳生活到老了吧。可是,上帝却不让爸爸平凡,让我遭遇了你妈,致使十二年后,我重新流浪天涯。

16年夏天我第一次来阿尔谢尼耶夫。这里中国人不多,城市又不大,所以显得非常安静。城市街道整洁,秩序良好,警察也不难为我们。所以,那几天在那里过得很是舒心。

回国后,我们的办公地点变了。

新的办公地是个货场,当地人称这里为海关沟。

这里原来本是荒山,有人用推土机推平了,向外租赁,用作存储原木的货场。

我们公司在货场上建了一座工地上常见的那种简易住房。房内搭有火炕,冬季烧柴也方便,屋里很暖和。夏季,在外面立一个朝鲜锅灶,最适合炖肉熬汤。一些从外地来绥看木材的客户愿意在此逗留,这些人整日里不是喝大酒就是“斗地主”,将屋子里弄得全是烟。

晚上,绥芬河非常亮。站在货场院内向南一望,整个绥芬河尽收眼底。多彩的灯光将这座山城映照得宛若一个通透的琉璃。此时,凉风袭来。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上一口气,让人顿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出国前,我将房子退掉了。先前置办的锅碗瓢盆被我寄存在了一家旅店中,三个月给人家300元钱寄存费。

我们去的这个地方叫阿西诺,是托木斯克州的一个小城市。在小说《失落的白桦林》中,为了让边成和卓娅有个看芭蕾舞剧的地方,我将“阿西诺”改成了“托木斯克”。

我在阿西诺一共呆了83天。

第一个月是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由于没有找到货场,每日里基本上没什么正经事。我们经常玩“斗地主”,谁输了谁就做俯卧撑。那一段时间,我的胸肌练得蛮发达的。

为了节省花费,一个月后,两个年轻人回国了。我和老板每日里无所事事,于是就琢磨吃的。野生鲫鱼吃腻了,牛肉干吃腻了,老板开始琢磨捉鸟吃。

第三个月,王翻译(王新春的原型)来了。由于他有几个老客户,我们的事业打开了局面。货场有了,原木却只收了一车。由于中国人在这里竞争比较激烈,加上这里的桦木质量一般,所以,想以适中的价格收到好材并不容易。

11月下旬,我的签证到期了。我和老板一起回国了。

由于不欣赏老板的人品,我辞掉了这份工作。

在国外时,我得知你妈在15年提走了我的公积金。所以,自从回国后,我就没有再给她寄抚养费。

我重新租了一所房子,将寄存的锅碗瓢盆取了出来,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先前,由于没有讲解《西游记》的思路,所以《走近四大名著》那套课没有讲《西游记》。现在,我有了思路,于是开始重新阅读《西游记》,然后写课件。

第一节课的题目是《我们从美猴王身上能学到什么》。我是这样讲的:

孙悟空只所以能当上齐天大圣,后来又成为斗战胜佛,在他的生命中有两步把握得很好,正是这两次抉择决定了他一生的成就。

第一次是率先进水帘洞侦察,进而成为美猴王。当群猴发现水帘洞时,有的猴拍手称道“好水!好水!”有的猴建议“哪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这时,别的猴都没有表示要进洞,只有孙悟空应声高叫道:“我进去!我进去!”

孙悟空侦察了一番,然后返回来,向群猴通报了洞里的情况。在他的带领下,群猴最后都进入了水帘洞,可见从洞外进到里面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只是一个胆量问题。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事情本身并不是有多么难,而是缺少敢于尝试的勇气。迈出这一步,往往会打开一个新的局面,面前会呈现一片新的天地。

第二次是远赴海外寻仙访道。孙悟空如果满足于美猴王的王位,永居花果山,那么他也不过等岁满之后寿终正寝而已。可是,他并不甘心这样。一日,他忽然为将来有朝一日年老血衰担忧起来。这时,一只通背猿猴建议他到外面求仙访道,觅得长生不老之术。孙悟空先是下定决心,后是克服一切困难,最后终于成功地拜得了名师,学到了一身本领。

孙悟空感叹年老血衰的时候已经三百多岁了,相当于人类寿命的八九十岁了。能够在这样的年纪放弃王位、远涉海外寻仙访道,这对孙悟空来说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从小说中我们看到,通背猿猴知道求仙的事,但是,不知他是因为安于现状还是没有胆量走出去,他始终呆在花果山。而孙悟空勇于探索、不安于现状的精神使他最后终于成仙得道,乃至有了后来的齐天大圣和斗战胜佛。

爸爸放弃公务员的职位时40岁,比孙悟空离开花果山时年轻得多,只是不知何日方能“成佛”。

芊芊:

爸爸这次给你买的平板上有四部评书,分别是田连元讲的《水浒传》、单田芳讲的《西游记》、袁阔成讲的《三国演义》和刘兰芳讲的《红楼梦》。考虑到你年纪还小,读原著可能读不下来,所以我建议你先听一遍评书。这样既能熟悉故事情节,又能丰富一些词汇。每天,当你学习感到眼睛疲倦的时候,可以听会儿评书,这样一边歇眼睛,一边涨知识,可称得上是两全其美。其实,听评书既是学习也是休息,很轻松的。

以上四位(田连元、单田芳、袁阔成、刘兰芳)是我国评书界最著名的四大家,其中有两位已经不在世了,他们是我们中国的国宝。在旧中国,那时读书的人很少,许多国人的知识就是通过听书获取的。

等你上初中以后,就可以读四大名著的原著了。为了你将来学得轻松一些,我再给你讲讲《西游记》。

有网友常说《西游记》中同天上或是菩萨等有关系的妖精都被救走了,没有关系的都被孙悟空打死了。这不能看作是调侃,很可能作者是想借此来反映明朝官场的腐败之风。在小说第三十三回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那土地山神,心中恐惧,与五方揭谛商议了,却来到三山门外叫道:“大圣!山神、土地、五方揭谛来见。”好行者,他虎瘦雄心还在,自然地气象昂昂,声音朗朗道:“见我怎的?”土地道:“告大圣得知,遣开山,请大圣出来,赦小神不恭之罪。”行者道:“遣开山,不打你。”喝声“起去!”就如官府发放一般。那众神念动真言咒语,把山仍遣归本位,放起行者。行者跳将起来,抖抖土,束束裙,耳后掣出棒来,叫山神、土地:“都伸过孤拐来,每人先打两下,与老孙散散闷!”众神大惊道:“刚才大圣已吩咐,恕我等之罪,怎么出来就变了言语要打?”行者道:“好土地!好山神!你倒不怕老孙,却怕妖怪!”土地道:“那魔神通广大,法术高强,念动真言咒语,拘唤我等在他洞里,一日一个轮流当值哩!”行者听见“当值”二字,却也心惊,仰面朝天,高声大叫道:“苍天!苍天!自那混沌初分,天开地辟,花果山生了我,我也曾遍访明师,传授长生秘诀。想我那随风变化,伏虎降龙,大闹天宫,名称大圣,更不曾把山神、土地欺心使唤。今日这个妖魔无状,怎敢把山神、土地唤为奴仆,替他轮流当值?天啊!既生老孙,怎么又生此辈?”

我们由此段落联想到原来重庆市的司法局局长文强。2005年,有色情服务的白宫夜总会遭到缉查,夜总会的负责人岳宁将此事告知了文强。文强立即通过市局指挥中心要求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陈涛马上赶到夜总会向岳宁敬酒,并称“这是我的朋友”。陈涛就像《西游记》中的山神、土地一样,作为“小神”,如果生在腐败的王朝,就要给妖魔办事,并提供保护。在吴承恩生活的明朝中晚期,类似的事情应该不少。

《西游记》表面上写的是神仙鬼怪的故事,暗中讲的却是人间的是是非非。就因为与现实生活联系密切,小说才能经得住历史的考验。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些小说热了二三年就再也没有人关注的原因,因为它们没有贴切地反映现实生活。

你应该看过电视剧《西游记》吧?你还记得有一集猪八戒在天上吃粮食,可是他刚吃掉一些粮食,粮食堆又自动涨出一些吗?

这段故事在小说中叫《凤仙郡冒天止雨 孙大圣劝善施霖》,讲的是玉皇大帝刑罚无度,致使无辜百姓遭受三年亢旱:

那郡侯同三藏、八戒、沙僧、大小官员人等接着,都簇簇攒攒来问。行者将郡侯喝了一声道:“只因你这厮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冒犯了天地,致令黎民有难,如今不肯降雨!”郡侯慌得跪伏在地道:“老师如何得知三年前事?”行者道:“你把那斋天的素供,怎么推倒喂狗?可实实说来!”那郡侯不敢隐瞒,道:“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献供斋天,在于本衙之内,因妻不贤,恶言相斗,一时怒发无知,推倒供桌,泼了素馔,果是唤狗来吃了。这两年忆念在心,神思恍惚,无处可以解释。不知上天见罪,遗害黎民。今遇老师降临,万望明示,上界怎么样计较。”行者道:“那一日正是玉皇下界之日。见你将斋供喂狗,又口出秽言,玉帝即立三事记汝。”八戒问道:“哥,是那三事?”行者道:“披香殿立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拳大的一只小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地嗛xián那米吃;面山边有一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里长一舌、短一舌地餂那面吃。左边又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黄金大锁,锁梃儿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直等那鸡嗛米尽,狗餂面尽,灯燎断锁梃,他这里方才该下雨哩。”

作者表面写玉皇大帝(天上的皇帝)刑罚无度,恐怕同时也暗指人间的皇帝及各级官员不怜百姓之苦。只是由于作者发挥了奇特的想象力,将故事写得很有趣,这才使得作品富于永恒的魅力。

《西游记》不仅反映现实社会的种种矛盾,同时也告诉人们怎样提高自己的精神修养。在小说的第十九回,文中出现了一位乌巢禅师:

三众进西路途,有个月平稳。行过了乌斯藏界,猛抬头见一座高山。三藏停鞭勒马道:“悟空、悟能,前面山高,须索仔细,仔细。”八戒道:“没事。这山唤做浮屠山,山中有一个乌巢禅师,在此修行,老猪也曾会他。”三藏道:“他有些甚么勾当?”八戒道:“他倒也有些道行。他曾劝我跟他修行,我不曾去罢了。”师徒们说着话,不多时,到了山上。好山!但见那:

山南有青松碧桧,山北有绿柳红桃。闹聒聒,山禽对语;舞翩翩,仙鹤齐飞。香馥馥,诸花千样色;青冉冉,杂草万般奇。涧下有滔滔绿水,崖前有朵朵祥云。真个是景致非常幽雅处,寂然不见往来人。

那师父在马上遥观,见香桧树前,有一柴草窝。左边有麋鹿衔花,右边有山猴献果。树梢头,有青鸾彩凤齐鸣,玄鹤锦鸡咸集。八戒指道:“那不是乌巢禅师!”三藏纵马加鞭,直至树下。

却说那禅师见他三众前来,即便离了巢穴,跳下树来。三藏下马奉拜,那禅师用手搀道:“圣僧请起,失迎,失迎。”八戒道:“老禅师,作揖了。”禅师惊问道:“你是福陵山猪刚鬣,怎么有此大缘,得与圣僧同行?”八戒道:“前年蒙观音菩萨劝善,愿随他做个徒弟。”禅师大喜道:“好,好,好!”又指定行者,问道:“此位是谁?”行者笑道:“这老禅怎么认得他,倒不认得我?”禅师道:“因少识耳。”三藏道:“他是我的大徒弟孙悟空。”禅师陪笑道:“欠礼,欠礼。”

三藏再拜,请问西天大雷音寺还在那里。禅师道:“远哩!远哩!只是路多虎豹难行。”三藏殷勤致意,再回:“路途果有多远?”禅师道:“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三藏拜伏于地恳求,那禅师遂口诵传之。经云: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寂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duo4]。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此时唐朝法师本有根源,耳闻一遍《多心经》,即能记忆,至今传世。此乃修真之总经,作佛之会门也。

那禅师传了经文,踏云光,要上乌巢而去,被三藏又扯住奉告,定要问个西去的路程端的。那禅师笑云:

“道路不难行,试听我吩咐:千山千水深,多瘴多魔处。若遇接天崖,放心休恐怖。行来摩耳岩,侧着脚踪步。仔细黑松林,妖狐多截路。精灵满国城,魔主盈山住。老虎坐琴堂,苍狼为主簿。狮象尽称王,虎豹皆作御。野猪挑担子,水怪前头遇。多年老石猴,那里怀嗔怒。你问那相识,他知西去路。”

行者闻言,冷笑道:“我们去,不必问他,问我便了。”三藏还不解其意,那禅师化作金光,径上乌巢而去。长老往上拜谢,行者心中大怒,举铁棒望上乱捣,只见莲花生万朵,祥雾护千层。行者纵有搅海翻江力,莫想挽着乌巢一缕藤。三藏见了,扯住行者道:“悟空,这样一个菩萨,你捣他窝巢怎的?”行者道:“他骂了我兄弟两个一场去了。”三藏道:“他讲的西天路径,何尝骂你?”行者道:“你那里晓得?他说野猪挑担子,是骂的八戒;多年老石猴,是骂的老孙。你怎么解得此意?”八戒道:“师兄息怒。这禅师也晓得过去未来之事,但看他‘水怪前头遇’这句话,不知验否,饶他去罢。”行者见莲花祥雾,近那巢边,只得请师父上马,下山往西而去。

其实,天竺国并不像唐僧师徒和我们想象的那样美好。那里盗匪横行,荆棘丛生,吏治腐败……作者之所以这样写,就是想告诉读者:真正的灵山并不是在地球上的某一个角落,而是在修行者的心头。乌巢禅师说“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这句话就是告诉我们:只要你的心性修好了,无论你身在何处,都是灵山。在第二十四回,唐僧和孙悟空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唐僧道:“悟空,你说得几时方可到?”行者道:“你自小时走到老,老了再小,老小千番也还难;只要你见性至诚,念念回首处,即是灵山。”

在第八十五回,师徒二人又有一段对话:

正欢喜处,忽见一座高山阻路,唐僧勒马道:“徒弟们,你看这面前山势崔巍,切须仔细!”行者笑道:“放心!放心!保你无事!”三藏道:“休言无事。我见那山峰挺立,远远的有些凶气,暴云飞出,渐觉惊惶,满身麻木,神思不安。”行者笑道:“你把乌巢禅师的《多心经》早已忘了?”三藏道:“我记得。”行者道:“你虽记得,还有四句颂子,你却忘了哩。”三藏道:“那四句?”行者道: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三藏道:“徒弟,我岂不知?若依此四句,千经万典,也只是修心。”行者道:“不消说了,心净孤明独照,心存万境皆清。差错些儿成惰懈,千年万载不成功。但要一片志诚,雷音只在眼下。似你这般恐惧惊惶,神思不安,大道远矣,雷音亦远矣。且莫胡疑,随我去。”那长老闻言,心神顿爽,万虑皆休。

唐僧虽然是孙悟空的师父,但只是因为他救了孙悟空、观音菩萨给他们定的名分而已,在对修行的领悟上,二人各有千秋,孙悟空不见得就落后于唐僧。通过这段话我们看到,孙悟空对修行的领悟高于唐僧。

14年6月,我去了江苏连云港的花果山,那里是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的取景地。爸爸骑白马的那张照片就是在那里照的,还有一张是扮作孙悟空的一个摄影人背着爸爸,你还记得吗?

花果山上真的有水帘洞,尽管电视剧《西游记》不是在那里拍摄的。我上山时天气正热。当我越入水帘洞时,尽管身上被淋湿了,可是丝毫也不感觉冷。洞中像小说中写的一样,摆有石桌石凳,当然还有电灯照亮。这显然是当代人按照小说描写来设计的,因为吴承恩的原作中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电灯。

花果山上猴子很多,也十分淘气。我上山时带了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着面包和饮用水,是中午准备用作午餐的。走到一处景点时,我放下方便袋,请路过的游人为我照张相。没想到,淘气的猴子竟将我的方便袋打开,不但抢走一袋面包,还使剩下的面包和水滚落到了坡下。

我试着到坡下去够取面包,可是由于山坡较陡,我险些滚落下去。无奈,我只得折了回来。

前一天买这些吃的花了二十元钱。我想:“瞎就瞎了吧,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没想到,下山时,在路上我又捡了二十元钱。

类似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过不只一次了。

我想:花果山是有灵性的。

那段时间我正为要不要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而纠结。上面的这段经历大概就是神仙点化我吧:该舍的时候就要舍。只要是我的,迟早会还给我的。

17年春节前后,辽宁盘锦的一个学生下单买了我的《和关老师读书》视频课,这让我再次对在线教育事业充满了信心。

不过,这一单过后,在将近四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下单的了。

人生的所有问题,无外乎是在拿起和放下之间做出抉择。

你握住爸爸手时,是缘起;若干年后,爸爸放下你的手时,是缘灭。

爸爸迎接你来,是缘起;你送爸爸走,是缘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14章 第14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