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9章 第9天
本章来自《伺候月子》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1-01-04 点击数:68次 字数:

第  九  天

2009年8月12日,这是你出生后的第九天了。

我二姨是这天来看你的,同她的女儿一起。

你奶奶的金戒指也就是今天丢的。

二姨一生的困顿都是缘于她的二儿子。

二哥从小就患有风湿病。由于体弱,不能承受一般的劳动,所以他终身未婚。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高中毕业了。那年冬天,他来我家串门。他长得很瘦,腰有些挺不起来。不过,二哥长得不丑。他喜欢抽烟,酒量也不小,炒得一手好菜。

我考到牡丹江那一年,二姨和二哥就住在桦林镇。我同他喝过两次酒。我们酒量大体相当。不过,由于我体质好于他,所以每次都是他先提出不喝了。

那一段时间,我练习用文言文写作。你知道吗?古人写作是不加标点符号的,因此,那时的读书人要具备自己断句的能力,这门学问就称之为“句读”,“读”字读“豆”的音。由于汉语博大精深,因句读而产生的笑话和故事也不少。

从前有个财主,他有一个儿子名叫薛补成,六七岁时,家人就把他送进学堂攻读。由于他生性顽劣,虽说在学堂里混了十多个年头,但却学识浅薄,整日不务正业,成了臭名远扬的浪荡公子。

一次,薛补成到邻村闲逛,看中了王老五的闺女秀娟。回来后就托亲找友,硬要人家给他提亲。几次不成,他硬仗着父亲有钱有势,安排好下人和打手们,定下个日子抢亲过门,但他又做贼心虚,怕遭乡邻唾骂,就暗处单方写了张婚约:

薛补成娶王秀娟为妻不能毁约理自当然立此为证

他在抢亲那天当众宣读:“薛补成娶王秀娟为妻,不能毁约,理自当然,立此为证。”以此来证明他是明媒正娶。这样一来,王老五父女遭了劫难,呼天喊地,没有办法,众乡邻惹不起薛家,也都无可奈何。

正在这危难之际,包丞相私访民情路过这里,听到混乱之声,便命随从上前询问。随从禀报后,包丞相走到近前一看,心中早已明白了八分。于是把薛补成和王老五父女召到跟前,并让众乡邻席地而坐,一起听审。包公问明事情原委后,让薛补成把婚约递上,过目之后,声色俱厉地喝道:“大胆奸民薛补成,你还强词夺理?这婚约上明明写着‘薛补成娶王秀娟为妻不能,毁约理自当然。立此为证。’白纸黑字,一字不差,你还敢抵赖吗?”

薛补成听后哑口无言,只得叩头求饶;王家父女听了不胜感激,千恩万谢;众乡邻听后惊喜地称赞道:“真不愧替百姓办事的包青天,一个机智的句读断明了此案,神啊!”

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纪念二哥,现在同你分享一下:

 

卖炭者说

 

吾有表兄,身残,烧炭于郊外,间或卖于市。前日得暇,探兄,见其立市叫卖,顾主不歇。少顷,炭仅余不足二斤。兄歇业,携余炭,呼归家。余不解,问之曰:“缘何不尽炭?”对曰:“余炭将遗税吏。其怜吾,免吾税,故敬之。”又曰:“汝辈居衙内,食皇粮,焉知俸禄之何来?似我辈之人,工或不市,商或不利,然赋必出。先有赋,后有禄,汝得其生也。”

子贡尝云:“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吾自谓苛己修身,不尝损人。今日闻兄言,顿觉羞赧,遂解子言“赐也,非尔所及也”之意。

你还没有学过文言文,所以,我要翻译一下。

我有一位表兄,是个残障人士。他在郊外烧制木炭,有时间的时候就拿到市场去卖。

这一天,我闲着无事,去探望表兄。

只见表兄正站在市场上叫卖,前来光顾的人倒是不少。没用多长时间,炭就快卖光了,只剩下不足二斤了。

表兄收摊要走。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将炭卖光再走呢?”

他说:“剩下的炭要送给收税的领导。那领导对我很好,他同情我,不收我的税,所以我要送他点炭表示感谢。”

他又说:“你整日坐在办公室里,属于吃皇粮的,怎么知道你的工资是从哪儿来的呢?像你二哥这样的下层人民,当工人做出的产品有可能卖不出去,做买卖有时候还亏损,可是都得照章纳税。一个国家,先有赋税,然后才能保障公务人员的开支,像你这样的人才能维持生活。”

子贡(孔子的学生)曾经说过:“我不想别人伤害到我,我本人也不想去伤害别人。”我一直以为自己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没有伤害到谁。这时听了二哥的这番话,觉得很是羞愧,这才理解了孔子为什么说“子贡啊,你说的那番话自己是做不到的啊。”

爸爸没有想伤害像二哥那样的人,结果还是间接伤害了他们。你想:李自成围开封时,那些腐朽的官僚该会怎样盘剥百姓啊。

张成仁同王铁口到家后,见前来搜粮的一个官兵是自己的熟人。经过攀谈,官兵碍于情面,这才带人走了。

十六日下午,巡抚衙门向全城居民传谕:从十七日起到十九日止,连着三天,每天辰时至申时,五门开放,妇女老弱可以出城逃生,壮年男子不许混出城去。

官府之所以肯放老弱妇孺出城,是因为闯军早前已给巡抚和总兵下了类似的密书,想让这些无辜百姓逃生。

妇女和孩子虽然能够逃命,可是,他们仍然心存许多顾虑:

这消息在全城居民中引起很大震动。好几天前,人们已听说李自成曾给巡抚一封密书,说他体上天好生之德,不忍见全城百姓同归于尽,要高巡抚速将老弱妇女放出城去。可是巡抚、按院和开封知府对这件事讳莫如深,坚决否认李自成曾有这封书子送进城中。一般老百姓对这封书子的传说半信半疑,直到现在到处敲锣传谕,才证实确有此事。这传谕既给一部分人们带来希望,也同时给人们带来各种疑虑和将要生离死别的悲伤。一天来人们纷纷议论,有的人担心闯王人马未必像传说的那样不随便杀戮老弱、奸淫妇女;有的人担心出城以后纵然能够受到闯王人马的保护,却未必能不受到罗汝才人马的苦害。多数人家在开封近处没有亲故,必须走到百里以外才能找到暂时安身之处,可是到处盗贼如麻,妇女们如何能够走脱?这些都使人们产生各种疑虑。悲伤的是,男人不许出城,这样就必然造成一家人生离死别。所以听到传谕以后,家家都在议论,家家都有哭声。

张成仁的家庭也不例外。成仁和他的妻子香兰,婚后恩恩爱爱,不曾有过反目的时候,如今正在困苦中相守,忽然间来了这意外的事,香兰走不走呢?按香兰的意思,她宁愿跟丈夫饿死在一起,不愿意单独逃生。可是成仁苦劝她逃生,因为她若逃生,可以把小宝带出城去。这个男孩是一家的命根子,不能让他饿死在开封。还有招弟要不要也带走?实际上香兰早已饿得皮包骨头,走路没有一把力气,单带着小宝一个孩子已是万分困难,倘若再把招弟带走,母子三人都走不动,只好饿死荒郊。另外,香兰与婆母的感情就像亲母女一样,如果让婆母也出城去,她已病了多日,连站都站不稳,怎么能够走路?倘若把婆母留在城中,香兰又觉于心不忍。还有妹妹德秀,正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出不出城呢?如不出城,只有饿死;如果出城,又多么令人担心!

经过商量,张家决定,先让香兰带着小宝出城:

黎明时候,香兰早早起来,煮了一些东西,要同小宝在走之前吃一点才能出城去。这煮的一锅东西中,有张成仁从张民表家取回的中药,其中有茯苓、天门冬和桔梗等等,另外还掺了一点点杂粮,含着浓厚的药味。小宝被哄着也吃了一碗,一面吃一面哭,说他不吃药。

吃过之后,一家人依依哭别。婆婆舍不得小宝,放声悲哭,随后一面哭一面嘱咐儿媳:“李姑娘呀,不管多么艰难,要把小宝拉扯成人。他是一家人的命根子,传宗接代就靠这一棵独苗。倘若出城后你能够活在人世,逢年过节,不要忘了替饿死在开封城内的婆婆、丈夫在露天地里烧一些纸钱!你纵然拉棍儿讨饭,也不要使小宝饿死!……”

招弟知道妈妈要带弟弟出城逃生,死抓住母亲衣襟,放声大哭说: “妈妈也带我走吧!妈妈也带我走吧!”

这哭声撕裂着香兰的心,也撕裂着全家人的心。德秀抱着招弟,用好言哄她,让她不要拖住妈妈。但招弟却不理,竭力挣扎着,要同妈妈一道出城。香兰见招弟哭得这么惨痛,也痛哭起来,不忍动身。小宝见姐姐哭,妈妈哭,他也嚎啕大哭起来。最后全家人都大哭起来。哭了一阵,祖母怕耽误了媳妇出城,把招弟揽到怀里,哄她说:“招弟,你听奶奶说。小宝是男孩子,你不能同他比,他是一家的命根子。让小宝随妈妈逃走吧,先救活弟弟要紧。你可惜不是一个男孩子。”

招弟听奶奶这么一讲,心中明白了:在生与死的问题上,她也不能同弟弟比,应该让妈妈带着弟弟走。于是她不再大哭大闹,变为低声抽泣。香兰牵着小宝,哭哭啼啼动身。一家人都送出大门,忍不住又哭了一阵。成仁挥手让他们走去,然后把母亲搀回院里,闩上了大门。

虽说儿女都是娘的心头肉,但是在封建时代,家长还是偏疼男孩的,因为他们身负传宗接待的使命。

说也凑巧,中国古人在伦理上的认识同现代生物科学的认识竟有吻合的地方。现代生物学认为,一个男性的第N代孙的Y染色体同他自己的染色体记录的是相同的遗传密码,也就是说,一个男性的尸体如果永远不腐烂的话,那么,即使过了一万年,人们也能准确判断某位现存男性是否是他的后代。可是,由于女性没有Y染色体,就无法判断了。这样看来,中国古人重男轻女的伦理观念可谓歪打正着。

中国人不信仰宗教,却崇拜祖先,对血统的纯正也格外地重视,这似乎是中国独有的文化特征。等你上初中读了我为你推荐的阅读书目以后,对于这一点会有更深体会的。

中国人重男轻女的观念首先影响了家庭。我们老家有个家庭,夫妻二人都是老师,他们共哺育了五个女儿。就因为始终想生个儿子,所以才一直生下去,结果却都是女儿。这家的男人姓何,在乡教育组工作;女人是我初中的音乐老师。

还有一个家庭,男的是乡干部,却生了九个女儿,当然也是因为想生儿子才带来这么多“副产品”。他们的第九个女儿是我的初中同学,大女婿是我初中的生物老师。

重男轻女的观念导致了中国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衡,所以现在中国有许多光棍儿。另外,性别比的失衡使女性在心理上获得了优越感,于是,中华妇女的传统美德也就随之逐渐丧失。

以前的中国妇女是做手工的。去年,我写了一篇文章,讨论的就是在当代社会分工日益精细的前提下,女人是否还有必要做手工的问题。现在同你分享一下:

 

当女人丢掉手工时

 

曾经有过一首歌,歌中有一句“最爱穿的鞋是妈妈纳的千层底。”新世纪以后初生的孩子很多已经不知道千层底是怎么做成的了。

中国的物质生活也就是近二十年来才得到快速改善。在以前,尤其是在农村,许多生活用品都是自给自足的。比方说人们脚上穿的鞋。

每逢春天到来,妇女们就会找来一块木板,刷上浆糊,将从家里人穿烂的衣服上扯下来的旧布一块块地粘到木板上。粘满一层,刷上浆糊,再粘一层。这样粘上五、六层,晒干了,就成了袼褙。

那时,家家户户在菜园中都要种上几株麻。等麻成熟了,将麻茎上的皮扒下来,晒干了,就能搓成麻绳。妇女们将四、五层袼褙摞在一起,用浆糊粘牢实了,晒干,依脚的形状用刀切好,再用麻绳一针一针地纳,就做成了千层底。在曾经不是很富裕的日子里,男人和孩子们脚上穿的都是由妻子或母亲纳的千层底做成的鞋。

旧中国讲究“三从四德”。“四德”的最后一项就是“妇功”, 即治家之道,包括相夫教子、尊老爱幼、勤俭节约等生活方面的细节。说白了,手工就是妇德当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中国妇女长了一双巧手。为了得到鲜活的图案,苏州绣娘会根据造型的需要把一根原来比头发还要细的绣线再劈成十六份、三十二份、甚至六十四份;为了做个精美的盘扣,我们东北人叫纽绊,老奶奶会和孙媳妇在火炕上坐一天,将它们做成蝴蝶的,蓓蕾的,缠丝的,镂花的……中国妇女做个椅垫,也从不将就,而是把旧毛线洗干净,用钩针钩成各种图案,然后套在凳子上;我上中学时的女老师,为了学习新款毛衣的织法,甚至课间休息时将我叫到办公室,当时唬了我一跳,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原来她们只不过是要研究我身上毛衣的针法。

俄罗斯的轻工业很不发达。他们穿的鞋有很多都是从中国近口的,很便宜,但质量可想而知,不好。我在俄罗斯农村同那里的妇女们闲聊,她们抱怨中国产的鞋不结实。于是,我建议她们自己做鞋穿。我将纳千层底的方法讲给她们听。可是,她们一听头就大了。

随着物质生活的改善和社会分工的进一步加剧,中国的妇女们渐渐地丢掉了手工。玩手机代替了织毛衣,淘包包代替了缝盘扣,选高跟鞋代替了纳千层底,玩微信代替了双鱼信……

诚然,我们今天生活好了,工作效率提高了,生活节奏加快了。许多情形下,我们确实没必要再做手工了。但是,手工在维持生活的同时,它也是一门艺术,是静心、养心的营生,是维护、加持夫妻、情侣感情的添加剂。手工让女人变得美,变得柔,变得雅,变得静,变得端庄,变得精致。它像歌曲、舞蹈一样,是美化、丰盈我们生活的。手工代表的不是钱,而是一份心情;手工代表的不是利益,而是一份友谊;手工代表的不是物质,而是一种文化;手工代表的不是守旧,而是一种传承。

敬爱的女同胞们,当你玩手机、敲键盘累了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先停下来,做个手工,好吗?

女儿,你会做手工吗?

丢掉手工还不是大问题。大问题是家庭失去了秩序。中国女性在潜意识中的优势感促使她们做了许多与自己身份颇为不符的事,结果导致许多家庭失和,最终走向解体。

新世纪到来后,重男轻女的观念越来越缺乏市场了。中国人口的生育高峰过去了。到了2016年,也就是你小弟出生后的一年半左右,中国政府全面放开二孩政策。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凡是有院墙的人家,院墙上几乎都写着“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只生一个好”之类的标语。在我这辈人的头脑中,“只生一个好”已经从国家意志变成了个人信念。可是,现在政府又号召人们生两个孩子,弄得有些人无所适从,用莫言的话说就是“一阵风一阵雨一阵青天,半是文半是武半是野蛮。”

现在真的很难设想,你小弟如果晚一年半出生的话,我是否会有决心离开牡丹江。也许,我们四个还在一起生活,你们姐弟两个依然生活在“战火”中。

不论政策何时更改,即成的事实是我已经在北京从事在线教育这个朝阳行业了。

由于资金链断裂,2014年12月10日,公司经理对我说,要我第二天不用上班了。随后,其他成员也相继离开了公司。

我在北京工作还不到半年,现在失业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丢掉工作以后,我一边在公寓里编课,一边在寻找工作。由于我文凭低,北京用俄语的公司又比较少,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工作。直到放寒假的时候,我在白庙村一家教育机构的院前看到了一则招聘启示,于是前去应聘。

很快,我与校方达成了协议。我的工作是辅导在这家机构作假期补习的小学生,待遇是每月2500元。

我上了十多天的班,就已经临近春节了。学校放假停课,我也只得在公寓内等待过年。正在这时,我的中耳炎又犯了。

自从小时那年上了老阎买来的滴耳油后,至今已有三十年没得过这种病了。我的一个老朋友也有这种病,他曾去过医院,大夫说,要想彻底治愈只有通过手术,而且手术期间还不能感冒。他做了手术,可不巧的是,手术期间他感冒了,这次治疗也就失去了意义。

听了朋友的不幸遭遇,我当然不往手术上想了。无奈之下,只得买来了滴耳液。不过,现在的滴耳液可不像小时的滴耳油那样管用了。也不知是药效下降了,还是我的病情同以前不一样了。

就这样,好几天,坏几天,一直到后来离开北京,这病也没有好。

出乎意料的是,回到东北后坐了几次飞机,每次过后都觉得耳朵比之前舒服一些。在乘过十次飞机以后,这难缠的中耳炎竟然痊愈了。

我不是耳科医生,不过,我敢断定,我的中耳炎的痊愈同乘坐飞机有直接的关系。只是,这其中的原理我是一点也摸不着影子。

人说宇宙万物是相生相克的,这话很有道理。据说,养蜂的人从来不得风湿。

到牡丹江之前,每个春节我都是在老家同你爷爷奶奶他们一起度过的。2008年春天,我开始在牡丹江上班。2009年春节,是我在外度过的第一个春节。那年,你姥爷病重,你妈照顾你姥爷,所以我自己在牡丹江过的年。

2010年春节,你姥爷去世不久。为了陪伴你姥姥,你妈依然是在宁安过的春节。

2011年春节,是咱们一家三口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春节。当时,你已经会走了。你硬是熬到了半夜子时,吃了几个饺子才睡觉。你这个小东西,挺有精神!

大年初一晚上,你妈发“疯”,把警察叫到了家里。当时,你还没有睡。不过,你是不会记得的,因为那时你才一岁半。

2012年春节,我是到你姥姥家过的。你妈把你二舅一顿冤损,弄得大家都没有好心情。

2013年春节,就是你感冒打针在面馆见鬼的那年。我回了双城,陪老人过了一个年。

2014年春节,我一个人在牡丹江过年。

2015年春节,我一个人在北京过年。

首都的春节颇为寂静。外乡人纷纷回家过年了,这就使得往日那喧闹的街道变得十分宁静。地铁也不再拥挤,让往日一直厌倦拥挤的人们顿时感觉些许的失落,兼之一丝凄凉。

天灰蒙蒙的。在东北老家,此时出门是会感觉很冷的。可是首都却令人感觉寒意不重,远没有头上的雾霾给人的压力大。

除夕这天,我一个人乘车到市里,想要吃顿饺子,改善一下。

我选的这家饭店规模适中,客人也不多不少。与这里的规模和客人相匹配,饺子的味道也是处于中流。用过饭后,我又信步来到昔日工作过的广渠路一带。

街上没有几个行人,相应地,卫生也就变得比平日里要好得多。记得夏天在这里工作时,街上的垃圾随处可见,也不知被首都吸引来的外地青年精英素质何以这等地差。

我虽然没有爱上北京,不过,失去处在市内繁华地段的这份工作也令我有些怅怅的。我知道,我无法融入北京,可是,我也清楚,即使我离开北京,我又能融入进哪座城市呢?毕竟,任何城市都不是我的家,也没有我的亲人和爱人在那里。

晚上,我一个人看完了春晚。虽然每年都抱怨春晚节目做得差,可是在这一时段又不知该做些什么,结果是每年又都在看春晚。

大概是由于已经有了三年一个人过年的经历吧,这个春节我并未感到有多么孤独。那时,《芈月传》正在网上热播。我又补看了电视剧《老公的春天》,这两部剧帮我打发了许多无聊的时光。

芊芊,我有时觉得,在自己的身上有些许的狼性。有人说,当狼受伤的时候,总是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然后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爸爸从十七岁时离家在外,很少有人关怀照顾。爸爸虽然不是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身体不会受伤,但是,爸爸的心里不可能没有伤。在无人抚慰的情况下,如果不一个人舔舐伤口,那伤口岂不越来越深?

从牡丹江曾经走出一位著名的歌手,你这个年纪的人很少知道他了。他叫齐秦,曾经演唱过一首关于狼的歌曲。他在歌中唱道: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此时身处北京的我,就是一匹来自北方(黑龙江)的狼。我虽然身处繁华的大都市中,可是,身边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这同饿狼身处在无垠的旷野中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爸爸所经历的困难(包括失业)都宛如凄厉的北风和漫漫的黄沙。在此种环境下,爸爸也只有紧咬牙关,艰难前行。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美好的前途,为了咱们父女共同的美好的未来,就像饿狼心中那美丽的草原一样。

正月初十以后,学校开课了。年前那几个孩子继续在赶他们的作业。每日里我的工作时间不到三个小时,等于闲着半个身子。

这家教育机构的老板和老师们都是甘肃人,而且全都是女老师。全日制学校正式开学以后,我们培训学校的工作也步入了正常。

周一至周五的整个上午我都没有事做。到了学校午休时间,有位姓王的老师会到学校将托管的学生接到我们学校,然后组织他们吃饭。吃完饭后,有老师将他们安排在一间教室看一会儿动画片,有时也给他们讲讲故事。然后,有老师安排他们集体午睡。

女孩一般都能安静地躺下睡觉。有的男孩就不然了。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有个叫苟逸然的小男孩,每天中午都不睡。不论我怎样劝他睡觉,他都声称自己不困,只顾一个人在那里淘气。

当时,朋友圈中流传过一张图片。图上有两个学生,一个十六七岁,一个六七岁,并排挨着在走廊中罚站。有人问他们为什么被罚站,大的说因为睡觉了,小的说因为不睡觉。显然,睡觉的被罚是因为上课时睡觉了,没睡觉的被罚是因为午休时不睡觉。

到了下午三点,低年级的同学就放学了。有老师将学生接到学校,接下来就是督促他们写作业。

我在“小饭桌”督促小朋友写作业的时候,你还没有上学。不过,那些一年级的孩子也就比你大上一两岁。看着他们学习和淘气的样子,爸爸怎能不想起你?

班上有个姓周的小女孩来自河南。她六岁上一年级,有些上早了,根本就跟不上课上老师的进度。这绝对是受“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理论殃及的孩子,而且受害不浅。

知识是环环相扣的,尤其是学校里的系统教育。这个小孩开始没跟上,所以以后的每一步走起来都是磕磕绊绊。以前我上学的时候,跟不上的笨孩子可以留级。可是现在实行的是义务教育,国家拨给每个学生的经费是固定的,所以学校不允许留级了,不论是否跟得上,都是一样升级,这就让学习差劲的孩子越来越差了。

每天看着这个孩子学习吃力的样子,我真的是既同情孩子,也同情她的家长。家长费尽千辛万苦,将孩子从落后的老家带到首都,指望的就是孩子能够得到好的教育。可是,有的孩子不但没有得到优质教育,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学好。这真是南辕北辙了。

字如果认得不全,而拼音学得好的话,有的勤奋的孩子经过努力大概也能追赶上来。可是,这个姓周的女孩拼音学得也很差劲。所以,当我16年冬天去看你的时候,看到你在被窝里用拼音读《大学》读得那样流利,我真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那时你一年级刚刚读了一学期,做数学题还在摆弄手指。看你摆弄手指就像算命先生一样,我也不知道老师教的又是哪一套运算新技巧。好在你能独立完成作业。

半年过后,我给你买连衣裙那次,你小学一年级读完了。我问你:“这件连衣裙要价83元,爸爸给了那人100元,应该找回多少钱。”你没用找纸和笔,在思考了两秒钟以后,给出了正确答案。见你半年内能有这么大的进步,爸爸很是欣慰。

我的女儿还是很聪明的。

由于咱们家没钱,加上你五岁时爸爸离家出走,你妈又对你溺爱,致使我在年少时预先设计的所有的子女教育方案彻底崩塌。相比于其他的孩子,你在学龄前接受的教育太少了。没想到,你上一年级后竟能在班级名列前茅。爸爸给你点个赞吧!

朋友圈里的文章时常教人学会感恩。我想,爸爸也应该知道感恩。感恩上帝,让我的女儿如此健康,如此聪明,如此优秀!

虽然,我的爱情遭遇不幸;虽然,我的婚姻已经解体;虽然,我的家庭走向分裂,但是,正如人们所说的,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真的,你就是上帝为爸爸打开的那扇窗。

我见过因新生儿智障以及其他疾病而陷入不幸的家庭,那些家长所承受的痛苦是远远大于像我这样承受不幸婚姻的人所遭遇的。因而,我为你和石头的健康和聪明而感谢上帝。有人说,每个人都是一个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看来此言大概不虚。早早成名的欧阳奋强被许多人羡慕,可是他的小孩却在很小时染病,最后死在了他的臂弯中;我有一位老师,她事业顺遂,夫妻和睦,可是,她唯一的女儿却在十几岁时患病离世。

残缺的苹果要长出一根舌头,自己来修复自己的伤残。

也许,爸爸面前还有一扇窗是打开的——听说你小弟更优秀。

为了你们姐弟俩,我也要将这套独一无二的语文课编写好。

每周六上午我有一节班课,教的是几个三年级的孩子。家长将他们送到补习班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会写作文。

我对现在的家长真是有些无语。三年级的孩子,话还说不通顺,字还不认识多少,你希望他能写出一篇什么样的作文呢?

有需求就会催生供给。于是,形形色色的作文辅导班诞生了。

这些语文教育工作者本身也不掌握科学的语文学习方法与教育方法,他们挖空心思地编写各种荒诞的作文教材。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

我曾到海淀区的一家教育机构应聘语文老师。这家机构的老师集中力量编写了一套自认为很有价值的语文教材。在一本作文辅导书上,他们画了一只大公鸡。然后要求学生根据这张图来写一篇作文。

在创作提示中,编辑老师脑洞大开。他们甚至提示学生,这只公鸡有可能来自太空。

语言是用来实践的工具。三年级的学生,正是积极接收外部信息的时候。这一阶段,听评书、听相声、听名人和英雄的故事对他们来说都是很好的学习语言、树立正确的道德观的教育方式。可是,受前苏联教育模式的影响,我们非要规定他们在多长时间内写出不少于多少字的作文,这样真的是不符合教育规律。

我们用的教材是北京一所知名高校编写的,书中所选的文章质量还是过硬的。不过,通过一次课堂体验我发现一个现象,有时我们教育工作者在许多事情上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这篇文章的情节大致是这样的:一位中年先生,在中国中部生活。他的孩子在南方读大学,而他的父母则在北方生活。秋天到了,天气转凉。这位中年先生赶忙给他的孩子打电话,要她(是儿子还是女儿我已经忘了,姑且设定为女儿吧)注意添衣服。这时,远在北方的母亲也给他打来了电话,告诉他注意添加衣服。中年先生一想,我只想到提醒孩子注意天气变化,为什么就没想到父母呢?要知道父母可是住在北方,那里的天气可要比孩子居住的南方冷得多啊!想到此处,先生有些无地自容。

处在不惑之年的我读了这篇文章后,立时热泪盈眶。我想,等到我在课上讲这篇文章时,学生一定也十分感动。

事实却不是这样。

当我在课上读完这篇文章后,五个孩子没有任何表情。我从他们的反应可以判断,他们根本没有被打动。

课后我仔细想了一下,三年级的孩子对这种感情可能还无法体验。首先,他们自己没有孩子。另外,他们的父母也还年轻,他们不可能体味到中年人对老年父母的那种担忧,也就更谈不上因自己对老人照顾不周而产生的羞愧感。看来,我们的编辑在选材时,可能确实没有多想。

就像我不理解你听《牛郎织女》时为何关心织女为牛郎织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一样,我们教育工作者有时真不知道孩子们需要什么。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那时当然谈不上去想作者为什么要那样写,不过,我有些认为孙悟空是不对的。当孙悟空和二郎神决斗的时候,我在心里是盼望二郎神获胜的。可见,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模糊的价值观,只差家长和老师去及时发现和引导指正。

和孙悟空大闹天宫同样吸引小朋友的故事就是《哪咤闹海》了。我们现在分析一下,哪咤闯下大祸(杀了龙王三太子),究竟责任在谁呢?

首先,哪咤没有责任。第一,因为他是未成年人。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本人不知道乾坤圈和混天绫会有那么大的法力。

其次,李靖夫妇没有责任。第一,他们二人不知道哪咤身上的东西有那么强的杀伤力;第二,哪咤出去玩有下人陪伴,下人在代替李靖夫妇履行监护责任。

第三,哪咤行凶时李家的下人在场,他有没有责任呢?

没有。因为当我们每个人带孩子出去玩的时候,孩子如果做出不当的行为,我们有能力制止他。可是,哪咤同龙王三太子打起来时,李家的下人是没有能力制止哪咤的。

说来说去,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呢?

答案只能是哪咤的师父太乙真人。

杀人工具乾坤圈和混天绫是太乙真人赠送给哪咤的。赠给一个孩子杀伤力如此强的工具,却没有告诉他工具该在何时何地才能使用,这个责任当然要由他来负。

当然,小说这样写,是因为哪咤未来是姜子牙的先锋官,此翻磨难是他必需经历的。但单就故事本身而言,这个责任的确在大乙真人那里。

这个题跑得有点远了。

在课上我尽量教孩子多接受一些语言信息,有时讲故事让他们重复,用自己的话重复,而不是重复我讲过的话。他们虽然做得不够好,但我相信,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他们会有提高的。

下午,我还要教一个初二的学生。这个学生是学校负责人王老师的女儿。也就是说,这个班负责人只招来了自己的女儿。此外,没有其他学员。

王老师的女儿名叫郭宇暄,现在已经在海南大学读书了。她是我用新的语文教学法培养的第一名弟子。

此时,我的《和关老师读书》已经编写完毕了,总共81节课。我的方法是每节课上向学生推荐一部名著。在课上,我将这部书的精华提炼出来,一边讲解,一边和学生轮换着读书中的精彩章节。

按照我的要求,学生在了解整部书的脉络之后,是要去读原著全文的。郭宇暄在课上学得倒是津津有味,可是,课后要她去读原著全文,她就觉得有困难了。第一,其他科目负担太重;第二,她本身可能也不大喜欢读书。

就在这时,跟谁学网站那边有学生要跟我学了。

这个学生名叫甘霖,当时正读初一,是浙江宁波的。她现在已经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读书了。

网站的工作人员耐心地教我如何使用授课软件。就这样,我在北京,学生在宁波,我们的教学互动就通过网线完成了。

那时,你快要满六岁了。

爸爸的事业同你的生命一样,是全新的。

我们都在向未知探索着。

但愿你不再长高时,爸爸的事业业已成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9章 第9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