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5章 第5天
本章来自《伺候月子》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1-01-03 点击数:62次 字数:

第  五  天

今天,我和你妈又吵架了。

事情的起因无非因为一只鸽子。

你应该知道,为了你能平安降生,你妈腹部挨了一刀。

不知是谁最先说的,说是喝鸽子汤术后刀口不疼。

妇产医院前真有做鸽子汤的。

管它是否灵验,即使喝不好,反正也喝不坏。抱着这种想法,我去给你妈订了一碗鸽子汤。

当时40元一份,不算便宜。

不过,爸爸还能承担得起。

你可能要问了:“既然一个要喝,一个给买,怎么还能打起来呢?”

事情是这样。

我交完钱后,问饭店老板要等多少时间,他说三、四十分钟。这天上午你二姨回家了,你奶奶在陪护你妈。那时你又不闹,我总在病房呆着也烦得很。于是,我决定在饭店等汤好了直接拿回病房,就不用跑第二遍了。

没想到的是,你妈三番五次电话催我,又说我在饭店同人家搞破鞋。那时产妇不能见风,她却要出病房到外面去找我。

就这样,回到病房后,我俩之间的战争就爆发了。

中国人是最爱看热闹的,这里的看客同样不少。

不过,今天的看客担心我们的争吵惊吓到自己家的孩子,所以他们看热闹的热情并不高,而是在劝说我们。

我气得决定马上出院。

不巧的是,那几天牡丹江出租车司机正闹事,他们在政府门前静坐,街上根本找不到出租车。

我只得给同事打电话,求他帮忙。他答应了。

你奶奶担心这时出院对你妈的身体不好,于是,她劝止了我。

我只得又给同事打电话,教他不用出来了。其实这时他已经将车开了出来,我只得向人家致歉。

我的气并没有消。那天晚上,我没在医院。我回家睡的觉。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有风。

牡丹江的八月上旬,刮的是热风。

我一边顶着风往二楼平台上爬,头脑中一边翻江倒海。

其实早在婚前,我就对这段婚姻已经不抱多大信心了。

你可能要问了:“那你们为什么还要结婚呢?”

事情都是一步一步演变到今天这个样子的。

人有时总是将事情往好的发展方向想。

可现实却是朝坏的一面在前进。

当我同亲朋抱怨恋爱谈得不顺时,有人总是这样劝慰我:“她现在就是怕你不同她结婚,等结婚以后就好了。”

结婚后我再说婚姻生活不幸福时,好人就这样劝我:“她现在就是闲得慌,等有孩子就好了。有孩子后,整天她忙孩子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心思整日里看着你?”

事实真的不像这些好人所期盼的那样。

你出生以后,我们吵架的频率并未降低,她反倒变本加厉。人家吵架只在家里,可她一定要将事情反映到单位领导那里。单位领导如果不理她,那么接下来她就继续往上找。这样一来,市里领导、公检法的同志、妇联的同志、市长热线的同志都被她弄得几乎崩溃了。

当年我没有放弃这段婚姻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那就是我对这段感情丧失信心的时候已经报考公务员了。如果我不同她结婚,她是一定会到相关部门投诉的。我同样得不到这份工作。

结果是,成就了一段苟且的婚姻。而我的工作最终也没有保住。只是世上多了一个美丽公主和一个小石头。

有人说,婚姻就像是储蓄。本金其实都差不多,只不过和睦的夫妻每日都往账户内存点钱,于是二人的感情越来越深;不睦的夫妻则每日都从账户中取出点钱,最终导致家庭解体。

这段话很有道理。

我同你妈当然是属于后者。

爸爸是信命的。

也许,爸爸的命运就该如此。

山西平遥古城的城隍庙有副对联:

夫妻是缘,或有缘,或无缘,无缘者不配;

儿女是债,或还债,或讨债,无债者不来。

另有一副对,不知出自何处:

夫妻是缘,是善缘是孽缘,无缘不聚;

子女是债,是讨债是还债,无债不来。

我同你妈无疑是属于孽缘夫妻了。或许,只有我们这对孽缘夫妻才能造就像你和弟弟这样的聪明娃吧。

当时我们单位为了不让你妈生二胎,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主任说:“你老婆到医院做手术的费用单位给出。”于是,男同事陪我和你妈去医院检查,女同事暗地里同医院做沟通工作。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因为你妈不愿见到任何女同事同我有一点接触。

不过,你妈提前就同妇产医院沟通好了。至于她是怎么做的,你长大后可以问她。总之,我们单位得到医院的答复是:这位女士不宜做手术。

这也促使我决定舍弃工作,远走他乡。

我在这里也并不完全否定你妈的做法。

人类有时就是在集体进行自我欺骗。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许多人认为,流产不是杀人。在中国,流产也不构成杀人罪。但是如果细想,杀害一个未出生的孩子同杀害一个出世以后的孩子,真的有本质上的区别吗?谁敢说母体内的孩子不是生命?

可惜的是,人类喜欢自己骗自己。既然国家不追究,自己又不想生,那么杀了也就杀了。

可见,人类是有罪的。

所以,至今仍有许多国家的法律规定不准堕胎。如果有人堕胎,一旦被查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不过,具体是不是同杀害普通人判一样的罪,那我就不知道了。估计还是有差别的。

如果按上面的对联来说,你小弟是一定要来到这个世界给你作伴的。只不过,相应的代价是你们失去了爸爸的陪伴。

今天是2020年9月27日,再有四天就到中秋节了。或许是因为这几天总写关于你的事,我昨晚梦见了你和弟弟。

人的欲望是上帝给的。没有欲望,人类就不会延续下去;有了欲望,人类就会犯罪。这就是最大的辩证法吧。

能够战胜欲望的究竟有几人呢?

也许只有圣人吧。

同许多人认为流产不是犯罪一样,许多人认为革命也不是犯罪。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秩序中,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即使你杀了一个人,也要偿命。可是,在革命时期,有人杀了成千上万的人,却被人们视作英雄。女儿,你说这个世界荒诞不?

革命还情有可原,它的爆发往往是因为当权者压迫人民过甚。可是,有些得势的人野心膨胀,为了填满自己的欲壑,动不动就挑起战争,给地球上的生灵造成了沉重的灾难。你说,人犯了多少罪啊!

你姥姥家供着一个菩萨。你小的时候有个举动很搞笑,那就是没有任何大人的授意,你有时竟会去给菩萨磕个头。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想替那些坏人赎罪吗?

你不满一岁时,你妈抱你上街。有一次,你见到一个乞丐在街上讨钱。乞丐面前放着一个缸子,里面装着路人施舍的零钱。当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将自己手中的一元钱扔进了地上的缸子里面。你妈正为你的施舍行为感到骄傲,没想到这时你却哭了起来。大概你是后悔了吧?

你妈从兜里又掏出一元钱给了你,你这才停止了哭泣。

你这慈悲心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有可能是假的。

记得你三岁时,有一天,一位患者到你姥姥家买药。这位患者在西屋,一边在兜里翻东西,一边接电话,不知怎么弄的,竟将600元钱掉到了地上。当时大人们都在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事。

后来患者在东屋抓完药要付钱,才发现兜里的钱不见了。他怀疑是掉到了西屋的地上,可是到西屋后却又找不到。你妈问你有没有看见钱,你才从一个鞋盒子里拿出了人家丢的钱。

事后,我问你藏钱要做什么。你说:“我想留着买糖葫芦。”

600元钱能买多少糖葫芦你知道吗?

这段故事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好笑。

我的女儿不只做搞笑的事,也做出色的事。

记得不满五岁时,你就已经能卖药了。

有一次,你妈在院中忙碌。这时,来了一位患者。他说要买药。

你问他买什么药,他说要治感冒的药。

结果,你就给他拿了一盒治感冒的药,还收了人家5元钱。

那种药叫什么名我都不记得了。不过,你妈说那种药的价钱确实是5元钱。大概是你妈平时卖药你就留心了吧,药的功效和对应的名称以及价格你都记下了。

再大一大,你就能记故事了。

白天爸爸给你讲狐狸和乌鸦的故事。晚上抱你到洗手间尿尿回来后,我还问你:“芊芊,乌鸦是怎样唱歌的?”

这时,半睡半醒之间的你还能准确地回答说:“哇——”

记得你最感兴趣的故事还是《牛郎织女》。

爸爸当时是这样讲的(细节不一定十分准确,当时也是即兴发挥):

从前有个小伙子叫董勇,他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只剩下他和哥哥相依为命。

后来,哥哥为他娶了个嫂子。这个嫂子不愿意同董勇一起过活,于是开始张罗分家。

董勇说:“家里的东西我什么也不要,你们把那头老牛分给我就行。”

就这样,他们分家了。

董勇天天同老牛在地里干活。

一天,老牛忽然开口说话了。它问董勇:“你想不想娶老婆?”

董勇说:“我过得这么穷,谁肯嫁给我呢?”

老牛说:“今天在离咱家不远的一条河里,有一群姑娘在那儿洗澡,其中有个姑娘是仙女。你去岸边将她的衣服偷回来,她就能嫁给你。”

董勇依老牛所言来到河边,果然看到有一群姑娘在这里洗澡。

董勇将仙女的衣服偷走后,回到了家里。

仙女上岸后,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她掐指一算,衣服是被董勇给偷去了。

我讲故事时做的“掐指”的动作被你给学会了。后来,你自己讲这个故事时,做的“掐指”的动作很标准。

仙女来到董勇家,嫁给了董勇。

结婚后,二人生了两个小孩,一个小姑娘,一个小小子。

白天,董勇同老牛在地里干活,织女在家为董勇纺线、织布、做衣服。

我每次讲到这里时,你都会提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问题。你问:“衣服是什么颜色的?”

你的意思是问织女为牛郎织的衣服是什么颜色的。

这个问题你奶奶给我讲时没有说过,我的语文老师也没有讲过。我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这个小问题爸爸不忍对你说“不知道。”

于是,我只得随机应变,指着你的花棉裤说:“就是这个颜色的。”

你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我这才继续往下讲。

后来,这件事被王母娘娘知道了,也就是织女的妈妈。

王母知道,神仙是不允许同凡人成亲的。于是,她派人将织女抓回到了天上。

董勇从田地里回到家中后,一看老婆不见了。他问孩子:“你妈呢?”

两个孩子说:“我妈被姥姥抓回去了。”

董勇急坏了。

这可怎么办呢?

这时,老牛说话了。

“你赶快把我给杀了。然后,将我的皮铺在地上,你带着孩子站在皮上,就能飞到天上,追回织女。”老牛说。

董勇依言将老牛杀了。然后,他将牛皮铺在地上,带着孩子上了牛皮。牛皮就忽忽悠悠地飞了起来。

我讲到这里时做的牛皮飞起来的动作被你给记住了。后来你讲时,用手做的牛皮飞起来的样子惟妙惟肖。

董勇追上了织女。这时,王母娘娘也走出天庭,来接织女。她见牛郎追来,忙从头上拔下一根金簪,朝着牛郎身前一挥。顿时,在牛郎面前出现了一条天河,将他同织女隔了开来。

从此,牛郎和织女只能隔河遥望,再也不能到一起了。

王母怕织女想孩子,所以允许她每年的七月初七同牛郎见一次面。

每年到了这天,成群的喜鹊都会从四面八方飞来,在河上架一座桥,叫做“鹊桥”。牛郎带着两个孩子,登上鹊桥,同织女相会。

宋代大词人秦观根据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填了一首词,叫《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有人说,牛郎和织女虽然一年只能见一次面,可是他们每年都能相见,这比凡人数十载后永归尘土又幸福多了。

也有人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真正有爱,并不一定要时时相守。

依我看,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

故事讲完了,你却没有听够。

接下来,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也不记得那天晚上总共讲了多少遍了。大概能有十遍吧。直到你不再要求重复为止。

早在你一岁多一点的时候,你就有要我多次重复一句话的习惯。记得那时正值初秋,阳台上的门已经不开了。你当时还不会讲话,手指着门似乎是要到阳台上去。我说:“门!”

你再次用手指门。我说:“冷!”

你又一次用手指门。我说:“你要出去就‘啊——啊——啊嚏’!”

这下把你逗笑了。你也不再用手指门了。

可是,没过多大一会儿,你又开始用手指门了。

我只得依次说完“门”、“冷”、“你要出去就‘啊——啊——啊嚏’!”这样你才不再指门。

那天,这三句话我重复了不下十多次。

还有一次,我领你看牡丹江出版的一本画报,上面有一位衣着鲜艳的老奶奶戴着眼镜在扭秧歌。我指着图告诉你说:“戴眼镜的奶奶扭秧歌!”

不知这句话怎么引起了你的兴趣,你多次用手指点指这幅图画,意思是让我重复“戴眼镜的奶奶扭秧歌”这句话。我重复了不下五十次,最后累得都快说不动话了。

等到我给你讲《牛郎织女》的时候,你已经不只是简单地听了,而是在偷着用心地记了。没过几天,你竟为我讲了一遍《牛郎织女》。前面的部分你记得很牢,讲得也很好。只是,当讲到牛郎带着孩子追上织女时,后面的部分就记不大清楚了。你讲故事的那段视频至今还保存在我的电脑里。

中国人是很会讲故事的。

中国有四个最著名的民间故事,分别是《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孟姜女哭长城》。这四个故事除了《孟姜女哭长城》讲的是婚姻遭到外部势力摧毁以外,其余三个故事讲的都是自由恋爱受到外部势力干预的故事。牛郎和织女面临的困难是人仙不能结合,白蛇和许仙面临的困难是人妖不能结合,梁山伯与祝英台面对的困难是门不当、户不对。

那时,受封建道德观念约束的人们对自由恋爱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他们以为,如果允许自由恋爱,人们就会无限幸福。可事实果真如此吗?

当然不是。

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自由恋爱已经实现很多年了。可是,人们的情感生活质量却是越来越差。现在,结婚率逐年下降,离婚率却逐年上升。

这里面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在这里我无暇细讲。总之,人性的复杂导致人的情感生活之路充满无限荆棘。

中国的历史悠久绵长。千百年来,无数的民间艺人和文学大师依据自己的所见所学、所思所想,编撰了无数或缠绵悱恻、或激励人心的故事,故事中的英雄人物令人们无限向往,贤相清官令人们无比崇敬,昏君奸臣又教人咬牙痛恨。提起这些故事,爸爸能为你讲上几年。正赶上这几天我在听单田芳的评书《白眉大侠》,那么我就为你讲一段这里面的故事吧。

这一段讲的是白云瑞出世的故事。

《三侠五义》的故事在中国流传甚久,书中的人物更是家喻户晓。你应该听说过白玉堂、展昭吧?他们都是这部书中的人物。

《三侠五义》的作者是清代的石玉昆。

《白眉大侠》则可视作是《三侠五义》的续书,大概是由单田芳在前人创作的基础上重新创作整理而成的。这种书虽然谈不上什么文学成就,不过,从某些故事中我们也能得到一些启迪。

下面开始讲故事。

由于白玉堂为国牺牲,所以,皇帝封他的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封他的儿子、时年几岁的白云瑞为四品荫生。

白玉堂生前是开封府的一名办差官,工作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中南海保镖。很多人将他的死因归结为心高气傲,其实这样讲也不十分准确。

当时,白玉堂的领导的大印被敌人给偷走了。为了使己方占据主动地位,朝廷这边必须找回大印。而大印被敌人放在了一座楼内,这座楼叫冲霄楼。

白玉堂知道楼内有埋伏。后人都说他骄傲,明知有埋伏还进去取印。可是,我认为,白玉堂也是没有其他更为稳妥的办法。在没有替代方案的前提下,他只得行险。结果,他掉在了冲霄楼的铜网阵内,牺牲了。

朝廷赏给白玉堂的妻儿许多钱财,白夫人带着孩子回了原籍——浙江金华府白家岗。

白夫人为丈夫修了比较讲究的坟墓,然后守着儿子过日子。

白夫人认为,丈夫之所以惨死,主要原因是由于习武。如果他不会武术,就不能在开封府担任那份工作,更没有胆量上冲霄楼,也就不会得到乱箭攒身的下场。于是,她决定让儿子学文。

可是,白玉堂已经将习武的基因传给了儿子。白云瑞一看书就泛困,一看家人白福练武就兴奋。

白福是白玉堂生前的仆人,曾经跟着白玉堂走南闯北,也学了不少武术。

白云瑞磨着白福教他武术。白福怕夫人怪罪,不敢答应云瑞的请求。白云瑞先是以不吃饭相威胁,后是保证不告诉母亲,白福这才答应教他练武。

五年后,有一次白夫人带着白福和云瑞在丈夫的祭日前去坟地祭祀,结果遇到了一伙歹人。这伙歹人都是白玉堂生前的仇人。他们想要对白夫人无礼,结果同白福和白云瑞动起手来。

白福和云瑞不是这些歹人的对手,好在巡检司的官兵及时赶到,这才避免了更大的祸事发生。

白云瑞虽然人身没有受到威胁,不过,他既累又气,得了一场大病。

白府请过许多大夫,可是谁也治不好白云瑞的病。白夫人将此事报告给了皇上。皇上派御医到金华府白家岗,却也没能治好白云瑞的病。

正在白府上下一筹莫展、已要为云瑞准备后事的时候,这一天,一个云游的和尚来到了白府。白福开始以为他是来化缘的,由于心情不好,对和尚的态度很是冷淡。后来和尚说明了来意,说自己是来为白公子治病的,白福这才转变了态度。

原来这和尚并非一般的和尚,他本是河南嵩山少林寺八大名僧的第三位——疯僧醉菩提灵空长老。

灵空治好了白云瑞的病,并且成了他的师父。

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内,白云瑞从师父身上学到了许多本事。有一天,灵空对云瑞说:“师父庙上还有事,需要回去处理一下,顺便我再为你取一件宝刃。”白云瑞很是不舍。灵空说:“你不要难过。我过上两、三个月就回来了。”

灵空走后过了一个多月,有个自称“威震西方老鸳鸯”、名叫公治寿长的人来到了白府。这人介绍完自己之后,白福偷着对云瑞说:“这也是一位世外高人。你如果能从他身上学些武功,将来一定受益无穷。”

聊过半天后,公治寿长自己说出了打算收云瑞为徒的想法。云瑞说:“未经灵空长老的允许,我拜您为师恐怕有些不妥。”

公治寿长说:“灵空没有什么真本事,他只是一个江湖骗子,他教给你的武功也没什么大用。他原来在少林寺犯了错误,至于具体他犯了什么错误,我也不想在背后诋毁他。总之,他走了是不会再回来了。你被他骗了。”

白云瑞对公治寿长的这番话不置可否。公冶寿长说:“你如果不信我说的话,我可以给你练一套武功,你看是我练得好,还是灵空练得好。”

公冶寿长为云瑞练了一套掌法。白云瑞一看这老头的功夫果然有独到之处,于是,对他说的话也有一丝相信了。就这样,他一边跟随公冶寿长学武功,一边等待灵空的归来。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转眼灵空已经走了三个月了,可是仍然一点消息也没有。到半年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回来。云瑞有些失望了,他基本上相信了公冶寿长的话,心想:“没准灵空真的是犯了什么错误,大概他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公冶寿长前后教了云瑞一年的功夫。这一天,老人对云瑞说:“我离家一年了,现在需要回去看看。”云瑞一听这位师父也要走,心下一阵难过。老人说:“我不会像灵空那样一去不回。最多半年,少则三个月后,我一定回来,顺便为你取一件宝刃。”

公冶寿长走后不久,灵空回来了。

灵空为白云瑞带回一口宝刀,名叫“金丝龙鳞闪电劈”。

白云瑞问灵空为何回来得这么晚,灵空说庙上与周围的乡民就土地产权打起了官司。官司前后纠缠了很久,所以他回来晚了。

灵空教白云瑞练几趟拳脚,检查一下他这一年来功夫是否有了长进。

白云瑞一趟拳还没等练完,灵空的脸就沉下来了。他说白云瑞的拳法中掺进了其他的功夫,还说这似乎是金莲掌。

白云瑞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灵空问道:“我走之后是不是有人来过?”

白云瑞不擅撒谎,无奈之下,只得将公冶寿长传他武艺的事都交待了。

灵空气得大骂公冶寿长。他说公冶寿长是自己的仇人,到处诋毁他。有朝一日如果碰到他,一定同他拼命。此后,灵空每日传授白云瑞刀法。这路刀法叫做三十六路天罡刀。

三个多月后,公冶寿长回来了。

为了避免二人见面发生冲突,白云瑞将灵空安排在后房,让白福陪着他聊天,而自己则将公冶寿长请在了书房。

公冶寿长为云瑞带来一副亮银盘龙戟。他要云瑞练一套武功。为了避免先前在灵空面前出现的错误,云瑞百般推脱。怎奈公冶寿长不答应,一直催促他练武。

云瑞始终担心灵空与公冶寿长相遇,他内心的担忧无可避免地浮现在了脸上。公冶寿长看他脸色不对,一再逼问。万般无奈之下,云瑞只得将灵空归来的事情对公冶寿长说了。

公治寿长大发雷霆。他说:“我已经说过了,灵空是个疯子,已经被少林寺除名了。你为什么还要同他接近呢?”

公冶寿长开始大骂灵空,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灵空听见骂声,循着声音闯到书房,与公冶寿长打了起来。白云瑞空着急,却无法阻止二人。

开始时白云瑞甚是为二人担心。过了一会儿,他才细心观察二人的招势。看了二人的攻守进退,白云瑞对于二人的武功又有心得。

二人战了二百余合未分胜负。

灵空回屋取来了宝刀,公冶寿长也绰起了自己的亮银双戟。二人用兵刃相斗,白云瑞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斗了一会儿,公冶寿长说:“疯和尚,咱们别在人家家里打,如果吓着五奶奶(白夫人)就不好了。你敢不敢跟我到外面去打?”

灵空怎能惧他?于是,二人一前一后来到西山,继续争斗。

这时,树上一个道人说道:“你们不要吵了!你们谁也不配做云瑞的老师,我才是他的老师!”

灵空和公冶寿长暂时搁置争议,二人共同对付这个老道。

云瑞大开眼界。他见那位老道功夫似乎犹在二人之上,伸手抬脚都有独到之处。一开始,三人的招势他还看得清楚,等到后来,三个身形搅在一起,云瑞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三人从中午打到晚上。突然,灵空跳出圈外,一边呼呼喘气,一边说:“不打了,不打了,戏演到这儿就结束吧!”接着,公冶寿长和那位老道也停了下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原来白玉堂的死当时是轰动武林的一件大事。时任八十一门总门长的普渡将大弟子叫到了自己的观里。他的大弟子就是时任上三门的总门长——白云剑客夏侯仁,也就是上面同灵空和公冶寿长斗在一起的老道。

普渡要夏侯仁想办法收白云瑞为徒,将来夏侯仁死后,就教他接替上三门总门长的职位。

夏候人仁考虑自己观上的事太多,一时脱不开身,于是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好朋友——灵空和公冶寿长。他要这两位带自己考察一下白云瑞,然后再决定是否收白云瑞为徒。

就这样,灵空来到了白家岗。

接下来,灵空授艺、公冶寿长诽谤灵空、二人剧斗等情节都是三人事先安排好的,为的是考验云瑞的品质。

云瑞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方才释然,心里自是十分开心。他请示夏侯仁,要他们三位都当自己的师父。夏侯仁答应了。

夏侯仁将白云瑞带到了四川峨眉山,拜见了总门长普渡。云瑞在峨眉山又学了一年功夫。

一年后,夏侯仁教云瑞下山,到江湖上去闯荡一番。

白云瑞来到京城,进了开封府,拜见了包大人。

先前,小说主人公白眉大侠徐良因追赶一个名叫王顺的凶犯,很久没有音讯。民间有一个徐良的粉丝,在街上冒充徐良,被徐良以前的仇人给杀了。附近有座山,名叫“八宝叠云峰,青松狼牙涧”。这伙歹人杀了假徐良以后,要庆祝一下,开个人头大会。开封府的差官们闻讯后前去查案,住在山寨附近的葵花岗。

这一天,几个匪徒(包括朱亮、王顺、陈东波等)到葵花岗公馆门前挑衅,开封府的办差官不是他们的对手。正在这时,白云瑞赶到了出事地点。

白云瑞打败了朱亮,惊走了群贼,令开封府的英雄们刮目相看。

白云瑞向这里的负责人蒋平请命,要上山取徐良的人头。蒋平认为他一个人去太危险。云瑞说:“如果失败的话,我把我的人头交给你。”

蒋平见他这样自信,只得答应了他的请求。

这天晚上,白云瑞穿好夜行衣,一个人上了八宝叠云峰。

经过探听,云瑞得知,徐良的人头藏在后山的一个洞里。

白云瑞小心地进了这个洞。他走一步探一步,为的是避免中了敌人的埋伏。他来到了一个笼子面前,笼子里面装着一颗人头。

白云瑞伸手去摘笼子,这时,脚下的翻板动了,白云瑞向坑中坠下。

好在白云瑞武艺高强。他勉力从空中跃起,没想到,落地处的翻板又自动掀开了,他再次向坑中坠下。白云瑞伸手搭住了坑沿,怎奈着力处面积太小,难以坚持,最终还是向坑中滑落。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只大手抓住了他。这人将云瑞抓上来以后,将他带到了一个荒僻所在。

来人正是灵空长老。他给了白云瑞一个嘴巴,并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

灵空说:“你怎么那么骄傲?开封府的那些英雄难道都是饭桶?人家都不敢上山,就你胆大?你这样自信满满地自告奋勇,难道不怕伤众?你说如果失败就让蒋平取你的脑袋,你的脑袋怎么就那么不值钱?你死事小,我、公冶寿长和你老师的几年心血岂不全都付诸东流?”

灵空的这番话令白云瑞无地自容。

后来,在灵空的帮助下,白云瑞总算取回了假徐良的人头。也正因为这颗人头,开封府的办差官们才辨认出死的那人不是徐良。

女儿,你看那时的老师品格何等高尚!

他们教徒弟不为名,不为利,只是看重徒弟是可塑之材,便倾力相教。为了能让弟子成材,作老师的可谓煞费苦心。教成后,还要送上一程,让他们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可见,培养一个人才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优秀的老师如果遇到人才是不会放过不教的。

魏尔斯特拉斯是德国的著名数学家,在数学领域里,他进行了一系列创造性、开拓性的研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写的每一篇论文和每一本专著,深深地影响着整个数学界。在繁忙紧张的研究工作之余,他还始终不忘培养世界上出类拔萃的数学人才。世界上第一位女数学博士索菲·柯瓦列夫斯卡娅就是在他的扶植和培养下成长起来的。

1870年,魏尔斯特拉斯在柏林大学担任数学教授。

他上完课后回到办公室,马上从皮包里拿出一沓厚厚的数学论文稿,将它们放在办公桌上。他时而埋头书写,时而冥思苦想。论文稿上写满了复杂的数学符号和公式。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阵风吹进来,桌上的论文稿随风飘在地上。教授抬头一看,进门的是一位未曾谋面的女青年。

这位女青年看到这种情景,心里感到很不安,她满脸通红,连声说:“真对不起,教授,我帮您把稿子拾起来吧。”

可是,教授的脸上丝毫没有流露出生气的神态,还问:“您来这里找我,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女青年面带羞涩地说道:“我从俄国来到这里,想拜您为师,因为我对数学很痴迷,可一直苦于没有名师指导。但不知您是否愿意?”

教授想了一下,便毫不犹豫地回答:“将学生培养成才是我的责任,我很高兴收下您这个学生。我太高兴了。”拜师与收徒的过程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完成了。

可是,要当教授的学生并非易事。教授一连出了几十道具有较高难度的题目让她做,想考一下她的数学水平。

教授猜想她肯定有好多题不会做,但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柯瓦列夫斯卡娅不仅基本上答对了,而且许多解法都很有创意。

教授见这位普通的女青年竟有如此深厚的数学功底,也惊讶得很。他马上带她去学校注册。可是,当时的柏林大学与俄国的大学一样,一概不收女生。教授将她的情况跟学校反复说了几遍,但还是不起作用。

回到办公室后,教授把情况告诉了柯瓦列夫斯卡娅。她听后难过得哭了,然后对教授说:“我已不可能成为您的学生了,我将为此遗憾终生。我失去了这次机会,我的数学梦即将破灭,生活对我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尽管学校不收您,但我可以在私下里教您,因为培养数学人才是我终身的目标。您就作为我的一名不注册的学生吧!”教授十分动情地说道。

此后,教授承担起培养这个数学新秀的重任。每星期天的下午,他会把柯瓦列夫斯卡娅叫到一个地方,单独给她讲课,并抽出大量业余时间为她批改作业,指导她写作论文。无论是寒冬酷暑,还是疾病缠身,从未停止过。

柯瓦列夫斯卡娅瞧着教授额头上悄悄布满的皱纹和亲切慈祥的面容,经常感动得热泪盈眶。在柏林四年,她不仅学完了大学所有的数学课程,而且完成了三篇重要的数学论文。在教授的大力帮助下,经德国数学中心哥廷根大学的严格评审和答辩,柯瓦列夫斯卡娅终于成为世界上有史以来第一位数学女博士。

教育,是一辈子的事。

可是,我们当下的教育却出了问题。

爸爸上学时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虽然也有考试,也有高考,不过,学习还不全是为高考服务。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竞争的加剧,考试和学习变得越来越不对味了。

第一个现象:高考后集体焚书。学生为什么要焚书?答案只能是因为他们恨书。书籍本是教人知识的,学知识能使人进步,进步应该是教人感到快乐的。以此推断,学生应该爱书。如果倒推的话,只能得到一个结果:我们的教材没有让学生学到真知识。

让我们看看现在的语文考试吧。

命题人给学生一段文章。文章后面有一个问题:

你最喜欢这段文章中的哪句话?

学生依自己的喜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可是,这道题他没有得到分,原因是与标准答案不符。

这就令人提出了疑问。有人说:“命题人应该这样问才对:‘你猜命题老师最喜欢这段文章中的哪句话?’”

考试到了这种程度,教育就危险了。

令人遗憾的是,命题机构从来没有就这些质疑向公众解释过。

我没有烧过书,不过,爸爸却有卖书的经历。

爸爸没有辍学的经历。据说,辍学是很痛苦的。不过,卖书也是令人心酸的。

第一次卖书是在高中毕业以后。考上大学了,高中那些学习资料自然也就没什么用了。我们很多同学都在校门口摆个摊,将书卖给学弟学妹,这事于他们是得到了实惠,于我们也算废物营利。那时并不心酸。

另人心酸的卖书经历是在爸爸离家出走之前。那时爸爸存了二百多本书,有的被水淹了,有的看过了也不可能复读,我走后无处可放,只得卖掉。我拣了一些舍不得卖的书,放在好友处寄存,余下的利用两个双休日在师范学院门口卖掉了。没人买的只得送到了废品收购站。

第二个现象是什么呢?

明天再说吧。

你妈喝了鸽子汤,奶水很好,你吃得很饱,睡得也香甜。

    小小的鸽子,竟也默默地为人类奉献着自己。

在你出生的前一年,你大娘生你小哥。他们家养了许多鸽子,却不知道鸽子汤的好处,竟一碗也没有喝到。你到奶奶家那次,不知你有没有同鸽子玩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5章 第5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