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3章 第3天
本章来自《伺候月子》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1-01-03 点击数:52次 字数:

第  三  天

今天医院为你采血了。

护士在走廊喊“给宝宝采血”时你二姨没在屋,你妈和你奶奶都在睡觉。我没有惊动他们,悄悄地抱你去采了血。护士不知用什么东西在你的小脚上扎了一下,疼得你马上哭喊起来。采血就这样完成了。

宝宝,你是O型血。咱们父女二人的血型是一样的。

不只血型一样,在你的身上,能看到许多特征是遗传自爸爸的。在你出生的前一年,我曾随市外国专家局迎接了来自莫斯科的两位农业专家。有一位专家名叫维克托尔,当我把你的相片发给他的时候,他说你长得很像我。我的左下一和右下一两颗牙齿间有个缝隙,这个生理特征是遗传自我的舅舅,没想到,我又把这个特征传给了你和石头。

今天爸爸面临一个重大选择,那就是你的黄疸问题。

新生儿大部分都会出黄疸,黄疸分为生理型和病理型。母乳喂养的新生儿在出生后一周内,由于热量和液体摄入不足、排便延迟等原因,使血清胆红素升高,这样一来,几乎2/3的新生儿都会出现黄疸。

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相关知识。大夫提出这个问题后,我发现你的小脸儿确实有些黄。大夫建议我们住院治疗。好在我没有盲目相信这个大夫。我回单位在网上查了一下。根据网上的相关描述,我判断你的黄疸是生理性的,而不是病理性的。

生理性黄疸经过晒太阳就能消除。出院后,我每天都把你放在小摇篮里,再将小摇篮放在阳台的凳子上。你在日光的照射下睡得特别香甜。没过几天,你的黄疸就褪下去了。

后来我推断,当初建议你住院治疗的那个大夫应该是知道你的黄疸性质的。她之所以建议我们住院,无非是为了挣钱。

医生这个职业是最神圣的。可是,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群体,人的道德水准都是参差不齐的。医生也是一样。

先给你讲一个古代医生的故事。

在汉代的一个夏天,河南一带闹瘟疫,死了许多人。有一天,一个神奇的老人来到这里,他在一条巷子里开了一家小小的中药店,门前挂了一个药葫芦,里面盛了药丸,专治这种瘟疫。

这位老人身怀绝技,乐善好施,凡是有人来此求医,他都会从葫芦里摸出一粒药丸,让患者用温开水冲服。就这样,吃了老人药丸的人,一个个都好了起来。由于古人称葫芦为“壶”,所以后来人们就将大夫行医这一行为称为“悬壶济世”。这也是一条成语。

我国历史上有许多名医,他们常年背个药箱子,为患者解除病痛。遇到有钱的他们就收几个钱,遇到没钱的穷苦百姓,他们就赠些草药。所以,在我国的文化中,一直有“医者父母”这种说法。

到了当代社会,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国家的综合实力也加强了。新中国成立后,各级政府建起了人民医院,这样就全方位地保证了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

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受利益驱动和管理体制的影响,一些大夫为了提高个人收入,他们不再将患者的利益放在前面,而是首先考虑个人收益。我上面说的建议我们住院治疗的那位大夫就是属于后者。我至今记得她的模样。女儿,她长得很丑。许多圣人告诉我们不要以貌取人。的确,不少美貌的人品质却不好。不过,如果貌丑的品质都好,倒也省了我们了解世人本质的一番功夫。可惜,貌丑的一样也有品质差的。这就让我们心灰之上更添意冷了。

好在你的黄疸褪下去了,这让爸爸为自己的正确判断而感到一分自信和安慰。接下来又面临听力筛查。

听力筛查是检验新生儿听力的一项家长自选项目。如果检查的话,不但要花上二、三百元钱,而且还要将耳声发射探头往你的小耳朵里伸,这无疑会引起你的不适和哭闹。我和你妈争论了几番,最终还是决定不给你做这项检查了。后来证明,爸爸这次选择又对了。

当你长到三个月左右的时候,你就已经对外界的声音很敏感了。你躺在里屋床上时,如果外面回来人了,刚刚将钥匙插进锁孔内,这一丁点的声音就被你感知到了,你的小脑袋马上朝声音发出方向转了过去。我高兴地对你妈说:“看,这听力,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最初医院提出听力筛查的时候,爸爸也是有一丝担心的。因为爸爸小时就得过中耳炎,我也不知道这种病有没有遗传性。我小时耳朵发病时,中耳先是肿,这个过程是一蹦一蹦地疼,尤其是夜里,疼得更加厉害。我忍不住疼就哭。你爷爷嫌烦,就骂我。于是,我穿上棉衣棉裤,到厨房里去哭。这一过程结束后,肿包会破裂,里面会有脓流出。那时也没有棉签,我只是将纸卷成个细筒形,伸到耳朵里面转动,将脓液擦净。然后残余的脓液会变成粉末状物,用掏耳勺就能弄出来了。不过,这时病并没有好。过上一段时间,会有新的肿胀发生。

那时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如果说咱们国家缺医少药也不能算过分。幸亏老阎经常出门,有一次,他去县城办事,在老虎药店给捎回来一瓶滴耳油,那时才几毛钱。我用了没几次,中耳炎治愈了。

有人说病是不会被药治愈的,药只是将其推迟了。我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有几分道理。不过,就在三十多年后,也就是爸爸北漂期间,我的中耳炎竟重犯了。

现在爸爸提到了两个话题:一个是老阎这个人,一个是中耳炎这个病。我还是先给你讲讲老阎这个人。

为什么要讲这个人呢?因为如果没有这个人,有一个“案件”可能就被掩埋了。

什么“案件”呢?

就是你爷爷和你奶奶是近亲。

老阎是我姑奶奶的儿子。知道姑奶奶是什么亲属吧?你妈就是张博然的姑奶奶。

提起我的姑奶奶,记得她有个“绝活”,那就是当她在衣服中抓到虱子后,不是简单地将虱子掐死,而是将其放入口中,用牙齿将虱子咬死,吸回自己的血液,再将虱子皮吐出来。

也就是说,老阎的母亲同我的爷爷是亲姐俩。按照这层关系,我爸是老阎的亲表哥,我妈自然就是老阎的亲表嫂。可是,从小我就知道,老阎从不称呼我妈为“表嫂”,而是叫“老姐”。这个“老”字,在咱们的家乡是“最小”的意思。假如我有三个叔叔,我就称呼最小的那个叔叔为“老叔”;假如我有三个姨,我就称呼最小的那个姨为“老姨”。

那时爸爸还不满十岁,我只知道老阎和你奶奶有亲属关系,就是不从你爷爷这边论,他们还有亲属关系。据说,老阎的姥姥同你奶奶的奶奶是亲姐俩。

这件事我没有多想。

一直到了不知哪一年,大概我快到二十岁的时候吧,我猛然意识到:老阎的姥姥不就是我爸爸的奶奶吗?既然老阎的姥姥同我妈的奶奶是亲姐俩,那么,我爸的奶奶同我妈的奶奶不就是亲姐俩吗?

原来,我爸同我妈竟是近亲!

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具有三代直系和三代旁系血亲关系的男女不能结婚。不过,我查了一下,你爷爷同你你奶奶还不在这个范畴。也就是说,他们结婚不违反《婚姻法》。不过,这种亲属关系是够近的了。

关于法律为何禁止近亲结婚,现在我没法同你说清楚。等你将来上学学《遗传学》的时候就明白了。

故事讲起来有些像电影《红高粱》开头的解说词了。

你爷爷和你奶奶的相识是因为我二姨。

提起二姨,我又想起了二舅妈。女儿,还记得你小时爸爸教你的那句骂人话吗:“放你二舅妈的罗圈屁!”骂人一定要不伤人,尽可能幽默。你看,爸爸骂得多幽默!

我二姨是我大姨的妹妹。

我姥姥家住的屯子离我们屯九华里。

我大姨当年不知怎么嫁到了哈尔滨市里。我二姨年轻时,到哈尔滨找活做,就像现在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一样。不过,那时进城务工的人可不像现在这样多。二姨在工厂谋到了一份活计,并且在那里结识了一个河北青年。这位河北青年早年失去了双亲,一个人到东北来闯天下。他心灵手巧,会磨刀,会修锁。渐渐地,二姨同这位青年恋爱了。

那时应该是58年前后。那段历史后来被称为“大跃进”,具体怎样一个情形,你将来上学学历史时会了解的。

总之,二姨夫妇两个后来失业了。

他们返乡后,我外公一看他们在屯子没什么正经营生,于是建议二姨他们搬到我们村。那时农村还有生产队。生产队过着一种社会主义生活。具体这种生活什么样,你还是要到历史课中去了解。

我现在给你简单介绍一下那时人们怎样干活挣钱。全队百姓(那时叫“社员”)在队领导的统一领导下一起劳动,一起创造财富。每个人劳动后,他的劳动事实会被以“工分”的形式由生产队会计记在账上。比方说:张三今天铲了两垄地,被记上了3分;李四明天往地里送了一车粪,被记上了2分。到了年末,生产队统计,看全体社员总共挣了多少分。比方说,大家一共挣了10000分。那么,再看一下,全队一年总共赚了多少钱。比方说,全队赚了10万元钱。那么,就用10万去除以10000,最后每分就合10元钱。好了,会计账上如果张三一年总共挣了150分,那么他就该领150×10=1500元钱。当然,队里逢年过节要给社员分油分肉,还要给每家分口粮,这些花费都从工分算得的钱里面扣除。有的人家孩子多,平时工分又挣得少,这样年末一算,这家就可能欠队里的钱。有的人家今年欠队里的钱还不上,推到下一年;下一年又还不上,这样形成的债务就叫做“三角债”。

由于各村、各生产队创造的财富不等,所以各村、各队的农民收入也有差距。我外公之所以建议二姨搬到我们村,我推测可能是我们村那时村民收入相对多一些。加之那时我老爷爷(我爷爷年纪最小的兄弟)在我们村当村长,二姨迁户能方便一些,因为我外公同他是亲姨表兄弟嘛。

就这样,二姨一家搬到了我们村。我奶奶是我二姨的亲姨表婶,所以二姨经常来我家串门。一来二去,二姨就为你爷爷和你奶奶作媒,这门亲事就是这样促成的。

在我还没有出生时,二姨一家就搬到了牡丹江的穆棱市磨刀石乡山底村,所以,上面的旧事我都是听你奶奶讲的。我二姨(你叫二姨奶)现在已经不在了,她是三年前去世的。你出生后,她还到咱家去过。二姨生活比较拮据,他带了一只公鸡去看你妈。结果你奶奶在掏鸡肠子时,还将你妈给她买的金戒指给弄丢了,想来真是得不偿失。

下面该说说中耳炎这个病了。

那天爸爸正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我在哈尔滨上学时认识的同学小徐打来的。小徐来北京已经有几年了,并且在这里结婚安家了。爸爸的第一部小说《失落的白桦林》中有个人物叫徐秀桧,小徐就是这人的生活原型。

小徐约我吃饭。凑巧的是,那天另外一个名叫钟伟的同学因妻子患病也到了北京。加上小徐的妻子,我们四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烤肉。

大家十多年没见面了,忆及上学时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一样。谈及我抛弃工职,一人来北漂,大家难免替我惋惜,为我伤感。我说:“反正这糟糕的人生也不能再糟糕了,索性看看还能如何吧!”

没过几天,有一个叫柳杏的姑娘通过QQ找到了我。她说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这家公司准备搭建一个在线教育平台。平台现在正在邀请一些教师入驻,入驻的老师将来可以在网上授课赚取收入。

我按照她的要求提供了一些个人信息,然后我们约定7月12日去公司录课。

提起在线教育,我在到北京之前就已经准备介入这一行了。

上学时,老师在语文课上总是会介绍一些世界名著。那时,由于课业负担较重,加之也没有余钱买课外书,所以,上学期间爸爸没读过什么名著。2008年来到牡丹江后,工作上的空闲时间较多。由于党政办公中心刚刚竣工不久,旁边的机关餐饮中心还没有建设完毕,所以我们单位每天中午都到市里的西一条路那边吃饭。饭后有一个小时左右的空闲时间无处可去,我就在附近的书店到处闲逛。

那时解放路一带书店很多。每天中午,我见到价格合适的书就买,然后有空就读。我先从《十日谈》、《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巴黎圣母院》看起,然后就看《基督山伯爵》、《悲惨世界》、《马丁·伊甸》、《茨威格短篇小说集》等。这下一发不可收拾,在四到五年的时间里,我总共看了300本书。我算了一下,如果将这些书一本一本地摞起来,能摞到二层楼那么高。

原本是想通过读书积攒学识,然后自己写一本书。可是那时我发现自己没有写作的天赋。渐渐地,我觉得自己上学时的语文课本编得不好,所录文章质量不高。于是,我决定自己编一套初、高中语文教材。

这件事说来容易做来难。那时我并没有清晰的工作思路。我只是将每部小说的框架整理出来,然后标明建议阅读时长,提出阅读要领须知,再拿出一个经典段落供读者赏析。最后,我再标明此部小说在我所选全部作品中的位置(也就是相对于其他小说质量如何)。

这本书整理完成后已经是2014年春季了。图片社帮我把书装订好了。因为那时还没有针对个人老师开放的教育类网站,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赚钱。我只是印一点宣传品,双休日时上街发一发,希望能有学生按照我给出的书目去找课外书来读。如果他们谁需要我指导的话,我再就此赢利。

你还别说,宣传后还真有个学生找我补课。不过,他课外补习安排得较紧,我总共也没能从他身上赚多少钱。之后不久,我就去北京了。

现在有网站找我了,我先前的准备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7月12日是星期六,我如约来到了西二旗北京百家互联公司。我的师资主管柳杏热情地接待了我。公司的工作人员服务都很到位,师资主管为我们倒水,安排午饭,力所能及地提供一切服务。

由于那天录课的老师较多,等我录完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那时网站正在建设,预计九月份才能上线。

从西二旗回来后,每天空闲时我都在琢磨,将来以何种方式在网上授课。想来想去,我突然灵光乍现。

我决定将先前推荐学生阅读的书目分成八大版块来讲,这八大版块分别是“问世间情为何物”、“问天下谁是英雄”、“人与自然和社会”、“风起云涌大时代”、“女人、男人的困惑”、“剖析永远的人性”、“心理描写首推谁”和“人究竟该怎么活”。每个版块的小说部数不等,总计81节课,这正好同《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历经的81难暗符。

思路既定,我很快便从前几年读过的名著中选出80部左右,按照小说的不同内容分别将其归到八大版块之中。比方说第一版块是《问世间情为何物》,那么我在讲这一系列的小说时,自然围绕爱情来讲。第一节我先讲金庸的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讲的是昆仑派的掌门人何太冲嫌弃糟糠之妻的案例。第二节我讲的是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借以推荐茨威格的其他短篇作品。就这样,一路下来,12节课讲的都是爱情主题。

第二版块讲的是“英雄”主题。这一版块我选了五部作品,分别是《三国演义》、《水浒传》、《双雄记》、《天龙八部》和《射雕英雄传》。这五节课中,《水浒传》一节解析最难。这是因为国人对宋江这一人物争议很大。有人视他为投降派,所以李雪健一版的电视剧将宋江塑造得奴颜婢膝;有人视他为好汉,所以张涵予一版的电视剧又将他塑造得英姿飒爽。爸爸在综合多方面的评价之后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并将梁山一百单八将每个人的出身加以确认,最终得出了梁山好汉聚伙并不属于农民起义的结论。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将来可以看爸爸录的视频课学习。

为了错开拥堵的“早高峰”,我们公司每天上午十点上班,下午七点下班。好在我住在公司,不用饱受挤公交之苦。不过,那时我还没有上面说的编课的思路呢。

大军在我抵达北京一周后就去绥芬河了,他要在那里“招兵买马”,组建物流部。这样一来,每天下班后就只有我一人留在公司的办公楼里。我每天起得都很早。起床后,我一定要出去走走。围绕着我的住地,北到建国街,南到潘家园,西到光明日报社,东到西大望路,这一带我差不多都走遍了。每逢双休日,我都要游一个景点,故宫、颐和园、大观园、世界公园、鸟巢和水立方、十三陵、长城这些地方我都去了。

在此期间,你妈带你到了双城奶奶家。如果不是我离家出走,恐怕你还没有这个机会到奶奶家呢。那年你五岁了。关于我同你妈的谁是谁非,我不想在这里多说,你长大后可以自己判断。总之,你五岁之前都没有能到奶奶家。

说起来你可能已经不记得了,有一年国庆期间,那年你好像是三岁,你突然吵着要去奶奶家,我们哄了你老半天才转移了你的注意力。还有一次。在姥姥家你同姥姥吵架了,于是你要去奶奶家找奶奶去。想起来也挺搞笑,那么小的你竟知道姥姥和奶奶不是一伙的。你刚走到大门口,就被街上的狗给吓了回来。

爸爸见到了你同你小哥合影的照片。后来我问你大姑,你还认不认识她,你大姑说,你既不说“认识”,也不说“不认识”。那么你到底还认不认识大姑了呢?

你还记得那年大姑和爷爷到牡丹江看你吗?他们走时你还在睡觉,你醒来后,听说他们走了,你就要哭。后来,让你同大姑通了电话,你才破啼为笑。

将到中秋节前后,经理告诉我,公司要搬家了。搬家后,公司就不为我提供住宿的地方了,并且午餐的待遇也即将取消。

这是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我马上开始找房子。

北京的房子很不人性化。为什么这样说呢?房租很高,电梯里面却破破烂烂。既然你挣了人家的钱,为什么不将环境弄得让人舒适一些、让人有些家的感觉呢?

在看了几处天通苑的公寓后,我决定不在那里住。

最终我在五环外找了一家公寓。

公寓的地点位于昌平区北七家镇白庙村。由于这里距离最近的地铁站还有八华里左右,所以房价比较便宜。早晨,从村里到地铁站要乘坐公交车。乘车拥堵且不说,最主要是时间很难保障。有时在车站一等就是半小时,等到了公司,就迟到了。

迟到两次后,我一看这样不行。于是我改变了出行方案。

新的方案是每天早八点离开家门,步行一小时到地铁站。这样既能锻炼身体,时间上又有了保障。到了地铁站后,并不能马上上车。由于乘客较多,早上站外都有隔离栅栏。几百人在栅栏内转来转去,一面缓步向前,一面低头看着手机。这样大概绕上十五分钟(有时时间更长),乘客才能登上地铁。

上地铁前要经过安检。你如果携带瓶装饮用水,安检员会让你喝口水,以确定你带的不是液体炸弹。由于我在5号线始发站天通苑北上车,所以有时还能抢到座位。等到10号线转车的时候,就没有座了。这时,就要挤。女儿,你知道北京的地铁挤到什么程度吗?这样说吧,2014年,也就是爸爸刚到北京那一年,正值APEC会议召开。有一个女孩,由于上车时抢时间,竟被车门活活给挤死了。

公司新的办公地所在大楼叫做“建外SOHO”,位置距离国贸很近。此前我早间散步时经常路过这里,望着门前宽敞的草坪,我对这栋大楼还产生过向往之情。没想到,如今竟坐在这里办公了。

我们公司位于23楼。从楼上向下一望,汽车就像火柴盒那么大。到单位后一个半小时,大家就开始研究中午该吃什么了。平时发快餐广告的很多。我们对比着菜单上的菜品和价格选盒饭,然后由一人统一给快餐店打电话。那时网上下单的程序不知有没有开发出来,即使开发出来了,使用也还没有普及,所以我们都是饭到付钱。当然,也有将盒饭推到办公楼的走廊上供我们直接挑选的。

一到中午,有的送餐员双手提着二三十盒的饭往楼上送,看上去真是辛苦。成包的餐后垃圾被投进了楼下的垃圾箱。大城市的餐饮真是一个超大产业。在这里,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无暇做饭,他们吃的都是流水线上的食品,不知道韭菜尖上的泥有没有被洗净,不知道胡萝卜表面凹陷处里的泥有没有被洗净,反正都稀里糊涂地将这些加工成品送到肠胃里去了。这群人中,有衣着鲜亮的白领丽人,有海外归来的高级IT工程师,有各行各业的精英分子。爸爸这个北漂分子,也混在这个人群中,每日吃着这种不卫生的快餐食品。

我们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在新址安顿如初了,接下来仍是一成不变的工作——建设网站。与以前住在公司不同的是,我每日乘坐地铁时大脑都不闲着,总在思索如何编写自己的在线课程。上面讲的将课程分成八大版块的构想就是在地铁上完成的。

9月10日教师节那天,跟谁学正式上线了。那天公司举办了隆重的见面会,也可以叫做发布会,地点选在了中关村的一家酒店。

公司的几位创始人陈向东、张怀亭、罗斌等都出席了发布会。会上许多老师针对网站将来的功能向公司领导作了提问,他们也给予了详细的解答。我对这个网站很有信心,决定将自己的课好好编写一下,将来在这个网站上轰轰烈烈地干一番。

在建外SOHO工作时,时不时地会有一些老头儿老太太到公司找人,好像以前曾经有一家集资公司在这儿办公。刚开始我们没怎么在意,可时间长了,总有人来找,我们不禁产生了疑问:难道有人将这些老人的钱给骗了?

时间马上来到了国庆节。由于上一次回家是在2013年春节,所以我决定利用国庆长假回双城一趟。

这时我的收入还可以,所以这次回家我几乎给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准备了礼物。只可惜见不到你,你没能吃到北京的小零食。先前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种天津产的小点心,听你奶奶说你挺爱吃。

再返回北京时,直达北京的票就买不到了。我只得从双城乘火车坐到天津,再转车回北京。按计划,我10月6日下午在双城上车,7日早晨到天津。7日晚上在天津上火车,这样一来,到北京正好是深夜,回家时已经没有地铁了。

我在天津正好有一天的空闲,可以游览一下这座直辖市。海河正好流经天津火车站前,虽然不宽,可水质却较清澈,给人的感觉也很浑厚。这里的夜景也很美,你长大了有机会一定要到那里看看。

我先是乘车到天津广播电视塔转了一圈。这座塔高415.2米,在上面几乎可以看到天津城的四分之一了。塔的周边有一些儿童游乐设施,为了释放胸中的闷气,我也像小朋友一样,坐上了高空旋转飞椅,体验一把什么叫“刺激”。

第二站是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这是一座园林市的纪念馆,环境清幽,建筑别致,我在这里参观了将近三个小时。要知道周总理不仅在天津生活过,他还是南开大学的第一届学生。女儿,你知道吗,周总理在很小的时候就说出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话。所以,爸爸希望你从小就能有一个理想。即使是平凡人,也要有一个奋斗的目标,并且朝着这个目标扎实前进。只有这样,才不会虚度人生。

提起“梦想”,今早我读了一段关于德国音乐家汉斯·季默的故事,在这里同你分享一下。

汉斯·季默曾是法兰克福的一名钳工。他从小就对音乐十分着迷,梦想有一天能成为音乐大师。他买不起昂贵的钢琴,就用纸板制作黑白键盘的模型,在这样的“钢琴”上,他在练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时竟把十指磨出了老茧。后来,他用作曲挣来的稿费买了架“老爷”钢琴。有了钢琴的他如虎添翼,最后成为好莱坞电影音乐的主创人员。

汉斯·季默作曲时十分投入,时常忘了与恋人的约会,惹得恋人骂他是“音乐白痴”、“神经病”。婚后,他帮妻子蒸的饭经常变成“红烧大米”。有一次,他煮加州牛肉面,边煮边用粉笔在地板上写曲子,结果是面条煮成了粥。妻子对他很客气,不急不怒,只是罚他把糊粥全部喝掉,剩一口就“离婚”。

走路或乘地铁时,汉斯·季默也不忘在本子上记下即兴的乐句,当作创作新曲的素材。有时他从梦中醒来,还打着手电筒写曲子。

在第67届奥斯卡颁奖大会上,汉斯·季默以闻名于世的动画片《狮子王》荣获最佳音乐奖。

每个人都有梦想,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实现梦想。追求梦想的人,从不会考虑到梦想的遥不可及,或梦想之路是多么的艰难险阻。他们以执着的精神,忘我地投入他们的热情和精力,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最终将梦想变为现实。

成功的人做起事来都是十分专注的,因为有句话叫做“不疯魔不成活。”

再给你讲讲安培的故事。

法国著名科学家安培(你上初中以后学物理会知道这个人),小时候有着神奇的记忆力。他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父母对账对到了很晚还没有结束。看到父母劳累的样子,安培就对父母说:“你们快休息吧,我来结算。”安培连账簿都不用看,便报出一个个准确的数字。他的父母都惊呆了。

父亲问他:“你怎么那么熟悉账目?”

安培回答说:“你们几乎每天都议论当天的账目,我都听到了。”

母亲又问:“你听一次,就记住了?”

安培说:“是的,这些数字就像印在我脑子里一样,非常清楚。”

虽然有着超强的记忆力,安培仍然十分刻苦。他的学习自觉性更是惊人,遇到问题随时学习,一定要把难题攻克了才肯罢休。

有一次,安培在路上行走,边走边解一道复杂的题,他沉浸在计算之中,几乎忘记了世界的存在。走了一段路后,他已找到了解答题的方法,正好看到眼前有一块木板,他就掏出粉笔,在木板上运算着,直到把那块板都写满了,他的问题也解决了。他沉思了片刻,还想把这道题复核一遍,可是一抬头,那块板却不见了。

原来,在安培面前停着一辆马车,那块“板”就是马车的车厢挡板。马车的主人径直赶着马车走了,他并不知道有人在他后面的车厢挡板上计算。

安培由于天赋好,勤奋好学,很快便在数学、物理学等许多学科领域取得了杰出的成就。

牛顿工作时那份专注更是令后人津津乐道。

牛顿每天除了抽出少量的时间锻炼身体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

有一次,牛顿一边思考着问题,一边煮鸡蛋。他苦苦地思索着,简直近乎痴呆。突然,锅里的水沸腾了。牛顿赶忙掀锅一看,“啊!”他惊叫起来,发现锅里煮的是一块怀表。原来他在专心思考问题时,竟心不在焉地随手把怀表当作鸡蛋放进了锅里。

还有一次,牛顿邀请一位朋友到他家吃午饭,可是他却因为工作入了迷,把这件事给忘了。他的用人照例只准备了牛顿一个人吃的午饭。临近中午,客人应邀而来,看见牛顿正在埋头计算问题,便没有打搅他。客人见桌上摆着饭菜,以为是给自己准备的,便坐下吃了起来,吃完后就悄悄地走了。当牛顿把问题计算完了,走到餐桌旁准备吃午饭时,看见盘子里吃过的鸡骨头,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我已经吃过午饭了。”

牛顿后来所取得的非凡成就,与他对科学的极度专心是分不开的。一个人如果要想在学习、工作等各个方面有所成就,就离不开忘我的专注精神。

下面继续参观总理纪念馆。

纪念馆展厅包括瞻仰厅、生平厅、情怀厅、专机厅、仿制西花厅、竹刻楹联厅和书画艺术厅。其中,专机厅里面陈列着1957年苏联政府赠送给周总理的伊尔—14型678号专机。飞机长21.3米,最大航程3200公里,是国家二级文物。瞻仰厅里有周总理和邓妈妈的汉白玉雕像,西花厅是按1:1的比例仿照北京中南海当年总理的办公地西花厅而建成的。这里占地面积一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三千多平方米,由两个院落组成,前院用于周总理和邓颖超接见重要国内外宾客,后院则是他们工作和生活的区域,室内陈设皆为原貌。

馆内有座周总理蜡像,做得十分逼真,我已记不得是在哪个厅看到的了。

下一站是南开大学。南开大学很有名气,可是破旧的校舍和无序的环境令我感觉这所学校有些名不副实。转了一圈,我就失望地离开了这里。

既然来了天津,不能不尝一下“狗不理”包子。这包子是够贵的了,分几种不同的馅料,价格自然也不一样。我选了一屉最便宜的,加上一碗汤,总共花了六十多块。花了这么多钱,我还没有吃饱,出门又买了两个驴肉火烧才填饱了肚子。

说实话,“狗不理”包子确实有它独特的地方。我感觉馅料里面似乎添加了香油。至于还有什么其他独特的调料,那我就猜不出来了。我查了一下包子上面的褶,确实不多不少,正好18个,同大鼓书唱得一样。

后来我自己做包子时,也添加香油。我做的是猪肉香菇馅的,原料有猪肉、香菇、青椒,调料有十三香、香油和东古大酱。这包子味道也不错,虽说不能同“狗不理”相比,不过,对于“业余选手”来说,也可以了。女儿,什么时候才能让爸爸给你做顿包子吃呢?

吃完饭天就快黑了。我赶紧乘车往火车站去。到了车站,距离上车还有段时间。趁此机会,正好欣赏一下海河两岸的夜景。我虽然没有登船游览,不过,单看火车站附近灯火辉煌的建筑和波光粼粼的河水,就已经很令人畅怀了。

在北京西站下车时已经是十一点了。据说西站建得很漂亮,可是,如此深夜,我也找不到适宜的角度来欣赏这座建筑。出了出站口,赶忙找住的地方。为了省钱,我找了家洗浴中心,胡乱将就一宿。第二天早晨,乘公交车直接去了单位。

到了建外SOHO,没想到公司又要搬家。

这回公司搬到了位于西大望路地铁站附近的一座大厦,大厦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叫“蓝宝大厦”吧。总之,这里的条件稍逊于建外SOHO。这回我们的办公区不只我们一家公司,旁边还有一群工作人员。后来我了解到,原来这群人同我们经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是一家投资公司,至于是否合法,我到后来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觉得,我们公司建设网站用的钱好像都是这家投资公司募集的。投资公司的人炒个概念,那些老头儿老太太还觉得我们这个项目很好(其实那时做这种网站已经有些晚了),于是就把辛辛苦苦挣的钱投了进去。至于后来他们是赔、是赚,还是同那些人打官司,我就不得而知了。

每日到这里上班的距离同原来到建外SOHO差不多,只不过要多倒一次地铁。乘坐地铁时,我的大脑依旧在构思课程,上班时如果没活,我也抽空在编辑课程。这边吃饭比那边更方便一些,出门不远快餐店很多,也较实惠。不过,这边吃不到那种羊肉馅饼了。在建外SOHO时,办公大厦附近有家饼店,那里做的羊肉馅饼特别好吃。女儿,你长大后如果想吃更多好吃的,就要走许多地方哟。因为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的美食都不尽相同,尤其是新鲜瓜果、干果等更是各具特色,口味迥然不同。

提起吃,你们这一代孩子是不大让人省心的。

以前生活条件困难时,孩子们都吃不饱,有许多孩子饿得直哭。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孩子们又开始挑食。由于你妈喂食不规律,直到我出走时,你还始终不能按时进餐。这个后果是由你们两个共同造成的。你过分贪恋母乳,她过分溺爱你这个小东西,总是让你吃,导致你饮食很难按时进行。

有时目睹你的行为真是令我生气。那时你都五岁了,你不想着看书学习,而是整日腻在你妈身边。有时,你先是用臭脚朝你妈的乳房上踹一下,然后又凑上去“吃奶”,想来真是恶心。臭姑娘,小时候的糗事你还记得吗?

不过,你生下来第三天的时候还没有这些劣迹。你比病房中那两个孩子都乖,晚上很少哭闹。白天的时候,你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如果不睡,只要不饿,尿布不湿,你基本上不哭。你这小东西也不吃屈,只要尿布一湿,你马上发出声音,那声音还不是哭,很像是一种预警或者求助。我们打开尿布一看,果然是尿布湿了。连忙给你换上干爽的,你就又继续开心地玩耍了。

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花钱取名,咱们不花这笔钱你妈是不能甘心的。不知他找了哪位“大师”,给你取了个乳名叫“芊芊”。因为你属牛,“芊芊”意为草木茂盛,意思是让你长大有草吃,也就是有饭吃。从此,我就叫你“臭芊芊”了。

那段时间是爸爸一生中度过得比较特殊的一段时间。兴奋、劳累、困倦、奔波等等诸多感受不一而足。有时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总觉得在牡丹江上班那几年乏善可陈。如果让我追忆的话,值得写出来的东西几乎全是与你有关的。这也是我创作这部书的主要原因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3章 第3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