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4/7/43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27 点击数:100次 字数:

 

4/7/43

 

 

崔师傅回到儿童福利院说起这事,薛芳的看法却和崔师傅不尽一致,她把薛院长的死看得很重,说这事要不弄个明白和清楚就没完。薛芳说:“现在还是共产党毛主席的天下,这不明不白就把人给祸害死了,要不弄明白搞清楚,那薛妈妈和她肚子的孩子不就白死了,这不比窦娥还冤啊!还有小北方现在就该算是没人管的孩子了,没人管的孩子就该人民政府和我们儿童福利院管。红卫兵祸害死了薛妈妈,造反派还要加害小北方,不许我们救助小北方啊?藏污纳垢还能说得出口!小方哥哥的大师姐还说躲呢,我们凭啥子要躲,我们就明人不做暗事,就叫他们造反派来核对人数!”

崔师傅劝薛芳说:“现在不是我们要赌气的时候,人在屋檐下,我们不得不低头。现在跟红卫兵造反派说不上这些,也说不清楚薛院长死的事情,你找那些祸害薛院长的红卫兵,人家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了,找造反派人家说又不是他们弄的事情,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跟人家造反派也确实说不上啥子个斗斗!眼下最要紧的事情还是儿童福利院的费用问题,我们小不忍则大乱,这个儿童福利院不可一日无钱无炊,我们大人受点委屈那都没有啥子说的,我们不能亏待了这七八十个娃儿啊,你说是不是?再有就是这些娃儿的安全问题……”

“不,崔师傅你不是说那个姓钱的说是开封来的红卫兵吗,还有红卫兵到我们儿童福利院来之前是去过区民政局造反派那里联系了的,这就说明他们造反派晓得这个事情,他们也是有责任的!”薛芳打断崔师傅的话,情绪激动地说。

崔师傅也有些急了,说:“你这娃儿咋个就不明白呢,那个就是姓钱的那么一说,我都看得出来他是说漏了嘴的,你要不信回过头我们再去问他一次,他要是承认他说过这话我手板心煎鱼给你吃。我看那个老钱的也不是啥子好东西,说话两头梭,净说些不代表哪个,都是他各人的想法和说法,这种人就是小人当习惯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还信他说的啊?你要是把小北方往那些造反派名册上一报,他不就成狗崽子了嘛?说不准造反派要把小北方往死里整呢!”

李会计也说:“薛芳,我看崔师傅的看法是对的,造反派那些人根本就不可信,现在跟他们说啥子都等于零,我们现在还是该干啥子干啥子,就按薛院长说的一定要把儿童福利院撑起来,不能往后缩!我看小北方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说出去,他现在在福利院里不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我们要是没有看透那些造反派的嘴脸是啥子样子,万一那些造反派真是像崔师傅说的那样,那我们不是就害了小北方嘛!”

薛芳见崔师傅和李会计都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自己的看法,并且下来跟儿童福利院里所有的工作人员说,都不许说漏了嘴,还跟那些大一点的孩子们说都不准暴露了小北方。

 

可是,小北方的事情还是暴露了,这事说来也很蹊跷。

一个礼拜后的一天,姓钱的陪着一个姓任的来了,把福利院十来个工作人员都叫到小会议室里,给大家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区民政局革命造反派领导小组任兴焕组长,大家欢迎!我们任组长还是区里革命造反派领导小组的成员之一。今天,任组长到我们区儿童福利院来视察,是来我们区儿童福利院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盖子,是来点燃我们这里的革命造反熊熊烈火的,我们要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进行到底,就必须把我们区儿童福利院里每一个工作人员和每一个儿童福利院里的被救助儿童都充分地发动起来,揭露、批判和肃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罪行和流毒!现在,我们先请任组长给我们大家作动员讲话……”

可是,那个挺着肚子一脸横肉的任组长却抬手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我始终是那句老话,说打就打,说干就干,亮一亮手中枪,刺刀和手榴弹!闲话少说,现在开始核对名册。”

于是,姓钱的拿出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名册,逐一核对。之后,又对在院的被救助儿童进行单独地一一核对。这个时候薛芳和李会计就感觉到不对了,感觉姓任的和姓钱的很不一般,绝对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虽说在姓任的和姓钱的刚一进儿童福利院的时候,崔师傅就借故外出买菜,悄悄把小北方送到梵音寺老店铺那边暂时躲避起来了,但是儿童福利院里七八十个大小不一的孩子,那经得住姓任的和姓钱的这样一个个地单独核对和问话呢?看到被点到名的孩子们一个个惊恐万分地走进小会议室,以后有的通红着小脸走出来,有含着泪水哭着出来,甚至还有被吓得浑身发抖发呆出来的。这时候薛芳不干了,她冲进小会议室里打断了姓任的和姓钱的,说:“你们这样干啥子?你们这样做会给每一个孩子心里留下阴影的,这在儿童心理学上叫静止脸实验。就是你们在给我们儿童福利院里每一个孩子心里都留下一张恐惧可怕的脸,以后这些孩子们会一想起你们的这张丑恶的嘴脸就惊恐和害怕,我请你们二位出去!”

叫薛芳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任组长一拍桌子,厉声地说:“你就叫薛芳是吧!好,我们现在正要找你呢,你跟我们说说小北方是咋个一回事情?你为啥子要给院里的娃儿一个个地打招呼,要对我们隐瞒你们私自收留了一个叛徒、特务和走资派的儿子,你们还真把这个儿童福利院弄成了窝藏院了!”

薛芳晓得纸已经包不住火了,干脆大包大揽地说:“对,这孩子是我领回来的,也是我跟儿童福利院里所有孩子们说了,要孩子们都和这个孩子处好关系,不许歧视、不许在这个孩子跟前提薛妈妈的事情,更不许跟外人乱说些啥子!我们国家儿童福利院的救助原则之一,就是14周岁一下,丧失父母和事实上无人抚养的未成年儿童和婴儿。如果就算是你们现在革命造反有理,不承认或者是你们有权改了这一条国家的法规,大不了小北方以后的生活费在我工资里扣,算我个人收养的好了。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你们总不能又让这些孩子们上大街去要饭,受人欺辱吧!”薛芳说到这里就想去自己曾经乞讨要饭的场景,潸然泪下。

“对!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就是要让叛徒、特务和走资派的狗崽子也上大街去要饭,要让他们也尝尝那种要饭的难受滋味……”造反派组长任兴焕煞有介事,安然自得地这么说。薛芳气得眼珠冒火,大声说:“你这个人咋个这么坏,连一点人性都没有,起个名字就坏,你‘人心坏’!”

“人心坏”顿时怒气冲天地指着薛芳说:“你刚才叫我啥子?人心坏!我看你才是坏呢……你是啥子人,咋个这么一点无产阶级革命立场都没有呢?你还挺卫护到那个小狗崽子……说我人心坏,那是走资派和牛鬼蛇神的说法,我对他们那些残渣余孽就是要没有仁慈之心!他们越是说我坏,就越是说明我是革命的。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这时候正好崔师傅回来了,崔师傅陪着笑脸跟“人心坏”说:“任司令,她哪敢叫你人心坏啊?她那是在叫你的名字,你可能是没有听清楚。”

“人心坏”更是上火,说:“你哪个啊,滚开!哪个说我没有听清楚,老子明明听得清清楚楚地,她就是叫我人心坏嘛!”“人心坏”不依不饶。

崔师傅依旧陪着笑脸,说:“好好好,我跟他们说以后哪个都不许再叫你‘人心坏’了,不过你这名字,你妈老汉也太没有啥子文化了,也真是不好叫啊。以后我让他们都叫你任司令好哪……她是我们儿童福利院里的保育老师,叫薛芳,也是个孤儿,从小就在我们儿童福利院里长大的,没见过啥子大世面,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她一般计较了好吗?”崔师傅小心翼翼地跟“人心坏”解释着。

“人心坏”一脸地冷笑,不阴不阳地说:“那这么说就是打小被那个大叛徒、大特务和走资派收买培养的黑苗啰!”

崔师傅一听“人心坏”这么说,惊慌地赶急解释说:“这……这个咋个可能呢,这小芳小的时候就是个要饭的孤儿,是共产党和解放军收容了她,她翻身不忘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恩情,也最痛恨过去要饭讨口的日子了。她也是我们大家看着她长大的,苦命出生啊!要不是共产党解放了她,她早就被冻死饿死了,这个我们都可以证明她的呀。再说,我们……我们这个儿童福利院里也……也不可能有啥子坏人……”崔师傅一边说,一边把“人心坏”和老钱往办公室里领。“人心坏”依然边走边说:“你们这里咋个就没有坏人呢?有还多广大革命群众都到我们那里来揭发了的,说你们这里就隐藏了有大坏蛋和小坏蛋,要不是我们造反派事情多,我们早就来了……”

中午,崔师傅刻意安排食堂给“人心坏”和老钱弄了些好酒好菜,好不容易才将“人心坏”打发走了。

晚上,崔师傅找到薛芳说:“这个世道真他妈的变了!你说也怪啊,这共产党打天下打了几十年,多不容易哦。咋个这帮红卫兵和造反派说造反就造反了,说夺权就夺权了,就那么容易呢?唉!这共产党里也不晓得是咋个整起的……我听‘人心坏’说,这个文化大革命还是毛主席亲自点燃的呢,他老人家还写了一篇啥子大字报,要炮打啥子资产阶级司令部。还说共产党里有好多大干部都是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刘少奇就是其中一个代表……唉,我就不明白了,毛主席咋个会这样呢?现在这个事情真是搞不明白,也说不清楚。”

崔师傅还说:“其实那些红卫兵和造反派搞啥子文化大革命,跟我们也没有好多大的关系,我们儿童福利院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办的,是积德行善救助人民群众普度众生的事情,他们也咋个不了我们的。我就是担心这个院里开支没有了,这七八十个娃儿天天要吃要喝的,到时候我拿啥子填他们那张嘴哦!你说那些红卫兵跟造反派搞文化大革命,他们搞就搞嘛,但是再咋个说也不能伤害我们跟那些娃儿些是不是?特别是我们的薛院长,人家十二三岁就参加了八路军打日本人,后来又参加解放全中国,到成都来又解放了我们,对福利院里的这些没老汉没妈的娃儿又那么好,就跟都是她自己亲生的娃儿一样。说她是叛徒特务打死我都不信,你说是不是?哦!刚才‘人心坏’喝酒的时候也放出话来说了,说念你年轻又是苦命出生,这批斗你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写检讨批判自己是少不了的。他要你明天写好检查交到区民政局造反派领导小组办公室去。”

薛芳一听,气鼓鼓地犟起说:“我凭啥子要写检讨?还要自己批判自己,我不写看他们又把我咋个起……”

崔师傅急了,说:“你这娃儿咋个就不明白事理呢?现在是红卫兵和造反派当道,我们咋个惹得起他们,咋个敢跟他们硬碰硬哇?你又不是没有到区民政局里去看过,那些原来的局长,科长都被拉去批斗打倒了,现在连人影子到哪儿去了都找不到。局里被造反派夺了权,现在是造反派当家!再说现实一点,院里所有人的开支费用都还捏在那个‘人心坏’手里,哪个叫你今天骂人家‘人心坏’呢?你要不去下这个矮桩,那过几天儿童福利院里这些娃儿就没有饭吃了,你叫我这个司务长去抓天啊……还有,儿童福利院这十几号工作人员可都是要养家糊口的,哪像你,儿童福利院就是你的家!”

薛芳赌气地说:“那我去就去!我看他还敢把我吃了不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4/7/4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