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4/5/41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24 点击数:189次 字数:

 

 

4/5/41

 

 

薛芳和崔师傅分析,薛妈妈的丈夫王副区长失踪,十有八九应该跟那些红卫兵和造反派有关,而且肯定也跟小方哥哥一个样,被红卫兵和造反派打倒了,关押在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地方。真要是这样王副区长的事情他们是没有办法管的。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必须马上把小北方找回来,要不然外面现在那么乱,一个九岁大的娃儿真怕再出个啥子事情,那样咋个好跟王副区长交代,咋个对得起死去的薛院长呢?

薛芳把福利院里的事情暂时托付给李会计和崔师傅,跟他们说福利院再也不能出啥子事情了,既然现在上面已经没有了领导,我们就是再难也要按薛院长生前的交待,把儿童福利院的事情撑起来,绝对不能亏待了福利院里任何一个孩子。之后,她往挎包里塞了七八个馒头就出去了,她心里想自己非得找到小北方,不然真对不起薛妈妈和王副区长。

薛芳出福利院大门的时候,任师傅从传达室里出来,塞一个红袖套给她,劝她戴上,说是那天在地上捡的。薛芳看见红袖套心里就恨、就恶心,任师傅说:“那天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现在整的那些学生全都无法无天了,我们老百姓又没有办法。但是现在这个在外面好使,你在外面说话办事一定要小心啊,我们大家都还等着你回来。”薛芳眼泪汪汪地点了点头,说:“任大爷我晓得。”

薛芳就这样在外面跑了三天,把整个成都卡卡角角找了两三遍,她甚至麻起胆子混进了外地红卫兵接待的联络站青羊宫,成都红卫兵“红成”总部电讯学院和“八二六”总部川大,还有成都工人造反“兵团”总部工人文化宫里。最终,薛芳连小北方的半个人影都没有见着。薛芳自己都不晓得哭好过多场,伤心地埋怨自己没用。好多时候她走累了、走不动了,坐在街沿边一边啃着干馒头一边哭泣,就着泪水咽下干馒头。她想到过小北方是不是被吓着了,会不会一个人瞎跑回河南去了。她撵到火车北站问车站里的工作人员,人家说现在乱得火车早都不卖票停开了,就算是有火车开,那也是上面临时下通知开的红卫兵大串联专列。那个专列一来,乱和挤的阵仗他一个九岁大的娃儿肯定上不去,就算是他侥幸挤上了火车,那些红卫兵还不把他一个小娃儿给撵下来啊?肯定走不了的!

就这样薛芳都觉得这是她三天里听到的最好消息,这就说明小北方现在还在成都,最起码是没有走好远。

薛芳出了火车站,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觉得自己渺小和孤独,眼泪无声地往下掉落,她站在火车站广场中央全身发凉、发抖,觉得自己的神经几近崩溃。于是,她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四面哀嚎、乞求:“小北方……你在哪里啊!你快出来吧……姐姐求你了,姐姐求你不要躲了,你快出来跟姐姐回家……小北方你在哪儿啊……你快出来啊……你们哪个看见我弟弟小北方了嘛?求求你们……告诉我……”

来来往往的路人匆匆走过,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她感到彻底的绝望和悲伤,但她还是发疯一样地嚎啕:“小北方……你出来啊!我……我……就没有人帮……帮我……小方哥哥你在哪里啊……你……”薛芳伤心痛哭,泣不成声。突然间,她心里一激灵,想起了啥子,对了!跟王叔叔最要好的那个陈叔叔,就是小方哥哥随时都挂在嘴边上的那个陈英雄,陈叔叔和小方哥哥的大师姐结婚后,就住在小方哥哥原先学徒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叫梵音寺!王叔叔曾经带小北方去陈叔叔家里耍过,而且还不止一次,薛妈妈和王叔叔在成都没有任何亲戚,这是王叔叔唯一可以带小北方去玩耍的地方。薛芳这时候才感到自己怎么这么笨,这么没有用,心里急死和脚杆跑断都是活该的!

她不管现在去梵音寺那里有没有用,反正那里已经是她最后一线的希望,她拔腿就跑。

 

梵音寺……梵音寺,薛芳听小方哥哥说了不晓得有好多回,她就是从来没有去过,她现在脑子里全都是小方哥哥曾经给她讲的那些印象。梵音寺是一条小巷子,小方哥哥原先学徒的那个店铺就在小巷口进去不远的地方,有三间铺面宽,两间铺面做店铺,一间铺面是不开的,原先一直是做店堂里的堂屋用,后来王叔叔和小方哥哥的大师姐结婚就住那里。

当气喘吁吁地薛芳冲进梵音寺老店铺,“扑通……”一声给赵师傅跪下,泪流满面,痛哭流涕,扎扎实实地吓了赵师傅一大跳。薛芳泣不成声地对赵师傅说:“大爷……陈……陈叔叔、陈英雄住这里是不是?我……我有……我有个小弟弟叫小北方……是不是在……在这里……”

赵师傅不敢马上答应这个不认识的不速之客,弯下腰来仔细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薛芳,反问说:“你说啥子呢?”薛芳就怕这最后的一线希望没了,赶紧说:“大爷你行行好,你告诉我,我薛妈妈和王叔叔的孩子是不是在陈叔叔家里……”赵师傅还是不敢答应她,这时候薛芳疯了一样地扯破嗓子大声哀嚎道:“小北方你快出来啊!你要再不出来姐姐就死在这里了……”

“姐姐……我在这里……”小北方哭泣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薛芳抬头一看,小北方从楼顶楼梯口伸出一个小脑袋来。薛芳脑袋里“嗡……”的一下,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等薛芳苏醒过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好几个大婶子围在床边,赵师傅和二师兄王子华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坐在床边的那位婶子说:“你叫薛芳是吧,我叫杨继美,这些都是我们家自己人,我听陈大柱说起过你,想必这几天苦了你了……那天小北方吓得跑到我们这里来,说……薛院长被红卫兵害死了……我们都不敢相信,二师兄悄悄到你们儿童福利院外面看了看,又不敢仔细进去看和打听。你不晓得我们现在也都遭整怕了,现在你王叔叔和陈叔叔遭造反派整到哪儿去了我们一直都不晓得,方继业遭弄到哪里去了我们也不晓得,我们现在就怕再惹火烧身。所以,我们只能把小北方藏在我们这里楼上,想等过一段时间再说!薛院长就这样被红卫兵害死了,我们大家想起都伤心落泪。你是不晓得,成都刚解放几天薛院长和王副区长就到我们这里来了,帮我们成立制衣社,解决了我们好多做衣裳的手艺人的工作和吃饭问题,他们对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有恩的……”大师姐杨继美说到这里伤心不已,落泪哭泣。

薛芳也把那天发生的整个事情过程详尽叙说了一遍,惊得在座的个个瞠目结舌,心里打颤,后脑发凉。赵师傅唉声叹气,过了好久才说:“完了,共产党白费劲了,咋个会是这样的呢?我就想不明白毛主席他老人家……”二师兄王子华赶紧打断赵师傅的话,说:“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大师姐你看现在这个事情咋个办?”

大师姐杨继美看了看薛芳,说:“大妹子,你们儿童福利院里现在安全吗?”

薛芳说:“我们已经安葬了薛院长,上面区民政局都被造反派夺权霸占了,我们也去找过那些造反派,他们说他们现在造反夺权都搞不赢,啥子死人和福利院的事情他们都顾不过来,不管!所以,我和福利院的李会计、崔师傅都商量好了,还是要把小北方接回去。再说我们福利院里有七八十个娃儿,小北方回去混在里边也不显眼,应该安全。”

“那区民政局都没有人管你们了,你们那七八十个娃儿要吃喝拉撒又咋个办呢?”二师兄王子华担心到了点子上,才这样问薛芳。

薛芳说:“我们都商量过了,李会计说之前薛院长提前到区民政局预支了三个月的费用,福利院本来还有一些结余,大概可以支撑五六个月。我们福利院的同事还说,实在不行我们都不领工资了,最多大家少领点生活费,我们能熬好久就坚持好久!”

二师兄王子华和大师姐杨继美相互看了一眼,大师姐杨继美对薛芳说:“大妹子不瞒你说,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你王叔叔和陈叔叔现在还没有一点音讯,我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很难说,我们也觉得你领小北方回福利院还安全些。只是小北方确实是被惊吓到了,到我们这里来好多天晚上都做噩梦,梦里一直在喊叫薛院长和你……那你就把小北方接回去,但是一定要保护好他,千万不要叫他再受到啥子伤害和刺激了。”

“嗯……”薛芳含泪点头,说:“现在薛妈妈不在了,王叔叔也不晓得在哪里,我只能拿我命来保证!绝不能再让小北方受到一点伤害了……”

大师姐杨继美抚弄着薛芳的头发,说:“那就好,你今年好大了?”“我今年二十一,我是孤儿,成都解放的时候我才五岁,是薛妈妈收容了我,给我起了薛芳这个名字,我就是薛妈妈的女儿。你们这里小方哥哥给我讲过好多回,我就是太笨了,我这几天找遍了整个成都,最后才想起了这里。”

大师姐杨继美说:“我们对你们福利院的具体情况也不太了解,真的是不敢贸然主动去找你们,只是苦了你了。现在好了,既然你跟幺师兄方继业也熟,以后我们也就算是自己人了,有啥子事情就过来说一声,大家都有个帮衬。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们二师兄王子华,她是二师兄的爱人廖华,这是邵姐,我们三师兄的爱人,这是赵师傅,那位是赵师傅的女儿叫茵茵。”

 

薛芳牵着小北方的手出了梵音寺老店铺,一走出梵音寺那条小巷子,就在街边又抱住小北方伤心痛哭一场,哭到伤心处不由分说地拍打着小北方,她说:“你这孩子咋不跟姐姐说一声就跑了嘛……你叫姐都担心死了,姐姐今天要是再找不到你,姐姐就只有去死了,姐姐死了好干净!姐姐要真去死了你又咋个办?你妈跟你爸都不在了,你咋能这样呢……你晓得不晓得姐姐找你找的好苦哦,姐姐嗓子都喊你喊哑了,找你脚也跑肿了……姐姐找不到你咋个给薛妈妈和你爸爸交代,你是不要姐姐活了是不是……”薛芳哭得跟泪人似的,可是小北方这个时候反倒没有一丝的动容,他咬住嘴唇说:“我要找我爸去了!我要我爸给我妈报仇!”

薛芳一把将小北方揽进自己的怀里,说:“你这孩子真是的,现在都啥子时候了,你爸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你还添啥子乱呀!姐姐现在不许你再离开一步,你要不听姐姐的,姐姐就打断你的腿……要不然姐姐就去死了算了!”

回到儿童福利院后,薛芳又把小北方带到崔师傅食堂里的小仓库,悄悄跟小北方说:“你现在一定要听姐姐和崔伯伯的话,等过了这阵风头,等你爸回来了我们再说别的事情,大人的事情大人晓得解决,姐姐现在就要求你一件事情,就是在你爸爸没有回来之前不许你再出福利院的大门,不许离开姐姐!好吗?”

崔师傅也劝告小北方说:“小北方是个好孩子,一定会听姐姐的话,是不是?因为现在你妈不在了,你爸爸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现在你薛芳姐姐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你要是再有个啥子闪失,我们真的怕是不好跟你爸和你妈交待啊!”

小北方眼里噙满泪水,说:“我娘和我爹死了,现在我妈也没了,我爸也被他们抓走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我现在做梦都想跟我爹和我爸他们原先那样,在我们老家打游击打国民党。我知道那天那伙坏人是我们老家河南来的人,我要回我们老家河南打那些个狗日的红卫兵和造反派!再重新解放新中国……”

小北方说这话,吓得薛芳一把捂住他的嘴,在他的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说:“你这孩子说啥子胡话啊!你不想活了……”薛芳紧紧地将小北方抱在怀里,生怕他就要从自己的身边飞走似的,并且严厉地对小北方说:“你这话可不许拿出去乱说哈,啥子打游击,啥子重新解放新中国!姐再也不许你离开半步了,走!姐给你洗澡去!”

崔师傅也在一旁着急地说:“你这孩子刚才说的话可不敢再乱说了,要是让那些红卫兵和造反派听见了,打不死你才怪呢!”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4/5/4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