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3/12/36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16 点击数:121次 字数:

 

 

3/12/36

 

 

1960年春天,全省范围又搞了一次粮票作废,使原本就越来越难过的粮食紧张日子雪上加霜,像曾书记这样有特供本的老红军干部都饿得一脸菜青色,就更不要说厂里的一般工人。就在这个档口曾书记找方继业谈话,说厂党总支研究决定要他担任总务科长,并且给他布置的首要任务就是不能要全厂的工人师傅空着肚子上班!在这之前曾书记已经接连罢免、提拔和又罢免了三个总务科长,而这三个前任要嘛是多吃多占、要嘛是能力有限,最后一位干脆自认倒霉宁可请辞下车间当工人,也不愿意担当这副费力不讨好的差事。曾书记在和方继业谈话说还特别提及说:“这种在党需要他担当和奉献的人,临阵撂挑子逃脱就不配做共产党员,更不配做一名干部。”而曾书记基于前车之鉴,给方继业来了个破釜沉舟,先把他还一直享受的锅炉工粮食定量取消掉,直接给他调整成干部粮食定量24斤,再节约贡献2斤后只有22斤。这可是一下子抄了他的后路,叫他当时就捶胸跌脚,心里在仰天骂娘,比杀他还恼火!想想也是,在这种大家心里都晓得就是不敢说要饿死人的年代里,一下子就短少他20斤粮食定量是啥子概念,别说二师兄和三师兄两家人每月还指望着他那6斤粮票的接济,这下就他自己也都难以为系,他咋个心里不仰天骂娘吗?

曾书记短少他的粮食定量方继业只能在心痛隐忍,但要他担任总务科长的任务他还必须接受,曾书记把话都说到了党性原则的份上,看似一种激励,其实话里话外多少都有几分要挟的意思。曾书记要他不许出办公室,必须在半个钟头里回复这个党组织的决定。方继业抱着脑袋哭丧着脸,说:“曾书记,您老人家说的都对,只是您也太狠了嘛!”曾书记也已经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说:“我要再不这样做,再不对我们自己的干部狠一点,厂里的工人师傅和人民群众会怎么看我们党的领导,我这个厂党总支书记就别干了!今天你小子干也得干,不干你也得干!”

方继业被急得满头大汗,在曾书记办公室里打转,说:“曾书记,这是吃饭的问题,这个总务科长我没干过我自己肚子都晓得,这一两是一两、半斤是半斤,各人有各人的定量,我是搞不来假的,你老人家就是再看得起我,我哪来给你一两变二两、半斤变一斤的本事呢?再说了,您咋个能一来就红不说白不说地把我的粮食定量给变了呢?我现在才二十三岁正吃长饭呢,这下我又咋个接济……”他一着急差点把真话都吐了出来。

曾书记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别糊弄我了,你还二十三呢,你马上就二十四了好不?年轻人嘛,你要这样说我也可以理解,不过你放心,你以后管到食堂的,你就是再严于律己收刮一些汤汤水水整饱自己的肚子我看还是没有问题的。”事已至此,方继业看自己再咋个滑也是滑不脱的了,只好认命,但他还是说:“哎,您老人家可不要这样说了,我还没有上任您就说我啥子收刮哦,我可担当不起哈!”

 

方继业到总务科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顿食堂,要求食堂职工严于律己和开动脑筋想办法,他就恨不得自己有那种“一两变二两、半斤变一斤”的本事。只是事与愿违,这个粮食的问题确实是没有一点办法可以巧弄假做,它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你就是想尽办法把它做的越是蓬松膨大,它也只能是哄骗你一下你的肚子而已,过后一点都经不得饿。食堂大师傅跟他说好多办法以前也都试过做过,全都是白费功夫,眼下要实在的唯一办法就只能是瓜果代。

大师傅这么一说他懂了,马上就往厂供应科里跑,跑去跟负责收购原料的刘副科长说:“现在困难时期,厂里好多工人师傅的定量都不够吃,你们原料上是不是做做好事,帮帮我们的忙嘛。”刘副科长白他一眼说:“你说得好听,我还不是24斤,上面号召每月还要节约支援掉2斤,我都不够吃的,我咋个帮你哇?哦,就是我一两都不吃,也抵挡不住全厂那么多的饿鬼呀,你还真是想得出来……”

于是,他又是陪笑脸又是上烟,说:“刘科长,我不是那意思,就你那二十来斤,就是全帮补我一人都不够。我是说你们收购草料天天在乡下跑,你们除了比我们哪个都辛苦外就是和乡下那些生产队长混的熟了,能不能帮我们食堂搞些瓜果蔬菜,像南瓜、白菜、萝卜、红苕、茄子、冬瓜、丝瓜、莴笋,地瓜我啥子都要,当然南瓜、红苕和玉米包是最好的,只要是能吃进肚子里保证不扯拐的都可以,我先替厂里的几百号老少爷们谢谢你了!”

刘副科长想了想说:“那不行!我老实跟你说,人家平时看我们老嘴老脸的给我们几个私人少弄点还可以,你要食堂这样大规模的整哪个遭得住哇?人家还不是指望到拿去卖高价啊,人家咋个会平价卖给我们呢!”

方继业再给刘副科长上烟,凑到刘科长的跟前小声说:“你手里头可是有权利的啊,这有权现在你不用是要过期作废的呀……” ”刘副科长不明白他的意思,很警惕地说:“我有啥子权利,你可不要乱说啊。”

“嗨!你们去收草料的时候,就不兴跟那些生产队长们说,我们厂里的工人师傅们都饿得干不动活路了,今年就不打算多收好多草料收了。你我解放前都是当过学徒的,肯定晓得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嘛,你只要稍微制造一点点的紧张空气出去,这样你不就成了那些生产队长们抢到要巴结的刘科长了嘛,他们一巴结你,你不就有说话的分量了嘛。这个不叫啥子,这叫发动群众要从基层干部抓起走……再说了他们支援我们一些瓜果蔬菜我们又不是不给钱,我收他们的东西绝对秤称够,钱给够!”方继业说得头头是道,唾沫星子飞沾,刘副科长眼睛珠子一转,说:“我是说嘞,厂里曾书记咋个要鼓捣选你娃当总务科长,原来是你娃鬼点子多啊。好!就为了厂里的空肚子们,我就去试试看。不过我可要先跟你说好哈,人家当农民现在可是要现钱的哟。”

方继业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急忙说:“钱是没问题的,我都给你预备好了。”

 

于是,刘副科长跟他手下那些收购人员们打招呼,要乡下那些生产队长们每给厂里送十吨原料必须给厂里食堂支援一百斤瓜果蔬菜,凡是送红苕、南瓜和玉米包的还可以多安排送草料的次数以表谢意,而且价钱很公道。这一招果然灵验,粮食不够瓜菜补,厂里食堂伙食一下子得到了改善,厂里的工人师傅都说还是有小方科长有办法,这样大家的日子就好过多了!他自己也一再跟大家声明说:“这事还全靠人家供应科呢……”

方继业做的这些事情曾书记全都看在了眼里,就跟方继业打招呼说:“你为大家想法填饱肚子是好的,但也不能弄得太那个了,这个世上有一些人是会犯贱的,你要小心有的人吃饱了肚子就要找事说哦。”方继业还不信,说“曾书记您把事情说得太复杂,这人都是亲娘生的,吃谁的奶听谁的,不可能有那样的人哦!”

曾书记说:“你还别不信,你年轻,有的事情你还不懂,等你遇见了就晚了,我是先给你提个醒啊。再说了,你不要说别人,你就说你自己,你敢说你这一生得了人家的好处就事事依人吗?人呐,那是说不清楚的,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想法,就是人家对你一心一意地好事做尽了,也许你还有你自己的想法和邪念呢。我当书记的是看重你,你自己也做得没说的,人家怎么看你,你自己又怎么做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是尽责任才跟你说的。你年轻,路还很长,不能为了一时的痛快就耽误了你自己,凡事要多想想,这是我对你的忠告,你明白吗?”

曾书记的这一番说辞,像一扇明镜似地将方继业心里的那点事全都印了出来,他不敢跟书记再说啥子,低着头走出了曾书记的办公室。

 

虽说方继业每月只有22斤粮食定量,但他依旧还是要坚持接济自己的两个师哥,他不为别的,就为师兄弟之间的那点情分和义气。他坚持自己每天只消耗半斤饭票,他宁可多花菜票多买瓜果蔬菜充饥填肚子,也要把自己的粮票省下来给二师兄和三师兄两家人。时间一长他也脸色泛青,曾书记见了他也说:“你看你这个总务科长是咋当的?你可不要给我饿倒了,现在全厂职工的生活都还指望这你啊!”他只好强忍着笑,说:“我说我是吃长饭的您还不信,您要不扣掉我那20斤粮食定量我能这样吗?我现在在这个位置上又不敢多吃多占,你说我该咋个样嘛!”

这天方继业带人清理总务科仓库,意外间发现角落里有一台破旧的缝纫机,他问别人这缝纫机是做啥子用的,人家说是原来车间里补造纸毛布用的,现在不用这玩意儿了,都丢哪儿好几年早都坏了。他脑子里一闪念,想上次在福利院跟薛院长说的那事,就把缝纫机弄到机修动力车间找来主任帮忙修好,又上街扯来一丈桃红色丝绒,抽下班空闲时间做了两身旗袍。已经快十年没有做过手工了,确实有些手生,但这也不耽误他童子功技艺的发挥,只是做起来的速度有些慢而已。当两身旗袍快完工的时候他想了好久,最后他以和平鸽衔橄榄叶的图案为基础,制作出两只白色的和平鸽共衔一叶绿色橄榄叶的精美盘扣,配在桃红色的旗袍上不仅庄重醒目,还精美论绝地活灵活现,叫人惊艳不已。

方继业身怀惊艳手艺的事不胫而走,先是有厂里要结婚的女工托人求他,后来就发展到了厂里凡是要结婚和嫁女接媳妇的都来找他。他不好意思拒绝人家,更不敢接受人家鼓捣要感谢他给的那些钱物,只是后来有人经食堂里的大师傅指点,鼓捣塞给他两三斤饭票他才很不好意思的默认了。

五一劳动节全厂放假一天,方继业照例去了梵音寺老店铺,看见二师兄和三师兄两家又都分别添人进口生了老二,大师姐也显怀有了身孕,他高兴地说:“还是我们老店铺这里安逸,生气勃勃,热闹非凡……”二师兄王子华愁眉苦脸,说:“还啥子安逸哦,这个日子倒是过得天天都生气摔钵钵的。”三师兄说:“要说安逸还是你一个人光胴胴的安逸,一个人吃饱一家人都不饿。”方继业把自己买的“高级点心”拿出来分给天井院的娃儿们吃,最后把自己省下来的粮票悄悄塞到二师兄王子华和邵姐手里。

陈英雄不在,大师姐说他最近总是忙,也不晓得都忙些啥子。方继业拿出给大师姐的“高级点心”和做的旗袍,大师姐说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那还能穿的出去,看你又是买“高级点心”又是扯料子做旗袍,这不是瞎花钱浪费是啥子?你自己那个钱还是要攒好,这人的缘分也是不好说的,说不准哪天说来了她就来了的。他说这是自己原先就说了要给大师姐做一身旗袍的,自己不能不讲信誉,再说还有薛院长的一件呢,要做就一起做了。只是好多年都没有做手工了,手都生疏了,大师姐就不要笑话了。大师姐杨继美深情地看着他说:“难得你这一片心思,我这当姐的还有啥子说的呢?我看你这手艺也不见得是生疏了,就光凭你做的这种和平鸽盘扣都是一绝,要是我爸和我娘还在就好了……”

那天薛院长收到方继业做的旗袍好高兴,她鼓捣要给方继业钱,方继业说啥子都不肯要,还说自己早就想给薛院长做身好看的衣裳,也不晓得这回做的满意不?他说是薛院长和王副区长这样的解放军解放了成都,解救了好多流浪街头讨口的孤儿,他自己也算是孤儿,虽说没有流落在街头,但自己晓得孤儿的心酸和没有亲人的悲戚,他这也是代表所有被薛院长解救的孤儿感谢薛院长,感谢解放军和共产党的。薛院长说他好会说话,他要这么说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了,不过她还是喜欢自己身上的这身军装朴素庄严。薛院长说他做这身旗袍好好看,尤其是配上和平鸽的盘扣寓意更是深刻,但愿祖国永远和平昌盛,人民永远幸福安康。薛院长还说她要把这身好看的旗袍保存起来,将来有一天福利院的第一个女儿出嫁的时候,她就当嫁妆送给那个女儿,但愿福利院的所有孩子们都能成为祖国的建设者。

 

方继业心里高兴地回到厂里,刚走到厂大门就看见二师兄王子华站那里等自己,他走上前去说:“二师兄是有啥子事情上午搞忘了嗦?”王子华给他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守着一副挑子的农村汉子,说:“你刚走你大哥就来找你了,说是你娘要他来找你的,还挑了一担红苕说要感谢师傅。大师姐和我跟他说了师傅和你的事情,他说非要来见你一面才好回去给你娘有个交待。”方继业吃惊地说:“我哪来啥子大哥哦!”王子华说:“你还不明白嗦,就是你娘改嫁到黄家,人家黄家原来的老大……人家大老远的都跑来了,还给我们挑来了好一大担这么金贵的红苕,你还是见一哈噻,大师姐也是这个意思。”

方继业听二师兄王子华这么一说,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他捂住脸对二师兄说:“你先带他到河边去等我……”

方继业站那儿稳住自己的情绪好一阵,才慢慢地向着锦江河边走去,他过来对那农村汉子说:“你……我该叫你黄大哥是吧,我不是你们黄家的人,我也用不到你们来看我和可怜我,我有师傅师娘和师姐还有好多的大哥兄弟……”

黄家大哥是个很老实的农村汉子,很尴尬狼狈地说:“老……老弟,是娘……”“我没娘!我早就没有娘了,我娘早就不要我了……”方继业气急败坏地打断了黄家大哥的话。

二师兄王子华抢过他话说:“继业,你这样的不好了,你晓得不,你黄大哥说你娘一天都没有忘了你,你娘一直都在托人打听你的消息。这不是年初才从你们原来去过的那个强家账房黄先生那里晓得了你的消息,你娘才要你黄大哥来找你看你,你还要人家黄大哥咋个样?你好歹要听人家黄大哥把话说完了你再说。”

黄大哥看了一眼二师兄王子华,说:“谢谢二哥,方老弟是这样的,娘自从嫁到我们黄家来后一直在跟我爸说你的事情,只是……只是我爸也是个犟人,死活没有答应。不过娘是一直在跟我们兄弟姊妹几个说有你这么一个老弟和哥哥的,真的,我是骗不来人的。解放后我们家因为水田地多了那么几亩,还有三间大瓦房,被划成了地主成分,我爸也被批斗后一气生病死了。娘这次叫我来看你,就是想晓得一下你现在过个咋个样,你要好娘就放心了。还有娘就是想感谢一下你师傅他们一家,在你们最无助的时候收留了你,还叫了谋生的手艺。不过你放心,娘都说了,我们现在成分在这里摆起的,我们绝对不会影响你的进步,娘说不要你来认我们,我们也不敢来认你,娘就是想晓得你还好就可以了,你是晓得娘的脾气的,她是一辈子都不服输,说话算话的人……”黄大哥说完话开始收拾自己的挑子,并且从挑子里拿出一口袋红苕来,说:“这一袋红苕是娘亲自给你挖的,你都收好了。其它感谢你师傅一家的我都给你大师姐了,现在农村也没有啥子能拿得出手的,就怕你嫌弃了。”

方继业早就泪如雨注,趴在锦江河边的栏杆上泣不成声。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3/12/3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