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3/7/31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11 点击数:290次 字数:

 

 

3/7/31

 

 

回旅社路上,方继业想着王副书记跟自己说的那一番话,总觉得王副书记话里有话。王副书记说只是对自己好奇,但说的有些话跟陈英雄在传达室给留下的话是一致的,要自己这几天不要去打搅陈英雄,不要到处乱跑,等陈英雄忙完了他会来找自己的,看来这陈英雄确实是有事情,而且还一定是很要紧的急事儿要去处理,并且陈英雄在走之前跟王副书记通了气的。王副书记也是这么说的,说中午的时候陈英雄找过他,还跟他说了事的。昨天在儿童福利院听薛院长说话的口气,她应该已经和王副书记结婚,今天王副书记也说昨晚上他去儿童福利院还见了薛院长。他们俩也应该在一起,两人是老乡,参加革命之前就在一个梆子戏班子里,后来又一起参加革命队伍,一起参加抗日和解放全中国的革命斗争,一起南下解放成都,这么多的一切他们就应该在一起。薛院长说王副书记和陈英雄在一个办公楼里工作,陈英雄现在还一个人过日子,而且经常到他们家蹭饭喝酒,这样看来王副书记夫妻俩和陈英雄之间的关系不错。这也难怪,虽说陈英雄是陕北人,王副书记和薛院长是河南人,但人家大概齐都算是北方人,也都南下干部。方继业也离乡背井在部队里呆了这么些年了,最晓得在单纯的革命队伍里也讲究认个老乡啥子的,但这个跟拉帮结派不是一回事儿啊,只算是革命友情,大家离乡背井在外干革命工作也得谋生过日子不是,有个乡音和乡恋情结而已,但这也说明陈英雄和王副书记两人关系不一般。不过王副书记似乎是在方继业面前极力掩盖他们的这种关系,要不然王副书记咋会说陈大柱对自己兴趣很大,很有想法,而他对自己只是出于好奇而已,他晓得这些也仅限于跟陈英雄之间的私交,谈不上工作层面上的事情。这叫方继业一听就有此地无银的嫌疑,那意思就是说他本人不参与陈英雄的想法、做法和事情,尤其是他说:“陈大柱说你聪明,一点也许你就会明白,我就先帮他点你一下。”这么说来陈英雄和王副书记是想提点自己,那他们想提点自己啥子呢,他们又为啥子要提点自己呢?

这事就一直缠绕这方继业,他回到旅社吃过饭,想起昨晚大师姐那事,心想也不晓得昨晚上大师姐到底回家没有,现在她又咋样了,于是就想去梵音寺店铺那边看看。就在他准备起身去梵音寺店铺的时候,二师兄王子华来了,王子华一看见他就神秘地拉他到一边说:“你跟我走。”

方继业觉得二师兄王子华行色诡异,但碍于旅社里人多不便过问,就跟着他出了旅社。两人出来旅社,王子华仍旧拉他不松手往皇城御河边那头走,他对王子华说:“你干啥子拉我往那边去干啥子,那边黑,连个路灯都没有。”王子华说:“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啥子事情你说嘛,非要整得这么神神秘秘地嗦?”

其实,这时候方继业已经估计到可能事关大师姐,就着急地问二师兄王子华说:“是不是大师姐出事了?”二师兄王子华把他一直拉到皇城御河边才小声跟他说:“大师姐是出事了,而且事情还不小呢。”方继业问王子华说:“大师姐能出啥子事哦?”王子华说:“还能出啥子事,你是最近没有看报纸和听广播啊,现在到处都在搞社会主义建设整风运动,各个单位也都在对整风运动中出现的那股歪风进行批判。我也搞不清是咋个的,前一段时间还在发动大家给社会主义建设提建议意见,不晓得是咋个的一下子风向就变了,说有的人借着给社会主义建设提意见反对社会主义和新中国,反对党的政策……”方继业心急如焚,没心情听王子华说这些,就冲王子华说:“哎呀,你不要给我说这些,你就说大师姐到底咋个了?”

王子华这才说大师姐昨晚一夜没落屋,他今天一早就去报社找到了大师姐,才晓得大师姐因为写了一篇新闻报道,其中就涉及到一些民主人士和无党派人士对社会主义建设提建议意见的事情,当然有些建议意见不乏有些过于激烈和明感,最近整风运动深入进行,他们报社就把她的这篇新闻报道当成了靶子,说是有意在煽动对党所领导的社会主义建设的不满,是在借题发挥大事渲染,污蔑党的领导形象,这事已经在他们报社内部被批评了半个月,还说大师姐现在已经被列为言论右倾,昨晚上在报社被批斗了整整一夜……

方继业没等王子华说完就抢着说:“咋个会是这样呢?那她现在咋样了呢?”王子华叹气说:“还能咋样,说是他们报社已经给她做了结论,言论右倾,不能再在报社工作,要下放到边远地区去劳动改造。”

方继业急了,说:“不就是一篇新闻报道吗,发表的时候也都应该是经过了审核的啊,那个现在就算到她一个身上呢?那不行,我得……我明天就去他们报社找他们领导帮她理论去!”

“你?你算个啥子,你刚从部队上回来,现在地方上的事情你还一点都不清楚,你以为你是哪个嗦?我晓得了这个事情我都没有办法,当时脑壳就大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只有找王副书记和陈英雄,我们最早的制衣社就是大师姐给解放军军管会牵线弄起来的,再说大师姐是原来制衣社和现在的华丽制衣厂老社长和老厂长的女儿,王副书记和陈局长他们是最清楚不过的,他们总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也许他们有啥子办法……反正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了!”王子华这么说。

“对对对……你这样做是对的,那他们两个领导咋个说呢?”方继业这么说着,脑壳里马上一闪念今天下午王副书记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和说话时那个态度。王子华掏出纸烟来给了方继业一支,点上烟后才说:“我先找陈局长人不在,我就马上去找王副书记,王副书记的态度很冷淡,说这事不好办,因为大师姐根本就不是他们区委管辖的人,还说现在反右倾是当下最重要的政治工作和态度,最后还说我这个华丽制衣厂的支部书记是不是政治立场有问题……”

“这个王副书记咋个这么说话呢?不过今天下午我去见了他,看他那样子不像是这么无情无义不讲道理的人啊,再说当初是大师姐领着王副书记和薛院长到我们旗袍店来见的师傅,那天我和大师兄都在场,看得真真切切地,那个时候大师姐和师傅对他们解放军工作组好大的支持,王副书记肯定不会忘了的,你说的对,再咋个他们也得不看僧面看佛面,帮帮忙啊!”方继业这么说,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王子华说:“站在我们师兄弟的角度是这样看的,可是人家是区里的干部,又是区委副书记,人家说现在的政治风向和政治立场也是这样的。哎!怪都怪我们大师姐这个人的性格直,我们都从小一起长大的还不晓得嗦,大不咧咧心里有啥子就说啥子,你未必还不晓得嗦?老是纠缠鼓捣你……哎,现在不说这些。”

方继业心急火燎,也不愿意听王子华说这些,就说:“那后来呢?他们未必就一点都不管啊!哦,当真话他们现在官都当大了,过河拆桥了嗦?那后来呢……”王子华说:“后来王副书记说我,你不是要找陈局长吗?你再去他办公室看看,也许现在他在办公室了,我也就只好去陈局长那儿碰碰运气。我走的时候王副书记还跟我说,到了陈局长那里不要说我找过他,更不要说我跟他说过大师姐的事情。”方继业越听心里越来气,说:“这个王副书记咋个是这样子的人哦!”

后来王子华跟方继业说,他找到陈英雄说大师姐的事情,人家陈英雄跟王副书记的态度迥然不同,不仅仔细听了大师姐的情况和现在的处境,还记下了大师姐工作的具体单位和地址,最后跟王子华说:“你马上去找到杨继美,要她现在就回家里待到哪都不要去,不要再去跟任何人争论事情的对错,也不要再去找他们的领导了,他们单位已经对她这样结论了,再找也没有用,反倒会加剧事情的演变。从现在起要她不要见任何外人,对外人也不要说啥子,保持沉默就是对她自己的最好保护,这是现在最最重要的,你马上去找到她并把她弄回家。后面的一切事情等他了解了情况再说……”听到这里方继业才稍微松了口气,心想总还是有好心明白人,同时对陈英雄也另眼相看。

方继业又问王子华说:“那现在大师姐在家里?”王子华说:“还能在那里呢,现在她自己都有点怕了,我跟他说了陈英雄的态度和那些说法,她也只有默认了。哦,还有陈局长要我见到了跟你再说一下,他说你工作分配的事情要你等几天,他先把大师姐的这个事情了解清楚了,有个眉目后再找你,要你不急这一两天。我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方继业说:“那我还是跟你去看看大师姐。”王子华有些不耐烦地说:“哎呀,你不要再在这中间添乱了,你还是一个人好好老实在旅社里待到,人家陈英雄的意思也是这样,叫你哪都不要去。你想啊,你之前的事情大师姐应该还放在心里没有过去,现在她又是这种情况,心里面肯定是难受得很,你这个时候过去是不是有点火上浇油的意思呢。我看你现在还是不过去的好,你回来的事情我都跟她说了,她也没有说啥子,人家都好像是在有意回避啥子,你有何必呢!还是等一阵子再说,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陈局长那边有啥子办法没得,但愿陈英雄这个好人做到底,能有个办法帮到我们,帮到我们大师姐一回……”

方继业想了想,觉得二师兄王子华说的在理,也就不再开腔了。

 

这天晚上方继业又辗转反侧,躺在旅社的床上继续想下午王副书记跟他说的那些话,又想二师兄王子华说王副书记跟他说的那些话和那个态度。方继业心里总觉得王副书记不应该是那样的人,但二师兄王子华说的话也应该是假的,他相信二师兄王子华不会平白无故乱编瞎说。想来想去总想这里面一定是有啥子误会,或者说有啥子缘由。因为方继业觉得下午王副书记见他的时候,虽说看似有点官腔的样子,但能从他话里话外听出他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要是这样看的话王副书记很有可能是有意在给自己提醒现在的政治风向和形势,要他多多的了解祖国的变化,要多看、多学和多了解祖国,并且要自己少说话不要乱说话。尤其还提醒自己说现在到处都在开展社会主义整风运动,在思想方面深层次的问题上,他们当领导的都要通过一个学习过程来提高政治觉悟和认识,更可况你一个小年轻还刚从朝鲜归国的部队里回来。

方继业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因为王副书记说陈英雄今天中午找过他,然后才匆匆离开了区委机关,王副书记还说陈英雄跟他说的那些话是对的,陈英雄要做的也是对的!这么说陈英雄和王副书记中午肯定是交换了意见和看法的,陈英雄匆匆离开区委机关要去做啥子事情王副书记应该是晓得的,并且认为是对的。这个时候方继业心里才反应过来,二师兄王子华说的一句话是对的,“站在我们师兄弟的角度是这样看的,可是人家是区里的干部,又是区委副书记,人家说的现在的政治风向和政治立场也是这样的。”这也就说明王副书记在他那个区委副书记位置上人家也就只能这么说,现在的政治风向和立场叫他在他那个位置也只能那样才勉为其难!

第二天上午,方继业去了一趟人事局,问人家说自己的事情咋样了,人家跟他说:“你前天前脚交了档案,人家后脚就把你的档案要走了。”方继业心里当然晓得自己的大概去向,但还是跟人家打听说:“那是哪个单位提走了我的档案,我下一步该咋办呢?”人家这才跟他说:“是西城区人事局点名要了你的档案,你身上还有你的复退转业证件或者说你原来的其他证件嘛?”他说:“有有有……”人家说:“那你就凭你身上的那些证件去西城区人事局报到就可以了。”方继业谢谢了人家,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又想起啥子,马上又陪着笑跟人家说:“同志,我有个事情想跟你们请示一下,我……我到部队之前是……是个孤儿,没有家现在回到成都也暂时没有个住处,您看我能不能在你们那个旅社里多住几天,等接收我的单位……”接待他的那位同志笑了,说:“咋不可以呢,像你这样的情况我们更应该体谅和理解你,你就放心住那儿吧,要有啥子你就过来找我们。不过像你这种情况你的接收单位肯定要给你很好解决的,他们既然点名要了你,就应该好好待你的。”

他随口说:“也是……”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3/7/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