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3/5/29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09 点击数:145次 字数:

 

 

3/5/29

 

 

方继业听完薛院长说这些,才明白这么多年来自己所犯的错有多招人痛恨和严重,并在心里认定师傅是被他气死的,二师兄一再放弃自己光明的前程扶持师傅,也跟他的固执和擅自离开师傅、离开制衣社有直接的关系。师傅这一生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徒弟们,个个都是他的心头肉,三师兄的事情就够师傅焦心了,他固执地觉得没脸给家里师傅写信,更是在师傅心里火上浇油。至于大师兄陈皓远都那样了师傅还一再给他留面子,这都是师傅的宽厚仁义和忍耐。他甚至在心里幻想,要是自己不那么固执和像师傅那样宽厚仁义,能像师傅那样忍耐,哪怕被大师兄再欺负也不那么负气出走,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师傅发身边,听师傅的话、顺师傅的心,或许师傅现在还在人世。只是这一切都悔之晚矣,自己酿成的罪过这一辈子难以肃清。

方继业揣着忐忑的心来到梵音寺老店铺,这时候正值各家各户做完晚饭的时候,走到巷子口就闻到那熟悉的柴火烧灶做饭的炊烟味,听见锅铲碰撞铁锅的“咔咔……”声,老远就看见原来老店铺的招牌已经换掉,新的招牌上写着:成都华丽制衣厂第三门市部。因为他一身军装很显眼,刚走近一点就被正在上店铺门板的赵师傅看见,赵师傅对他还有点马不实在,就放下门板走上前来仔细看他,当看清楚他是方娃子时不由得“啊……”一声,一把抓住他的手,像生怕他再跑了似地大声说:“你……是方娃子……你终于回来了,你跑哪儿去了哦继业?”然后,赵师傅向着店铺里大声吼道:“你……你们都快出来看看是哪个回来了!都快出来看看啊……”

第一个跑出来的是邵姐,当她看清是幺师兄方继业时,马上用手捂着嘴“呜呜……”地哽咽起来,然后就跑回店铺里。这时候赵师傅的大徒弟张全有从店铺里出来,一看是方继业就扑上前来一把抱住他,使劲地拍着他的后背不住地说:“你娃终于来了,回来了!我们好多师兄先都以为你娃死了呢,后来还是人家陈英雄老给我们说你娃活得好好的。你娃也太坏了,咋个就一直犟到不写封信回来呢!你娃也不是那种干欺师灭祖事情的人得嘛!咋个你就这么一根筋了呢?”

之后从店铺里出来了好多人,有原来制衣社里的师傅,也有原来社里招收的学徒工,方继业都还能记住他们原来的模样。众人都一个个眼痴痴地看着他,有叫他幺师傅的,也有还叫他方会计的,唯独二师兄王子华从人群里冲出来就给了他一巴掌,并且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你个狗日的瘟丧东西,老子今天打不死你娃都对不起师傅!”

众人急忙在惊恐和慌乱中拉架,其实也不算是拉架,因为方继业根本就没有还手,连遮挡的手都没有抬一下。他晓得自己的过错和罪孽,晓得现在有人出手打他、开口骂他那还算拿他当家里自己人看待。就怕人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哼都不哼他一声,视他如狗屎,抬手打他怕脏了人家的手、开口骂他人家又嫌他臭味难忍。

众人这一拉倒是把他拉进了店铺里,方继业一进店铺就往堂屋那边看,只见堂屋的两扇门都关的死死地,一把铜锁把门。他走到堂屋门口往门缝里看,他想师傅和师娘的灵位牌就应该供奉在这堂屋里,赵师傅问他说:“你在这里看啥子?”他说:“我看师傅师娘在这屋里吗?”说着就“噗通……”一声跪在门前,泣不成声地磕头和哭喊道:“师傅……我……徒儿继业错了……幺娃子给你请罪来了……”二师兄王子华依旧气不过,大声责骂他说:“哭……你娃哭个球!你现在哭管啥子用,你晓得不……师傅为你气得吐血,一晚上就白了头发,师傅临死之前都一直在喊到你的名字,说你娃到底是伤了死了还是遭人家逮……逮了……你娃倒是来个信啊!也免得师傅心里放不下你就那么含恨走了……”二师兄也跟着哭泣,哽咽得再也说不出话来。赵师傅劝导说:“哎呀王书记,你就不要再伤心再说了,你再伤心再说我都忍不住了,人都死了,过都过去的事情了,你们就都不要怪这怪那的了,现在继业终于算回来了,我们都坐下来慢慢地好生说。”赵师傅又对自己的大徒弟张全有说:“你赶紧给茵茵说弄两个菜,你跑个腿到口子上打两瓶酒,一会儿我们边吃边说……”

 

二师兄王子华拉着方继业在店铺里柜台和案板之间的长凳上坐下,王子华招呼两个小伙子把店铺门板上好,只留最后两块门板不上好进出过人。其他人也都自觉的散了,回到后面天井院里各做各的事情,不再打扰他们说话。

方继业见老店铺和天井院里住了有好多人,觉得有些奇怪,就问二师兄王子华和赵师傅说:“咋个现在老店铺和后面天井院里住这么多人呢?”赵师傅小声回答说:“你离开成都都六年了,你晓得不这六年有好多事情都变了,我们先不说原来制衣社的事情,就说你师傅的这个店铺和后面这个小天井院,现在住了九家人,要是算上你大师姐住的这间堂屋,就整整十家人,这门面现在还是厂里的一个门市部,都成大杂院了。”方继业问:“咋个会变成这样呢?”赵师傅说:“都是前几年公私合营,这么一合一营你师傅的这个店铺和天井院就不再是你师傅的了。”“那变成哪个的了?”方继业搞不明白才这么问。赵师傅说:“现在哪个都不是,算是国家的了,归区房管局管。区房管局就用这个房子来安排我们厂里的职工居住,一共九家,月月来人收租金,一间房子收一块一。现在这个楼上住两家,你二师哥算一家,另外一间原来是你们大师姐住,后来你大师姐看你三师哥两口子没有安排住房,就把她那间让给你三师哥住了,她自己住报社单身宿舍。前一个月他们报社不晓得啥子原因不让她住宿舍了,王书记就做主把厂里租下的这个店铺联到的堂屋腾给你大师姐住,当然你大师姐要负担一块一的租金了。前年全有和我女儿茵茵结了婚,我们一家住这店铺后面的两间,现在天井院里左右两边四间房子住四家人,原来的那个厨房隔成两间房子又住两家。后面天井屋檐下都是各家各户的灶头,热是热闹,就是转个身都打挤得很!现在这个门面也算是厂里租房管局的,扣掉你大师姐要出的那一块一,厂里还要出三块三,是不是哦王书记?”

二师兄王子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来,看得出有种苦不堪言的意思。这时候二师兄老婆廖华和赵师傅女儿茵茵端着几个菜过来摆在案板上,全有师哥也买回了酒和花生米放在案板上。赵师傅招呼方继业喝酒,方继业说把全有师哥也叫来一起喝酒,赵师傅说:“不了,现在你师傅不在了,我就冒昧代表你师傅,跟你二师兄一起陪你,免得人多嘴杂惹事生非。再说建军工被服厂的时候王书记把能过去的人都尽量安排过那边了,全有他们两口子也过去了,他们两个现在都不是我们厂里的人,我们说事关他啥子事情!”赵师傅这话是有意思在感激二师兄王子华,二师兄王子华端起酒杯说:“赵师傅不说这些……”

方继业抬头看了看店铺里的楼梯和上面的楼板,说:“刚才看见了邵姐,咋个后来就一直没有看见她了呢?还有三师兄也一直没有看到。另外都这么晚了大师姐咋个还没有回来呢?”二师兄嘟噜了一下嘴,小声说:“两口子现在都躲在楼上,现在三师兄见哪个都觉得自己没脸面,你要见三师兄再等一下。说实话三师兄这辈子也太冤太惨太他妈不值了,我们都是自家兄弟我才这么说,在外面我可不敢这样说。你在朝鲜前线打过仗你就应该晓得的,打仗伤残死还有被敌方逮了俘虏了,这个咋个说呢?哪个是自己愿意的哇?这个当过兵的都应该晓得和理解,要不理解我看就不是人造的!我当然没有当过兵,都是在陈英雄私下里悄悄劝师傅的时候我在一边听了一耳朵,我就觉得人家陈英雄说得对,但是现在实际整的就不是这样的。我现在是厂里的支部书记,有好多事情心里晓得但是嘴上是不敢说的,说了就是犯错误。大师姐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报社里工作,这段时间他们单位天天开会整多晚,好像是和整风运动有关,我也不好说得,反正现在到处政治气氛都多浓的。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你说一下你的事情,老子现在一想起你娃那年干的事情还想打你骂你一顿!”

于是,方继业老老实实地把他是咋个要私下欺骗蒙骗陈英雄,自己犟到去当兵,以后又在朝鲜前线的那些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完了二师兄说:“还真是算你娃运气好,就小伤了两盘,还两个三等功一个二等功,又入党又当干部,要不是陈英雄鼓捣要修理整治你娃,你娃说不定二天还要当好大的官!你现在是不是很恨陈英雄哦?”方继业老实的说:“我咋个不恨他呢?害得我就差那么一点没有当上正儿八经的军官,就一个副排长和准尉把我打住了。不过我回来听薛院长和你们这一说,我也就不恨人家陈英雄了,我现在没有啥子要恨人家的道理哇?该恨的倒是我自己的可恶!我对不起师傅,对不起你们大家,也对不起人家陈英雄。其实我心里晓得……”他压低声音小声说:“我连楼上的三师兄都对不起……”二师兄看了一下店铺里的那个挂钟,小声对赵师傅说:“差不多了……”

赵师傅起身去了后面天井院里,像是在跟各家招呼早点睡的意思,各家各户也都听招呼的关门闭户歇着了,可见赵师傅现在在厂里和这个店铺天井小院里的威望有多高。

 

二师兄起身上好最后那两块店铺门板,然后爬楼梯上了楼,方继业在楼下听见楼上在小声说话,一会儿楼上传来三师兄悲切地“呜呜……”哭声,这哭声深深地刺痛方继业的心,眼泪禁不住流淌下来,他起身顺着楼梯爬上去,来到三师兄和邵姐住的房间。邵姐一见他站在门口,一只手捂住嘴不叫自己哭出声来,另一只手不停地向他摇摆,那意思是不要他再往前走进房间里去。

微弱的电灯光下,邵姐泪流满面,三师兄在床角畏缩成一团,整个身子都在抖动发颤。二师兄坐在床沿边说:“都是自家兄弟有啥子,方娃子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好多事情他晓得也理解……”邵姐凄楚地哭泣说:“没面……我们给师傅丢脸,给你们师兄弟都丢脸……贵元说他没脸见幺师兄……”方继业再也忍不住地扑上去,趴在三师兄跟前大声哭泣起来,他一边哭一边哽咽地说:“三师兄我晓得,你……你们才是英……英雄!你们光是为了能交换回国都吃尽了苦头,挨打、被恐吓、被胁迫,你们绝食和不怕暴力拼死抗议反抗,这些我都听人私下里说过……”三师兄突然抬起头来,胆怯地说:“没……没有的事,你不要乱说,你乱说要被开除党坐牢的……”邵姐也在一旁小声地说:“幺师兄你行行好不要再说了,我们晓得你的心情,但这个又有啥子用呢……”

这时候赵师傅拿着两个酒瓶子爬上楼,要隔壁廖华搬过来两个凳子和一个小茶几,从衣裳口袋里拿出四个酒杯和那包花生米,然后要廖华陪邵姐下楼去吃点东西。赵师傅给四个杯子倒上酒,小声说:“老三别这样,人活一世啥子都要经历,当然你经历的这个事情我们好多人都没法经历,但我说句心里话,你上了抗美援朝前线就是好样的,你经历的这些其实都是替我们这些享受到太平的人经历的,反正我是这么想和看的!再说我们都是自己人,哪个不晓得那个哦,现在这个背景下冤枉和气肯定是要受的,但我们自己人都晓得你是啥子样的人,只要有你们二师兄在,有我和李师傅在厂里给你暗中抽起,你也就想开一点,总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嘛!”

三师兄王贵元抬起头看着方继业,沙哑着嗓子悲愤地说:“不会有那一天的,我这辈子给师傅丢脸,也……害了素华……”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3/5/2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