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3/1/25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05 点击数:256次 字数:

 

 

第三章

 

 

3/1/25

 

 

一年半以后,1952年11月5日下午,朝鲜前线上甘岭。

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将一营文书方继业从梦幻中惊醒,他擦了一下流淌在下巴边的口水,看着坑道里被炮火震得不停摇晃的昏暗马灯,营长和副教导员困得还趴在弹药箱上呼呼大睡。全营523人在上甘岭7号、8号和9号三个坑道里已经整整坚守了九个昼夜,除去伤亡失去战斗能力的339人,还能坚持继续参加战斗的仅剩184人,其中轻重伤员57人,这一串数字在方继业脑子里清清楚楚,每一次战斗过后伤亡的战友都在增加,活下来的人数也在减少。同时,在这九个昼夜里敌人已经集中炮击167次,零星炮击无计其数,飞机轰炸36次,投弹359枚。敌人共向我7号、8号和9号三个坑道工事发起进攻31次,被打退31次,其实敌人6次占我领表面阵地,但当晚或者次夜晚间又被我军打了下去,截至目前初步统计共击毙敌人755名,击伤敌人814名,这些数字随着敌人进攻次数的增加而增加。方继业作为营部文书总把这些数字记得牢牢的,因为这些数据是用全营干部战士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它的沉重和珍贵不容他有半点马虎,不然他心里对不起那些失去性命的烈士和流血受伤的战友们。

几部电话铃声同时作响,他接起一部电话大声叫喊道:“喂……”电话里传来9号坑道观察哨的报告:“敌人发起连级进攻……”他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一边大声复述前哨报告。他抓起另一部电话,电话里吼叫道:“8号报告,敌人营级进攻,坦克三辆!”最后7号坑道报告:“敌人排级佯攻……”营长和副教导员伸着懒腰,拿起身边的冲锋枪,副教导员对营长说:“狗日的今天已经是第五次了,真他妈没完了,越来越疯狂!我去9号……”营长命令方继业:“马上向团部报告,争取火力支援,我们到前面去了,你守好电话和电台!我在8号。”他回复道:“是!”

方继业抓起电台话筒大声呼叫:“庄家庄家……我是东风,我想碰7万9万割8万,7万小碰、9万中碰,割大胡8万!张师傅上灶做8碗饭,烧火的要多做一碗,现在小二当家……”电台里传来了团部的回复:“庄家晓得了,7万给幺鸡,9万给三条,8万九条伺候!”这套明码喊话是部队上上甘岭前由方继业用四川话编排的,便捷实用还保密性高,他当然烂熟于心。现在全团通用,效果很好,全团“小二”都由四川战士担任,话音刚落整个地面就被剧烈的炮火震得弹跳起来。

方继业拿起手榴弹箱上营长留下的大前门香烟抽出一支,起身杵在马灯上面点燃,九个昼夜里他几乎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他抽着烟望着挂在马灯下面的那一串九只盘扣,这些盘扣全都是他用祖国慰问袋上的红绳在战斗间隙做的,教导员在牺牲前给他下的最后一个命令就是:“小方做的这种盘扣真好看,我现在命令你全营在阵地上每坚守一天,你给全营挂上一只!”现在是第九天。这种盘扣形同一只在烈火中展翅飞翔的凤凰,嘴里叼着一朵花,那花在整个盘扣的中央形成一个扣。教导员牺牲前问他说:“你做的这个盘扣叫什么名儿。”他说:“我师娘叫我做的,叫凤凰展翅扣。”教导员说“我给它改个名儿好吗,叫凤凰涅磐扣,让我们全营每一个战士都在这场战火中凤凰涅磐、欲火重生。”

8号电话大声作响,他赶紧抓起电话,营长在电话那头大声喊叫道:“击毁敌人坦克一辆,再要火力支援!”他应道:“是,再来一个七条够吗?”营长说:“告诉庄家8万4号位置给五条打准一点!”方继业抓起电台话筒大声叫喊道:“庄家庄家,东风张师傅点火爆腰花两份,8万四筒五条碰端一点!”电台那头回复道:“晓得了,腰花两份8万四筒五条肯定给你碰端正!”紧接着外面又是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之后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大作,方继业晓得这是营长和副教导员他们开始收拾进攻到四五十米远的敌人,每次到这个时候就离打退敌人的时候不远了。

果然,二十分钟后枪声渐渐稀疏下来,营长头上捂着一块纱布先回到坑道,对方继业说:“咱们现在配合越来越好了,这回下去后我和副教导员一定给你上报个二等功。”方继业看着营长说:“营长你受伤了,我才不要啥子二等功呢。”这时候卫生员跑进来,给营长包扎伤口,营长说:“就擦破一点皮,你为什么不要?”方继业指着笔记本说:“我就躲在这坑道里记这些还二等功呢,那些牺牲的战友怎么办,我这对得起教导员他们嘛?”营长说:“这是两码子事,打仗哪有不牺牲的,我是说这回你弄这个四川话电台明码喊话太好使了,即实用明了又保密,你不要说那些美国佬和南朝鲜人听不懂,就我们陕北人都听不明白。愿不得怨不得陈大柱要把你弄进老部队里,去年分新兵的时候我还嫌你小呢,人家郝副参谋长跟我说你娃小,但是块宝贝……”

这时候副教导员拿着战斗统计进来念道:“战斗统计有了,击毁敌坦克三辆,7号歼敌九个伤敌六个,8号歼敌六十九个伤敌四十三个,9号歼敌二十七个伤敌三十一个。一连轻重伤各一人牺牲一人张万青,二连轻伤三人重伤三人牺牲四人刘大桥、黄明水、杨四六、王启明,三连轻伤五人重伤三人牺牲两人王大贵、李世伟。”方继业一一记录在笔记本上。

营长命令:“向团部报告战况。”方继业拿起电台话筒喊话:“庄家庄家……东风割牌,爆炒腰花三份,7万割九张吃六张,8万割六十九张吃四十三张,9万割二十七张吃三十一张,张师傅心痛七斤肥肉九斤瘦肉。”团部回复:“庄家晓得了,地主家仓库耗子约会三缺一,约东风小二今晚顺阴沟爬回来明早凑一桌,东风小二赢牌必须出钱请客,不许耍无聊!”副教导员看着方继业问:“是不是要叫你去团部啊?”方继业说:“要我今天晚回团部,派我明早去师部给另外两个团传授这套喊话,还说必须服从命令。”营长说:“叫王大志接替你没有问题嘛?”方继业说:“报告营长肯定没有问题,我们早准备好了,还有周二娃,我们三个人哪个牺牲了后面的都能顶替上来。”营长拍着他的肩说:“你娃有文化真是好样的,陈大柱把你送到我们团里来你还真成宝贝了,那你今晚上就摸会团部,我和副教导员舍不得你也必须服从。”副教导员走过来给他整理了一下军装,说:“摸回团部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方继业给营长和副教导员敬礼,并且保证到:“请营长教导员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信封给副教导员,说:“这里还有是十一个凤凰涅磐扣,教导员牺牲前有命令,全营在阵地上每坚守一天给全营挂上一只,今天是第九天。”

 

方继业趁夜色在敌人零星炮火轰炸的阵地上匍匐摸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半夜摸回团部,团部郝副参谋长爱惜地把他拉到坑道深处,给他一盒热腾腾地饭菜,说:“你娃这回真给我和陈大柱陈英雄露脸了,你那套四川话明码喊话要在全师推广通用,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师部,师里要你当教员两天时间里培训完那两个团的报话员,全都是你们四川耗子。你快吃口热的,你们自从上去就没有吃过热的了,真是苦了你们……”听郝副参谋长这么一说,方继业鼻子一酸掉下了眼泪,他说:“报告副参谋长,我们全营已经牺牲了346个战友,现在就阵地上就剩下177个战友,教导员是前天牺牲的,营长今天在最后一次战斗中又负一次轻伤。” 郝副参谋长安慰他说:“好好好,你说这些团里都知道,真是没有想到这仗打成这样。你赶快吃饭,完了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早上我叫你。”

方继业这一觉睡的真香,他在睡梦里看见了陈英雄,陈英雄端着一挺轻机枪和营长教导员一起冲在最前面,他背着电台一边呼叫一边跟在他们身后向敌人冲去,敌人炮击的炸弹就在身边猛烈的爆炸,教导员被敌人的炮火击中倒在血泊中,陈英雄的左臂被炸飞上了天,血肉模糊溅他一脸一身,那些血肉咸咸的,令他恶心和想吐。眼前的美国佬和南朝鲜兵被陈英雄的机枪扫射倒一大片,鬼哭狼嚎地败下阵去,他没命地呼叫着电台:“庄家庄家,7万8万9万前面通通大胡九条!”顷刻间阵地前一片爆炸声,那些败下阵去的敌人全都葬送在火海之中……他听见身后一片掌声和欢呼声,扭头一看是王委员王局长和薛院长领着儿童福利院的那些孩子,那个叫薛芳的女娃儿也在其中。师娘又给他炒一碗蛋炒饭,他捧着那碗蛋炒饭久久地看着师娘,师娘站那儿若即若离,要他赶紧把饭吃了,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口热的,在那冰凉的坑道里只有干粮和顺着坑壁滴落下来的一点点凉水。好多牺牲了的战友都看着他,他把那碗蛋炒饭轻轻地放在了烈士们的面前,对他们说:“你们先吃吧,回头师娘还会给我炒的。”教导员问他:“小方,今天是第几天了。”他报告道:“报告教导员,今天是第九天,我们一共打退敌人32次进攻,歼敌860名,击伤敌894名。”教导员说:“太好了!”突然,烈士们中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幺师兄!”他定眼一看是三师兄,他说:“三师兄你咋个会在这里呢,你不是在你们师修械所嘛?”三师兄嘴里在说些啥子他听不清楚,他大声地叫喊道:“三师兄……”

他听见有人也在叫唤他,睁眼一看是郝副参谋长,郝副参谋长用手替他擦去脸颊上的泪水,问他说:“做梦嘞?”他应道:“嗯,我梦见了陈英雄和营长教导员带着我们冲锋,还有……”郝副参谋长塞给他一个馒头,说:“起来,我们马上出发。”

在去师部的路上郝副参谋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给方继业,说:“你参加志愿军一年多不给家里人写信,也不给人家陈大柱写信,陈大柱就给我写信骂你这娃欺骗利用了他,还说你背信弃义、过河拆桥,完全不够朋友交情,他为你这事把你师傅和整个制衣社都得罪完了,弄得他好长时间工作都不好开展。哎,我说这娃咋是这样的人呢,人不大一点干出点事咋尽坑人呢?他陈大柱是什么人也许你还不知道吧,你今后要是落在了他手里,看不把你弄得哭爹喊娘的才怪……这封信是陈大柱要我转交给你的,你娃金蝉脱壳不联系人家人家联系你,我告诉你娃这回必须给陈大柱回信,要不然老子明年非把你弄退伍回去,我宁可不稀罕你这狗屁宝贝,也不能害了我那老战友。老子跟你娃说,他陈大柱那条胳膊是为了我掉的,你说我们之间是啥关系,真真正正的过命兄弟,老子真要是为他陈大柱出头也会不惜命的!”

 

去年的那天晚上方继业彻夜未眠,第二天早晨起来他跟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出门上班,还跟邵姐说他有事儿耽误一下,要是上班的时候有人问起就说他马上会回来的。他走到半路上拐弯到了区委大门口,在哪堵住上班的陈英雄,第一次胆大妄为地违背师意,并且欺骗陈英雄说:“陈书记我要当兵,我师傅同意我了,我要去朝鲜前线抗美援朝!”陈英雄说:“那昨天我问你还说你师傅不同意,咋今天这么快就变了呢,人家郝参谋都带兵走了。”方继业一听陈英雄这么说好失望,鼻子里一酸眼眶里都包上了泪水。陈英雄见状看了看手表,说:“那你跟你师傅说了嘛,你师傅真同意你去朝鲜抗美援朝了?”方继业听陈英雄的口气就晓得有回旋余地,马上继续一本正经地继续撒谎说:“我昨晚上磨了我师傅一晚上,师傅要不同意我咋个敢来找你嘛。”这老实巴交的人一旦真骗起人来效果就是出奇的好,陈英雄果然没有一丝怀疑,说:“昨晚上郝参谋和我喝酒道别说他们今天上午出发,也许现在……说不准还没有出发呢,要不这样,我给你写张纸条你赶紧去试试看郝参谋他们走了没有,他们队伍在草堂寺集中。”方继业欣喜若狂心急地说:“那你赶紧给我写纸条啊!”陈英雄毫不犹豫地在区委收发室要了一张信签纸写好纸条,并对方继业说:“到了部队好好干,别给老子丢脸就行!”

方继业拿过纸条连个谢声都没有,转身就跑,陈英雄喊他说:“你不回制衣社再给你师傅道个别啊?”方继业说:“不了,昨晚上都已经跟师傅说好了的!”

方继业就这样参加了志愿军来到朝鲜前线,整整一年半他不敢给师傅和大师姐他们写信,更不敢给陈英雄写信,他晓得这事对师傅而言自己造的是欺师灭祖的孽,对陈英雄来说他这是欺上瞒下蒙骗领导,总之自己是罪过大了!他过后好长时间都在想象师傅是咋个样的跳起脚地骂他鬼迷心窍、五迷三障和不孝孽徒。想自己欺骗了陈英雄的后果有多严重,师傅不找陈英雄要人才怪,这样不晓得陈英雄有多么的可恶他和憎恨他。他也无数次在心里庆幸那天他跑到草堂寺时新兵队伍刚要出发,他跟在队伍后面边跑边喊:“哪位是郝参谋、郝首长!”郝参谋一过来他就把陈英雄的纸条塞给人家,并且迫不及待地对人家说:“我要参加志愿军跟你走,我不死不怕苦啥子都不怕,陈英雄说我会成为一个好兵的……”他那时就怕师傅和陈英雄发现他撒谎骗人撵了上来。以后好长时间他都噩梦缠身,时常在梦里被师傅和陈英雄绑了回去,有一次陈英雄还气得提着他的那支手枪冲他说:“老子今天非枪崩了你不可……”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3/1/2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