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2/11/23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03 点击数:167次 字数:

 

 

2/11/23

 

 

大师兄陈皓远、二师兄王子华和徐宝根三人,按陈英雄说的时间来到西南革大驻成都办事处报到,三人手里各有一封陈英雄交给他们的介绍信,各自的介绍信装在牛皮纸信封里,并且都事先封好了口子的。二师兄王子华也能和大师兄他们一起来报到,是陈英雄前天临时通知的,他跟杨师傅和陈皓远说这是区工委会增加的名额,区工委会考虑到华兴制衣社工人队伍基础好,又是整个区手工业的典范,所以这个名额给制衣社无可厚非。陈英雄在给他们介绍信的时候还特意交待说:“介绍信上有区工委会对你们个人积极争取进步的鉴定意见,这个对你们到革大学习培训很重要,也是你们以后学习进步和入党的基础,甚至关系到你们参加学习培训后能不能担当起你们以后要做的工作,事关你们各人前程,你们可不要弄丢了哦。”

那天二师兄王子华还有些不情愿,跟杨师傅一再说自己文化底子太浅,怕学习不好给师傅和制衣社丢脸,也糟蹋了这份名额。还说现在制衣社里这么忙,他就想在社里帮三个大师傅还自在些,要大师兄和宝根放心在重庆学习。可是他怎奈也犟不过杨师傅,杨师傅还当着陈英雄的面骂他说:“你这娃儿咋个不晓得个好歹呢,多不容易的机会,以后这个制衣社迟早都是你们年轻人的,整个新社会都是你们的!”陈英雄说:“你看看你师傅多敞亮啊,你不好好珍惜就错了。”

大师兄陈皓远心里有些发虚,报名的时候有意落在二师兄王子华和徐宝根后面,看见他们两人都顺利的报了名,领到了统一的军装和自来水钢笔、笔记本以及一个挎包,才把自己的那封介绍信递给报名接待的工作人员。接待的工作人员仔细地用小刀子启开信封,展开那张介绍信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然后抬起头看着他,说:“你叫陈皓远?”他赶紧应道:“啊……是,我是陈皓远。”工作人员人员起身叫来一个领导模样的干部,那个干部问他说:“这封介绍信你拆过?”大师兄陈皓远后脊梁的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他结巴地说:“啊……没……我没有……”干部提高嗓门又问他说:“你如实说到底有没有拆过这封介绍信?”大师兄陈皓远被逼的脸红筋涨,低下头再也不说话了。那干部用笔麻利地在那封介绍信上打了个大叉,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介绍信塞回到信封里,对大师兄陈皓远说:“你不合格,这份介绍信你拿回去交还给给你的人。”大师兄陈皓远顿时傻了眼,跟人家辨白说:“你们……你们不能这样啊,你们要这样我……我咋个有脸回去啊?”那个干部已经走开,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说:“你咋个没脸回去呢,你连这么一点测试考验都经受不起,你还有脸参加革命大学的学习培训啊?”

二师兄王子华和徐宝根两人想上前去帮大师兄陈皓远,工作人员马上厉声制止他们说:“没你们两位同志的事情,你们赶紧去换衣服,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要上车出发了!”这时候他们只看见大师兄陈皓远站在那里发疯一样自己扇自己的耳光,他们对这瞬间发生眼前的事情不知所然,发懵、不解和不知所措,心里也同情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只是忌惮那个工作人员的威严爱莫能助。

 

出了这样的事大师兄陈皓远当然没有脸面再回制衣社,他后悔自己昨晚出于猎奇心想窥视一下那封“事关你们各人的前程”的介绍信,就偷偷地用缝纫机针启开了那个牛皮信封,结果里面就一张简单的介绍信,哪有啥子陈英雄说的“有区工委会对你们个人积极争取进步的鉴定意见”,他当时就想自己大概被陈英雄耍了。所以,今天报到的时候他才心虚,躲在二师兄王子华和徐宝根后面,看他们的手续都办完了没事了,才把自己的那封介绍信递给报到接待的工作人员。他想自己昨晚上也很小心的把信封恢复到了原样,再说那份介绍信上还特别注明了他的身份“华兴制衣社工会主席”,也许自己是想太多也太复杂了,蒙混过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结果还是中了陈英雄的歹毒圈套。他怒气冲冲地来到区工委会门口,等了半天终于看见陈英雄的身影,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把那封介绍信拍在了地上,冲着陈英雄就骂上了:“你啥子意思?搞暗算嗦!你们共产党也搞这种见不得人的雕虫小技……”他甚至凶狠地出手想推陈英雄一掌,结果陈英雄一闪身躲开,他自己还差点摔一跤。

区工委会门口站岗的解放军冲上前来把他给扭住,陈英雄对那解放军说:“没事没事……”人家才放过他。大师兄陈皓远捂着脸失声痛哭,说:“你们这样弄叫我咋个回去见人啊,我师傅……还有那些……呜呜……我都不想活了!”陈英雄把他弄进办公室,叫来王委员王局长,关上门严肃地对他说:“陈皓远同志,首先我们要向你严肃地声明,我们共产党从来不搞你说的那些所谓的暗算和雕虫小技,这一次是针对你们每一个要去参加学习培训的学员进行了测试考验,这是组织上统一安排的,我们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和掺杂个人情绪的针对哪一个人。为什么要对你们每一个参加学习培训的学员进行测试考验,因为你们要参加的是革命大学的学习和培训,你们通过这一次学习培训将来要担任更重要的革命工作,党组织必须从工人积极分子里挑选和培养出革命立场坚定、对党忠诚和无私无畏、正直不阿的干部!你连这一项最基本的测试考验和测试都承受不起,你还有脸跟我说你咋见人,还不想活了……”

王委员在一旁拆开那封牛皮信封,掏出那个张被打了叉的介绍信,说:“陈皓远同志,你也别后悔和气馁,我们对积极进步的同志也不会一眼就看死的,我们要革命就不要怕犯错误,哪儿错就哪儿爬起来,再说你现在还不是党员,我们也不会完全用党员的标准来要求你。你还年轻,现在还是制衣社的工会主席,以后你要走的路还远,不要把你的这个小错误和面子看那么重,甚至当成了包袱。当然,我们也不会对你进行任何的处理,因为你毕竟还不是我们党内的同志,回去还是做你原来的工作,我们也希望你好好工作。”

“那我师傅那里……”大师兄陈皓远哭丧着脸哀求王委员和陈英雄,王委员说:“杨社长那里我们会好好跟他说的,因为你现在不仅是他的徒弟,更是整个制衣社工人群众推选出来的工会主席,我们也会把今天这个事情控制在很小的范围里,也希望你好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放下包袱好好工作,只要你工作做好了以后进步的机会还有。”

 

方娃子下班回到梵音寺店铺,看见邵姐正在做饭就赶紧到厨房里去帮忙,邵姐悄悄告诉他说:“大师兄好像是没有走成,一个人关在他屋子里不晓得在干啥子。”方娃子说:“他不是和二师兄还有宝根师哥一起去重庆了嘛,咋个又回来了呢?我去看看。”邵姐赶紧制止他说:“不要去。”邵姐从衣裳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说:“你贵元哥来信,你赶紧给我念念。”

方娃子高兴地说:“真的啊?我早就想三师兄该有信回来了,给我我给你念。”邵姐把信给方娃子,还有一张三师兄戴着大红花拍的照片,他展开三师兄的信念道:“亲爱的素华:你的照片收到了,感谢师傅感谢幺师兄,更要感谢你!战友们都说你比电影明星都漂亮,我晓得这是幺师兄的手艺把你打扮得更漂亮的,幺师兄出师说明他出息了,师娘在九泉之下也放心了。我立功了,三等功,这张照片是报社记者给我拍的。昨天我写了入党申请书,我要争取再立战功火线入党。我们部队现在进入整休,这个时候也是我们修械所最忙的时候。我一切都好,勿念!代问师傅和师兄们好!贵元1951年4月29日。”

方娃子念完信,说:“现在三师兄越来越进步了,在前线立功还要申请入党,真是给师傅长脸,我越念三师兄的信就越羡慕三师兄,真想现在就当上志愿军到前线去,我也立功,我也要申请入党……”邵姐说:“你快不要说了,小心师傅回来听见,你看你上次把师傅气得那个样子。还有大师姐要是也听见了不骂死你才怪呢……”邵姐正说着,两人听见外面有响动声,一看果然是杨师傅回来了,邵姐给方娃子支了一下嘴,方娃子赶紧端起邵姐早泡好的茶水给师傅送到堂屋里去。

杨师傅面色铁青,问方娃子说:“看到你大师兄了有?”方娃子如实说:“听邵姐说好像在他屋里。”杨师傅应道:“嗯……”方娃子问师傅说:“师傅是不是要我把大师兄叫来?”杨师傅说:“不用,晚饭好了没有?”方娃子说:“快了,邵姐已经在炒菜了。”方娃子正准备转身离开堂屋的时候,杨师傅又说:“你给老三媳妇说饭菜分成两份,一会儿给我和你大师兄单独弄一份到堂屋里来,你们自己在厨房里吃饭不要过来,我和你大师兄有话要说。继美回来也叫她到厨房去跟你们在一起,把铺板门都上好,你们哪个都不许过来听我们说话,不然我对你们都不客气!”方娃子意识到师傅说话分量的严重,乖巧的应道:“晓得了。”

 

邵姐弄好饭菜,和方娃子一起把杨师傅和大师兄的那份端到堂屋里去,刚从堂屋出来正好碰见大师姐杨继美回来,于是赶紧拉她往后面天井院里去,方娃子上好铺板门也回到厨房里,看见师傅去大师兄屋里去叫大师兄到堂屋里去吃饭。方娃子他们三个躲在厨房往外看,只见大师兄垂头丧气地跟着杨师傅去了堂屋,以后那面就没有了声响。大师姐性急,问方娃子白天在制衣社里听见啥子没有,方娃子说没有听见啥子,早上就看见大师兄从他屋里出来,连制衣社里都没有去,直接就去报到了。邵姐也说没有听说啥子,就晓得大师兄他们师兄三个今天去学习了,还听好多人都在说他们三个上完革大就不回制衣社了,人家以后的身价就是真正的干部了。

三个人窝在厨房里不敢出来,大师姐小声分析说:“看样子大师兄这一趟没有去成重庆,我想肯定是他出啥子事情了。”邵姐不信,还“呸呸呸……”地吐了几下,小声说:“你可不要乱说瞎猜啊,人家大师兄是工会主席,新社会了还能出啥子事情?”方娃子也说:“我看不像,他真要出啥子事了师傅还不跟他急啊?最多也就是……哎,你们说会不会是大师兄他老家里临时出了啥子事情,才耽误了大师兄去重庆学习哦。”

大师姐用手刨了一下他的脑袋,说:“我看你这脑袋也像是不灵光了,大师兄跟他家里有多大的联系,他这么些年回过几次家里,他都恨自己出生错了地方,巴幸不得在城里认个祖宗。”方娃子想了想,说:“也是啊,我来这里七年了,就看见大师兄回他老家三次,而且每次来回都不会超过三天,那是啥子原因呢?”

邵姐心烦大师姐和方娃子两人话多操闲心,说他们是“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多此一举”,然后告诉大师姐说:“贵元又来信了,这回还有照片呢。”大师姐急忙抢下她手里的信看起来,一边看一边惊叹不已和羡慕地说:“我的拐拐,我们三师兄现在越来越厉害了,上次说要立功还就真立功了嘞,我的入团申请书团组织还没有批准,人家都写入党申请书了,我看下回他来信就该说他都入党了。”方娃子接嘴说:“那你也写入党申请书,也争取入党噻。”大师姐说:“你说得那么容易嗦,我共青团都还没有入进去就写入党申请书那不是笑话啊,再说入团入党都要接受组织的考验,是你说入就入得了的啊!”方娃子一高兴就说漏了嘴,他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像三师兄那样也当上志愿军……”

大师姐听他这么一说,用手使劲刨他的脑袋,说:“你又瞎说啥子?要我爸听见了,就像现在这样单独找你去吃饭摆龙门阵,不吓得你尿了裤子才怪呢!”逗的邵姐在一边抿着嘴的笑。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2/11/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