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2/9/21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2-01 点击数:251次 字数:

 

 

2/9/21

 

 

这时候,徒弟们挨个来给三位大师傅和陈英雄肖老板敬酒,陈英雄是豪爽人,喝酒跟他干工作一样认真,逮住那个耍水的就非要那个好好补起。等徒弟们敬完了酒,杨师傅悄悄问 陈英雄说:“前一阵我听别人说你好像准备在成都安下家了,不走了,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我看你今天穿着都变了。”陈英雄开怀大笑,给杨师傅竖起大拇指说:“杨社长,你还真是见多识广,我这穿着稍稍有点变化都叫你给看出来了。”杨师傅和陈英雄喝干了酒,方娃子赶紧过来给他们斟上,杨师傅说:“陈军代表此言差矣,你今天这身着装我们在座当裁缝的哪个都一眼能看出来变化在哪儿,而且变化还好大。你要不信我们试试……继业你说说陈军代表今天有些啥子变化?”

方娃子拿着酒瓶站在一旁说:“陈军代表今天穿这身军装没有胸标,帽子上也没有帽徽,没有扎腰带和别枪,平时都穿布鞋今天穿的是翻毛皮鞋,最大的变化是陈军代表平常工作严肃认真、不苟言笑,而今天跟我们大家像一家人一样,我想陈军代表也跟王局长和薛院长他们一样从部队转业到了地方上工作,不会在离开成都了。”

陈军代表眼睛都瞪大了,说:“嚯,你们制衣社可了不起啊,个个都是人才,随便找个人就一眼能看穿我。那我也不瞒你们了,上级确实是要我从部队上转业到地方工作,今天上军管会刚刚下的命令,过几天军管会就会重新派一个军代表驻社里工作。”杨师傅急切地说:“那你呢?”陈英雄端起酒杯对大家说:“来来来,我先敬大家一杯啊,我嘛,我以后还是跟大家在一起,而且说不定要跟大家打一辈子交道呢!”“是不是哦?”大师兄惊奇的大声说话。陈英雄说:“组织上已经决定要我到区委工作,安排我担任区手工业会党总支工作,以后我们就长期在一起了……”杨师傅和李师傅赵师傅一起起身恭贺陈英雄,大师兄和其他师兄也都贺喜陈英雄。

杨师傅又问陈英雄说:“区手工业会党总支具体做啥子的哦?”陈英雄说:“怎么说呢,区手工业会党总支,就是专门做整个区手工业这个行业里党组织工作的,以后区里要在整个手工业里分各个具体行业和化片成立共产党的组织,让我们共产党的组织深入扎根到广大的人民群众当中,更好地发动人民群众组织起来建设新中国,为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大大迈进一步!今后,区手工业会党总支还要在比如像我们华兴制衣社这样有基础的工商团体和商铺里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

大师兄走上前来关切地问陈英雄说:“那我们三师兄说他入了共青团算是党员了嘛?”陈英雄说:“共青团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青年组织,是共产党的预备组织,加入共青团算是向党组织靠近了一步。”大师兄好羡慕地说:“那我也要向党组织靠近一步……”杨师傅说:“好了好了,现在把制衣社的事情做好,支援解放军和志愿军就是向共产党靠近一步,说别的都没有用。”隔桌的大师姐杨继美听见这边说的热闹,也凑过来说:“陈军代表,我在学校里也写了入团申请书,以后我们都积极靠近共产党,也入党,为建设新中国做贡献!”

杨师傅凑近陈英雄问他说:“你们这一转业以后落地在成都了,你觉得成都这个地方好不好啊?”陈英雄腾都不打地说:“成都这个地方当然好啊?在我们陕西最好的地方就数秦岭山下那一片,其他好多地方都是黄土高原,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但是你们四川可不一样,到处都是青山绿水,尤其是盆地平原真是好的很,号称天府之国一点都不为过。再说我都跟你们在一起习惯了,尤其是我们制衣社的人都热情,都好……”“那这么一说你就打算在成都落叶扎根不走了?”杨师傅很关心陈英雄,因为在这一年时间里他觉得陈英雄这个人很不错,正直坦荡,朴实敦厚,又是老革命,年龄也不小了,只是打仗受了伤还折了一条胳膊。以后陈英雄真要是在成都落了根,还不在这里成家立业啊?所以,杨师傅开始关心起陈英雄的个人问题才这么一问。陈英雄对杨师傅说:“我还走哪儿去呢?我们革命军人走那儿都是革命,组织上要我就地转业参加地方社会主义建设,我能说不字吗?不能!再说我父母已经不在了,老家榆林就还有个叔叔在,以后就在这里找个婆姨安个家。”

陈英雄这么一说,其实那意思就很清楚了,人家一个外来的大男人总不能直接开口跟人说你帮找个女人嘛。这倒也是,于是,杨师傅就大包大揽地说:“你要有这话就好说了,你看我们制衣社有一多半都是女人,而且好多都还是姑娘家的,你跟我们制衣社的都熟,就跟一家人一样,你要真是看上哪个姑娘家的跟我们说,我们帮你撮合撮合一定能行的。”陈英雄喝着酒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哦,我实话实说啊,别的没有什么,我就担心我自己这身体以后成家不方便,那样不是会耽误人家嘛……”

陈英雄还真是个实在人,开门见山就说到了实际问题,看来人家是真打算要找个女人成家过日子的,杨师傅说:“这个我看倒不是啥子好大的问题,再说你是革命军人,为解放全中国受伤掉的胳膊,老革命了,哪个要是嫌弃我们还不愿意呢。当然,我们要找还是要找那种两厢情愿的,心肠好的,思想进步的,这个你放心,我们制衣社里就肯定就有……”

 

夜已深了,大家早已散了,方娃子到大马路上招呼来一辆黄包车,并且先给人家付了车钱把肖老板送回家。等他回到店铺里看见邵姐还在收拾厨房,就对邵姐说:“你累一天了先歇到去嘛,我去把前面的铺板门上好再过来收拾。”邵姐还沉浸在三师兄来信的幸福里,说不累,方娃子还是懂事的鼓捣劝她先去歇着,还说:“你要不去歇我就生气了哈,我说的是真的!”邵姐也确实有些累了,就说:“好好好,那你也不要弄得太晚了,差不多就行了,回头我们明天再在弄也可以。”

等邵姐回屋后,方娃子来到前面店铺厅堂里,把还没有上好的那几块铺板门上好,正要转身回天井院厨房时,却看见大师姐一个人坐在没开灯的堂屋里,着实吓一跳。他走过去问大师姐说:“你……你咋个还在这里呢?”大师姐说:“我等你啊,我晓得你最后要过来上门板的。”大师姐看了一眼供奉在神龛上她娘的灵位牌,又说:“我刚才还跟我娘说了一会儿话呢,我跟我娘说你出师了,我爸还叫你给三师兄媳妇做了身好看的旗袍,今天大家都见识了,都说你的手艺青出于蓝,现在虽还不敢说胜于蓝了吧,那也是在我爸的徒弟当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了。我跟我娘说了,你给邵姐做的那身旗袍好好看哦,我也要你给我做一身。我还跟我娘说今天肖老板也来了,肖老板看到继业有长进出息了比他自己有啥子好事情都高兴,还说我爸的徒弟们一个个争气有为。”方娃子只是低着头听大师姐说话,大师姐说:“我说了那么多话,你咋个就不跟我说说话呢?我反正不管你是咋个想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信我娘的,我娘说我们两个合适,你可也要说话算话啊!”

“我说啥子话了?”方娃子反问道。

大师姐不说话了,好长时间地凝视着神龛上她娘的灵位牌,那意思不言而喻。方娃子站在黑暗里就像站在师娘跟前一样,怯生生地对大师姐说:“你……你大我好几岁,都大学生了,还……还非信这个啊?”大师姐“啪”地拉亮了灯,说:“我咋不信呢,我从小就听我娘的话,我娘说啥子我就信啥子,这叫百善孝为先,这跟我上不上大学没有啥子关系。再说你跟我一起给我娘磕过头的,你磕过头我就不许你赖账,这事我爸也是认可了的,还有大师兄也可以证明,整个店里的师兄们都是晓得。”“可是……”方娃子可是不下去,好似钳口吞舌。但嘴里还是念念有词,大师姐走到他跟前来说:“你嘴里念啥子念,你有话就说出来,只要你说得有理我也认了……”

方娃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师娘的灵位牌前,小声地念道:“百善孝为先,论心不沦迹,论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

“你……你还真不是在欺师灭祖啊……”大师姐也真拿这个小师弟没有办法。

夜深人静,两师姐弟在楼下的这一番动静,叫在楼上躺下的杨师傅听得再清楚不过了,杨师傅心里想方娃子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再说现在解放了,人人平等了,本来这就是还远又还没有影子的事情,咋个还非要弄得跟真有不平等的强求一样。老伴那是把王神仙的话当真了,自己有心是一回事情,可是这方娃儿从来都是人小心大有主意的人,这事还真是强求不得的。要说今晚在桌子上跟肖老板说那一番话还是有些心口不一的牵强,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这女儿继美也是,干啥子非要在这件事情上这么认真呢?说是孝顺她娘也是事出有因的,但人家方娃子说的也是,继美大人家几岁不说了,还大学生呢,受过比方娃子好很多的正规教育,干啥子就鼓捣要咬住这事不放呢?这也真是太固执己见了嘛。

 

这一夜方娃子也辗转反侧,彻夜未眠彻。不过他倒是没有多去想和大师姐的那件事情,反正都是铁了心的事了,想也是白想。他心里一直想着三师兄的那封信,想三师兄参加志愿军后变化好大,不仅加入了共青团,还真的参加了打败美帝国主义收复汉城的战斗。陈英雄说汉城是南朝鲜的首府,志愿军仅凭和美帝国主义差距很大的武器,在一年时间里就打败了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军,把美国人撵过三八线,这是美国人想象不到的,陈英雄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整个抗美援朝形势会是这样的,全国人民因此倍受鼓舞。方娃子一直在想共产党就是了不起,不仅解放了全中国,还建立了新中国,这样的政党就是人民大众过上好日子的希望。想到陈英雄说的以后还要在各行各业工商社团和商铺里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他想自己也要像三师兄那样进步,加入共青团,靠近共产党。所以,今天晚上在大家快散的时候他悄悄跟陈英雄说了一句话,他说:“我好想也当兵去抗美援朝,跟三师兄那样在前线出力保家卫国……”只是陈英雄笑了笑,没拿他说的话当真,还说:“你这话等过几年再跟我说,到时候我帮你!”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2/9/2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