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2/7/19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29 点击数:171次 字数:

 

 

2/7/19

 

 

腊月28早上,大师兄慌忙吃完碗里的稀饭,跟杨师傅说:“师傅今天上午我要去区工会开会,昨天陈英雄发走四千五百套冬装,你帮我再提醒一下二师兄,仓库空出来的地盘千万不要给我占用了,明天正好要进一批布料和皮棉。”杨师傅应着:“嗯。”邵姐对大师兄说:“大师哥你再吃点走也不急嘛。”大师兄做急忙慌地说:“不了,上次我去迟到了还被在大会上点名批评过的。”邵姐又不忘提醒大师兄说:“你要记住提醒李师傅赵师傅他们,还有你那些师兄些今晚上早点过来!”大师兄已经出了厨房门,不以为然地说:“这还要我提醒他们啊,前几天他们就晓得了,一个个高兴得不得了,就跟没有过过年一样……”邵姐忙着手里的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这大师哥现在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临近年关社里很忙,杨师傅原本打算过节前多赶一下工,过节的时候也好给大家放几天假,好让乡下来的徒弟和学徒工们都能回家过个年,等正月破五后在开工生产。可是,前几天陈英雄又接到进藏部队的一大批冬装军服生产任务,还说必须要在正月25前交付。杨师傅正两难,大师兄他们三个工会委员和二师兄主动来跟杨师傅说,他们已经跟全社的师傅和学徒工们都说好了,腊月30晚上社里厨房给大家过年,今年大家就都不回家过节了,整个制衣社都不放假,突击加班生产部队要的这批冬装,绝不耽误解放军解放西藏统一祖国的大事情,这也是具体支援解放西藏统一祖国和抗美援朝。这叫杨师傅心里好感到,觉得共产党和新政府在制衣社成立工会组织是对的,让全社的工人都来做制衣社的主人,把制衣社的事情当成自己家的事情来做,这样的责任分担即叫他这个当社长的心里轻松了好多,又更激发起他有一种要对得起大家的责任感。

杨师傅走的时候跟邵姐说,要她今天就不去社里了,还说今天晚上一定要把陈英雄请来,人家一个陕北人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干革命也是不容易。杨师傅还要方娃子好好帮帮邵姐,可不能把人家三娃子托付在家的媳妇累恼火了,弄得邵姐好不好意思,说:“师傅,看你的人家好像好娇气一样。”杨师傅说:“本来就是嘛,是三娃子信得过我这个当师傅的才愿意搬过来住的。”大师姐学校里已经放了假,说是要跟他爸一起到社里去,等杨师傅和大师姐一走,邵姐又感慨地对方娃子说:“你们师兄些好福气哦,都说师傅是再生父母,还真就是这样。”

 

邵姐忙完了厨房里的事情,提着菜篮子出门买菜,方娃子问她要不要跟她一路去帮着提菜篮子,邵姐笑着说:“又不是要做十桌八桌的,不就是三桌人嘛,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

等邵姐一走,方娃子拿出邵姐那件旗袍做最后的收工活路,这件旗袍料子是按照杨师傅说的用正经上海大华蓝色暗花丝绒,领口一副九珠盘扣精致细腻,昨晚上赶工已经上好,现在要上前襟那副富贵牡丹盘扣。说心里话,做邵姐这件旗袍是方娃子真正尽了心的,杨师傅要他好好做,并且指定了面料还出了扯料子的钱,师傅前天还说一定要邵姐穿上这身旗袍照出来的相片风风光光,要三师兄王贵元在前线看了邵姐的相片放下心来。师傅说要邵姐穿上这身旗袍照出来的相片风风光光,那意思就是这身旗袍必须要入得了师傅的法眼。所以,他把给邵姐做这身旗袍看作是师傅对自己出师的大考,不敢有半点马虎和怠慢。

今天是腊月28,也没有人来选料子量体裁衣做旗袍,只有两个客人来取走已经做好的旗袍。邮差送来报纸,方娃子照例问邮差说:“信,有我们的信没有?”邮差笑呵呵地说:“还没有来呢,我晓得你们店三师兄去抗美援朝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信要来了我会大声给你们报喜的!”方娃子多嘴说:“那你就记到哈,不要到时候给忘啰!”邮差已经走老远了,还在答应道:“晓得……”

没人打搅后,方娃子手上的活路一气呵成,等邵姐买菜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工,并且把旗袍用蒸汽熨烫一遍挂在店面里。邵姐一进店铺就看见这件做工考究精致的旗袍,高兴得直间说:“女人嫁给你们这些做缝纫的真是福气,要是这件衣裳是贵元给我做的就更好了。”方娃子笑着说:“等我三师兄从前线凯旋回来,要他每年都给你做两身,但是盘扣他肯定要叫我做。”邵姐说:“我也听我们贵元说过,说幺师兄做的盘扣没有哪个比得过。”方娃子骄傲地说:“那是肯定的,做旗袍是师傅亲传的,做盘扣是师娘手把手教我的,我这辈子走哪都饿不到饭了!”邵姐一边摘菜一边说:“看把你能干的!”

方娃子要邵姐赶紧试一下这身旗袍,说要有不对的地方好马上改,邵姐有些不好意思,但架不住方娃子的热情,拿着旗袍进了她住的屋子。方娃子站在店铺门口看巷子两头,家家户户都在张灯结彩贴对联,就想自己的家铺子也应该沾个喜庆,讨个彩头,想起上一次大师姐和大师兄在制衣社贴标语时还剩下不少的红纸彩头,于是从柜台里找出红纸写就一副对联。这时候他看见邵姐犹如一位妙龄美貌的少妇从天井院里向他这边走来,一袭风情雅致的蓝色丝绒旗袍将邵姐突显得美貌如花婀娜多姿,宛若飘飘仙女,轻云蔽月,流风回雪。整个旗袍的颈围、胸围、腰围和殿围恰到好处,肩宽、腋窝、腰翘和下摆线条流畅,收放自如,领口和前襟上的盘扣画龙点睛,精巧舒缓,跟活生生的物件一样显眼明亮。

邵姐走进店堂后有些拘谨和羞涩,说:“这身旗袍我能穿的出去嘛?”方娃子情不自禁地赞叹说:“好看、好看,旗袍和你整个人都好看,真是人是桩桩全靠衣裳,还是师傅说的好:‘好手艺出优雅,好女人出韵致,老手艺含蓄委婉,更显好女人耐人寻味!’”“幺师兄你说些啥子哦?弄得人家好不好意思哦!”邵姐被方娃子弄了个大红脸,急得不得行,但心里确实喜不胜收。方娃子还说:“邵姐穿这身旗袍照相给三师兄寄去,要照全身的哈,不羡慕死其他志愿军才怪呢!”邵姐红着脸说:“不就是你自夸你这旗袍做得好嘛,好好好,我谢谢你了幺师兄。”方娃子又职业性地问邵姐说:“你穿上觉得有哪儿不舒服和不合适的地方?”邵姐站在大镜子前照着镜子,眉开眼笑地说:“好好好,哪都舒服合适,真是没有想到我们幺师兄的手艺还这么好。哎,你跟我说说我们贵元的手艺比你咋样?”方娃子说:“三师兄已经出师好多年,他那手艺肯定要比我好多了,要不师傅咋个这么喜欢三师兄和你呢,简直拿你们当儿女一样看待。三师兄去了朝鲜就要你们住进店里来,真把邵姐当儿媳妇一样看……”

邵姐被方娃子说得心里好开心,也说:“你说这话我信,因为我们贵元也是这样跟我说的,说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师傅,给师傅当儿当媳妇都是天经地义的。不过我可听人家都说其实师傅最看重的还是你幺师兄,都说你以后才是师傅家的上门女婿……”“他们那都是乱说的!我才不是啥子上门女婿呢……”方娃子一脸严肃地打断了邵姐,邵姐见状晓得惹到方娃子了,赶紧闭嘴不说话。

 

下午,大师姐早早地从制衣社回来,一进门就疯了一样跑进厨房里,抱着邵姐又转又跳,嘴里还大声地喊叫道:“三师兄来信了……三师兄从朝鲜前线来信了!”邵姐被疯颠颠地大师姐弄得不知所措,直间说:“啥子信哦,幺师兄天天都问邮差说没有呢,我……我手上全是油腻,看弄脏你的衣裳……”大师姐说:“三师兄的信寄到社里的……”在天井院洗菜的方娃子说大师姐:“你光激动有啥子用,信呢?三师兄的信呢?你拿出来啊,天天哄起我们耍嗦!”

大师姐激动不已地拿出一份信来,说:“这回是真的,是真的!我真的没有哄你们……”邵姐一把抢过大师姐手里的信,捂在胸前说:“真的来了,我等得好苦……”眼泪禁不住地流淌下来。还是方娃子老练通事理,对邵姐说:“恭喜贺喜邵姐,今天家里人团圆过年,我们三师兄家信就到,一定是喜讯连连,捷报频传,吉星高照,洪福齐天!”邵姐抿嘴笑说:“幺师兄真会说话,来你帮姐好好看看。”大师姐有些醋意,说:“还是我们家继业嘴巴乖,几句好听的话就把邵姐团到了。”邵姐说大师姐:“就你嘴不饶人。”

方娃子小心翼翼地从邵姐手里接过三师兄的信,他甚至还把这封来自炮火连天的抗美援朝前线的信杵在鼻子上闻了闻,心里有些激动,说:“真是有股抗美援朝前线炮火熏天的味道呢。”大师姐等不及地说:“你闻啥子闻,端啥子架子,快给我们念啊!”

方娃子慢慢拆开和展开三师兄的信,念道:“亲爱的素华……”刚这么一开口大师姐就笑喷了,臊的邵姐一脸通红地对方娃子说:“哎呀,你念这个干啥子!”方娃子也笑着认真地说:“三师兄是这样写的噻,又不是我瞎念的。”然后继续念到:“亲爱的素华:见字如见面,我在部队进步了,上个月我光荣地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这算我报告你的第一个喜讯。第二个喜讯是上一个礼拜我们把美帝国主义联合国军打赶过了三八线,我们还收复了汉城。上了战场我才觉得陈英雄说的好,心里不怕就什么敌人都不在话下,伟大的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就是了不起!我现在一切都好,就想多为抗美援朝做贡献,争取在战场上立战功,再进步,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首长说我有手艺,到了前线就把我留在师后勤修械所,我每次都能保证完成任务,上级表扬我手艺好,还要我担任组长,我认为首长这不是光表扬我,这里面还有师傅的功劳,要没有师傅教会我们手艺,我就做不好为支援前线的后勤工作。现在我一切都好,勿念!代我问师傅好,问大师姐和师兄们好!贵元1951年元月19日于朝鲜。另:抽空多跟幺师兄学习文化,我现在才认识到文化的重要,要没有在识字班跟幺师兄学习写字,写封信都要请人代写,那样好不亲热一样。”

方娃子念完三师兄的信,看邵姐还沉浸在三师兄温暖人心激情振奋的话语之中,大师姐紧紧地簇拥着邵姐,激动地说:“三师兄都入团了,入团了!他都跑到我们前面去了,真是了不起……”邵姐这才回过神来,抹着泪说:“还不是共产党好,师傅好啊,贵元不是都说了嘛,还有幺师兄教他学会写字,要不他咋个会有这样的出息呢。”方娃子挑事地说:“人家三师兄可说了哈,要你赶快学着写字,要不然写封信都要请人代写,那样好不亲热一样。”邵姐被方娃子羞臊得一脸筋红,冲着方娃子说:“你咋这样呢,真是人小鬼大心眼多!”

大师姐在一边煽惑说:“就是……”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2/7/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