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2/5/17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27 点击数:163次 字数:

 

 

2/5/17

 

 

半个月后三师兄终于穿上了新军装,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三师兄要随部队开拔的前几天,杨师傅叫他们小两口子从制衣社搬到梵音寺华兴旗袍老店里来住,杨师傅说:“现在老店里就我跟继美住楼上,大娃子和方娃子住天井院里,有时候大娃子忙不过来还不回来就住制衣社那边。现在老店边天井院里还空着好几间房子,你和你媳妇搬过来收拾一间房子住,以后你当兵在外面我和继美还有方娃子都好帮你照应到你媳妇,我们大家在一起也好热闹一点。”三师兄对此感激不尽,背着自己的媳妇跟杨师傅立誓保证说:“师傅,我到了朝鲜前线绝不贪生怕死,绝不给你老人家丢脸,我……”杨师傅这时候才说三娃子:“你也是,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还这么冲动,你就是不怕死也该替你年轻的媳妇想想!人家跟你是为了啥子?还不是想跟你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你这倒好,一跟大娃子打肚皮官司就去报名当了志愿军……我倒不是说你当志愿军不好,我晓得那美国人跟日本人都是一路货色,不想要我们中国人过上安稳太平的好日子,你去抗美援朝也是对的。我就是说你以后再也不要这么冲动了,到了战场上子弹不长眼睛,师傅就是想要你好好地活到回来,晓得不?”

那天晚上,杨师傅和三师兄喝了好长时间的酒,方娃子和大师姐杨继美在厨房里陪着三师兄的媳妇邵姐说话,看得出邵姐对三师兄好恩爱,对三师兄言听计从,只是眼里多少有些伤感。

翻过了新年,抗美援朝运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地掀起,报纸上广播里天天都在宣传鼓舞全国人民支援抗美援朝,播报全国人民捐钱捐物支援前线,最厉害的就数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捐飞机。杨师傅架不住女儿杨继美的积极动员和躁动,一下狠心翻出压箱底的那点省吃俭用大半辈子的积蓄捐了出去。大师兄也在制衣社里以工会的名义,发动大家认捐一个礼拜的工资活动,虽说多数人都积极响应和支持,但还是有个别人在背地里叽叽咕咕,说:“捐钱支援前线抗美援朝肯定是应该的,但不应该这么全都是一个礼拜的工资,各家有各家的情况不一样,哪敢跟他一个光棍比呢!”

这话明显是在说大师兄,杨师傅晓得后悄悄把大娃子叫到一边,对大娃子说:“你工会发动大家支援前线抗美援朝捐工资肯定没有错,但你这么整齐划一的搞就有点问题了……你是不是还是要灵活一点……”不想大师兄却不以为然,说:“这才捐一个礼拜的工资就有啥子意见了,人家还捐飞机呢,是哪个有抵触你告诉我?人家志愿军在前方出生入死流血牺牲,我还没有说要大家捐一个月的工资呢……”弄得杨师傅不好再深说些啥子。

其实,这时候制衣社里大部分人还是新来的,说是新工人其实都还是学徒工,只是做军服弄成了流水生产线,裁剪下料的活路有赵师傅撑起,军服生产被拆卸成十几段工序,原来三个大师傅的徒弟们都按分工担任起这十几段工序的劳动互助生产小组长,各负责一段生产的进度和质量。这样把军服生产拆卸成块和段,就变得异常简单和容易了,每个新工人都只负责自己在流水线上的那一小段工序,每天每时每刻都在重复做同样的那一小段工作,不出三天就变得老练起来,一个月不到就能成为那一小段工序的合格工人。

只是李师傅和赵师傅跟杨师傅在一起私下议论,赵师傅说:“这样大批量的流水生产是好,生产量大,质量还好控制。就是照这样弄以后学徒工再也学不到啥子东西了,顶多就是会踩个缝纫机,几年一晃过去了连给自己做一身衣裳也许都不会。”李师傅也说:“是啊,近来我也在想,这样往后走祖师爷教会我们那一点手艺就要断送在我们手里!”杨师傅却笑着说:“咋个会呢,我看往后走只是真正能当得上师傅的人会少很多,靠手艺吃饭的人会越来愈少而已。多数人都会变成只会踩缝纫机的机器,还有一部分人会靠嘴皮子和心机吃饭……真正可以弘扬祖师爷手艺的人凤毛麟角。”李师傅和赵师傅两人频频点头,算是赞同杨师傅的说法。

杨师傅和两位师傅商量说:“现在解放了,按报纸上和广播里说的就是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了,我们制衣社不能再像解放前那样苛刻和对待学徒工,我们要承认他们的劳动,制衣社要给他们增加工钱,工人在社里干活就要得到合理的工钱,学徒工也得给零花钱是不是?再说现在到处都在搞抗美援朝运动,还得自愿捐钱支援前线打仗,大家手里也不宽裕是不是?”李师傅还有些想不通,说:“那不是原来那些规矩都不要了哦?”杨师傅劝李师傅说:“现在解放了,跟过去不一样了,你看原来那些徒弟都怕被拉了去当兵,现在可是不一样了,好多毛头小伙子都争到闹到要去报名参加志愿军,个个都跟不怕死一样。我那个三娃子就是这样的……”赵师傅点头说:“现在是啥子都变了一样,共产党就跟原来老蒋的那一套不一样,真正是讲民主和民生,人人平等,哪个也不能再靠苛刻和剥削来增加自己的不合理收入,这是共产党的原则!现在是共产党打下了天下,建立了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人人平等,我们要是再不觉悟就要被打倒的,就要被革命的!嘿嘿……我这个也是在区里工会学习晓得的,但人家共产党说啥子都是向着老百姓的,这一点是没有假。反正我们成立这个制衣社也是为了大家都有活路做,搭伙求财谋生的事情,我觉得杨师傅说的还是有道理。至于其他的我们就走一步看一步,我也觉得共产党不得整我们冤枉的,现在日子也是要比以前好过多了,我同意杨师傅的想法。”

 

最终,三个大师傅商量决定了三件事情:一是两个承接旗袍制作的门面要继续开下去,同时集中精力把制衣社的事情弄好,在军服生产质量上绝不能出事;二是今后凡有制衣社年轻人要当兵上前线的,人不在制衣社每月也得开一半的工钱,作为支援抗美援朝出力;三是给制衣社所有人涨工钱。这样一来,他们三个大师傅每人涨两块拿八元,大师兄和其他原来出师的师兄们统统涨两块拿六元,对新进的熟练工人进行手艺确认,可以的每人每月拿四块到三块不等,对已经掌握流水分段生产的学徒工分两个等级,有拿两块五的和拿两块的。杨师傅还规定,今后学徒工学徒期一律三年,期间制衣社管吃管住,新来的每月还发一块五零花钱,学徒工三年期满转为熟练工人拿工钱。这么一规定不仅那些学徒工高兴坏了,干活来劲,方娃子自然就算是出师了,成了幺师傅,只是他比前面出师的那些师兄些少拿一块钱。但杨师傅也放出了话来,说现在解放了,新社会都人人平等,以前收徒弟和徒弟出师这些事情都得简化,不再搞那些虚文缛礼的花架子,有那个精力和钱财还不如拿去支援抗美援朝呢,出师就该给工钱,也不再办啥子谢师酒桌了。

这天下午,方娃子去制衣社送老店里接的多余旗袍活路,听有人私底下在说,大师兄对制衣社三个大师傅商量发工资涨工资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叫他这个工会主席参加,心里很不安逸。大师兄还跟人说:“这是看不起工人阶级,制衣社真成资本家一套了。”这就叫方继业心里有些想不明白,他想师傅他们商量决定的这几条,条条都是在为大家和工人们作想,咋个就看不起工人阶级了。方娃子尤其觉得那条凡是制衣社有当兵上前线的,人不在制衣社每月也得开一半工钱最好了,这一条规定现在看似专门针对三师兄的,但保不住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要去参加志愿军上前线抗美援朝呢,保家卫国人人出力,杨师傅他们咋个就不对了呢?还啥子资本家一套,就算是资本家也是爱国的红色资本家呢!更不要说杨师傅本来就不是啥子资本家,人家不就是只有三台缝纫机的小业主手艺人嘛……

自从杨师傅要方娃子回梵音寺华兴旗袍老店替换下大师兄,他到觉得正合自己心意,因为虽说跟师傅学徒六年,杨师傅也在明面私下里说他长进不小,但他毕竟从未独当一面,现在师傅放手要他独立支撑整个店铺,说明师傅心里对他已经认可。所以,方娃子心里高兴,但嘴上面上却不敢有丝毫狂妄自大,做事总是小心翼翼,每天杨师傅回来后总要如实报告店铺里的情况。每天晚饭后杨师傅高兴,也要多多少少给他点拨一些旗袍手艺上的技巧和奥妙,甚至还把自己做丝绸挂胎旗袍的诀窍一一讲解给他。杨师傅还要他自己尽量做那些店铺所接的生意,这样一来多练手,二来也减少制衣社的压力,方娃子明白师傅的用意,每天起早贪黑从不懈怠。

 

这天吃晚饭前,邵姐端上杨师傅爱吃的卤鸭子和一瓶瓶装泸州大曲放在桌子上,对方娃子说:“幺师兄今天师傅好高兴哦,下班的时候特意要我去买的这些,还说要你好好陪他喝几杯呢。”说完冲他支了一下嘴,方娃子心里明白。

方娃子走进堂屋里,看见杨师傅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他赶紧上前两步给师傅跪下磕头。他一边给师傅磕头一边说:“谢谢师傅的栽培和教诲之恩,谢谢师娘的厚爱和教导,也谢谢大师姐教我读书和懂那些道……”“好了好了,你还就谢个没完了嗦?你有这个心意思一下就行了……再说现在都新社会了,过去的规矩要改了……”杨师傅打断了他。还是邵姐想的周到,递上一碗新泡的茶水,方娃子接过茶碗再次跪到杨师傅跟前,把茶碗高高举起,对师傅说:“请师傅喝徒儿敬的这碗谢师茶,师傅永远是师傅,徒儿永远是徒儿,师傅滴水之恩、徒儿当涌泉相报,万死不辞!”杨师傅笑着接过他手里的茶碗,一边喝茶一边说:“好了,还万死不辞呢,弄得师傅跟皇帝老儿一样,你有这个心师傅心领了,来来来,我们吃饭。”邵姐走到外面店堂楼梯口抬头喊楼上:“大师姐,吃饭了!”

大家坐上桌子,杨师傅问:“咋个没有看见大娃子呢?这段时间老实不回家里吃饭,显得他现在手上有几个钱了嗦?”邵姐怕又引来杨师傅不高兴,岔开话题对大师姐和方娃子说:“今天社里发工钱了,杨师傅不仅给我涨了钱,还给贵元也发了钱,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方娃子说:“师傅这是真心在支援抗美援朝,要三师兄在前线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安心踏实。” 大师姐说:“邵姐这有啥子不好意思的,你现在是志愿军家属,叫我说三师兄和你就该得这份优待。我爸这叫与时俱进顺应民意,再说这钱也不算是我爸个人的,是制衣社给你发的钱,你有啥子不好意思的……”

杨师傅一边要方娃子陪着喝酒,一边笑着说:“我们家的继美好厉害哦!”邵姐激动地说:“你们说我们贵元咋个就这么好的福气啊,遇上了像你们这样的好人家,在你们这里不仅学到了手艺,你们还对我们像自己家里人一样好,我要像是还在乡下不进城里的话,简直就是不敢信这些都是真的。”大师姐拉着邵姐的手说:“人心换人心,黄土变成金,三师兄遇上你才是他的福气呢!”杨师傅喝干了杯子里的酒,说:“对,继美这话说得好,人心换人心,黄土变成金!”不想方娃子在一旁插嘴说:“不对,是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长存君子道,事久见人心。”气得大师姐怼他说:“就你精灵,我跟邵姐说话你插啥子嘴嘛!”邵姐怕大师姐这话伤到方娃子,赶紧笑着打圆场说:“对对对,幺师兄说得对,我们贵元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日久见人心,师傅家对我们的好要记得一辈子,哪个不记这个好都不得好死……”大师姐急忙拦住邵姐说:“可不敢这样说哈!”

方娃子给杨师傅敬酒,说“谢谢师傅给我开支了,以后我要好好孝敬您。”杨师傅一边喝酒一边说:“啥子是师傅给你开支了哦,刚才你没有听到继美说啊,现在新社会啥子都变了,是制衣社给你开的支,继美不是说与时俱进得嘛,我们新社会就要有新社会的活法……”大师姐又怼方娃子说:“光会嘴上说孝敬,假惺惺的……”杨师傅看了一眼女儿,训斥说:“你这个女娃子咋个这样说呢,你说继业那点不好哇?我看你一天到晚才是疯颠颠的,想一出是一出的。我看方娃子这样就好,心里没有杂念,不像有的娃儿现在嘴上都不说一哈了,心里还不晓得是咋个想的呢!”

方娃子晓得师傅是在发牢骚,这话就是在说大师兄,他猜想一定是大师兄没有回来吃饭,才引来师傅心里不高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2/5/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