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元月 16
本章来自《不堪回首》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20-11-21 点击数:67次 字数:

16

  

  3月17日晨,毛泽东在《座谈会纪要》的标题前面加了“林彪同志委托”6个字,这样就变成了《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集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他还在《座谈会纪要》上的批示中写道:

  “此件看了2遍,觉得可以了。我又改了一点,请你们斟酌。此件建议用军委名义,分送中央一些负责同志征求意见,请他们指出错误,以便修改。当然首先要征求军委各同志的意见。”

  3月17日下午,毛泽东在杭州西湖西南岸的住地刘庄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刘少奇、周恩来、彭真、康生、陈伯达和吴冷西,还有各中央局第一书记和中央有关负责人。邓小平以在西北视察三线“交通不便”为由,请假不参加会议。毛泽东在会议上说:

  “这次会议主要讨论中央是否派代表团参加苏共二十三大,还有什么其它问题也可以谈。”

  对苏共二十三大,毛泽东主张不去参加。他在大家都发表了意见后,明确的说道:

  “去参加是一个重大步骤,不去参加也是一个重大步骤,都关系我们对中苏关系采取什么方针。依我看,我们不能去。如果去参加,那就同中间状态的党混同了,也同右派分不清了。要使人家不动摇,首先自己不要动摇。我们不去,旗帜鲜明,不拖泥带水。”

  3月18日,在谈到关于毛泽东思想的提法时,毛泽东说:

  “最高最活,不要那样提。也不要讲顶峰。”

  在讨论其它问题时,毛泽东插话说:

  “去年9、10月份,我在中央工作会议结束时,专门讲了北京有人要造反,你们怎么办?也不要紧,造反就造嘛,整个解放军会跟上造反吗?”

  “我的意见,还要打倒什么翦伯赞呀,侯外庐呀等等一批才好,不是打倒多了。这些人都是资产阶级,帝王将相派。”

  3月19日,江青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要陈亚丁为她起草了一封给林彪的信,信中写道:

  林彪同志:

  根据你的委托,我于2月2日至20日,邀请刘志坚等4位同志就部队文艺工作问题进行了座谈。座谈后,他们整理了座谈纪要送给你和军委其他同志,也送给我一份。我看了觉得座谈会纪要整理得不够完整,不够确切。因此请春桥、亚丁两位同志座谈修改,然后送主席审阅。主席很重视,对纪要亲自作了修改,并指示请伯达同志参加,再作充实和修改。我于3月10日至15日请伯达、志坚、春桥、亚丁4位同志一起讨论修改后,又送主席审阅,主席再次作了修改,并于17日批示:“此件看了2遍,觉得可以了。我又改了一点,请你们斟酌。此件建议用军委名义,分送中央一些负责同志,征求意见,请他们指出错误,以便修改。当然,首先要征求军委各同志的意见。”19日,我又请志坚、春桥、镗忠、曼村、亚丁5位同志一起座谈,大家一致同意这一纪要。现将座谈纪要送上,请审批。

  此致

  敬礼!

  江青

  1966年3月19日

  3月20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插话说:

  “学术界、教育界的问题,过去我们是蒙在鼓里的,许多事情我们不知道。事实上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掌握的。我们对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是区别于买办资产阶级的。这种区别是很灵的,把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同买办资产阶级等同起来是不对的。现在,大学、中学、小学大部分被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地富出身的人垄断了。现在要搞学术批判,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不然将来要搞修正主义的,就是这一批人。如吴晗、翦伯赞都是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但他们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反对共产党、反对唯物论,这是一场广泛的阶级斗争。现在全国28个省市中,有15个省市开展了这场斗争,还有13个省市未动。

  对知识分子包下来有好处,也有坏处,这些人实际上讲是一批国民党员。北京有个《前线》刊物,实际上是吴晗、邓拓、廖沫沙他们办的,有个“三家村”就是他们办的。廖沫沙是为《李慧娘》捧过场的,提倡过“有鬼无害论”。阶级斗争是很尖锐、很广泛的,请各大区注意一下,学校、报纸、出版、文艺、电影、戏剧各方面都要管。”

  “文艺界、医务界下乡好。中等学校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开展批评,一种是下乡劳动、半工半读,搞四清。文科生统统到乡下去。尽读古人书不行,要接触实际。学文学的,要学写作,写诗,写小说,不从写作搞起怎么能行?能写就行,以后以写为主。我们部队的人,那些将军、师长,什么尧舜黄帝都不知道,孙子兵法也没有学过,不一样打仗?

  再一个,我们的政策是不要压青年人,让他们冒出来。就像戚本禹批判罗尔纲。戚是中央办公厅信访办公室的一个工作人员,罗是教授。”

  毛泽东指着《红旗》杂志第3期上的一篇文章,接着说:

  “尹达这篇文章发表出来了,写得好。尹达是历史所所长,他是赵毅敏的兄弟。他的文章是1964年写出来的,压了一年半才发表。对青年人的文章,好的坏的都不要压。不要怕触及了罗尔纲、翦伯赞。反正不剥夺他们的吃饭权,有什么关系。不要怕触及权威。现在是年纪小的、学问少的打倒那些老的、学问多的。现在权威是谁?是姚文元、戚本禹、尹达。谁能溶化谁?现在还没有解决。要那些年纪小的,学问少的,立场稳的,有政治经验的,坚定的人来接班,这个问题很大。”

  关于尹达的文章,《戚本禹回忆录》中是这样说的:“尹达是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历史研究所的所长,1964年写了―篇《必须把史学革命进行到底》。可是中宣部一直没有让他发表。1965年12月,尹达把这篇文章送到了《红旗》杂志历史组,历史组经请示领导后,组织范若愚、关锋、戚本禹和杜敬4人与尹达一起讨论修改,后在1966年《红旗》杂志第3期上发表了。我还保存着他在文章发表前写给我的3封信。主席看了这篇文章,感到满意。”

  且说这一天,毛泽东在扩大会议结束前,还在一个小型会议上批评吴冷西说:

  “《人民日报》登过不少乌七八糟的东西,提倡鬼戏,捧海瑞,犯了错误。我过去批评你们不搞理论,从报纸创办时起就批评,批评过多次。我说过我学蒋介石,他不看中央日报,我也不看《人民日报》,因为没有什么看头。你们的《学术研究》是我逼出来的。

  我看你是半个马克思主义,三十未立,四十半惑,五十能否知天命,要看努力。要不断进步,否则要垮台。批评你是希望你进步。我对一些没有希望的人,从来不批评。

  你们的编辑也不高明,登了那么多坏东西,没有马克思主义,或者只有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的马克思主义。

  不犯错误的报纸是没有的。《人民日报》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可能以后还会犯错误,说从此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问题在于错了就改,改了就好。《人民日报》还是有进步,现在比过去好,我经常看。但要不断进步。”

  吴冷西从会议厅出来,对周恩来说:

  “主席这次批评很重,我要好好检讨。”

  周恩来说:

  “不光是批评你,也是对我们说的。”

  吴冷西回到西泠饭店,又和彭真讲了此事,彭真也说:

  “主席的批评不仅对你,也是对我们说的。”

  吴冷西隐约感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3月21日,毛泽东对医务工作者说:

  “应该加强医务人员的马列主义学习,并用以指导业务工作。既然军事上证明了所谓弱者可以打败强者,没有念过书或念过很少书的可以打败黄埔毕业生、陆军大学毕业生,医务界为什么是例外?医学院校也要加强马列主义课程,好多毕业生就是不懂马列主义。消灭钉螺的办法还不是群众创造出来的?所以,我写的那首诗内有‘华佗无奈小虫何’,今后医学界要大力系统的宣传马列主义,医务人员都要下去。”

  毛泽东开完杭州中央工作会议后,没有立即回北京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而是到了武汉。

  欲知毛泽东此后有何重大举措?请看下一章详述。

  东方翁曰:关于中共中央是否参加苏共23大的事,斯诺在他的《我同毛泽东谈了话》的报道中,是这样分析的:“毛的信念所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党正沿着(苏联)修正主义道路走向资本主义,正在出现一个新的特权阶层,一个掌权的官僚阶层,一个脱离人民的官吏阶层。第二个问题是同第一个问题密切联系的,即刘少奇妄图提出以妥协来解决中苏之间的僵局的问题。从1965年起,美国对北越的进攻,出现了把战争扩大到中国的危险。刘要派一个中国代表团参加1966年召开的苏共23大,目的是恢复中苏联盟。”尽管斯诺的这些话是一家之言,毕竟不失为一个旁观者所提供的研究中国共产党历史的重要参考资料。

 


  
上一章:元月 15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元月 1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