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 陵园的缺口(下)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11-19 点击数:69次 字数:

       顾文君坐在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里,律师Johnson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信封,递给了顾文君。
“Yes,it has been found out,the villa was bought by a Chinese man recently,his name is XuBingYang.”(已经查到了,这套别墅是最近被一个叫做徐冰洋的中国人买下来的。)
  顾文君大吃一惊:“What?”(什么?)
“It was a Chinese man named Lin Chunhua who went through the procedure of buying a house as a principal agent,all the information inside。”(一个叫做林春华的人作为代理人办理了相关购买手续,资料都在这里面。)
  顾文君愣坐在了椅子上。
  Johnson问道:“Mrs Gu,do you have anything else to do? ”(顾女士,你还有什么事吗?)
  顾文君回过了神:“No!No!Thank you very much.”(不,没有了,非常感谢。)



       顾文君拿着那个大信封,心烦意乱地走在街道上。
  她并不怀疑美国律师的调查结果,可人的侥幸心理又在不停地怂恿她,是不是需要给陶成业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喂,陶总,现在忙吗?”
  “顾主任呐,我不忙!您有什么事儿尽管说!”
  “我听冰洋说,他还住在以前的那套别墅里面,那房子不是只卖不租了吗?陶总,你……不会是把它买下来了吧?”
  “嗨,忘了跟您说,我让春华去问过那房东,人家确实只卖不租。我想着这房子早晚都得住进去,再去美国找房子也挺麻烦的,不如就住这屋了,至少住着还习惯吧。所以我就买下来了。”
  “那……冰洋他住在你的房子里面,恐怕……不太方便吧?”
  “顾主任,您何必这么说呢!在异国他乡找房子可不比得在国内,得尽量往熟的地方靠,您说是吧?”
  “可冰洋要住在这儿……恐怕不是一天两天呀。”
  “这哪儿是问题呀!冰洋不还叫我一声陶叔嘛。这住在朋友家里就跟住在自己家里是一个样儿的,顾主任,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那……真是太麻烦你了。”
  “这都是小事儿,有事情您尽管吩咐,让冰洋在那边过得舒舒服服的,您呀,也可以少操点儿心了。”
  顾文君并没有追问,为什么这套别墅会是徐冰洋的名字,因为她非常清楚,有些问题即便不问,答案也是摆在那儿的。陶成业显然是想通过这一举动与他们徐家正式挂钩,结为同盟。可是,徐建辉能同意吗?
  顾文君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将此事告诉徐建辉,让徐建辉来作出判断和抉择。



       虽然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在正式翻阅“江海湾”和“汇景台”的相关建设资料时,段风丽还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刘松林批给方利山的地价是每亩1200万,到了陶成业这儿,怎么就变成800万了?这两块地的中间就隔着一条大马路,也难怪方利山会叫屈了。”
  沈永捷点了点头:“岂止这些呢,在相关税收上也做了减免,有了这两大武器,陶成业当然能在地产市场上兴风作浪了。”
  “我就不明白,刘松林这么厚此薄彼,他就不怕日后有人来查他?”
  “还是那句话,他既然敢这么做,就一定想好了说辞和理由。”
  “理由?还能有什么理由?”
  “这个可不能瞎猜,得向刘松林当面提出质询才行。”
  段风丽问道:“你是说……我们去找刘松林进行调查核实?”
  “对,如果他能说出合理、可信的理由,面对任何调查和质询都应该是问心无愧的。反之,如果这里面存在行贿受贿、权钱交易的行为,你想他们会怎么样?”
  “肯定会慌起来、乱起来,想尽一切办法去遮掩这些行为和事实。”
  “没错,一旦他们慌乱起来,就会露出更多的马脚和破绽,我们就能趁此机会,搜集更多的有力证据。”
  段风丽想了想:“你让杨宇和李晶去深圳,是不是也是基于这种想法?”
  “对啊,如果他们查实,流星灯饰确实采用了进口的零部件,宾馆那一片坏掉的灯带可能还算是意外。反之,如果事实与之相反,那流星灯饰和陶成业就基本能够坐实假冒伪劣、以次充好的罪名了!”
  “这两者之间价格相差巨大,利润惊人呐。以此推论,假冒市政府名义,把陶成业确定为宾馆灯具供应商的候元庆,也就找到行为的动机了。”
  沈永捷点了点头。
  “不错,进口灯具和国产灯具的价格相差好几倍,理论上陶成业完全可以把一百万的灯具做成五百万;加上候元庆的协助,一句市里面的指派,就把陶成业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撇开了。”
  “不难推断,陶成业肯定是想办法打通了候元庆这一关,才轻而易举地成了宾馆唯一的灯具供应商。”
  “当然,这些还只是理论上的推测,还需要不断地调查和更多的证据来进行佐证;等到杨宇和李晶从深圳回来,我们就能掌握更多的情况了。”
  段风丽问道:“在他们回来之前,咱们能不能先做点儿什么?”
  沈永捷站了起来。
  “当然能!咱们去百盛海鲜自助城,实地考察考察。”



       杨雨菲坐在西餐厅靠窗的一张餐桌旁,拿着一面小镜子,小心地补着妆。
  谢志文推门走进西餐厅,大步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雨菲,到了多久了?”
  杨雨菲收起化妆盒,笑了笑:“也没到多久,二十分钟吧。”
  谢志文一脸的歉意。
  “本来可以准时到的,哪知道临近下班了,市里面突然送了一份文件过来,领导班子成员只能加个班儿,组织起来学习学习,要不明天开会问起来,总不能说你还没看文件吧?”
  杨雨菲的脸上还是带着迷人的微笑。
  “工作嘛,应该的。志文,你还是那么忙吗?”
  “平时哪有这么忙,这不巡视组还驻在长州吗,长州官场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敢大意啊。诶,点菜了吗?咱们吃什么?”
  “还没点呢,等你来点。”
  “嗨,不用等我,这些菜天天都在吃!倒是你长期待在香港,口味不一样,我得照顾你啊。”
  杨雨菲笑了笑:“你忘了?我也是在长州长大的,哪有什么吃不惯的。”
  谢志文一拍脑袋:“就是就是!你瞧我这记性……那我就点菜了?”
  谢志文拿起菜谱,一边选菜一边和杨雨菲说着话。
  “雨菲,回来和你哥见过面了吗?”
  “见过了,他呀,和你说的一样,说巡视组还在长州,每个部门都得小心翼翼地过日子……还有啊,长海让我提醒你,说这些日子你最好少去云雾山摄影,等巡视组走了再去也不迟。”
  “感谢他的好意,可我这人生最大的爱好,哪能说停就停啊。”
  谢志文放下菜谱,一扬手。
  “服务员!点餐!”
  杨雨菲轻声说道:“就两个人,别点多了。”
  谢志文看着杨雨菲,脸上满是殷切的神情。
  “雨菲,你难得回来一趟,不会办完事儿就走了吧?怎么也得多留几天!”
  杨雨菲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订的是下周的机票……”
  谢志文一把握住杨雨菲的手,就像握住了未来的幸福。
  “那太好了!雨菲,咱们终于可以好好聚一聚了……”



       袁方舟、赵生平和田宏明老老实实地坐在小会议室里面,孙赫抬手看了看表。
  “还有谁没到场啊?”
  袁方舟回应道:“就差灯饰的供应商没到了。”
  孙赫不耐烦了起来:“赶紧催催,我下午还有个会,必须得赶回去。”
  袁方舟刚拿出手机,陶成业便风尘仆仆地走进会议室,在田宏明的旁边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停车的时候耽误了几分钟,让各位久等了!”
  袁方舟用手指了指陶成业。
  “孙秘书,这就是流星灯饰公司的董事长陶成业。”
  孙赫吃了一惊:“老陶……是你?”
  陶成业笑了笑:“就是我。”
  袁方舟看了看孙赫和陶成业,很是意外:“怎么?你们……认识?”
  陶成业笑着说道:“认不认识不重要,都是工作,都是为了长州的发展做贡献嘛。”
  田宏明也吃惊地看了看孙赫和陶成业。
  孙赫清了清嗓子。
  “人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有人反映,百盛宾馆结束装饰工程已经长达半年的时间,却不向市里面报请验收,而是悄无声息地以试营业的方式营运了半年,这种情况不太正常。”
  孙赫用目光扫视了一下会议桌边的每个人。
  “现在,市纪监委也在对此进行调查、核实,徐书记也是非常的重视。我在底下做过一些调查工作,为什么不申请验收?因为部分材料出了问题;为什么不进行维修、更换?因为在合同付款方面没有跟上……”
  田宏明插了话进来:“孙秘书,我想说……”
  孙赫看了田宏明一眼,抬手止住了田宏明的话。
  “先听我说完,好吗?首先还是要感谢施工方和材料方的理解、支持与配合,不然百盛宾馆也走不到今天……可我今天想说的是,希望你们能继续对百盛宾馆给予理解和支持,为这项工程圆满地划上最后一个句号。”
  孙赫再次用目光扫视了一下会议桌边的每个人。
  “不为别的,这也是和各位的切身利益紧密相联的。你们想想,如果纪监委的人今天查你、明天查你、后天还要查你;找你谈话一遍一遍又一遍,各位还会有一个安定的工作环境吗?”
  孙赫拿起桌上的笔,轻轻敲击着桌面。
  “只有尽快结束这一切,让百盛宾馆走上正常的营业轨道,在座的各位才能迎来一个正常的工作和发展环境,我说得够清楚了吧?”
  田宏明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
  “孙秘书,我现在可以发言了吧?”
  孙赫看了田宏明一眼:“你说吧。”
  田宏明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
  “我很明白宾馆承受的压力,可我们这种没当官的也有压力啊!就说我们瑞风装饰吧,总公司三天两头地催我回款,我是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孙秘书,哪儿有像你们这样执行合同的?”
  孙赫很是有些不满:“田总,今天是工作协调会,不是牢骚发布会啊。”
  陶成业举起了手。
  “孙秘书,我来说说我的想法吧。”
  孙赫看了看陶成业。
  “你说吧,陶总。”
  “陶某一直秉承一个理念,做生意这事儿啊,往小了说是为了赚钱、为了让企业发展。往大了说,也是在为城市的发展做贡献呐!城市发展了,咱们这些办企业的才能有更多的赚钱机会,是吧?所以啊,我是非常理解和支持孙秘书刚才的那番话的。”
  孙赫看着陶成业,脸上露出了笑容。
  “所以,我在此正式表个态,流星灯饰公司一定会全力配合宾馆的维修、整改,为宾馆的正式营业加上一把力!”
  孙赫笑了起来:“陶总说得好啊!长州就是需要这种精神和力量!”
  田宏明只顾抽烟,不说一句话。
  袁方舟说道:“田总,人家材料商已经表了态了,你好歹也说句话嘛。”
  田宏明皱了皱眉:“我这边儿情况不一样啊,工程结束已经半年了,我手底下的人是撤的撤、走的走,已经没几个人了。而且,这施工的器材也已经转到别的工程上去了,不好调动啊。”
  赵生平说道:“你可是分公司的总经理,你一句话,什么东西调不过来啊?”
  田宏明还是皱着眉头。
  “还有啊,原来施工的时候,宾馆里面只有工人。现在都已经营业了,这施工的时间怕是只能放到晚上了,不好安排呀……”
  赵生平有些不满。
  “白天都有客人,施工的时间当然只能放在晚上,而且还只能是在晚上十点到凌晨六点之间!我说田总,你手底下的人可都是干这个的,还能不清楚这一点?”
  “我的意思是……”
  孙赫挥手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好了好了,我还是那句话,当务之急,是为这项工程划上最后一个句号,大家都必须做出一点牺牲!至于人手和器材,田总你就想想办法,在陶总准备好灯具和配件的时候,你那边可千万别掉链子!不然,这所有的责任可都会算在你的头上!”
  田宏明无奈地应允了下来:“这……这……好吧,我再想想办法!”
  孙赫适时地结束了会议。
  “那就这样吧,今天的会到此结束,大家按照会议的分工做好手上的事情,有问题及时沟通、协调,也可以来找我,散会!”



       袁方舟和赵生平走出了会议室,孙赫拿起桌上的笔记本,也向门口走去。
  陶成业大步追了上来:“孙秘书!孙秘书!”
  田宏明也追了上来:“表……孙……孙秘书!”
  孙赫停下脚步,看了看陶成业和田宏明两人。
  “怎么?都有事儿找我?”
  陶成业笑了笑:“有点儿事情需要向您请示。”
  孙赫看了看田宏明。
  “田总,你先去外面等我几分钟,我和陶总谈完了你再进来。”
  “行……行吧。”田宏明悻悻地走了出去。
  孙赫很是意外:“我说老陶,这事儿怎么是你在经手啊?”
  “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事儿的,你说我这人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儿都忘了向你汇报!”
  孙赫说道:“我这也是徐书记临时指派的任务。不过,老陶,这事儿你还真得尽快解决了,百盛宾馆为什么不申请验收?还不是因为你那灯具的原因!这要再拖下去,首要责任铁定会算在你的头上。”
  陶成业叫起了屈。
  “不对吧,老弟,这首要责任,应该是政府不按合同付款才对吧?”
  “工程款的拨付只是时间的问题,你那灯具的质量可是现成的问题,人家要揪你的小辫子那可是一抓一个准,你就不怕扯出更多的事情?”
  “所以我才表态拥护、支持你嘛。诶,老弟,你给我个准信儿,这工程款究竟啥时候能拨下来啊?”
  孙赫说道:“徐书记是说过要尽快支付,可也没说具体的时间,所以财政局和分管副市长肖长勤也不急。回头我见着徐书记再跟他提一下,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时间尽量提前。”
  “那就麻烦你了,老弟。我回去立马采购灯具,既然是你在过问这事儿,怎么着我也得支持你的工作吧。”
  孙赫松了一口气:“老陶,还是你理解我啊。”
  “嗨,咱俩谁跟谁啊!就别说这些客气话了!我不耽误你的时间,就先回了,回头灯具准备好了我再向你汇报。”
  待陶成业的身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口以后,孙赫随即清了清嗓子。
  “田总,你进来吧。”
  田宏明刚跨进门,迎面而来的便是孙赫的那张臭脸。
  “我说你刚才瞎嚷嚷啥?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跟你是亲戚,对吧?”
  田宏明一边赔笑,一边摆手。
  “哎呀,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我这不叫习惯了嘛……”
  孙赫一脸严肃地晃了晃手指。
  “我可提醒你,真要让别人知道你和我的关系,有些事情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诶,表弟,你和那姓陶的认识?”
  “不怎么熟,几面之缘而已。”
  “那他向你请示什么事情?”
  孙赫瞥了田宏明一眼。
  “还不跟你一样,关心市里面的拨款呗。”
  “那你怎么跟他说的?”
  “还能怎么说?我又不负责财政,尽量替你们问问呗……诶,我说你刚才开会的时候什么意思?处处和我作对啊!”
  田宏明的额头皱成了一团。
  “哎呀,表弟,不是我和你作对,是老哥我真的有麻烦呐!总公司三天两头地催款,我是真没办法应付啊!你说有哪家装饰公司像我们一样,只拿到定金就干了全部的活儿……”
  孙赫一句话便怼了回去。
  “那你有没有想过,又有哪家公司像你们一样,一来就签下了3.5亿的天价!没有这3.5个亿,你在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也坐不到今天吧?”
  田宏明连连点头:“是是是!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表弟啊,还有一件事儿得请你出马才行啊。”
  “还有什么事儿?”
  田宏明把头凑了过来。
  “是这样啊,我跟那陶成业有一个君子协定,流星灯饰要按灯具总额的20%支付给我们安装服务费。本来说好在灯具安装完毕前全部支付给我们,现在工程结束半年,他倒绝口不提了!表弟,你得替我主持公道啊……”
  孙赫把眼睛一瞪。
  “你这涉嫌商业回扣、商业贿赂的事儿也来找我?你脑子没进水吧?这事儿我没听说!我也帮不了你……”
  田宏明一把拉住了孙赫。
  “表弟呀,这也是总公司交给我的任务,不收到这20%,我也交不了差啊!刚才开会我也看出来了,那陶成业就听你的,只要你一句话,这事儿就解决了!表弟,就算老哥求你了……”
  孙赫轻轻甩开田宏明的手。
  “行行行……你先放手!你和陶成业先把灯具更换的事儿给我办好了,再跟我谈这20%。我还得赶回市委,回头再联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十一章 陵园的缺口(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