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11-19 点击数:65次 字数:

苗清泉躺床上烦闷,周涛来了进门就问:“老苗,李明呢?” 苗清泉起身说:“我刚回来不知道。” 周涛严肃地说道:“哦,那就我来通知吧。周副市长要你明天就回去,一天也不许耽误。” 苗清泉吃惊问:“家里出事了?” 周涛摇头说:“倒没有,我看是你出事了。王副秘书长他说,周副市长发了脾气,具体你就不必问了赶快回,反正总要回去的,过些天,我们也是要走。”

苗清泉不可能知道,周兵副市长和吴吉伟,在医院谈了些什么,不解其意要去问。周涛拦住说:“他不在,在也不会讲。”见苗清泉急了又说道:“好吧告诉梦中人,还是你和梁艳梅的丑事情。再敢和她见,就要组织处理你。哼,哼哼哼!我劝不听反倒来恨,这回领导重视了,全市第一大种马?看你还敢犟?”样子很胜利。

苗清泉奇怪道:“那他要我去医院?” 周涛说:“本想让李明,当着你俩传达领导的意见,纠正态度改正错误。可是李明油头滑脑不负责,王副秘书长,批评过他了。老苗赶快醒悟吧,想后果?” 苗清泉气恼说:“走就走,明天几点的飞机?” 周涛嗤笑道:“还想坐飞机?去坐簸箕吧?火车硬座明晚九点是直快。“ 神气活现地笑道:“我认为,领导觉悟高,罚得相当对!” 苗清泉探问:“票买了?” 周涛不屑说:“值得问?没见我,急急忙忙一头汗?” 苗清泉就伸手说:“票拿来!” 周涛掏出票,拍在他掌上,昂头背手转身走了。

苗清泉郁闷,小心收好票,坐在屋里发着呆。

不一会儿,李明进来关门问:“和吴吉伟谈得怎样?” 苗清泉淡淡说:“和他有什么可谈。”没告诉他吴吉伟的那番话,免得节外又生枝。

李明盯着苗清泉,见他愁,认为谈得不愉快,又想这种事,撇开梁艳梅,谈不出结果,越谈越乱套,便不再问说:“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周副市长又提调,不好当面违了他,可我心里不愿意。按说我做小吏的,能跟大官鞍前马后求之不得,事情办得好,委个高差一句话。你看我们市,窜得快的有谁不是先入贵人的法眼,看顺心了就提拔,所以才有你的他的人之分,才有人治这一说,单打独斗能升吗?这点都懂得。过去的机会,就因心脏耽误了,组织部门有案底。再说命比天还大,不敢太累不惯北方如今只想保身体。还听说,周兵这人不好侍候一心伟大,用你急着用,不如意就换,是个不讲情份的。党校研究室,沈安庆主任,也是调来跑宣传,刚试一月打发了。我对这报哪刊毫无兴趣,写文章不愿由着周副市长愿,所以结果不会好。老苗呀?凡事看通了,心就安静了,心静人不躁,不躁少生事,少生那烦恼。少了烦恼少生病,平平安安多活年。可别误会我绕弯子劝你说你,我的确在说自己。”苗清泉点头说:“这是在交心,李明你是复杂人,其实顺便说了我。明天就要先回去,进京汇报还有一轮,你多费心吧。” 李明摆头说:“卑职费得什么心?治理芝兰江,在我们那里算大事,可要放全囯,比这更急的,不知有多少。国家太大幅员辽阔,一统筹就拖几年,这很自然嘛。” 苗清泉想了想:“托你办件事?” 李明问:“什么事?” 苗清泉犹豫了,李明就催他。 苗清泉便说:“走前不去医院了,能替我去说一声?” 李明好半天才说:“不会打个电话吗?这事本就裹着是非,现又插进周兵和吴吉伟这些人,我敢掺和是不知趣,是不识得时务呀。刚听周涛说,你是明晩九点的车,最好这次真分手。老苗啊,别等撞南墙,后悔一辈子。” 苗清泉皱眉说:“狗日的周涛假装问你在哪里,其实是来奚落老子!李明我要抽支烟,没有意见吧?” 李明反对道:“我还是坚持不许抽,心脏受不了。”说完突然想起来,一拍额头说:“哎忘了!周涛下午去医院,车都弄好了,你搭他车吧。” 苗清泉解释:“刚回来又去,周涛怎么想?” 李明说:“可也是。这样吧,让周涛去告诉梁艳梅。”苗清泉恨说:“他那种人去了还能不讲吗?肯定没好话,和你去说不一样,梁艳梅也见不得他。” 李明犯难说:“周涛确实很讨厌,马猴嘴脸我看不惯。他在机关呆太久,害上‘机关综合症’,东风西风弄名堂。” 苗清泉还是点燃烟,深深吸一口。李明赶快打开窗,又去拉开门,被站在门外的周涛吓了一大跳,惊问道:“你是在偷听?” 周涛不解释,沉着脸进屋,对着苗清泉就说:“有人来访你,就在外面车上等。”然后转身瞪眼李明质问道:“你又是副什么嘴脸?背地说人不好吧?” 李明摇头叹:“都让你给听去了,怪我不小心。'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 反正我不是,环卫局的第一名。” 周涛背手挺胸问:“那是第几名?” 李明说:“如果非要这样问,我就不想和你说了。” 周涛又问苗清泉:“愣着干啥?是梁艳梅的大哥梁冀东找你。” 苗清泉说:“这就去。”依旧站着没有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一百二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