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编纂汇校
伏牛山云岩寺记(明·乔缙)
发表时间:2020-11-19 点击数:55次 字数:

  河南嵩县西南三百里,有山曰伏牛,耸拔数千仞,盘错四百里。怪石虬松,崔巍岈峭,豁尔屏开,双峰对峙,钜区中夷。曰:云岩寺前横踊水,摄梁[2]入寺,大雄巍峨,左伽蓝,右禅堂,钟阁在前,左藏乘居。殿后铅[3]松茂卉,凌云蔽日。过此已上,石磴崖梯,攀缘跻摄,越二十里,及[4]临绝顶。横亘坪,曰大漫也。龙鳞之石,翠羽之木遍岭巅。中央泓水,碧石壁彻,内坎小池,古龙湫也。池水澄澈,寒气凛冽。数步之外,侵逼肌骨,虽盛暑犹隆冬也。石开小窍,有物时出,长尺许,牛首麟股,虬髯鹰爪,游衍波面或岸表,再入再显,久而复潜。

  本郡尝以岁旱,种植焦萎,官民祈祷,久莫之雨。乃启洛之明藩,伊王遣官赍香,诣山拜祷,以净瓶轩[5]岸几,扣拜之,久,瓶水自生,满函而发。不日,霖澍大作,禾苗勃苏,灵感之迅速若此。非直泽佑方民,实足以护法卫教。远近高腊,欲跻圣果者必以此为窟宅。霞庵云窦,遍满陵谷。东抵黄连朵,西武鸡脚蔓,南域石淙,北界寿圣,嶙峋插汉,颉颃泰华,睥睨衡霍,俯看烟云,将峻极于天地也。

  始唐,自在禅师[1]访遴[6]开创。师,吴兴人,姓季氏。依径山禅师,受具足于南康,见马大师,发明心要,因承马祖。命持书谒中国。师将行,咨大师曰:弟子别后,归何所止?大师曰:逢牛可止。遂即其道,达此境,闻俗呼野牛岭,乃询其故,对曰:闻有牛齿人,甚狠恶,虽猎者犹惧。师默忆前记,踌躇而进。方至凸岭,值此神异,遂祝之曰:果符先师之言,尔乃前导,吾从后随。牛即泯然从导,且行且顾。及涉西寺之基,皆蹲踞,少时及绝顶,牛忽不见。俄而烟雾晦冥,雷音震壑,变化莫测,乃知牛即神龙一化耳。此开创之由也。至今山人于野牛岭铸铁牛以像之,故号伊阙伏牛,自在禅师也。

  皇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独空居此,复加葺理。后有亮公、广公接续兹者。觉公照堂,禅栖岁久,稔达颠末,恐后世遂无碑以传,杖锡下山,远涉征记。

  夫伏牛,天下名山也;云岩,天下名刹也。野牛降伏而山名,白云吐岫而寺号。山与寺相掩[7],寺与山相倚扶,草树阴森,藤萝交络,钟鼓齐音,殿堂伦奂。心因境静,境逐心闲,可以修最上乘,解第一义。造乎其源,入乎无相,所谓转惑见为圆智,脱群迷为正觉,舍大暗为光明,必依此而得之也,于是乎记。



  [1] 唐自在禅师(741-821年),俗姓李,吴兴人(今浙江湖州市南),南禅马祖道一弟子。756年左右,自在禅师往南阳香岩寺(今南阳淅川县南香严寺)慧忠国师处送信后,于嵩县南白河乡上寺住持云岩禅寺,“一居岩岫,永离嚣尘”( 宋代《高僧论》)。自在禅师史迹遗存很少,仅宋代的《高僧传》、《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和明代以后碑刻、地方志等零星记载,

  [2] 摄梁:指上台阶时提起长衣。苏轼《后赤壁赋》有“予乃摄衣而上。”

  [3] 铅:青色。《书·禹贡》“铅松怪石。” 《说文》云:铅,青石也。

  [4] 及,疑当“乃”。

  [5] 轩,疑作“置”。

  [6]“遴”,或当误字。

  [7] 此处疑有脱字,掩下疑脱“映”。“掩映”正与下“倚扶”相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罗飞
对《伏牛山云岩寺记(明·乔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